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等级

    “那就多谢江少爷了,希望我们合作愉快!”离玉站起来,朝繁华楼的楼口走去,打算下楼。繁华楼内人庭若市,离玉目光里隐含着深深的锋芒,既然周丘的人这么喜欢歌舞,喜欢那些靡靡之音,她当然得投其所好,最主要的是,她听说皇太妃喜欢看戏。

    皇太妃一直住在宫外的一处静谧的宅子里,又是当今皇帝的娘。

    江清朗见她这就要走,朝红萼瞟了一眼,红萼会意,赶紧追了过去,“玉姑娘,刚刚江少爷跟奴婢说,皇太妃喜欢看歌舞?”

    “嗯。”离玉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红萼,“红萼姐,你会不会为了一个家里拥有妻子和无数小妾的男人背叛你的信仰?”

    红萼脸色有些难看,帮里的兄弟都知道小主子心思七窍玲珑,能看到别人的心底,“玉姑娘,为什么这么说?红萼又怎么会……”

    “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我很敬佩红萼姐姐,如果红萼姐姐想去江府,江家大少爷便会毫不犹豫的带你回府,至少也给你安排个姨夫人的位置,红萼姐姐是中人,知道一入江府,便会和江家大少爷其他的女人一样,为了争宠而不顾一切。你现在这样反而好,江家大少爷视你为红颜知已,你这份随的心思,也不会因为和一帮女人争风吃醋而磨灭。”离玉只是想提醒一下红萼而已,天下的黑帮都是听从慕容秋的狼风寨,贵族的眼里,黑道那是属于邪道,跟魔教没什么区别。

    红萼绝色的脸上露出深深的惶然,“玉姑娘,红萼一心一意替主子做事,知道哪些应该,哪些不知道。”

    “我知道红萼姐姐对江家大少爷用了感,我只是怕你陷得太深,我以为像红萼姐姐这样的女子,所追求的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离玉缓缓的说完,红萼的脸上已经有些吃惊的神色。

    她一向清高,虽说自己不是贵族,可以觉得以她的能力,不一定没贵族耀眼,红萼不好意思的垂眸,“玉姑娘今所说的,红萼记在心里了。”

    江家大少爷见红萼传个话这么久,脸色有些微微的不悦,“坐吧。”

    “朗今天想听什么?要不红萼唱新谱的曲子给你听吧。”红萼绝色的脸上泛着艳丽的笑意。

    若是进了江府,她和他只怕会改变更多,或是要跟着他的妻妾们叫他大少爷了,如今能如此亲密的称呼他的名,红萼已是很满足,或许离玉说得很对,在面前,她一直是很骄傲的!

    “玉小姐有没有跟你说她买下玉坊到底要做什么?”江清朗淡淡开口,英的面容上泛着温柔的笑意,眼里却是一片锐利。

    红萼嫣然而笑,“玉姑娘没跟奴婢说,玉坊只是一家歌舞坊而已,生意又不好,有钱的大爷宁可来繁华楼看歌舞,又怎么会喜欢去看那些看能看不能动手的美人呢?”

    “红萼这话说得有意思。”虽然江家大少爷也不清楚离玉要他的歌舞坊为何,那歌舞坊若是早十年前,那是皇家歌舞坊,皇家有什么庆典节宴,便会召过去表演,如今太子手里的艳坊才是皇家专属的歌舞坊,江家那家玉坊,退下来之后,只做些帝都里有贵族的歌宴表演,偶尔坊里每开几场歌舞,也很少有人过去!生意平平,虽说是个没什么风险的生意,可是仅供开支,对于一个商人来说,那是万万不会干的!商人宁可豪博一把,要么赚个盆满钵满,要么便赔个倾家产!这般生意平平的小生意,只适合想着安逸生活的平民。

    江清朗虽不清楚离玉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可是他是绝对不相信,离玉只是一个只图于平静的商人。

    轩辕雷一直跟在离玉的后,那三个月免费的原料提供,已经是很大一笔钱的数目了,玉小姐却要一家生意不怎么样的小歌坊做什么?他见离玉不知不觉的走到了贵族的专地上,赶紧将离玉给拉了回来,“玉小姐,这中间是贵族才能走的,万一有贵族的马车过来撞到了怎么办?”

