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番外

    渣宠带着一(身shēn)妻妾浩浩((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从御花园里赶来,才没飞进凤栖宫便被小南和几个侍卫挡在了(殿diàn)外。、

    渣宠长啸着,震得四周的树木一阵沙沙的乱响似乎还有木屑发出的咔嚓声全文阅读。

    离玉探出脑袋来,“好像是渣宠,我都回来三个多月也没去看过它,它再这么叫,会不会把皇宫也叫塌了?”

    柴晞咬着她的小兔子,喃喃道:“不怕的,这皇宫经过十九爷的设计和维修,它再叫个一个时辰也塌不了。”

    “唔……晞……轻点……”离玉微微一皱眉,推开(身shēn)上的人,扶着(床chuáng)沿便干呕起来。

    “怎么啦?”柴晞显然没尽(性xìng),看她这样子,露出一抹担忧,“是不是受寒了?”

    “不知道啊。都怪你!”她松了一口气,拍打着他的(胸xiōng)口,“每天这么闹,不受凉才怪呢。”

    “还不是为了孩子吗?”柴晞咬着她的唇,手在她的(身shēn)上游走着。她脸色绯色,勾着他的脖子,气喘吁吁的言道:

    “唔……好像那(殿diàn)外的树倒了。”那渣宠怎么还在叫呢?

    果然只听到轰隆的一声,小南一声惊呼,急道:“来人,准备弓箭!”

    渣宠一听弓箭,那眼睛就滴溜溜的转了,指挥着几名妾室打着马虎眼,自己则通过窗户处露出的镂空小洞飞了进去。刚刚入室,几柳薄如柳叶的飞刀唰唰唰的飞了过来,锋利的刀片削断了渣宠几片漂亮的羽毛。

    突然一只雪白的狐狸如闪电般扑了过来,伸出那锐利的爪子便朝渣宠抓了过去,渣宠那只锐利的尖嘴反击过来,把狐狸的爪子啄得鲜血淋淋,那狐狸吱吱的叫着,扑到了(床chuáng)上,举着血淋淋的爪子向离玉告状。

    柴晞已经穿戴整齐,朝(殿diàn)下喊道:“去找明相过来一趟。”

    离玉披着淡粉色的轻衫,长发铺在枕头处,锦被中伸出一只玉臂,拍了拍狐狸的脑袋,“雪球怎么还打不过小渣渣呢?小渣渣只是一只长得比较特别的鸟而已。”

    雪球嘀咕,那哪里是鸟,分明就是凤!而且还是长相凶恶的凤!

    渣宠飞到离玉的(身shēn)边挑衅的看了一眼狐狸,然后把那头在离玉的手里心蹭了蹭,“这只死狐狸仗着个头大,敢欺负本大仙?本大仙今天只是小小的教训了它一下而已。”

    狐狸听了可不服气,张牙舞爪的扑向渣宠,渣宠拍着翅膀飞出老远,朝它挑衅的嘀咕着,还用它用风(骚sāo)的鸟(屁pì)股扭了扭。

    狐狸受不了,气呼呼的扑了过去!渣宠顿时从小洞里飞了出去,狐狸一个纵(身shēn),也跟着追了出去。

    只是看到渣宠(身shēn)边的那几房凶悍的老鹰小妾这后,有些畏缩了。

    片刻,明千机已经进了(殿diàn),似乎感受了(殿diàn)内的气氛,那脸色顿时有些尴尬。

    “明相,你快看看小玉怎么样了?”柴晞拉着明千机进了内(殿diàn)。

    侍女已经用薄帘的轻纱隔开,一只玉手伸了出来,似乎还隐约的看到上面欢愉过的痕迹,明千机目光一阵躲闪,尴尬的咳嗽了一声,然后伸手去探脉。

    “小玉受了风寒,你想些办法开几副治风寒的药物。”柴晞入了帘外,坐在了离玉的(身shēn)边,抚着她的满头青丝。

    明千机轻轻的咳嗽着,“谁说娘娘受了风寒?”

    “不是风寒那是什么?”柴晞语冷渐寒。

    明千机无语,又再次探脉,保证万无一失,才挼着自己的胡子,缓缓而道,“似乎是喜脉呢?不要再请宫里的御医看看?”

    说完便不等柴晞说话,人已经径直的走出了(殿diàn),吩咐小南去请御医过来。

    离玉有些吃惊,突然想到前年前她还有竹心(殿diàn)的时候,柴晞问,如果有孩子怎么办?离玉想也未想,便说,我养得起!

