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向来情深

    西风呼啸,激流似箭——

    师父说过,当你意识到自己的卑微时,修炼才刚刚开始。舒虺璩丣

    初入门时总输给师兄,夏孤临感觉到了自己的卑微;

    后来见识到师父剑术臻入化境,他感觉到了自己的卑微;

    而那一次,魔族砚主清平乐带走了他的师兄,他一生的对手。

    他的人生就此改变。

    他只一人闯江湖,不再轻狂,不再好斗,不再鲁莽。

    十六岁的少年在一夜间成熟了十岁。

    六公子结义那年,晏离兮凭着自己的力量脱离了砚部,成为浪迹江湖的游侠。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他们距离自己的梦想却越来越近。

    流浪……

    报仇……

    命运让他们似乎变得毫无瓜葛。

    但是。

    六千三百二十二。六千三百一十九。

    夏孤临还没有追上自己的师兄。

    他还要继续赢下去。

    六公子成为武林绝响。

    他掌握了号令六大道派的令牌。

    他控制了天朝三十一大帮会。

    他是天下默认的武林盟主。

    但他没有因为这些骄傲过。

    清平乐已经死了,可他的话却一直没被证实是错的。

    夏孤临踏遍了天下,却找不到一个比师兄更让他值得拔剑的对手。

    他的师兄,一生的对手。

    ********************************

    “夏、夏大哥怎么走得那么慢啊,还没上来!”

    “闭嘴!我才不要他救,自己杀出去!”

    “喂喂,是我骂了你的烟花姐姐,是我惹了你又不是夏大哥惹了你,你别像疯狗似的乱咬人好不好!”

    冷冰和黎辰被两队魔族拦在了山腰上。动手吧,太多了,打不死也得累死;不动手吧,又进退不得。

    “我要一招秒死他们。”

    冷冰又开始了自己的霸气言论。问题是,她在师门所学的招数,没有一个是可以秒死人的——

    不,应该说是,都是可以秒死人的,只不过被冷冰一使就秒不死了。

    “要杀你自己杀,这么多杂兵,我看到天黑也杀不完。”黎辰本来就不想上山,现在被这些小杂兵围着,你也不惹我,我也不惹你,多好——比找晏离兮单挑安全多了。

    “谁要你帮忙了!”

    冷冰抬手就将催雪剑飞了出去。出剑之快,连黎辰也吓了一小跳。

    魔卒们看着剑光残影在自己咽喉处迤逦而过。唰的一声,催雪剑飞回冷冰手中的同时,已有一圈魔卒倒地。

    “喂,你打架不能光图好看啊,这么打下去不得累死啊!”

    黎辰已经靠着树坐下闭目养神了。

    居然就这么臭不要脸得歇着了!

    看着女孩子一个人受苦!

    不过……也对,他本来就是这种人。

    自己不打不说还在那儿恬着个脸指手画脚!

    “不是要你闭嘴吗?再说话,连你一块杀!”

    “你这个人怎么就会用暴力解决问题啊!”黎辰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拍拍手站了起来,“用你的水系术法把这些杂兵形定住然后逃之夭夭,这都不会啊?”

    冷冰挥剑的动作一僵。

    呃,这么,这么说好像是很有道理……

    自己怎么没想到……

    她的剑尖瞬时由冰雪之气化为泡沫。这一招令行动暂缓的浴兰沐芳,夏孤临与纸飞鸢对决时也曾用过。

    “可是……你也别用剑气来吹泡泡啊,剑刃那么锋利,会把泡泡刺破的……”

    南黎辰又在废话了……不,简直就是笑话!

    “剑尖会把术法形成的泡泡刺破,你想笑死我吗?”

    只听“噗”的一声。

    巨大的泡泡在冷冰剑尖化成了一条水流。

    冷冰的脸色比任何时候都要难看……

    “啊哈哈哈啊哈哈哈——”黎辰特有的大笑声让冷冰更为火大,都是他,都是他乌鸦嘴!

    “笑,再笑我把你关到泡泡里去!”

    南黎辰已经笑得翻过去了……

    冷冰在他刺耳的笑声中明白,对这货采取冷战手段从一开始就是错的。

    应该整他。

    好好整整他。

    趁着他笑得前仰后合——

    冷冰也不管那些左右向她冲过来的魔卒了,双剑插在腰间,双手最大限度得凝聚起水流,泡泡越凝越大——

    “啵——”

    南黎辰觉得自己体浮了起来……怎么会浮起来!脚下还滑溜溜站不起来!

    “喂,冰痴你做了什么!”

    黎辰明白过来自己被关在滑溜溜的泡泡里了。只能坐着,或者趴着。

    “你不是嘲笑我术法很烂么,你笑啊,继续笑啊,还不是被我关起来动不了啦?别想用凰火咒那种愚蠢的术法,水能克火!”