    离玉皱眉,这几天虽说对周丘的形式约莫的了解了一些,可是这皇权中心的帝城,连走个路都分成了三六九等,这让她很不舒服,凭什么贵族就可以走中间,平民和奴隶只能走两边的小道?

    “我们去玉坊看看。”离玉言道,轩辕雷还是小心翼翼的将离玉拉到了平民地段,离玉也没多大的阻拦,轩辕雷做事谨慎。

    突然一阵车轮之声,原本走在街道两旁的百姓纷纷退到最边上,低着头,似乎很惊惶一般。

    “贵族的马车经过,平民就算走在自己的道上也要主动让出最宽的路来给他们行走。”轩辕雷说完,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以前他做奴隶的时候,只知道奴隶和畜生共专有的通道。

    马车很豪华,车上镶着的金片,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金光闪闪,有个别的平民一声轻呼,“是乔相千金的马车。”

    “最前面是江府的!里面自然坐着的是江家大小姐。”

    江家的马车都是行在丞相府马车的前面,离玉清秀的脸上划过一丝轻笑,看来皇商的这层份比丞相还大呢。

    江家小姐的马车虽然不及丞相府的那般金光闪闪,可是马车上镶嵌的宝贝还有车帘处垂下的流苏每一处都张扬着雍容华贵的气息。

    江家小姐江清映从车内探出头来,路边的百姓纷纷望过去,都说乔相千金才是周丘第一名媛,乔相书香世家,乔小姐又知书达礼。反观江家,是经商的,这江家小姐和乔相千金比起来,不相上下,可是偏偏没能被排上那第一名媛的称号。

    离玉看那些平民对两家的小姐议论纷纷,顿有所悟,“乔相千金?是不是那个跟天虞府世子闹出绯闻的那个?”

    旁边的群众一听,赶紧点头,“是呀,本以为乔相千金是周丘小姐里最娴淑的贵族小姐,那天虞府的五少爷那是个花花公子,周丘哪家的小姐没跟他有一场风月事,可偏偏这乔小姐从来不将那天虞府的五少爷放在眼里。”

    “乔相千金虽说跟其他的贵族小姐不同,不过也是女人一样,那天虞府五少爷那可是周丘城里女子心中的偶象人物。乔小姐自视清高,还不是一样争林家二房的小姐为了天虞府的五少爷争风吃醋?”

    “是啊,真是人不可貌相。”

    “可惜了那天虞府的五少爷,年纪轻轻却英年早逝。”

    “你看乔小姐前两天还跟人家争男人,现在却什么事都没有,跑到艳坊去看歌舞。”

    “真是薄呀,原来第一名媛应是个重的女子,结果天虞府五少爷的遗体离开周丘的时候,乔小姐连送行都没有去。”

