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也许是个阴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逍遥飞飞 书名:极品阔少
    萧宇从萧鼎的办公室出来之后,不吐了一口长气。此时背上的冷汗已经透湿了整件衬衫,他还在回想着父亲的那句话:“我还以为,那富家公子就是你呢。”电梯的门一开,萧宇立马钻了进去,暗道:“还好“夜来香”的那位经理办事还算有效率,要不然本少的前途可就真毁了。”萧宇庆幸了一下。

    电梯降到了一楼,萧宇从里走了出来。刚出电梯门萧宇就看到端木玉红正坐在待客厅的沙发上一边品着气腾腾的咖啡一边看着杂志。萧宇整理了一下西装朝端木玉红走了过去。

    “玉红,你怎么来了,也不打电话给我。”

    端木玉红听到声音立即抬头一看,熟悉的影正站在她的前方,她会心一笑,说道:“萧少,真有你的。”顿了顿,又道:“萧少,你老实交代吧,你和那个狐狸精是不是上了?是不是?”

    萧宇顿时脸色变了变,一脸无辜道:“玉红,你这是怎么了?什么狐狸精啊?”

    端木玉红,站了起来,两手叉腰,白皙的脸蛋上顿时浮现出一种皆怒可威之色,两眼注视着萧宇,似乎她有什么魔力可以一朝看穿这个的阔少。萧宇见这个红颜似乎真的动怒了,心里确实有些忐忑起来,眼神当中也不时闪现出动摇之色。

    良久,端木玉红失望一笑道:“萧少,是我看错了你,你竟然背叛我,要不是今天早上我撞倒那个狐狸精,还真被你这个坏蛋一直蒙在鼓里。”端木玉红一说完,生气地甩手往门外奔去。

    萧宇即刻感觉事有些不对劲,立马朝端木玉红追去。

    “别碰我,既然你喜欢那个狐狸精,你就去跟她好了,从今以后我端木玉红再也不想见到你。”端木玉红生气地甩开萧宇的手。

    萧宇急道:“玉红,事不是你想的那样,请听我解释好不好。”

    端木玉红回头怒目对视,道:“还有什么好解释的,这就是证据。”端木玉红一说完,随手从上抽出一张照片扔在了地上。

    萧宇一见,好奇地捡起那张照片,只见照片上印着一男一女两个全**正用着完美的姿势纠缠在一起。萧宇定睛一看,那男的正是自己,而那女的确实是今早分开的胡湘。

    此时萧宇有些呆涩,他根本就没想到自己的私生活竟然如此不堪一击,他更想不明白是谁这么会隐藏,而且拍了这么一张照片。难道是她....”萧宇突然闪过一个奇怪的念头。

    “大坏蛋,现在明白了吧,背叛了我,还想欺骗我,真以为你是阔少,我端木玉红就得死心塌地跟着你,真他妈是个大笑话。” 端木玉红再次嘲笑道。

    萧宇突然起来对端木玉红认真说道:“玉红,此事有些蹊跷,我想这张照片里面肯定隐藏着一个巨大的谋。”

    端木玉红斜瞟了萧宇一眼,轻蔑道:“哼,还蹊跷,还谋,你干脆去问‘元芳’得了,还来问我这个无知幼稚的大笨蛋。”说完撒手就跑到自己的车前驾车离去。

    萧宇傻傻地站在原地,两眼看着端木玉红消失的方向心里却一直在思索着诡异照片的事,萧宇口中念道:“难道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个谋?难道她真的会对自己有什么不利,不过看她却不像那样的人啊。”这些问题不让萧宇感到头疼不止,最后也只好作罢。手里的这张来历不明的照片以及端木玉红所说的狐狸精是不是她还有待萧宇以后的考证才知道最后的真相。

    想到这,萧宇拨通了几个电话然后驾车离开了萧氏集团。

    百合咖啡厅。几个帅气又阔绰的公子坐在雅座里悠闲地品着极品咖啡。而这几个阔绰公子正是萧宇他们几个。

    “萧少,听你这么一说,我感觉这里面的确存在问题,如果根据我的推荐,我绝对敢断定是那个女人所为。”