    柴晞这两(日rì)都比较兴奋,那些太医个个都信誓旦旦的说娘娘怀上龙脉了,可喜可贺,大楚的天下有望了。不过那些太医们还未兴奋两天,就被帝王派人打了。

    因为那些老太医每一个都叮嘱了帝王,娘娘怀孕三月,恐胎儿不急,所以这房事最好(禁jìn)掉,否则会伤及孩子。而很快这些话又被朝廷那些另有用心的大臣知道了,于是又开始鼓弄着替帝王选女子进宫伺候了。

    还是明千机比较贼,明明他那医术比御医院里的御医要高很多,他偏偏就说出个模拟的判断,他是柴晞的师父,所以呢也深知柴晞的脾气,这打板子的事(情qíng),还是送给那帮迂腐的太医吧。

    一帮太医在背后不止一次的骂明相是只老狐狸,又奈何人家是一国之相,百官之首,他们这些小小的太医怎可与一品的丞相相斗呢。看来以后得留个心眼了,小心伺候着娘娘才是,同时也要小心的看着明相的动作,一般来说明相说不清楚的病理问题,这问题一般比较有潜力,有些费太医们的脑筋。

    柴晞自然得小心翼翼,不过那些大臣们想借此恢复后宫选妃的制定,结果又泡汤了。原来是这楚帝突然收到北晋北堂明萧送过来的封国书,想交两国之好,于是柴晞又想到了合亲这一招,于是笑呵呵的问(殿diàn)下的官员们,谁家的女儿可以出嫁了,不如朕就给你赐个官吧,封着郡主翁主县主,那可是给家族带来无尽的荣耀的。

    结果那些官员再闭口不提自家有女儿的事(情qíng),就算有女儿也不敢露出来,生怕楚帝一时高兴,把人家那貌美如花的女儿封个翁主县主郡主之类的打算用来合亲。

    天下太平,国泰民安。新生的皇朝如雨后的(春chūn)笋般竹竹升高,农业和商业步入了一个巅峰的阶段。

    最东边的一处小渔村里,男子挽着裤子和袖子抱着一把网从船上下来,一旁的渔女们纷纷侧目,暗想着这渔夫不仅相貌长得不错,而且每每还是满载而归,特别是他家里的那位美貌的娘子,更是觉得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推开院舍,女子穿着一件青花的钗裙,手里抱着一筐干鱼出来晒,见到男子的时候,脸色蓦然一亮,“烨,今天回来得真好。”

    “小姐。”烨放下手里的东西,走到水缸边舀水洗手。洗完手便过来替她拿起那些很重的筛子,言道:“这些事(情qíng)还是交给我来做吧。”

    女子沉默了许久,缓缓而道:“你为何每每都叫我小姐?而我却不记得。”

    烨垂眸,不敢直视,玉小姐说得对,那药果然能让人忘记一切,可是他纵使再怎么贪心也不敢亵渎小姐。村子里的人都以为小姐是他的媳妇,可是每两年来,他和她一直是小心翼翼的。

    邬乔走过去处理那些新鲜的鱼,烨赶紧过去,“我来吧。”

    “那好,我去拿筐过来,这些拿到镇上去卖,肯定能卖好多的钱呢。”邬乔笑眯眯的说着,也感觉很幸福,眼前这个一直叫自己小姐的男子对她可是百依百顺的,村子里的那些女人真是羡慕得不得了,每每都往她家里探脑袋。

    邬乔想着,她是否应该努力一些,别让那些别有心机的女儿勾引走了她家里的宝贝呢?

    镇上的人很多,那两筐鱼很快就卖了一两银子,男子走到小摊边替她买了发簪插在她的头发上。

    她摇头,“不要了吧,要三百钱这么多,你每次都给我买东西,你自己却没有。”

    “小姐,你以前戴的东西比这里好得不多少倍,都怪烨无能,只能给你买地摊上的东西。”说完,男子的眸色沉了沉。

    “这个我也很喜欢,真的很喜欢。”邬乔赶紧说道。将它插在乌黑的发间。

    有地痞见到这般(娇jiāo)俏的女子上来挑戏,烨正想发怒,邬乔三两下便卸了那地痞的四肢,还一边卸,一边无辜的说道:“是你说叫我陪你玩玩的,我就陪你玩玩啰,我跟我夫君经常这么玩,把人的手臂卸了再装上去,卸上再装上去,可好玩了。唉,就像这样。”她果然是卸完了,又赶紧装了上去。然后又卸了。

    烨拉着邬乔赶紧走,一边再旁边道歉,“她确实是暴力了一点,暴力了一点。”只一点点。

    咔嚓~那地痞的手骨断了,邬乔无辜的看着他,赶紧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下手有些重。不会没关系,我夫君也经常被我这么玩得断了骨头,不过接好就行了,两三月就好了。好全了之后,还可以接着让我卸着玩呢。”

    吓得那帮地痞像看怪兽一样的看着邬乔,同时又同(情qíng)的看了一眼邬乔(身shēn)边的烨,拍了拍烨的肩膀,“兄弟,你真可怜。”

    回去的路上,烨经过了很久的思想斗争这才开口,“小姐,你这样可不好,卸人胳膊可不好玩。呃……小姐,你……其实……我……我只是……小姐的……”侍卫……

    “夫君回家吧。”邬乔拍了拍他的(胸xiōng)口,拉着他的走往小渔村里走。她知道她那保卫夫君战才刚刚开始!那些小渔村的女人哪个不是想跟她抢来着?谁敢肖想她的人,她就把谁的胳膊给卸了!

    ------题外话------

    终!

    谢谢一路以来陪我走过的妞们,我想这文应该没什么悬念没解了。或许缺点比优点多,请大家指点,见谅见谅哈。

重要声明:小说《九岁小女的田上人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