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我很想你

    这回段亦泓倒是听得明白了,咬了咬牙,忍痛道:“此朱非彼猪……”

    那草药是刚刚采来的,不像干的那么颜色那么深,段亦泓现在受伤严重,不得已,只能靠离玉喂给他喝。只是看她现在这样子,怎么看着渗人的。

    “我自己来吧。你扶我坐着就行。”段亦泓赶紧言道,心里也摸不透离玉到底在想什么?

    “那怎么行?还是我喂你吧。”她言道,笑得有些邪恶。牵制着段亦泓的手,两下就将那药灌了进去!

    呛得他猛烈的咳嗽着,牵动着上的伤口,似乎又流血了。感觉她好像在报复一般。段亦泓觉得自己还是没有多看透离玉,她对边的天人都这么有有义,毫无一点儿主子的架子,想来是个心地善良的人,可是段亦泓忘记了,她若是没什么手段,也不可能在小小的年纪就把产业得做这么大。

    离玉放下碗,浅浅而道,“是不是很苦?要不要我去拿颗糖给你垫垫。”

    “不用!”段亦泓赶紧回答。刚刚包扎上的的伤口上还渗出血来。

    “段少爷,我以前一直觉得你穿深色的衣服是因为耐脏。现在想想,原来不是,你丫的分明就是装十三,那么深的颜色,上流血都看不出来,分明流了很多血,却只看到一点点。”离玉缓缓而道。

    “我不喜欢把弱点暴露出来,特别是对手,如果一白,倒是看起来很潇洒,可要是受点伤,一下就看出来了。若是深色的,明明很重伤,只要脸上不表现出来,越到最后,对手只会越害怕。”段亦泓沉哑的声音带着几分深深的蛊惑。

    “你一直都是这样的吗?把自己弱点掩饰起来?”离玉想,她有弱点吗?或许她也有,但是她不知道。

    “玉,你不懂的。从小我的份就已经注定了我不能有弱点。注定我只能掌握别人的命运,不可以让别人掌握我的命运。”

    “可是你的命运一直是段家在掌握着,你从小到大,一直是遵从着家族的利益做每一件事,包括八年前你带人要杀我灭口的事,以前我是很痛恨你,甚至想着等着哪天见到你,一定要狠狠报复回去。”离玉觉得其实段亦泓也是个很可怜的人,什么事都由不得自己。

    “你已经在一点一点的报复我了。”段亦泓苦涩的言道。

    “怎么说?”她哪里报复他?她都决定以前的事不计较,并且和段亦泓成为很好的朋友。

    “你拒绝我了!还不是报复我吗?你跟柴晞的事,你与他……那些事,如果我说,我一点也不介意,你相信我吗?”段亦泓蹙眉,伤口上的血似乎没再流下来,唇色依旧有些苍白。

    “段少爷,我相信你一定可以遇到一个命中注定的良人。而不一定是我!”离玉叹了一口气。

    “什么叫命中注定,我们之间的纠缠从八年前就开始了,还不算是命中注定吗?”段亦泓自嘲一笑,“你宁可相信他,却也试着相信我?”

    “我也相信你!”离玉赶紧回答,“只是……你也说了,我心里只向着他而已。八年前的事,你可以放下了。现在我们是很好的朋友,以段少爷的份和能力,肯定能找到更好的。”

    “罢了。”段亦泓躺下,目光静静的盯着青色的帐底,这是她的,上还有淡淡的花草香气,静静怡人。“既然是朋友,你以后大可不必再称呼我段少爷,直接叫我的名字吧。”

    “呃?好。”离玉淡淡的笑了起来,目光透过房外的庭院放眼望去,是连绵的青山,青山的脚下是大片的农田,夏蝉在树梢上疯狂的叫嚣着。

    “我姐姐怎么样了?”段亦泓原本闭上的眼睛,突然又睁开,心里压抑着一些事,现在受伤了也好,还能让她照顾自己。

    “段大小姐没事,上的是皮外伤,比你的轻多了,大夫过来看了只说受了点惊吓,动了胎气,不过没什么大问题,现在在我娘的院子里养着。”离玉刚刚说完这话,青泣便走了进来。

    “玉小姐……”青泣脸色难看,看了一眼躺在上脸色苍白的段亦泓,这才缓缓而道:“府外有一辆马车,还有一队军队护着。”

    段亦泓突然扶着沿坐了起来。“该来的总要来的!玉,我只希望你好好保护我姐姐!”他说完,下了,拿起桌上的青锋剑正从窗口翻出去。

    离玉按住了他,目光冷静异常,“亦泓!”