    “这我知道,可是……”

    黎辰向前爬了爬,离冷冰更近了些——

    “你……有必要把自己一起关进来吗?”

    这都不算技术失误?

    都失误成这样了,还恬着个脸数落了别人半天?

    不愧……不愧是冷冰……

    “哎,现在你逞强也逞够了,我们现在怎么出去呢。”

    冷冰装作没听见一样把头偏向一边。隔着泡泡,还能看到外面的魔卒在张牙舞爪。

    看来泡泡的确很坚固,只有流云催雪那种利剑才能……

    慢着,那饭剑呢?饭剑可以把泡泡刺破的吧!

    黎辰取出饭剑向泡泡插去——

    泡泡被利剑毫发无伤得穿过了!

    这么说……

    被刺穿的缝隙在剑拔出的同时合拢得天衣无缝。

    “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出去啊……姑……”

    “你不是不让我上山吗?这样呆着,不好?”

    “……该不会……你也不知道该怎么出去吧……”

    “我……我又没被关进来过,这种低级的术法……”

    黎辰服了。

    黎辰彻彻底底服了。

    冷冰这货办的囧事可不是凡夫俗子一眼可以看透。

    还说这是低级术法,低级你倒是用好啊!

    黎辰能感觉到冷冰还在生闷气。

    趁现在安安静静的,跟她道个歉好了……

    “喂,冷冰,嘿嘿嘿嘿……”

    “笑这么森干嘛?”冷冰伸了个懒腰。你别说,在这里躺着还舒服。

    “那个,别生气了嘛……”

    “我不是生你的气。”冷冰面无表得说道,“是我自己无能,连烟花姐姐的冤屈都无法洗刷。”

    自己无能……而已。

    冷冰不是在气黎辰,而是气自己。

    连这么简单的术法都用不好,呵,这种废柴,还能干什么?

    一头撞死在泡泡上算了!

    “你着什么急,那些事可以慢慢调查啊。还有什么‘无能’的,谁说你无能了!”

    “这一路走过来你还没看明白么?”

    冷冰突然提高了嗓门。

    还没看明白么?

    “从一开始我就被师兄弟追着打,为什么?因为我不管怎么努力都打不过他们,都会被瞧不起!

    “我自作聪明给晏离兮下毒,结果呢?反而害了你跟我!

    “我原以为只要跟着六公子,就可以成为一个有用的人……结果,连夏大哥也……呵,不怪他,我的术法一团糟,剑法也没法看……”

    冷冰终于把这一切说了出来。

    她一直憋在心里。

    南黎辰箍住她的肩膀:“你已经是六公子的一员了,大家从来都没嫌弃过你,你要相信大家。”

    “冷冰。看着我。”黎辰晃晃冷冰肩膀,“告诉我,你相信大家么?”

    冷冰开始认真思考黎辰的问题。

    陵哥是那么善解人意。

    南歌先生那么温柔。

    清都哥,做什么都那么努力、认真……

    “我……我相信大家。我其实没有不相信大家,我只是……不相信我自己。”

    “你听我说冷冰,你的术法不差,剑法也不烂……只是,你好像不怎么懂得学以致用……你别瞪我,我可是忠言逆耳啊……你是实战经验少,在师门每天打群架怎么能算数嘛……”

    南黎辰这……

    到底算是安慰,还是打击?

    算了算了,就当是安慰吧。

    “还有,你就不能理智一点吗,大家都看得出来,你那个烟花姐姐有问题,你不能因为她对你好,就一口咬定她是好人吧……”

    冷冰甩开南黎辰的手。

    得,这些又不中听了。

    “你是不会懂的。总有一天,我要向你们证明,烟花姐姐是无辜的!”

    “混蛋!”

    这次轮到黎辰生气了。

    “你怎么还不明白我的话!你口口声声说相信六公子,可又不相信大家做出的判断!我们怀疑烟花都是因为担心你!如果烟花是细,那现在处境最危险的人是你!夏大哥什么都不让你做,就是为了让我们把你保护起来,他自己却只涉险!”

    冷冰被震住了。这些,她从未想过……

    “你忘了在怡筝鬼庄发生的事了么……落袄怀疑你是猎魂,而猎魂残页上正好有一个‘冰’字……如果你上黛花山,无异于羊入虎口。”

    这些冷冰更没想过。

    “那、那他刚才为什么还纵容我上山?”

    “那是因为夏大哥相信我能把你劝回去,他更相信你能理解他的安排。”

    所有的事,黎辰都替冷冰想到了,想明白了。

    一切都是为了保护她。

    她还有什么理由拒绝……

    虽然,虽然大家怀疑对她最重要的人,但是也没有人拿烟花怎么样……

    是冷冰太冲动了。

重要声明:小说《九岁小女的田上人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