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第二天清晨,晨曦千里。

    北燕皇帝带着众朝臣站在城门处送别楚王队伍,十几人的队伍这才浩浩的离开了北燕境内,往楚南的方向出发。

    北燕皇帝提出让幽公主亲自送行,只是被幽公主拒绝了,皇帝一边解释着公主为何没来,一边又请柴晞不要计较公主的格。

    离玉只想着那公主脸上的麻子怎么的就还没有好?好像那化功药粉的药有后遗症,她又瞟了一眼坐在马上风神绰约的柴晞。

    估计这事儿又是他在暗中搭了把手,那公主极其在乎自己的容颜,那一的水痘麻子,自然是不敢出来见人了,纵使那公主再怎么对柴晞着迷。也肯定不想自己最丑陋的一面呈现在心仪的男子面前。

    离玉忽然想到在周丘的时候,柴晞故意将蜂蜜的罐子扣在了乔相千金的头上,弄得第一名媛淑女狼狈至极。她到现在也不怀疑她和柴晞之间的感,也许是因为自己那项读心术的本领吧,所以才会这么有持无恐。

    果然还未出城门,便遭到了袭击,虽然在柴晞的慎密安排下,仅用了一柱香的时间将那场袭击给镇压下来,而且以他后那些骁卫手,以及之前从北燕守城军里潜伏的人马,那些暗中袭击的并没有得到任何的好处,相反还全军覆没。

    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一旁送行的官员吓得全都在颤抖,就连北燕皇帝此时都显得有些紧张,如果柴晞在他的国家境内出了事,那么以楚南的军队,必然会将那战火蔓延到北燕境内。

    柴晞目色淡然的看着这一切,拍了拍衣袍,拉着离玉上了马,将她抱在前,下巴磨挲在女子的头顶,有软糥的声音传过来,“你今天晚上对我说的那一些,我一定会用尽毕生的精力替你去办到。”

    “这算是给你的承诺吗?”离玉浅笑,刚刚那场袭击,她几乎都没有动手,只是静静的站在一旁,看着他以雷霆的手段给镇压了下去。

    “小玉,不要介意过程,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结果!”他说完,一勒马缰,策马而去。

    过程?!离玉一时怔忡,什么样的过程,过程是不是很残酷?又或许会另她伤心,还是会有人间接他们之间的关系。

    曾经她觉得柴晞对她的感不屑,甚至一度的有持无恐,正是应了那句话,得不到的永远在动,已拥有的却有持无恐。

    段亦泓派出的先锋队伍被柴晞不到一柱香的时间便全军覆灭,他看着坐在柴晞怀中的女子,眼神有如暗流的波涛汹涌。

    方靖小心翼翼的提醒,“少爷,家族的荣辱关系着一切。”包括少爷那隐晦的感。

    段亦泓沉默了许久,这才缓缓而道:“我知道!”

    “奴才已经联系了草原炽雷部落,他们一直想犯北燕境内,只是这两年北燕有楚南暗中协助着,他们没有机会,如果将楚王擒了,对他们百利无弊,所才他们才愿意和我们合作的,再说二皇子被至了晋边以北的小片平原里,之前那些风光根本不复存在,段家也会跟着衰弱。”方靖提醒着利弊,却看到了段亦泓眼睛里复杂的光芒。

    段亦泓拿出图纸,指了指其中一条峡谷,“这是往楚南方向必经的一条路,就让炽雷部落的人在这里埋伏吧。”

    “那我们怎么办?”方靖脸色一喜,少爷果然还是很关心段家的!

