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段少爷,我和他已经有夫妻之实了。”

    淡淡的野花香弥漫过来,似乎把她那轻轻的声音也跟着一起融合了一般,她轻轻地笑了起来,一双清澈的眸子望向坟茔,闪过悲伤。

    段亦泓沉默了许多,缓缓的喝着酒,突然轻轻地笑了起来,“是吗。”

    很简单的话语,隐藏着内心无与伦比的妒忌,柴晞就这么好?总有一天,他一定会伤害她的,“不敢怎么样,你总会接受我的。”

    离玉起,“为什么之策哥哥没有墓碑?难道也是他要求这么做的吗?”

    “是,是他说的。”很多事,段亦泓想着,如果以后有机会,他会把她想知道的事全部都告诉她!

    削掉了楚南最大的世家邬家,楚王便无所顾及,再加上玉府的财力,还有慕容秋的矿场制造出来火器,几乎只用了三个月不到,便牢牢的将一切掌握在手里,就连那被架空了权力的大周皇帝也急急的下了禅让诏书。

    邬家终于解体,当然柴晞和邬乔的婚事也因为这件事作罢了!那些与邬家有关系的家族赶紧向柴晞投诚,柴晞对那些投诚的人视而不见,明千机作为军师,觉得柴晞这么做,会另他在贵族中的声望受损,明明强取豪夺,利用巨大的财力和军队一步一步的让那些贵族不得不臣服,但是邬家百年世家,关系如老树盘根,错纵复杂,如若追究起来,会寒了那些已经投诚的贵族世家的心。结果两人因为这事吵了一次!

    柴晞重用平民,军中的许多大将军大多是从平民中选进来的!如苏辕,钟离盛两位,他们原本只是一名小小的士兵,一步一步的爬上了将军的位置,柴晞废除那些只有贵族才可以占领高位的规则,给贵族和平民相等的机会,所以这一改革,深受平民的拥护,以多少年来平民对贵族的思想,柴晞这么做无疑在平民的心目中树立了很崇高的形象!倒是狠狠的打压了那些世袭下来的贵族,贵族家族的关系并不是像普通平民那些的简单,所以明千机才会这么紧张,就像你拉着一根树苗,你不可能只拔了土层上面这一部分,下来的根系便不管了,拔出来的时候,肯定是连着根系一齐拔出来的。

    首先与邬家扯上关系的当然是西漫府的段家,邬家大少夫人是段家的嫡女。其次还有邬家二房与裘家也有关系。

    离玉想着这段亦泓留在天虞城里,有大部分的原因是因为段家的嫡女段青蔷还是邬家的大少夫人。

    离玉坐在草地上,面前是大片绿油油的田原,自从上回跟段亦泓说了她和柴晞的关系的时候,段亦泓只是淡然的一笑。之后的几天,出现在她的面前极少,她还以为像他这种从小就有着世家思想的男子,肯定会因为这层关系而疏远了她。仅仅只是两三天的时间而已,他突然说他不介意。

    离玉突然就有些不淡定了!数着子,邬家解体已经过了两三个月,夏收之后的第二季稻苗也种下去很久了。

    慕容秋和轩辕雷也有一个多月没有在家里,疯娘时常的念叼着,青泣将打探到的天下时势,时刻的告知她,她每天仍然会在林之策的墓前坐上一个下午,然后再回来,其实也没有做什么,只是静静的坐着喝酒发呆。

    各地开的商铺几乎没出什么事,好像被人刻意的保护得很好,当然这肯定少不了柴晞的功劳。

    青泣又过来了,一粗布的农夫装扮,翠竹给他绣的双鸭戏水荷包系在腰间。青衣暗们一直是以农夫的份住在林府,林府的学堂还加了个武学课。各村的村民听到这个消息,纷纷的把孩子弄到林府的学堂里来,听说现在平民也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出人头地了,那些村民哪个不想自己的孩子文武双修,以后也好谋个好的出路,就连学费多了一倍,他们也咬牙愿意出!

    原本只有二十几个孩子的学堂,一下子增加到了一百多个,翠竹作为学堂的院长,把林府所有的院子都腾了出来当教堂,弄得青衣暗卫们平时除了帮着翠竹授课,还要下地干农活,更重要的是,他们只能睡在偏僻的偏院里。

    “玉小姐,属下听了你的吩咐,把其他的兄弟分配去了各地有商铺当职。学堂里的学生太多翠竹姑娘一时应付不来,想着去城里请个夫子过来授课。”青泣交代着事,抬头的时候,看到离玉的目光幽远,看不清神色。

    “那就请夫子过来吧,干爹生前的丫环也没剩下几个,就翠竹有些学识,她一个人教这么多,肯定会累坏的。”离玉抬眸,知道段亦泓一直在暗处默默的陪着她。只是没有出现在她的面前而已。

    “还有……”青泣顿了顿,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离玉的神色,觉得与林之策有关的时候,每次他都生怕离玉会伤心不已。

    “还有什么?”离玉抬眸,凌厉的目光望向他!