    “司少,你又不是侦探,你怎么敢这么肯定是女人所为。”

    司同信一语既出,尚学承立刻反驳道。而萧宇与韦高风都看向这个司同信,希望他能说出肯定的理由。

    司同信看了看一直等待答案的众人,嬉皮笑脸道:“别这么严肃吗?呵呵,我是开玩笑的。”

    他这句话一出,瞬间让萧宇他们狂爆粗口,司同信只好又说道:“不过嘛,我的推断有两点。第一,在‘夜来香’这个女人和萧少所杀的那个男人,吵的时候可是不明不白的,而且事件的出发点都是一无所知,这一点就说明这个叫胡湘的女人显然是一切都预谋好的。第二,就是‘皇宇大酒店’这就酒店是萧少经常去的,在酒店管理方面绝对不可能做出安装什么摄像头监控器之类的东西,再说‘皇宇大酒店’保卫森严,绝对不可能让外来人员进入vip贵宾区,排除这两点的话,那唯一的可能就是这个叫胡湘的女人自己安装的摄像机,不然也不会做的让萧少毫无知觉。”

    司同信的一席话一说完,萧宇,尚学承,韦高风不同声说道:“司少,说的还真有道理。”

    萧宇此时也在猜想胡湘这个女人,从萧宇接触她那一刻开始,表现出来的都很奇怪,好像那种纯都是胡湘刻意装出来的。想到这,萧宇再问道:“如果真是这个女人,那她想方设法来接触我,到底是什么目的?”

    司同信立即白了萧宇一眼道:“这个我还真想不通,可能是因为萧少太有钱,太阔绰了吧,她的目的就是冲着你钱去的。”

    韦高风和尚学承立即做出鄙视的眼色,然后自顾自地品起咖啡来。

    萧宇也白了司同信一眼,立即道:“真亏你想的出,要是为我的钱而来,我倒不是很担心,如果要是有其他什么目的,那我可就有点担心了。”

    这时,韦高风插嘴道:“萧少,没事,就算天塌下来,也有我几个兄弟给你顶着,你这么个第一富少爷还担心个鸟。”

    尚学承也放下手中的咖啡也凑过来道:“就是,大家都是兄弟,怕什么,只不过...这...端木玉红,不知萧少该如何面对。”

    司同信眨了眨眼道:“我说萧少,就干脆给玉红道个谦算了。反正以后你们还得牵手过下去。”

    萧宇听完众人的意见似乎有点黯然,先不说自己无意中捅了个莫名的篓子,现在就连端木玉红都和他搞冷战了。一个又一个难题袭过来,萧宇这个从未经历风雨的怎么能突然喘下这口气,萧宇也只好点头赞同。

    从咖啡厅出来之后,趁着天气好的缘故,四位大少又开始闹腾了。只见四辆豪华名车又在上海宽敞的马路上你追我赶,引得一阵阵人另眼相望。

    黑夜降临,闹腾一个下午的四位大少,去酒店饱饱的吃了一顿饭之后,便各自驾车回去了。

    现在唯一的只有萧宇这个有一肚子的心事的阔少在琳琅满目的街道上闲逛着,不时还踢着路边小石子。看的出萧宇内心之中还藏着一份安逸,一份洒脱。

    也许是夜市的闹景象,又加上此刻自己的孤独感,萧少不想起小时很多快乐的往事,他躺在公园里草坪上,欣赏着晴朗的夜空,少许星光闪烁在他那双深邃的睨子中,显得格外幽深。他此刻对自己未来的那份迷途感,对萧氏家族责任的担当,正在一个最大心理感悟。

    这时,萧宇因为一直盯着夜空,眼睛有些酸痛,不自觉做起来揉了揉自己的双眼,正当伸开手的那一刻,一个熟悉的影突然从他的边走了过去。

    萧宇感觉甚是奇怪,便起跟踪着那个让自己感觉很熟悉的黑色背影。

    

    

    

重要声明:小说《极品阔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