    ……

    大家开始议论纷纷,对乔相千金各种指责,柴晞离开周丘的时候,各家千金哭得眼睛都肿了,平民的女子围在街道的两边替他送行,听说乔相千金那天还在太子府赴宴。

    虽说江家的小姐江清映那天也没有出面,不过替让边的丫环送上花圈一个,也算了表了一下心意。

    那些流言蜚语像毒虫一样钻入了乔相千金的耳边里,他们甚至把她说成了水杨花,用不专,百姓骂完乔小姐,又对江家的大小姐江清映开始追捧。

    要说相貌,江清映一直觉得她不比第一淑女乔安安差,可是却要屈居第二,另她很不服气,那百姓里的流言,让她有些意外,却心里欣喜。

    江家的马车突然停了下来,江家的小姐一华丽的繁服,头顶上梳着流云发髻,插着一朵紫宝石的簪花钿子,江家小姐的脸上是一片和煦的笑意,她提着裙子走到了离玉的面前。

    离玉有些意外,这百姓这么多,江家小姐却还能发现她,看来这江家小姐的观察力不是一般的厉害。

    “恩公。你还记得我吗?”江家小姐清婉的声音,如细细的溪流。

    “江小姐,不要叫我恩公吧,我叫轩辕离玉。”当着这么多的人面叫她恩公,这江家小姐也真是不拘小节,不怕放低份。

    “我不叫你恩公,那叫玉姑娘行不行?原来你也来周丘了,我留给你的手镯,你怎么没到江府来找我?”江小姐轻撇红唇。

    “周丘江府的门槛太高,我还在犹豫要不要去拜会呢,再说当我也是路过,路见不平而已,如果一心想着江小姐的报答,那江小姐岂不是会把我看得很低?”她轻笑,见江小姐已经拉起了她的手。

    “你要到哪里去?现在有空吗?要不陪我去看歌舞好不好?哎,你同意吗?”果然是贵族的大小姐,从小就没有人违抗过她的意愿,江清映虽是问了很多的问题,却不等离玉回答,把她从平民道上拉了过来。

    “江小姐是去哪里看歌舞?”她虽没有拒绝江小姐的举动,不过有些事,还是得问问清楚的。

    乔府的马车见前面的江小姐停下来,不得不也跟着停了下来,若是走到江府的前面,免不了又得被在口舌了,乔相千金仅存的一点理告诉她,不能这么做!

    “艳坊呀,艳坊排了新舞曲,太子请我们过去,二皇子也在,各家的千金都会过去,听说皇太妃也会在呢。”江小姐开心的说着。

    “江小姐是想看歌舞呢,还是想看人?”离玉问道,刚刚这江小姐说话的时候,脸色泛上一丝酡红。

    江小姐瞠眸,嗔怒道:“你别乱说!”

    说着便将离玉拉上马车,江府的奴才自然不敢乱说什么,大小姐做事,自然有大小姐的道理,上回大小姐遇到山贼的事,府里都将陪同小姐的那些丫环全部都赶出了府。

    旁边的百姓又开始议论了,说江小姐果然是和善可人,比起那乔相千金要和善许多,他们开始决定将那周丘第一贵族名媛的称号转送到江小姐的头上。

    至于乔家小姐,自然就落了个薄寡义的恶名了!柴晞那只祸害,死了也不安宁,还硬是把乔相千金的名声给败坏了!果然祸害是不能惹的,你哪怕将他挫骨扬灰,他也会在飞灰烟灭之前反咬你一口!

    “江小姐,你说艳坊里这么多的贵族大人物,我去只怕不合适吧。”而且她也不想往枪口上撞呀。

    她和柴晞合伙把乔小姐的名声给败坏了,柴晞倒好,直接脱了,把她丢在风口浪尖,这乔小姐肯定刚刚已经认出她来了,若真是跟着江小姐去了,乔小姐想尽办法来陷害她?

    “怕什么?我就说你是的一个远房表亲。”江小姐笑眯眯的言道。

    这还真敢乱认,一表三千里,还是个远房的,这都不知道十万八千里了,直接说没有关系也行!

    “小姐,乔小姐派人过来问小姐,什么时候走,如果不走,就不要挡她的道。”江府的小厮恭恭敬敬道。

    江小姐轻哼,“谁说本小姐不走的?她有这胆子就从我们的马车旁边绕过去呀,到了艳坊,我看她怎么跟人解释。”

    果然越是富贵的人家,越是不好惹的,就像江家。

    乔相千金只恨自己的父亲官做得不够大吧,不过都是丞相了,这官也够大了,问题是他乔家没有一个皇亲,所以只得被江家压迫。乔丞相一直希望自己的女儿嫁给太子,当个太子妃。

    江家小姐盛难却,离玉也不再说什么,轩辕雷跟在江家马车的后面,暗处又有青泣和欧阳白跟着,就算出了什么危险,大不了破罐子破摔逃出来好了。

    江家小姐拉着离玉坐上了车,果然很开心,一路上不停的说着话,恨不得把她江家和皇家所有的事全部都告诉离玉!

