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1章 陈家护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逍遥飞飞 书名:极品阔少
    萧宇把小匣子交给化蝶,自己抬起双手对陈炎信抱拳感激道:“能收到这份厚礼,本少实在感激不尽。这份大恩,本少一定会永记于心的。”

    陈炎信有些欣喜,至少他送的礼物面前这位小主子很喜欢,于是道:“主上,您言重了。”

    萧宇拍了拍陈炎信的肩膀,笑道:“加油,好好干,以后肯定少不了你的好处。”顿了顿,甩了甩手,便告辞道:“好了,废话不多说了,本少就此别过,这是我的本命灵符你拿着,如果以后遇到什么难事,就撕碎这个本命灵符,本少就会及时赶到的。”

    萧宇一说完,便用了现代人告别的方式,给了陈炎信一个厚实的拥抱,随后便与化蝶一同上了马车,驾车而去。

    陈炎信看着马车消失在街道,对那个很是奇怪的方式有些难以琢磨,嘴里只能慢慢吐出两个字:“怪哉!”

    天残国分为六都郡二谷一皇都。六都郡分别是:天雪郡,赤霞郡,傅邺郡,君峡郡,凰王郡以及诸玄郡。而二谷分别是:魔邪谷,恶人谷。一皇都自然指的是天残国的国主上官天龙的皇庭。

    萧宇从嗜血森林出来时恰好进入的是天残国的皇都,所以才会有幸碰见陈家与莫容家的争斗,更是有了个顺水人,让他招揽了陈炎信这个做事干练的手下,当然这一切都在萧宇的不言中。

    此时驾车前行的萧宇根据玄冥大陆地图的详细内容,所到的第一站便是挨皇都最近的一个都郡“傅邺郡”。

    天残国是玄冥大陆是可圈可点的大国,所以对于都郡来说,那也是相当的繁华。各种商铺酒馆以及客栈都布及每一条街道,行人更是繁多,一番闹的景象总是让抱着旅游心的萧宇一阵欣喜,而在萧宇旁边的化蝶同样是兴高采烈一蹦一跳。

    由于舟车劳顿,玩的不亦乐乎的化蝶似乎有些疲倦,萧宇是一个很细心的人马上就知道了旁这位佳人的意思,于是萧宇大胆的牵起化蝶的芊芊玉手朝一家名为“世间第一客栈”走去。

    进入客栈,一副生意兴隆的景象显现在初来贵地的两人眼里,萧宇更是在心里有些暗叹着这家客栈生意如此好。也许是萧宇两人在客栈大门口站着太显眼,客栈接待小哥立刻发现了他们,于是笑嘻嘻地迎面走过去道:“二位客官,是打尖还是住店?”

    萧宇听了回头看了看门外的马车,然后又看向这位有着善容的接待小哥,但没有回答刚才的话。

    接待小哥立刻明白了萧宇的意思,马上跑了出去坐于马车上便驾着马车到客栈马棚后院,过了一会又急匆匆地跑过来道:“二位客官,您的马车已经在客栈后院安顿好了,请问是打尖还是住店。”

    萧宇刚想张嘴回答,没想到化蝶抢先道:“恩,是住店。”

    接待小哥仔细打量了一下前的两位,随后又问道:“是一间还是两间?”

    化蝶又抢在萧宇的前头,脸色似有些不耐烦道:“小哥你问那么多干吗?当然是一间拉,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

    “这...”接待小哥额头中央闪现出两条黑线,只好带着这两位不是寻常客上了第三层楼阁来到一间高等客房,对萧宇两人叮嘱了几句便下了楼。

    萧宇与化蝶进了客房关上了房门,萧宇这时候突然反过来抱住了化蝶,一双厚实的大手在化蝶柔滑的后背来回搓揉,萧宇嘴里不时对化蝶白皙透红的脸蛋上吹着凉气。

    化蝶变得有些面红耳赤起来,头更是低低地埋进了萧宇的膛处,一只小手小心地捶着萧宇的肩膀,轻轻地轻吟道:“萧哥,你真坏!”

    萧宇听了心里很是有一种满足感,想要征服的感觉已经在萧宇内心深处往上蔓延着,这时候的化蝶也似乎感觉到了萧宇体的变化,更觉得下面有一根硬邦邦的东西在抵着自己体的某个地方。化蝶顿时有些意乱迷,好像这种感觉比在替萧宇沐浴时还要浓烈。

    “砰!”一阵声响,萧宇立刻反应过来马上推开化蝶,子急忙一闪,可惜萧宇没有看到任何人,于是他大声吼道:“谁?有种就给本少出来,别藏头漏尾的算什么英雄好汉。”

    除了化蝶有些急促的呼吸声之外,整个房间里没有其他一点声音,萧宇有些疑惑了于是又对着空房间吼道:“到底是哪位高手,请现一见。”

    “叫什么,有什么好嚷嚷的,咋不能让大爷我睡个好觉呢?”

    一个突然其来的说话声把一脸严肃的萧宇也着实吓了一大跳,化蝶更是被这声音吓得躲在萧宇的后,萧宇感觉到了化蝶的恐惧,于是拍了拍化蝶后背,轻声道:“蝶,别怕,有萧哥呢。”

    化蝶听了连连点头,只是手里一直拽着萧宇的衣袍不放。因为只有这样化蝶才会感到安全,当然萧宇也是个明白人,更是知道化蝶此时的心。于是他向前走了几步,喝道:“高人,请现吧,人吓人,可会吓死人的。”

    萧宇的话刚一说完,只见一个黑不溜秋的影从屋顶翻了下来,萧宇的凌厉的眼神立刻锁定住这个黑影,只不过当萧宇看到这个黑影第一眼时,他突然想起以前那诡秘的一幕,记得那时,他在北京,在那个小吃店,一个乞丐,一枚戒指。一个个熟悉的场景顿时在萧宇的脑袋里翻滚起来。

    萧宇一边打量了一下这个浑肮脏的乞丐,不时眼睛瞟向戴在食指上的那枚沧澜圣戒,同时他心里暗暗思索,难道眼前这个乞丐就是送我这枚沧澜圣戒的乞丐?此时萧宇又反复朝这个乞丐看了几眼,正要询问时,乞丐却已漫不经心张嘴道:“小子,大爷上有什么好看的。”

    萧宇一听这话,心里老不高兴了,于是摇头叹道:“其实小子根本就没看你,我只是看你背后挂在墙上的那副古画,哇!那古画真不知道是哪位名家之作啊,栩栩如生,大方委婉,佳作啊,佳作。”

    “你....”乞丐愤怒地打断了萧宇继续说下去,他卷起已经破了好几个洞的烂裳,恶狠狠道:“小子,你还真有胆识啊,竟然当众侮辱大爷我,哼,非得给你点教训不可。”乞丐话刚一说完,子已经朝萧宇扑了过来。

    化蝶急着提醒:“萧哥,小心。”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阔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