    “小洪在五曲山送信过来,将林家剩下的产业全权交给了青白打理了。”青泣小心翼翼的言道。

    “我听说小洪在打理着林家的产业,想让他将那印章送上去,怎么小洪?小洪拱手让出主管的位子,留给欧阳白去做,他就这么做了吗?”离玉有些头痛,林家的产业,她是断然不会去还能大房的,只说林家大老爷这两年过得很不如意,子清贫,儿子又残废,妻子姨娘们大多受不了贫穷就跑了!

    “是欧阳世管家留下一封书信,小洪就将那信拿了出来,现下那些产业都已经过在了玉小姐的名下,玉小姐也应该派人去打理的,总不能由着它不管!我看青白除了做暗卫,管帐这些事也是很得心应手的。”青泣言道。

    欧阳白对钱财的事当然得心应手,他当暗卫的时候,还兼职做飞贼呢。

    “玉小姐,你不说话,是不是默认了,那属下跟青白回话,叫他好好管理那些产业,每个月派人将一月的帐本送过来给你过目。欧阳世管家失踪,小洪也走了,就连青言也失去了联系。”青泣摇了摇头,“怕是悲伤过度,所以跟之策少爷边最亲近的人全部都好像凭空失踪了一样。”

    “玉儿!”一声沉稳的声音传来。慕容秋一墨纹的锦服,脸色沉毅,后跟着一言不发的阿烈。

    阿烈过来的时候,恭敬的叫了一声,“玉小姐。”

    “爹爹,你可有一个多月没有回来了。”离玉站了起来,朝慕容秋走去。

    青泣怔了怔,悄然的退了下去。

    慕容秋看她眉开眼笑的模样,像盛开的正艳的鲜花儿一般,“你娘可好?”

    “娘好的。”怎么一回事就问疯娘好不好?她有些别扭的撇唇,心里腹诽。

    “那你呢?”慕容秋无奈的抚乱了她的头顶。眼神里有如慈父般的宠溺。

    “我很好!”离玉笑着回答。

    恐是疯娘也听到了声音,从府里跑了出来。见到慕容秋那脸色一片欣喜,像是初恋的少女一般,透着十分的缱绻和相思,便扑了过来。

    阿烈避开目光,心里不太舒服,又尴尬的看了一眼离玉,“玉小姐,府里的一切况都很好吧?雷少爷如今是楚南政吏大军的副统帅,所以才没有跟着我们回来。”

    离玉哦了一声,她早就知道轩辕雷总有一翻作为的,又同的看了一眼阿烈,“阿烈大叔,如果你看到翠竹姐姐对青泣很好,你可千万不要吃醋呀,你知道他们是真,你拆散他们就不好了。会遭雷劈的!”

    阿烈脸色极黑,“玉小姐,别跟我说这些!”

    “阿烈大叔,我觉得翠竹姐姐虽然说,但是还有比翠竹姐姐更好的,只是你没有看到而已,以你今的地位,娶个贵族闺秀,那是没有问题的。”离玉接着安慰他!

    “玉小姐!属下暂时还没有想过这些事。”阿烈赶紧言道。

    “都快四十了,还不想,我家玉儿都快要嫁人了。”慕容秋在旁边剜了阿烈一眼,有种恨铁不成钢的责备。

    阿烈垂头,他成不成婚,关主子您事?更不关小主子的事,“主子,你那是捡了个便宜的媳妇和女儿,否则也跟属下一样!”一辈子光棍一个!

    “话可不能这么说,那是我爹爹有本事,阿烈大叔若是也有这本事,也可以捡便宜的媳妇和女儿,而且还不用耕耘就有现成的。”离玉一双狡黠的眸子泛着邪恶的色彩。

    阿烈脸色沉了,“谁说我喜欢翠竹的!我明明喜欢的是香茵!”可是她居然嫁人了!嫁人了了……

    在某天风和丽的一个早上,阿烈怀揣着送给香茵的一对玉镯,打算跟香茵提亲来着。那香茵也是林府的一个小丫环,比翠竹大一点,长得很可,说话也很温柔,那绣工还特别的好,比翠竹不知道要好多少倍,这些年来,阿烈上的衣服,从亵衣到外袍,都是香茵一针一线缝出来的!说出来你还真别不信,香茵那是出得厅堂,下得厨房,除了没翠竹那么有知识,那是一个完美的媳妇儿形象呀。阿烈刚刚打算把那定之物拿出来,结果香茵就开开心心的跑过来,将连夜赶做的一衣服塞到了阿烈的手里。

    阿烈当时就感动了,“香茵姑娘,这衣服怎么这么快就做好了,我不急着穿呀,现在是夏天,你看你连冬装都替我做好了。”

    香茵巧笑嫣然,“我知道你不急,可是我急呀。我要不赶紧替你做好,成亲之后就更加没有时间了,先这样了哈。我还赶着去拜堂呢。”

    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虽然香茵成亲之后还是会在林府帮忙,而且徐虎那混球明明知道阿烈喜欢香茵,阿烈还暗中让徐虎送过几回小礼物给香茵,结果人家香茵看上跑腿的徐虎了。