    离玉静静的听着,江小姐之母是县主,江府的家主是郡王,虽说没什么样实权,又加上后来弃政从商,不过皇帝对江家倒是很敬重的。国库没钱了,都是从江家的银号支援上去了,所以江家不管是做什么样的生意,都是皇家名正言顺的撑着腰。

    “小姐,到了。”那小厮恭敬的掀起了车帘。

    艳坊里传来明快的丝竹之声,有歌姬清婉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哀怨婉转,细细如潺潺流水。

    江府的老嬷嬷扶着江小姐下车,离玉便从另一边跳了下来,江小姐赶紧拉住离玉,“你不能这样随意呀,万一被人看到了可不好,我都说你是我的远房表亲来着,肯定是大家闺秀,我边正好有三个丫环和一个老嬷嬷,我借两个丫环给你使唤吧。”

    离玉从未见识过贵族之间的规矩,哪里知道这么繁琐,既然江小姐这么说,又是江小姐请她过来的,她就算再别扭,都到门口了,也不能退缩了。

    “江小姐,我是不是一直跟着你就行了?”跟在后面不说话,两个时辰很快就过去了。

    江小姐掩唇一笑,“也不是呀,你要上茅房的话,可不用憋着,到时候憋坏了。我的丫环会告诉你哪些事可以做,哪些事不可以做,你就放心好了。”

    离玉抚额,“原来这么麻烦,早知道就不来了。”

    “不来?你不就是不给本小姐面子吗?”江小姐柳叶般的眉毛轻轻的一皱。

    离玉从上掏出那只玉镯送到了江小姐的手里,“江小姐,我还是把东西还给你吧。我实在不敢跟江小姐讨要恩惠。”

    江小姐笑道:“你就拿着吧,你总会有事要请我帮忙的,我一向不喜欢欠人恩惠,所以你一定要给我机会让我报答你。”

    正说话间,乔小姐在丫环的跟随下走了过来,乔小姐一淡紫色的对襟儒裙,头上戴着帷帽,轻纱下,女子绝美的容颜若隐若现,她走到离玉的边,突然停顿了一下。

    江小姐冷哼,“戴上纱帽好,本来都见不得人了,看你也有自知知明!”

    “你!”乔小姐咬牙切齿!她一向养成的淑女气质,是不许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生气的!

    乔小姐平复了一下绪,缓缓地朝坊内走去!

    江清映拉着离玉,说道:“你看她那样子好假!都被城里的人说成那样了,还一副自命清高的模样,不知道是装给谁看?”

    “可是她比较陶醉自己的淑女气质呢。”我们何必去指责人家。

    “说得也是,真是不知羞耻了。”江小姐对乔相千金本就没什么好感,自然不能放过任何一个打压乔相千金的机会。

    倏然,一辆皇家的马车停了下来,江小姐的眼睛一亮,赶紧上前行礼,“二皇子。”

    北堂明萧缓缓的从车上下来,正开口,见到江小姐边的离玉,脸色一变,“你……你怎么在这里?”他都能感觉到此时的心里一片幽怨,这小村姑怎么能到这贵族的舞坊里来呢?还跟江家大小姐一起?看样子她们还熟悉的!

    真的很惊惶,因为这小村姑先前跟他说过,若她有什么事,他必须全力保她,替她说话……

    她扬唇浅笑,那抹笑意如恶魔一般。让人沉醉,又让人惊惶!

    ------题外话------

    今天有事,亲们别等了,更新也会到很晚的时候了!

重要声明:小说《九岁小女的田上人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