    “我出去引开他们,只要保证姐姐的安全,我若活着,以后再报答你。”他觉得她那声亦泓叫得真好听,就像一直这么叫他,叫了很多年一样。

    “你呆在这里,外面的人不一定是过来搜查的。我现在出去,段家大小姐的事,我爹爹也是知道的,他既然插手,必定要保你们周全。”离玉抓着他的手,目光里一片认真。

    果然前院有声音传来,离玉看了青泣一眼,“通知下去,让青衣暗卫认真一点,不要让任何人溜进后院来。”

    她又扶着段亦泓躺回了上,“我说了会保你周全,一定会说话算数的。你若是不相信我,等我离开这间房间之后,你再走,青泣绝不会拦你。不过你姐姐,我可就管不了。”

    “你似乎是在威胁我?”

    “不是似乎,是肯定!”离玉说完,转出了房门。

    前院,院子里慕容秋一锦色长袍,材高大,目光冷冽,天生就有一种睥睨的气势,他的边站着的是疯娘。阿烈跟在后面,目色严肃。

    小南上前行礼,“慕容大将军,主子请你还朝接授官职。”

    慕容秋不紧不慢的言道,“回去跟帝君说一声,我只想呆在这个地方陪着妻儿,玉儿曾经给他的绿林号令,我绝不收回!”

    小南脸色平静,“请慕容大将军不要让属下为难。”

    “我可以向帝君保证在我有生之年,一定安份守已,如今十九爷也收授了官职,那矿山我也自愿交由朝廷所有。如果他还有什么不放心的,那就把我押回帝都去吧。”慕容秋淡淡的言道。

    小南见离玉出来,这脸上滑过一丝淡淡的光芒,不卑不亢的言道,“如果大将军是为了玉小姐好,请接授官职。”

    “玉儿自有玉儿的福气,她根本不需要我的衬映,再说功高盖主,权势滔天不是好事。这一点想必他也是知道的,就算越家和姜家两大家如今坐大,想必他也是个聪明的人,一定想到了让双方平衡的掣肘办法,请不要再牵扯到我慕容府。”慕容秋是不愿意受那些束缚,而且一旦接授了那大将军的官职,各贵族就会想尽方法的把女儿弄过来嫁入将军府,慕容秋随惯了,再说他有妻有儿有女,那些虚名,根本就不值得去要!

    “玉小姐,你劝劝慕容大将军。”小南见说不动慕容秋,便把这事踢到了离玉的手里。

    离玉上前将那圣旨放回了小南的手里,“我爹爹说话算数,不过我还可以替我爹爹答应柴晞一件事,那就是以后若是有难,可以直接拿绿林令请出黑道的势力来帮忙协助,你看如何?”

    小南暗自叹了一口气,主子将那事早就想到了,就等着慕容秋说那句话,没想到这句话是离玉说的,离玉是慕容秋的传人,所以她说的话,正是慕容秋说的!“那就如玉小姐如说!”

    慕容秋言道:“那就请小南将军回去吧。”

    小南怔了怔,脸色有些异常,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离玉,“属下这次过来还有一件事。”

    离玉看了一眼府外那辆繁华的马车,又看到小南的神色,差不多就明白了意思,“好,我跟你去见他!”

