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江燕话归成晓别

    又是一天一夜,等待的时间总是漫长,燕丹呆呆地望着软榻上沉睡的女子,眉眼间竟和她有些相似,而且越看越像,是因为我太想潆了吗?潆,你还好吗?为什么没有依约出现?难道,真的出事了吗?

    记忆回到那燕水边——

    “为何不辞而别?当真打算刺杀秦王?”

    “正是!”

    “不能不去吗?”燕丹的语气软了下来,他知道,一去可能是永诀。

    “不能!”

    “那可以告诉我,你为何突然下决心要去秦国?”

    “不能!”依然简短,潆就是这样,多一个字也不愿说。

    “那……就没有什么话想与我说?”面对生离死别,即使是高贵的太子也是脆弱的。

    “并无!”

    燕丹无奈,“也罢!你要去,我也不拦着,自知我拦不住你!但是答应我,一定要回来!一个月为限,无论成败,都不许你再试!我会在此,等你!”

    望着他坚定的眼眸,潆的目光同样坚定,放心,我不会空手而归的!不会!口中,只有一个字,“好!”

    从那天开始,每天算着子,成了他必做的功课!原来,等待如此煎熬,潆,你一定不会有事的!你答应过我!

    “查清楚了吗?那个狐媚子到底是何来历?”太子妃满脸怒容。

    “那个竺儿嘴真紧,问了一夜,什么也不肯说!怕被太子发现,只好放她回去了!只知道太子此次出宫,好像和潆有些关系!”

    “那是自然,太子爷的人,嘴当然紧!慢着,你刚刚说潆?那个女剑客?!她还没死吗?”太子妃丹凤眼中泛着寒光。

    “刺杀秦王失败,想不死也难吧!”丫环冷笑着。

    太子妃忽然脸色一变,“等等,本宫怎么觉得那个狐媚子跟潆长得有几分相似。”

    侍婢也像忽然反应过来一样,“娘娘不说奴婢还不觉得,如今一想,还真的有点像!太子不会屋及乌吧,那娘娘费尽心机除掉潆,不是为别人铺路吗?”

    “不行!我绝对不能容忍这样的事发生!”太子妃紧紧攥着手中的帕子,仿佛要撕碎般,她决不许有任何女人来争夺她的丈夫,如果说她注定不能成为太子边唯一的女人,也不会让任何女人霸占他的心!

    任何女人只要触及她的底线,她便会想方设法除掉,比如,潆!

    若心say:本文与豪门蜜恋《子不言吾不语》属于同一系列,喜欢的亲们可以去看看,各种欢乐~《刺秦》是若心的第一部穿越文!若有不足,亲们尽管提意见哦!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刺秦之妃不离君不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