    阿烈只好把那玉镯送给翠竹了,说是挽夫人送的。

    离玉可没什么心思去八卦那些事,不过今天阿烈看起来,确实是很不高兴。说什么都是言又止。

    吃过晚饭,慕容秋在那书房便发怒了,疯娘在旁边安慰,心里也是很着急。阿烈也同样呆在书房里,一整夜,离玉心知发生了什么事,可是想过柴晞说过,要相信他!所以那些过程不重要,她只要那个结果。

    清晨,那窗台上依然放着新鲜采摘的花,还能嗅到露水的味道。

    慕容秋一早便离了府,阿烈也跟着去了。倒是青泣一脸难看的走了进来。“玉小姐,听说新皇登基,定在十后。新皇登基之,便会宣布皇后和贵妃的人选。现在姜家肯定在里面。”

    “唔,青泣,你刷牙了吗?”离玉坐在梳妆台前梳着一头乌黑如锻的发丝,嘴里叼着半根油条。

    “刷,刷了!”青泣微微一疑,“玉小姐,属下跟你说的是正事,听说还有闵东的越家,越家主动投诚,并且愿意将闵东的权势交出来,不过提出了一个要求!”

    “楚王若是为帝,越家的女儿必须为后!”离玉觉得今天的油条炸得有些老了。咬了半天才勉强吞了下去,甩了甩头发,走到桌边拿起另一根油条接着啃。

    “玉小姐,他怎么可以这么对你?”青泣一脸的暴怒,仿佛要把那个负心人撕成无数片!“听说爹爹拒绝了护国公大将军一职。看来爹爹还真是在跟我作对呢。”

    “玉小姐,男人的承诺是不可以相信的!”青泣认真的,非常悲愤的对离玉言道。

    “你也是男人!”离玉漫不经心地瞟了他一眼,将手里的油条往窗外一扔,那油条在空中划过油亮的弧线,飞起一片油光,然后落到了段亦泓的手里。

    段亦泓微微的皱眉,看到那油条上有个半月形的手印,似乎还没咬下去,这个……她这是在浪费粮食还是打发叫花子!?

    “属下跟他不一样!玉小姐,属下一定要给你讨回个公道!”青泣气呼呼道。

    “要讨公道,爹爹也一定会替我讨的,他拒绝一品大官,看来爹爹是有多不想我跟柴晞在一起。柴晞给他封了个一品的护国大将军,无非就是想提升他的份,他的份一提升了,整个慕容府的份也提升了,我轩辕离玉的份就更加提升了。正好挤进了仕族。纵使我的田园再风光,商铺再怎么密布天下,也不如有个权贵的份。可是……爹爹这么做,我很赞同!”离玉缓缓而道。

    柴晞,你的心是不是变了?!

    许诺的权倾朝野,宠贯后宫。她只是说着玩的,之后她也还不是跟他说了,她只想要一个平平淡淡的生活,有个陪她相守到老的人而已。这个人不一定要多有本事,但一定要很有恒心,能保证陪她到老,不在半途中就掉链子离开了。

    “雷少爷的份如此不一样了,位居二品的都统。他也接受了,属下觉得很奇怪。”青泣开始对轩辕雷有另一种看法了。

    “不奇怪,雷哥哥以前是奴隶出,如果成了二品的权贵,这是一件好事,想来从奴隶做到京官的一千个里头也挑不出来一个,轩辕雷这么做很正常。要是你,我也觉得你会这么做!”离玉将手上的油往青泣的衣摆上擦。

    “可是慕容秋是怎么一回事,明明知道拒绝对玉小姐没有好处,他还是拒绝了。”青泣面不改色的看着离玉擦在自己衣摆上的油印。反正翠竹会替他洗掉的。

    “他从来都不是一个被人左右的人。官场那些事,他肯定是不屑的,所以他宁可过逍遥的黑道生活,也不愿意自己左右掣肘。”离玉缓缓的喝完了桌上的稀饭。抬眸时候,看到段亦泓在啃那根油条。她朝他打招呼,问他要不要加点稀饭。

    小十爷跑了过来,“玉小姐不好了。听说在天牢里呆着的邬氏一家昨天被人劫狱……”

    “什么个意思?”

    “邬家大少夫人被人劫走了。”小十爷气喘吁吁。

    离玉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段亦泓,没有说话,这个时候,她如果再不问世事,肯定会让人觉得她冷血无。想必不远处的段亦泓已经听到小十爷说的话了,小十爷平时别点优点没有,就是那嗓门儿,比一般的分贝高!

    段亦泓见她走过来,缓缓而道:“姐姐有了孕,狱中湿气大,对她子不太好。”而且还是嫁到邬家六七年来,好不容易才怀上的一个孩子,她说得对,他也不能见死不救。

    男子的面上并没有任何波动的绪,就这么轻淡的一句话,便让人觉得有着深深的意酝含其中,毕竟邬家的大少夫人那是从段家嫁出去的!还是段家的嫡女!

重要声明:小说《九岁小女的田上人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