    小南的脸上泛过一丝喜意,“太好了,玉小姐,车上有可以换的衣物,还有奴婢。玉小姐先上车。”

    从刘家村到天虞城不过两个时辰的路程,可是这马车上,小南倒是把什么东西都准备好了。就连那繁琐的大红色繁服,红得如胭脂般,刺目又明艳。发髻也是梳的凤髻,摇着一支采凤翩翩的金步摇。

    离玉无奈的看着上繁琐的装饰,车窗外突然传来一声清啸,马车咯吱一声,好像裂开了缝,车内伺候的奴婢痛苦的捂着耳朵。

    渣宠的这声清啸已经是属下很轻很轻的分贝了,可是还是让这些奴婢受不了,连马车都差点散架,脚下的马受惊,速度就更加的快出来。

    小南没想到离玉这么爽快的就答应去天虞府,如今的大楚帝都是周丘以南的邑城,之前的周丘盛宫被一把火烧得殆尽,邑城位于周丘相隔的城池,繁华程度不比周丘差,而且各大贵族在邑城也有府宅在此!而晋北边的大部分还归属于二皇子成王所有!

    所以段亦泓从天虞府的地牢里救人出来,无疑就是在柴晞的脚下犯案,而段家也一直在保全段家大小姐的命,似乎柴晞也有丝动容,正想着如何再给段家挑起些事,没想到段亦泓就出手了。

    离玉坐在车里,暗暗的想着这一切,似乎柴晞是不愿意放过段家,夜城的事,他是记上仇了。所以才会如此。

    段亦泓一早就知就算段家没事,但是段青蔷不可以没事,所以才会不顾危险的独闯牢里去救人。

    柴晞一深墨色的锦服,锦服边上镶着暗红色的花边,用金线绣着朵朵祥云的图案,腰带束腹,一头青丝用同样黑色的玉冠,冠在头顶,沉默的时候,眉宇之间有抹冷戾的寒意,不过此时他的脸上却有着淡淡的笑意,衬得他原本冷戾沉稳夹杂着几分邪魅的气质,还不让人觉得突兀。

    离玉上这么如胭脂般的大红色,算是繁服,属于贵族地位最高的女子所穿,如今穿在她的上,她一步一步的走大,冷艳的气质,沉稳的脚步,目光里那抹高贵冷淡,比那些贵族的女子还要尊贵几分。

    她提着裙摆缓缓地走向他,看一朵骄傲的红云,让人觉得明艳又蛊惑,像清澈的水里漾开来的一抹胭脂,缓缓绵绵!

    柴晞站在尽头,突然伸开了双臂,等待着她的投怀送抱。

    离玉撇唇,俏的容颜瞬间迷乱了他的眼,他浅浅的笑意,这几个月的疲惫,在她出现的那一刻瞬间烟消云散。

    两旁跪着一排排的奴婢,个个伏着脑袋不敢抬头,只觉得内的气氛一度的压抑,让她们不得不小心翼翼的喘着气。

    他见她这般徐徐的朝他走着,一点也不急,男子那笑意顿时一停,皱眉,像是生气了一般,大步的朝她走过来。然后紧紧的抱在怀里。

    “你还可以走慢的!”他轻吼着。她故意在挑战他的耐,若是换成从前,他早就在她进的那一刻就冲过去了。

    他觉得她那不紧不慢的子,磨得他心里难受极了,像一朵翩翩起舞的蝴蝶,明明是要落在他的手心里的,可是她偏偏还在那空中漫不经心的扇动着翅膀。

    “晞。”她突然开口,声音缠绵如梦,像是压抑了许久的感,仅仅的只限于这一个字内。

    “轩轩,我很想你。”柴晞喃喃开口。他压抑着心底的感,但是最真挚的感还是流露了出来,他对她的浓到不能再浓的时候,才会叫她轩轩。

    “嗯。”她轻轻的应了一声,耳边是他磨耳缠绵的呼吸声。

    “晞。我喘不过气了。”她皱眉,丫抱得太紧了,好像要把她揉入他的血里一样,只是两三个月不见而已,他用不着这么激动。

    许久,柴晞似乎才反应了过来,松开了她,却打横将她抱起,朝内走去。

    “柴晞,你干什么?!”离玉脸色一沉,目光刹时变得锐利起来。

    “我怕你不相信我想,所以还是用实际来证明。”他轻笑,笑声很愉悦。

重要声明:小说《九岁小女的田上人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