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2 回忆

    陆西西跑出片场,拦了一辆出租车来到了A是的清水湖,那个地方聚集了他们一切痛苦的来源。

    两年前,陆氏陷入金融危机,资金短缺。林氏答应注资的钱也无缘无故的退了,陆西西很不甘心便约了林牧深在咖啡厅里见面,结果却是不欢而散,因为不管陆西西怎么说,林牧深就是不同意重新注资。

    然而刚回到家,又听说就连林氏都开始施加压力下来了,陆西西一听就知道是林牧深搞的鬼,他不让那就休怪自己不义!

    一个月后陆西西调查到林牧深有个青梅竹马的恋人叫乔姿,两人在一起已有十年的光了,七年之痒都过了。看来这林牧深真的很这个女人!

    那么就让他女友尝一下被背叛的感觉!

    清水湖边是正在约会的林牧深和乔姿,远处躲在树后的陆西西突然有个疑问,他们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吗?那气氛那感觉咋一点都不像?不过,陆西西一会就淡定了,像林牧深这样的人谈恋也应该不会有表吧!

    陆西西躲了一会儿见乔姿离开了,估计是去解决生理问题,陆西西便凑过去给林牧深换了一瓶有问题的矿泉水。要问里面添加了什么,那就是出差旅行必备良品——药。

    林牧深喝下矿泉水,十分钟后,陆西西咆哮了!靠之!她安排的女人去哪了?这个时候怎么连个人影都没有?有没有职业道德的啊!

    林牧深渐渐感觉自己体有异样,虽然陆西西下的药不强,可是他体内的病毒使这药更加猛烈了,林牧深强撑着从草坪上站了起来,发现了鬼鬼祟祟的陆西西。

    林牧深眼神冷的盯着陆西西,陆西西立刻就觉得后背好像被一条毒蛇盯上了,转过就看见离自己只有三米远的林牧深。

    糟糕!被发现了!陆西西在心中呐喊不妙!

    “林,林牧深,好,好久不见!”陆西西抽搐的脸上硬撑起一抹笑容,只不过看着比哭还难看。

    “陆西西,你真是——该死!”

    林牧深把陆西西压在了草坪上,手指掐着她的脖子,陆西西呼吸困难,双手不断的乱挥,敲打在林牧深的后背。

    林牧深盯着自己下衣衫不整的女人,只要他手指一用力,这个可恨的女人就可以永远消失了,不过,他却突然放手了,陆西西连忙呼吸新鲜空气。

    “林总!”

    陆西西害怕了,这个男人简直就是魔鬼!

    陆西西的害怕取悦了林牧深,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弧度。

    “害怕了?恩?还有你更害怕的事!”

    林牧深低下头狠狠地吻上了陆西西的唇,双手撕掉了她的上衣扯掉了罩的带子,重重的捏了一把。陆西西痛苦的呻吟了一声,双手抵着林牧深的口想把他推开。

    “禽兽!!!”

    林牧深笑,“这样就禽兽了?还有更禽兽的呢!”

    林牧深的笑一直让人毛骨悚然,陆西西颤抖的缩了缩,拉了拉自己的衣服,准备跑人,刚站起来,又被林牧深压了下去。

    “林牧深,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说呢?这不是你想要的吗?”

    林牧深的手灵活的退下陆西西的牛仔裤,没有一点前戏的的冲了进去,陆西西惨叫一声,直接晕了!

    等陆西西醒过来之后,便发现自己被关在了一个黑屋子里,双手双脚都被铁链锁住了。

    每天只有送饭的人进来,她就再也看不见任何人了,一直到三个月后,林牧深终于把她放了出来,陆西西的精神也开始有了些问题,不管看见谁都害怕,她不认识任何人但却记得林牧深!

    或者真的是恨极了吧!所以这个人一直刻在她心上挥之不去!

    这样对一个女人,林牧深也觉得自己残忍了,但是如果不是因为她乔姿就不会去寻死,所以他要把乔姿所受的苦通通加倍报复在陆西西上!

    又一月后,陆西西都快被折磨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了,但是她的意识却比一个月前清晰了好多,这一天,她打碎了花瓶,自杀了。。。。。。

    她这一生并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可惜,她的最后确实如此的痛苦不堪,对不起爹地妈,我就不了陆氏,对不起颜颜,我等不到你回来了。。。。。。

    陆西西被送进了医院,失血过度,又查出怀了一个月的孕,所以有生命危险。

    林牧深赶到便看到了病上憔悴不堪的陆西西,心口一滞,有点微微的涩意。医生说,她熬不过今晚那就是一尸两命!

    不知是不是为了孩子,林牧深突然发现他不想让她死!他在病边守了一晚,终于确定她没事后才安下心来。

    陆西西醒了之后就在也没有说过一句话,连知道自己怀孕了也没有一点绪波动,她就像一个没有灵魂的娃娃可以任人摆布!

    就几天的光,乔姿得知陆西西怀孕之后便跑到医院大闹一场,拖着陆西西暴打了一顿。陆西西流产了,这一刻她终于有了一点绪,那眉眼沾满了伤痛。

    对于乔姿的举动,林牧深很生气却也没有办法,他来医院找到了蹲在角的陆西西。

    “我。。。。。。”

    “林牧深!”陆西西突然抬头,看向了林牧深,那是双看不见未来希望的眼睛。“我给你下药,是我的错,不过四个月的时间,我已经把欠你的都还给你了,林牧深,我们该互不相欠了!”

    “我明天会离开,我希望我们可以永远不再相见!”

    “哼!谁稀罕要与你相见!”林牧深依然嘴硬道。

    “那就好。”

    陆西西离开了,陆氏在一个月前因林氏的注资而渡过了难关,陆西西知道,这是因为自己怀了他孩子的缘故吧!

    陆西西回了家却没有在陆氏上班,说她不怨是不可能的,因为陆氏她受了多少苦!

    最终她选择去了一家叫“东奔西顾”的酒店,殊不知这家“东奔西顾”是林牧深旗下的酒店。

    一段孽缘还没有结束。。。。。。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童鞋们大家要踊跃评论啊!沐沐的书需要你们,大家可以给我意见沐沐会采取的,有什么不好大家也要说哦!沐沐的群大家也要加哦!94312690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的亿万宠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