    “先让别人去试探一下柴晞一路过来暗中到底藏了多少实力!”段亦泓自嘲的笑了笑,原来他也跟着离玉一样,将那“柴纳尔俊马木阿孜跃洛旗布阿尔晨南原耀”直接简称为柴晞了。

    “那我们的军队如何安排,家主的意思是,在平西的境内,直接埋伏,不计生死,诛杀到底!”方靖那脸色蓦然变得一阵杀气。

    段亦泓在想,若真是能诛杀最好,就算不能,也不能让柴晞有反击的机会。至少让柴晞不能对段家下手。

    段家的嫡女段青蔷如今还是邬家的大少夫人,邬家明里受了柴晞的制衡,表面上风平浪静,实际却是心里极其不甘心的!邬乔下个月就嫁入天虞府了,必定是正室,但是段家此次行动,便将敌对的关系给挑明了,邬家的大少夫人又是姓段,在柴晞的心里肯定是容不下邬家的人了。

    柴晞的一路人马浩浩的行进着,张扬得无所顾及,离玉微微蹙眉,“这好像不像是你的格?这么明目张胆的,分明就是让你那些仇人找到你!”

    柴晞却不以为意,一只手牵着马缰,另一只手抱着她的腰,“不入虎焉得虎子!这回你就看着吧。”

    “嗯?”离玉轻哼了一声,只怕这一路来,楚南的眼线也不少,柴晞这么做是引蛇出洞,这饵下得,实在是太人了!

    “我怎么看你好像不信任我?”柴晞疑惑的捏了她一下。

    离玉皱眉,疼呼了一声,“北燕的战马好的,所以你才跟北燕合盟!柴晞,你恨死你了,你拿命去赌,何必带上我?”

    “乖小玉,这叫不能同生,就同死。难道你也希望我赌输?”柴晞漫不经心道,嘴角泛过一丝玩世不恭的笑意。

    离玉嗔怒,“你死就好,我还想好好的活着,我那么多钱没花完,岂能便宜了别人?”

    “你这么多钱,一百年也花不完,到最后还不是一样便宜了别人?我要是死了,就没人陪你慢慢变老了。而且也没有儿孙满堂,所以呢,只有我活着,你活着才有意义!”柴晞点头,觉得自己说得非常的在理。

    “什么叫你活着我才活着有意义!?”没见过这么自负不要脸的。

    “不过你倒是提醒了我,我那么多钱,可不能便宜了别人,我得生个孩子,把钱全部都传给他用。”她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柴晞轻笑,“小玉好乖,不用我说,你就知道要给我生个孩子了。”

    远远的小南策马过来,“主子,前面是玉石峡!”

    柴晞那双邪魅的眸子泛过一丝冰冷的寒意,似潜伏的狼般,蠢蠢动。而且离玉也能他那微微用力的手臂看得出,他此时是非常的谨慎和小心翼翼的。

    小南见柴晞沉默,又接着言道:“要不然属下先带一队人马过去。”

    “不用了!”柴晞抬袖,策马接着前行。

    小南虽是有些担忧,又暗中再次祈祷,小北那家伙应该能及时赶到,还有冬七,都过了半天了。

    离玉却言道:“其实北燕的孤鹰比南方的要好,那些鹰大多野十足,又受过驯,以渣宠的手段,必定能收复几个,你看到头顶盘旋的没有?只是远远的看着,不敢靠近。”离玉将缩在马鞍下渣宠扔了出来。

    渣宠一声不乐意的长啸,有如凤吟,带着破空凌厉之势。那盘旋于头顶的黑鹰扑闪着翅膀,队形也开始混乱不堪,几片黑乎乎的鸟毛从头顶飞下来。柴晞挥袖拂开。

    这渣宠除了叫声惊人以外,没多大的用处,果然不到片刻,头顶盘旋的黑鹰狼狈而逃,几只鲜红的火凤凰飞了过来。领头的那只似乎就是渣宠在周丘时,在皇宫里拐来了。其余的几只略小,不过却是风彩绰绰,每一只都似乎拥有着与生俱来的王者威严。

    柴晞指着雌凤后的那三个火凤,“就是这只渣宠的后代,小爷怎么越看越不像呢?是不是那只雌凤……”

    渣宠伸了个懒腰,扬了扬翅膀,鸟语:敢质疑本大仙的眼光?那只雌凤怎么了,那只雌凤怎么可能给本大仙戴绿帽子?本大仙没威严,那是因为本大仙低调!

    “它好像在说什么?”柴晞揪起渣宠扔上了天空,渣宠扑闪了两个翅膀,一个往地上栽,片刻才反应过来,在离地面一公分的距离直冲上天空!

