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阔少长大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逍遥飞飞 书名:极品阔少
    董浩然手中的枪依然无动于衷指着萧宇的脑袋,冷笑道:“哼,怕你,我就不叫董浩然。”话刚一说完,一直站在旁边观看事态发展的司同信等人立即着急起来,然而就在这时尚学承突然站出来道:“董浩然,本少问你,端木玉红是不是你害死的?”

    董浩然随之体一震道:“你是什么人,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些话?”

    萧宇这时候,冷笑道:“老狐狸,你还真能装啊,端木玉红被害,还有之前这个女人都是你们一伙的吧。”说着,手指向一直躲在左边黑衣人背后的女人。

    萧宇的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聚焦在那个一直想躲的女人,董浩然也同样无比震惊,没想到胡湘这个女人这么快就被这突然赶来的萧宇发现了,于是董浩然大笑道:“已经这个时候了,我也如实告诉你,这胡湘就是那天晚上跟你上的女人,小子你艳福虽然不浅,但还是嫩了点。”董浩然一说完,枪在萧宇脑袋边推了推,示意萧宇不要轻举妄动。

    萧宇当然是不敢动的,他也不想急这只老狐狸,更不想自己什么事都没搞明白就在死在恶人的手里,于是他暗暗思量,一边打着能引开董浩然注意,一边轻松道:“想不到啊,本少混迹江湖,看来还是真的嫩了点,这个女人先不说,上次在北京就有一个人跟踪本少,要不是本少勇气与智慧并存,也绝对甩脱不了你这只老狐狸的跟踪,哼,没想到吧?”萧宇话一说完,顿了顿,虽然他眼里注视着焦急的父亲,但此时说的话比任何人都要冷淡。

    “对不起!”胡湘闪着无奈的泪光走到萧宇前说道。

    萧宇心里一紧,有董浩然用枪指着他的脑袋,他现在也不能转面对这个曾**过他艳照的女人胡湘,虽然胡湘对他已经说了对不起,但萧宇完全没有半点原谅之意。萧宇紧皱眉头,冷笑道:“胡湘,你真是世界上最恶毒的女人,自从上次在“夜来香”和你相遇,事后发生的所有事,全是你这个恶毒女人一手安排和作的。如果你没有和这只老狐狸合作,只是出于某种目的,也许本少还会原谅你,但是现在已经完全不可能了。”

    萧宇的话犹如一把锋利的匕首,直接刺中了胡湘那一颗渴望被的心,豆大的泪珠瞬间填满了她那优柔的眼眶,萧宇说话声停止时,泪水已经划过了她美丽动容的的脸颊。她泪眼之中闪着一丝茫然,哽咽道:“萧...宇...我真不是有心的。”她看了看董浩然,随后抬起手指着董浩然,对着萧宇又继续道:“就是他威胁我,所以我才被无奈设计陷害你,你的女朋友端木玉红也是被他设计陷害死的。”

    “什么,端木玉红的死,真的是你们所为?”司同信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冲了上来,抬起手一巴掌扇了过去。

    “啪!”一声脆响,在这会议大厅里显得格外嘹亮,所有人的心又是往上一提。

    此时的萧宇更是揪心的很,他真没想到自己最心的女人竟然真的死在这老狐狸的手里。本来萧宇已经很痛恨这个董浩然,现在是更加的痛恨,如果诅咒灵验的话,董浩然早就给萧宇咒死了几百回。可现实终究是现实,自己的命还掌握在这只老狐狸的手里,萧宇的冲动随即又降到了起点。

    司同信哼道:“老不死的,有本事你敢枪毙了我吗?”

    董浩然眯眼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敢公然挑衅自己的年轻人,过了一会,董浩然好像想起了什么事一般,难道你就是上海第二大财团,司同少爷?”

    司同信点了点头,随即360度转,朝高管以及黑衣人各看了一眼,叹道:“好大的排场啊,真像电视剧里狗血的剧一样,太他妈的悲壮了。”

    一直在威胁着萧宇的那只手可能是时间久的缘故,董浩然想趁着这一时间换另一只手回去,然而就在他缩手的那一瞬间,萧宇已经感觉到董浩然会有此举一般,本来放在裤兜里的手,立马抬了起来,往后一曲一伸,手臂肘压至董浩然的腹部。

    董浩然根本就来不及反应,只感觉腹部一吃痛,随后猛往后退了几步。恰好就在董浩然慌乱的时候,司同信突然从口袋里抽出一把短**式手枪,转瞬之间对准了董浩然。

    局势就在这一刻逆转,众人都松了一口气,尤其是萧鼎和伊建峰两人都各自对视了一眼,脸上的笑容也立刻显现出来。然而走入弱势的董浩然显然开始有点慌乱,忙道:“你想干什么?快放下你的枪,我只是针对萧氏集团,和你们司同家并没有什么瓜葛。”

    命运已经掌握在司同信的手里,司同信嘲笑道:“说的比唱的好听,果真萧少没有说错,真是一只狡猾的狐狸。”

    已获得自由的萧宇的,走了过来,用手拍了拍司同信的肩膀,并没有瞧董浩然一眼,而是直接走到哪群黑衣人关注了几秒,随后看了看那具被枪毙的黑衣人,哼道:“在北京那一天,一直追踪我的人,恐怕就是你吧。哼!死了活该,这还得感谢董叔叔啊,要不是你我也就多了这种麻烦。”

    萧宇说的很慢,这一字一句听在董浩然耳朵里,如同千针钻心一般,甚是难堪。他愤然道:“士可杀,不可辱,有本事就直接冲我来,别在我背后说你叔叔的坏话。”

    司同信有点激动,直接对着董浩然的腹部出一拳,拳头的力量还是很足的,董浩然又是一声“唉哟”的痛叫。司同信在拳头上傲慢的吹了一口粗气,冷笑道:“萧少在你手上时,你怎么没想到士可杀不可辱呢?难道堂堂的上海第一阔少的尊严还要这个老家伙说了算?哼,倚老卖老,我最恨的就是你这种冥顽不灵的老家伙。”

    萧宇见此笑了笑,没有继续去调侃董浩然,而是走自己的父亲萧鼎面前,婉言道:“老爸,小宇,长大了。”

    萧鼎见到萧宇说出如此这种催泪而感动的话,萧鼎第一次当着外人的面在萧宇面前哽咽起来:“小...小宇...你真的长大了,老爸真的...很为你感到高兴。要是你妈妈在世的话,也会以你今天的表现感到欣慰的。”

    萧宇见父亲流泪,心疼的连忙用手擦去父亲眼角的泪水,道:“小宇知道老爸对我的期待,更是知道老爸以前的对我的严格以及某些良苦用心都是为了我好,但是现在您的小宇只想共同和老爸一起分担,就算我们穷途末路,没有显赫的家世,没有第一富商的头衔,没有奢华的物质生活,只要和老爸在一起,小宇都会感到满足和幸福。”

    父子俩终于在这一刻抱在了一起,所有在场的众人都感动的不流出了同酸楚的泪水。局势在这一刻,在这一幕稍显缓和。但是接下来的这一幕却让所有人深陷悲痛,因为....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阔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