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这里真的是皇帝寝宫吗?”

    “你问我我问谁?”

    “可是你看,这地方又森又黑暗,跟个坟场似得啊……”

    “那不如我们回去好了。舒殢殩獍”

    “不行,既然来了,当然不能就那么回去!”

    “……那你就稍微松松手,我快被你勒死了!”

    楼子言无语的看着挂在自己上死死勒着自己脖子的女人,明明是她要来的,结果她却怕的要死!

    言茉儿讪讪的松开手,“那个……实在是因为这地方太诡异了……”

    “没想到你还会怕啊?”楼子言斜眼笑她。

    言茉儿摸了摸鼻子,“我是人,当然会怕……”

    “不过这地方还真安静啊。”楼子言四处看了看,这地方是南陵皇帝的寝宫,很大,大的有些空的。

    四周围都没什么摆设,只是在屋子的正中央摆着一个巨大的香炉,还在冒烟,气味怪怪的。

    “闭气!”言茉儿突然道,“这味道有古怪!”

    楼子言闻言用袖子捂住自己的口鼻,看言茉儿。

    言茉儿从怀里掏出个小药瓶,倒出颗药丸递给他,“含在舌头下面,解毒的。”

    “这皇帝的寝宫,为什么会有毒烟?”楼子言不解。

    言茉儿走到那香炉边闻了闻,皱眉,“这是紫黄草。”

    “什么?”

    “紫黄草是无毒的,但是它的味道很容易让人产生幻觉,长期闻它的味道,容易让人体酸软无力。”言茉儿解释道,这东西就和那罂粟是一样的,在阿生姐姐的笔记里有记载,她的印象比较深刻。

    这时候,屋子的屏风后面传来一阵微弱的呻吟声,在这空安静的落针可闻的房子里听着怪瘆人的。

    楼子言和言茉儿对视了一眼,绕过屏风往后面走去。

    屏风后是一张巨大的榻,四周都挂着纱幔挡住了视线,但是从那昏暗的烛火下他们还是能隐隐约约看到上躺着一个人。

    估计那声音,就是这人发出来的。

    言茉儿走上前,撩开纱幔一看,顿时倒吸一口冷气。

    上躺着的,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这倒没什么惊奇,让言茉儿差异的是,这个老人瘦的只剩下一把骨头了,上那满是皱纹的皮肤几乎是紧贴着骨架,脸上也是一样,瘦的都看不到了,眼眶深陷,眼皮软软的搭在眼球上。

    看起来像是一具干尸。

    当然了,这‘干尸’还有呼吸。

    这人这幅模样,和前世那些晚期吸毒的瘾君子没什么两样,基本上已经一只半脚都踩进棺材里了。

    “这是南陵皇帝?”言茉儿挑眉,这也太凄惨了吧?

    “是……谁……?”上那人似乎是听到了动静,干涩如老鸦的声音让言茉儿都忍不住抖了抖。

    言茉儿俯下,“陛下,是谁把你害成这个样子的?”

    老人闻言突然激动起来,整个人都颤抖着大吼,“……人……人……!”

    言茉儿心中有数,伸手为老皇帝搭脉,脸色却渐渐沉了下来,还有一丝不解。

    “怎么了?”楼子言见她神色不对,便问道。

    “奇怪啊。”言茉儿疑惑,“这老皇帝上不但有紫黄草,还有另外一种毒药,但是这两种药的药却是恰好相克的,反而解去了一些紫黄草的毒。是谁做的呢?”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九岁小女的田上人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