四、活要见人死见尸

    半个月前,秦宫,秦王政大怒,“何为寻不见?活要见人死见尸!再找不到,你们就统统到曹地府去找!”

    “是,是,奴才就去,马上就去!”太监们哆哆嗦嗦地退下。

    可是秦王政怒气未消,瞥了一眼旁的赵高,“你还在这做什么?还不快去?”

    “奴才也去?”

    “不然呢?想去地府吗?”秦王政的满脸的怒气,带着腾腾的杀气。

    “奴才去,就去……”赵高也吓得赶紧跑,心里却嘀咕着,大王是怎么了?怎么会对一个刺客如此在意?可是又不让查刺客的来历,怪!

    秦王政望着手里的冰玉发簪,呆呆的,“是她吗?真的是她吗?不,不可能,她怎么会杀我?一定是燕丹,一定是他挑唆的!燕丹,终有一,寡人要踏平燕国,把你五马分尸!”怒火熊熊。

    甘泉宫,“赵公公,哀家听说大王遇刺,没什么大碍吧?”

    “回太后,大王洪福齐天,毫发未伤,”赵高恭恭敬敬道,“只是那刺客逃脱,甚是可惜!”

    “哦?可知是何人?”

    “只知道是一名女子,似乎与大王有些渊源……”

    “刺客与大王怎么会有关联?莫要瞎猜!”

    赵高忙道,“奴才绝不敢胡说,那刺客逃脱后,大王便失魂落魄,望着刺客落下的玉簪发呆!”

    玉簪?赵太后心里一震,站起来,“你确定是刺客落下的?玉簪长什么模样?”

    “奴才亲眼所见,是女刺客的!”赵高信誓旦旦,“玉簪倒是很漂亮,晶莹剔透,如冰似雪的……”

    冰玉簪?!是她?她不是已经死了么?赵太后的脸色十分难看,连忙打发了赵高,又吩咐道,“去,把长信侯请来。”

    不一会儿,一个衣着光鲜的男子昂首而来,并不行礼,只挥挥手,宫人都退下了。见赵太后要起,连忙上前扶住,“小心啊!”说着,温柔地望着太后的腹部。

    赵太后一手扶着腰,笑容里满是甜蜜,“放心吧,我怎么会照顾不好我们的孩儿呢!此番你去雍县打理得如何?孩子越来越大,再不走,就瞒不住了!”

    “放心!我已经安排好了,只要得到大王的应,不即可启程,迁往雍县行宫!”

    太后露出放心的笑,“如此甚好!”忽而又想起什么,“嫪毐,潆真的,已经死了吗?”

    嫪毐脸色一变,“当然了!你不信我?”

    “我不是不信你,只是有点疑惑。”太后解释着,道出了秦王遇刺的事。

    “此事还真有些奇怪!她明明死了,怎么会又冒出一个冰玉簪的主人来,会不会是有人别有用心,冒充潆!”

    太后的眼中泛起一丝狠,“不管她是真是假,是人是鬼,哀家都绝不许她接近政儿!嫪毐,你务必在哀家离宫之前,把这件事解决!她活着,哀家要她粉碎骨,她死了,哀家也要她魂飞魄散!”

    她周散发的狠戾之气,吓得嫪毐不由得退开一步,才应道,“喏!”

    若心say:本文与豪门蜜恋《子不言吾不语》属于同一系列,喜欢的亲们可以去看看,各种欢乐~《刺秦》是若心的第一部穿越文!若有不足,亲们尽管提意见哦!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刺秦之妃不离君不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