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3章 黑煞神光PK七星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逍遥飞飞 书名:极品阔少
    莫容安山的这一巴掌扇在莫容雨的脸上确实用了点力,致使莫容雨嘴角边都流出了血。而挨了一巴掌的莫容雨似乎很不明白父亲为什么会打他,手捂着红肿的脸不解地看着这个唯一疼他的父亲,以往的点点滴滴已在莫容雨心口撞击着。

    莫容雨还清楚地记得五年前:他还只有十六岁,因为调皮的缘故经常被同龄人揍的狗头猪脸,而莫容安山虽然他的父亲但同样也是“天残国”的官僚还拥有着一权半职,每每他浑是伤的跑回家,父亲只能默默地看着心的儿子在他怀中哭泣。虽是如此但他还是非常喜欢这位正直的父亲。”

    可如今这一巴掌却是莫容雨二十多年来第一次被自己亲的父亲无理由的责罚,他怎能想的明白?

    莫容安山看着自己的儿子还杵在那里一动不动似乎还没有醒悟的意思,于是莫容安山二话不说直接朝莫容雨跪了下来,哀求道:“雨儿,就算是为父最后一次求你了,快点逃离这里寻一个安全的地方隐居下来。只要雨儿平平安安的,为父就是死也心肝愿了。”

    莫容安山的话还没说完,莫容雨早已声啼泪下,上前一步双手持着莫容安山的肩膀道:“父亲,你这又是何苦呢?明明我们有机会可以一起逃离,为何父亲要让孩儿独自偷生,雨儿怎么能忍心看着父亲遭贼人之手。”

    莫容安山听到自己的儿子如此在乎自己非常的欣慰,但是想到“陈家”即刻就到,他也无可奈何起推开了莫容雨,眨眼之势抽出了随佩带的宝剑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命令道:“雨儿,你还不走,难道你忍心看着你的父亲死在你面前吗?”

    “父亲,别,别乱来,快放下。”

    莫容雨此时已如锅上的蚂蚁,听从父亲的命令他就尽不到做孩儿的责任,如果不听从又违背了父亲的意愿,如此两难的局面他真不知道该如何去选择。

    就在这时,一道银光突然飞逝一般朝莫容雨的背后来,征战沙场的莫容安山立刻就感觉到了危险,随手拉起莫容雨飞快地闪到了一边。

    “嗖”“叮”一根石柱上即刻凹陷了下去,形成了一个坑洞。

    莫容安山一见脸色急骤下降立即对旁的莫容雨说道:“雨儿,我们都走不了了,陈家的人已经来了。”

    此时的莫容雨两眼还盯着石柱上的凹洞,显然之前的那一幕吓得他久久没有回过神来,同时他心中也不暗叹道:“幸亏父亲眼疾手快,要不然自己就...”

    “父亲,他们来了正好,我们父子连心杀他们个落花流水。”

    莫容雨的这一句话就好像是战前已无退路的将士唯一的激励,莫容安山沉睡多年的战斗**此时此刻被莫容雨的这句话瞬间点燃。莫容安山两眼饱含沧桑看向莫容雨,并对莫容雨点了点头。

    “好一对父子,好一个父子连心,哈哈~”

    一群穿着银色盔甲的影伴随着一声嘲笑闯了进来并团团围住了莫容安山以及莫容雨。

    莫容安山两眼露出出一道精芒,咆哮道:“陈信炎你这个老匹夫,难道你就这么有自信他们这群弱弱之兵就能杀得了我俩父子?”