    “它好像吃多了点,都飞不起来了,不过你刚刚真不应该质疑那几个小凤凰是不是渣宠的后代,这渣宠记仇。”离玉指着飞在天空,略显些肥胖的渣宠。

    “它不会的,否则谁会给它吃这么好。”柴晞淡淡而道。

    走近玉石峡的时候,那脸色突然又谨慎起来,峡内的阳光被头顶的山石挡住,一片凉,倒也透着一股诡谲的气息!

    柴晞策马缓缓的走着,后的队伍也是有条不紊。

    倏然,山石滚落,无数喊杀声从头顶冲过来。柴晞不动声色的勒马,骏马扬蹄,踢开了飞过来的巨石,出峡谷的地方冲了出来,后面的队伍看似混乱,实际个个都有条不紊的跟在其后。

    小北带着两万人马从捷径处包抄过来,将埋伏的人马堵在了死角,柴晞策马缓缓的上前,看到那一柔然部落武士打扮的袭击者,指了指其中一个看似领头的,言道:“留他,其余杀!”

    炽雷粗犷的脸上露出狠厉之色,一虎皮的武士衣袍衬得他更加的凌厉,他独自带着三百人过来袭击,肖想着楚王不过带着十几人的队伍,就算有暗中隐藏的,也不可能超过三百,他炽雷部落里的武士个个都是以一敌十的勇士!

    偏偏这柴晞就喜欢以多欺负少,你带了三百勇士过来潜伏,他就带人二万人马过来包抄了,你们以一敌十,还是以一敌百?

    那些刀枪刺在袭击者的口,大片的血花飞起。柴晞一只柔暖的手掌挡在了离玉的面前,叹了口气,“真暴力,污了我家小玉的眼!”

    于是又带着离玉像没事人一样的接着赶路!那些浓郁的血腥味道冲入鼻尖,离玉微微皱眉,看到柴晞这般冷血的手段,心里突然又有些奇怪的绪。

    小北带着人马,果真只留下了头领,其他的三百余人全部诛杀。那炽雷被绑了手段,连嘴都用布条勒着了,以防他咬舌自尽。

    柴晞那语气轻轻的,却有如修罗,“既然你们自寻自路,我也不能不成全你,否则别人全认为我不讲道理,这样吧,我一路回楚南这可能会路过一丝小国,顺便灭了将土地收为已用也不是不可!”

    那炽雷听了,脸色大变,唔唔唔的连连摇头。

    “要不然你们告诉我,到底是谁让你们这么做的,或许我心舒畅了,就放了你的族人。”柴晞凤眸微眯,笑得十分的滑。

    那炽雷突然又摇了摇头,段氏的人也说了,如果事办不好,就不用回去了,如果泄漏了秘密,那他的族人也只能等死了!都是些滑的人,他这是左右为难,他的族人看来是一定会死了!

    离玉靠在柴晞的上,仰头看着天边那灼眼的阳光,她的青衣暗卫一直没有出来,怕是发现了什么,受到了掣肘。

    果然如离玉所料,青泣和青白两人在入平西境内的时候,遇到了一队黑衣人的埋伏,青衣暗卫这两年来一直隐藏实力,若是江湖势力,以慕容秋和离主的关系,肯定能看清青衣暗卫的份,如果看来便不是!像是某个贵族暗藏的势力,若是贵族势力,那事便有些难办了!

    段亦泓听着方靖带过来消息,半晌没有说话,还带了两万人马,这两万人马在别人的领地里招摇过市,这柴晞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少爷,刚刚传来消息,我们在夜城埋伏的人马被一方不明的势力打压。”方靖将信函送到了段亦泓的面前。

    段亦泓那冷毅的目光盯着信函上许久,他一直不愿意自己亲自动手,可是现在却迫他不得不动手。

    而且柴晞似乎也越来越过分了!

    “不明势力?”段亦泓若有所思。

    “不是楚南方面的军队,像是一股暗卫,而且个个手不凡,家主传来的消息,说让少爷勿必将楚王晞拦截于夜城以外!”方靖严肃的回答。

重要声明:小说《九岁小女的田上人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