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7章 服侍沐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逍遥飞飞 书名:极品阔少
    陈家相比莫容家显得更加的气派,萧宇等人一走进陈家就被里面的奢华惊艳给足足站在原地楞了几秒,要不是陈炎信假装咳嗽恐怕萧宇和化蝶不知何时才醒。

    “陈炎信,你家确实与众不同啊,难道这就是一朝为官上下不愁的道理。”

    陈炎信听之满脸不好意思起来,不猥琐小声道:“主人您真是惠人慧眼,属下的也不敢欺瞒主人,属下确实在为官十几年里有国主打赏的金银珠宝,也有巴结的贿赂之物,所以陈家也就变得如此了。”

    “哈哈!”萧宇大笑之后随走入,彷徨在陈家各个角落。侍女奴婢,守卫将士见萧宇都纷纷俯问好,萧宇一一对其点头,两眼之余观察着陈家每一处绝美奢华的景色。金碧辉煌的阁楼,偌大的庭院,银砖金瓦,朱红椅楼,一群漂亮侍女站两旁霎时增添了几分美感,不管是何人只要在这陈家转一小圈你就不想离开了。

    萧宇虽然对女人有点敏感,但也不乏朝这群美丽的侍女多看了几眼,萧宇好色的立刻被一直跟在萧宇背后的化蝶尽收眼底,化蝶立刻两眼一阵失神,内心里充满着酸酸的味道,甚是让她难受。

    诸后赶上的陈炎信微笑不语带着萧宇和化蝶分别进了上等客房,萧宇一进自己的房间,立刻进来了一位红颜粉扮的绝美侍女手持一铁盘,铁盘里有一壶酒还有几蝶小菜点心,侍女慢步走到萧宇边,俯幽雅地把酒壶和小菜点心端在了小圆桌上,随即红颜一笑,轻声说道:“主上,请慢用。”侍女一说完又是轻轻鞠躬然后慢慢退出门外,轻轻地关上了房门。

    萧宇不由的点了点头,心里一阵赞叹:“看来这陈炎信果然是油条一根,江湖经验还是很不错的,哈哈,以后一定会重用他。”萧宇说完鬼魅的一声邪笑,随后快步走到小圆桌前开始收拾残局。

    而在另一间高等客房里的化蝶,此时的她已经用完了侍女送来的点心小菜,正准备躺在美上休息一片刻,这时候房门突然敲响了。化蝶听到门声一阵疑惑随之心中想到:难道是萧公子?”化蝶以为是萧宇在敲门便连忙起整理了一下衣裳走到房门前随即伸手一开门,此时一个雪白突兀的影非常冷漠地看着刚打开房门的化蝶。

    化蝶起先有些惊诧,当看到门外的人对她并没有什么恶意时才大胆打量起这个影。

    这是一个女子,披头散发,白色长衫,两眼呆涩,苍白的脸庞下显得异常冰冷,血一样的嘴唇一张一合并没有发出声音,似乎有话想对化蝶说。

    化蝶见之心里一阵乱凿凿的,正要问明原因时从远处传来陈炎信的声音。

    “你这个疯女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可别吓坏了化蝶小姐,要不然叫你永世见不着阳光。”

    转眼间,陈炎信怒火冲天出现在白衣女子的背后,对化蝶看了一眼点头问好了一下,随后一摆手抓着白衣女子要离开。

    化蝶见之开口连忙叫住陈炎信,道:“陈炎信你给本姑娘站住,没看到这位姐姐脸色都这么苍白,你还用力急着抓着她跑,难道这位姐姐是被你强弩来的不成?”

    陈炎信听到化蝶的问话立刻停止前进,本是抓着白衣女子的手也瞬间松开了,转抱拳道:“化蝶小姐,不好意思,这疯女惊扰了小姐您还请多多包涵,这疯女是我陈炎信家内事,还请化蝶小姐不要插手的好。”

    陈炎信一说完立刻转朝白衣女人狠狠地瞪了一眼,即刻又伸手准备拉住白衣女子继续往前走。化蝶原本之前对陈炎信的仇意还未消去现在却又见到陈炎信强行劫持妇女,新仇旧恨立刻涌在她的心口间,她也不知哪来的勇气快速走到陈炎信的前方抬起玉臂拦住了陈炎信的去路。

    陈炎信见了心里还真是有点纠结,如果是以前的他准会一刀杀掉再来讲道理,可现在却不同因为这化蝶姑娘可是自己主人的女人,如果要是动了她还不知道萧宇这个主人会不会把他给大卸八块,考虑到这些难解的因素陈炎信只有说着好话道:“化蝶小姐,这疯女人确实是陈某的夫人,还请化蝶小姐放小的一条路,以免这疯女人惊吓了化蝶小姐。”

    “我还以为是谁在大吵大闹呢,原来又是你们。”