    “哈哈,这些个虾兵蟹将怎能杀得了拥有“黑煞神光”的莫容家主呢?”话音刚落,一个落寞沧桑的影缓缓走了进来。

    此人穿“大叶乌金甲”头戴“凤翅金盔”手里还拿着一把“七星古铜刀”并负手而背。这人名叫陈信炎,乃是“天残国”都主护卫郡守。他的官职品级与莫容安山的“监守”同级。

    陈家家主陈信炎早在十五年前就与莫容家主莫容安山结仇,但因为官僚的关系所以才迟迟未下手,而这次正是因为抓到莫容安山的把柄,所以请示了“天残国”的国主“上官天龙”的旨意前来覆灭莫容家族,但这里面有一大半是陈信炎的私心仇怨。

    莫容雨为莫容安山的唯一儿子,但对官场里面的人物都是一无所知,而这里面的缘故也存在莫容安山不愿意自己的孩儿重蹈自己的走过的官路,所以此时的莫容雨两眼直视这位陈家仇人。

    莫容安山见来的正是自己的仇人陈信炎,放声大笑道:“不知今陈家主带这么多人来到本府有何贵干,难道还想杀人不成?如果没有一个说服我的理由,我莫容安山自当禀告上官国主。”

    陈信炎斜眼朝一直直视他的莫容雨打量了一翻,并随手指向莫容雨笑道:“莫容家主,你就不必去上官国主那多费口舌了,此次陈某带人抄你莫容家乃是上官国主的旨意,这怪当然就怪你的宝贝儿子,要不是你的宝贝儿子,陈某还真的抓不到什么把柄,可现在...哈哈。”

    在一边的莫容雨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对其大声吼道:“陈老匹夫,你别血口喷人,我莫容雨又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难道我们会相信你的一面之词,有本事你拿出证据来啊。”

    莫容雨这番话似乎对陈信炎起到了一点作用,只见陈信炎龇牙咧嘴面色甚是有些难看起来:“好一个伶牙俐齿的黄口小儿,不知小畜生你是否记得前与四人激斗的事,最后是你杀了那四人,而那四人中有一人正是上官国主的远方亲戚的儿子,上官国主得知此事之后那可是相当愤怒,并命我前来捉拿你们,如果你们不从就格杀勿论。”

    陈信炎的此番话正好击中了莫容雨的死,莫容雨虽然不是什么好心之人,但对自己的属下却非常的关心,所以陈信炎的这句话正好让莫容雨想起前天自己属下惨死的一幕,而那四人仗势欺人可是罪有应得,莫容雨并不认为自己有错,于是乎莫容雨抽出剑正要上前准备杀了这个仇人。但却被莫容安山拦了下来。

    莫容安山朝莫容雨使了个眼色叫他即刻冷静,自己上前一步大声说道:“好一个陈家家主,看来你等这一天应该等了很久了吧,是不是非常想要我的命。”

    陈信炎也同样大笑道:“那是当然,你的首级我可是想了十几年了啊。”

    莫容安山早在之前两手的手心之中有一股黑气正在聚拢旋转,当陈信炎一说完就对其大叫道:“狗贼,拿命来:“黑煞神光”。

    莫容安山的话音刚落只见他两手朝陈信炎那个方向一推,两股旋转的黑气能量瞬息朝陈信炎了过去。”

    陈信炎立刻反应了过了并暗声叫道:“黑煞神光”。他随即持起“七星古铜刀”往自己面门一罩,一个呼吸之间单手画法印结在“七星古铜刀”的刀面上。

    “呲...呲”

    莫容安山独门绝学“黑煞神光”击在了陈信炎“七星古铜刀”的刀面上,一击一防两股气势瞬间弥漫在空间之中,其余之人包括莫容雨在内呼吸开始困难。

    看来这高手之间的决斗可不是那些啰啰三脚猫的功夫而同之语,只见“轰”的一声,对阵的莫容安山以及陈信炎各自退了几步。

    陈信炎恍惚了一下同时在心中暗自叫道:“黑煞神光”果然名不虚传。”

    莫容安山也舒缓了一下,也在心里暗暗叫道:没想到这老匹夫的功力竟然如此进步神速,想必他刚刚附于刀面的法印应该就是他家传的“七星印”?这“七星印”看来与我的“黑煞神光”不相上下啊。”

    刚刚的一战让此时的两人各自怀着心思,可就在这时一个青色的影突然闯了进来,还挠挠自己的脑袋惊讶的问道:“哎呀,你们这是唱的哪出戏啊,个个好像经过一场大战似的,看来本人还真是错过了一场好戏了,你爷爷的的爷爷,哈哈。”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阔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