    突然其来的斥责声,陈炎信与化蝶心里一惊立刻寻声望去,只见右前方的走廊口萧宇正怒颜盯着他们。萧宇本是在房间内正津津有味地吃着美味佳肴,正吃的有有兴时外面传来一阵争吵声,他仔细一听才知道是化蝶又跟属下陈炎信不知为何事争吵起来,于是起出来一瞧便看到了之前的那一幕。

    陈炎信是个机灵之人连忙弯腰稽首道:“主上,请息怒,都是小人的错,还请主上不要错怪化蝶姑娘。”

    “哼,真是一个会拍马的狗奴才”化蝶看着陈炎信那副恭敬地态度嘴角边露出一丝冷笑似有似无地嘀咕着。

    当然这俩人的各种互相猜忌和争斗萧宇心里其实很明白,所以对于这种事萧宇也不能去责怪任何人,于是咧嘴一笑,说道:“陈炎信,我知道这不是你的错,化蝶,更不是你的错,错就错在这女人上。萧宇一说完便伸手指向了仍背对着的白衣女子。

    白衣女子突然心里“咯噔”了一下,但苍白的脸依然古井不波没有任何表

    化蝶一听萧宇并不怪自己,提到嗓子口的心刷刷地放了下来,当看到萧宇指向那虽然有些恐怖的白衣姐姐不时也好奇地看着萧宇。

    然而萧宇的这一指责最感到意外的是陈炎信,他此时已经在心里默默念道:“难道上仙所指的那个能救我夫人的命的有缘人就是他?不可能,绝不会这么巧?”

    陈炎信有些不知所措,他不知道该不该相信眼前这个人,而且现在还是他主人。

    萧宇那双雄鹰一样的眼睛,早就觉察到了陈炎信脸上的异样之色,不问道:“陈炎信,你怎么了,是不是我说错了?”

    陈炎信赶紧回过神来连忙摆手,道:“主上,您没有说错,只不过这错,非错也。”

    萧宇听到陈炎信如此一言立即上前一步,招手示意陈炎信继续说下去。

    陈炎信闻之随手挽起白衣女子的双手,两眼迷离看着白衣女子的侧脸,似有流泪的迹象,更是有点哀愁地说道:“这是我的夫人,姓贾名莲,在三年前因外出购买首饰布料,却遭遇“魔邪教”的邪教公子魔玥筑半路拦截,因我夫人还有几分姿色便使得魔玥筑起了好色歹念,我夫人不从,于是他就下了一种叫做“潇**散”的毒药,只要女人一服此毒药,便会任人摆布豪无反抗之心。幸亏门徒发现得及时才拼死保住了我夫人的清白。我夫人虽然人是平安回到了陈家,但却变得整痴痴呆呆,更没有任何言语,之后我拜访了各地名医为夫人看病,可都不见我夫人有什么起色。最后无奈我独自去了一趟离“天残国”不远的一座仙山拜访了一名老仙师,可老仙师却没有把药方给我,而是提醒我三年之后,我会遇到一位有缘人,只有他能救得了我的夫人。于是我只好失落而归,但为了这份期待和希望我熬过了痛苦的三年。”

    陈炎信说到此处,两眼的泪水终于忍不住,哗哗的流了下来,原本是一汉子的陈炎信此时却有着说不完道不尽的沧桑苦楚。这一切看在萧宇眼里,听在萧宇心里。

    萧宇虽然是90后,对人世故也没有一个明确的体悟,然而陈炎信的这番倾诉却让萧宇霎时间明白了过来,人世间的仇怨恨,但只是过眼之烟云,说浓就浓,说淡就淡,但人心中的那一丝执念却不能抹去。

    萧宇这一丝感悟促使他慢慢走近白衣女子,白衣女子脸上依然没有任何表,可是他的眼珠之内却能明显看到一丝泪光。这一丝泪光正好被陈炎信看到,此时陈炎信也明悟了过来,原来他千辛万苦等待的有缘之人竟然是自己的主上,为此陈炎信连忙走到一边,不敢再去打扰慢慢接近夫人的主上。

    萧宇此时已走到白衣女子的后,没有说话直接翻手一掌击在白衣女子的背后,霎时间一股浓郁的气体能量以眼可见的速度传入白衣女子的体内。白衣女子起初还能忍受着,可不一会儿直接倾坐于地,两手也放在两旁,上下呼吸逐渐恢复了均匀之势。

    化蝶和陈炎信都是张大嘴巴盯着萧宇手上的任何动作,可就不知萧宇正在干些什么?难道这就是治病不成?”

    当然化蝶与陈炎信有此疑惑还不是因为萧宇手中那源源不断的能量,因为他们都不曾见过。而当事人萧宇此时早已进入了忘我之态,而那股从他手掌里脱体而出的淡色能量却是他体内的“天地灵气”,他就是想用“天地灵气”能否去救治这受罪三年的女子。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阔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