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林家

    离玉瞠目,愣了半晌,好像……好像被人非礼了吧!居然还有这么无赖的人!她的脑子里呈现着那样一个熟悉的影,他不可能出现在上邑吧,要是真是他,这家伙的胆子也实在是太大了!

    不过他的胆子本来就大!离玉之前还一直很担心他,现在看来,这家伙过得很潇洒嘛,并没有时时刻刻的被人看着!

    回到房间里,离玉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青楼男人,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些人长得并不非绝色,最多就是脸色白净了一点,这个老鸨怎么就给她找些这个人过来呢?如果是二皇子那模样的,她倒还是可以勉强接受!她走到房门口,打开房间的时候,目光瞟到段亦泓和北堂明萧也正好从房内出来,后还跟着几个随从!

    没办法了,只能从窗户外跳出去了!她撇了撇嘴,要是被人家看到,问起来,她可不想大费脑子来解释为什么她会在这里。舒榒駑襻

    她刚刚从楼上跳下来,便觉得空气里有抹诡谲的气息,离玉踩着软底的布鞋从楼后缓缓的走出来!

    离玉看到了段家队伍的几个手下正守在门口,那些武士看到段亦泓带着段明仪下来,脸上原本紧张的表顿时一松!

    方统领赶紧走了过去,将段明仪抱上马!言道:“少爷,我们明天就将小少爷带回段家!那你……”段亦泓之前就跟方统领谈论了先由他带着段明仪回去,段亦泓随二皇子回京都跟皇上解释,随后便也跟着回来了!段亦泓说这句的时候,语气是很平静的,只是谁都知道,皇帝是不可能让人将段明仪接走的,如今不经过人的同意将人接走,那么留下的段亦泓必然会有危险,皇帝不会轻易的放过他!

    段亦泓冷静的脸上露出淡淡的坚决,他的语气沉沉,“其实明仪很聪明,或许比我更适合当段家未来的家主吧!”

    方统领脸色一变,吃惊的看着段亦泓!二皇子此时也从楼里出来,脸色极黑,寒眸里泛着浓浓的怒意,却强扯上一丝冷笑,言道:“段少爷,既然你愿意陪我回去跟父皇解释,那我们明早就出发吧,母妃太久没有回宫,父皇会担心的!”

    段亦泓冷笑,“如此就多谢二皇子提醒了!”

    二皇子面色含笑,拿平妃来要挟他,如此还装得跟什么样都没有,这个段亦泓的心机倒是蛮深的,可是他堂堂一国皇子,那气势又怎么可能被他打压下去?段明仪没有跟着回宫,父皇是肯定会计较的,而且还会质疑段家对朝廷的忠心,当然他的母妃也会因为这样受点牵连,不过将段亦泓带回去,至少还能压住些什么?

    离玉觉得那段明仪那小孩子的,她漫不经心走在人群里,等到段亦泓一行人离开,才缓缓的朝客栈的方向而去!走到离客栈不远的小巷子里,突然觉得刚刚的那抹诡谲的气息越来越浓!

    段亦泓果然是被人跟踪了,跟踪的人一早便知道段家队伍的实力,过来的人也个个都是高手,方统领显得异常的警慎,对边的段亦泓言道:“少爷,这里人少,看来是动手的好地方!”

    段亦泓将段明仪从方统领的马上接了过来,言道:“尽快解决!”看着段家的武士从拦截的敌人包围圈里撕开一个缺口,他策马带着段明仪往缺口的方向跑去!

    后依然是异常激烈的刀剑相撞的嘶杀声,在这样一个静谧的小巷子里显然异常的诡谲与惊心!

    北堂明萧暗暗的皱眉,亲自带着皇宫里的近卫营过来,将段亦泓和段明仪拦在了中央!眼看着自己的手下一个一个的倒在段家武士的手里,他的心更加的冷峻了!

    段亦泓的手下个个都是从段家军队里挑出来的精英人物,忠诚护主,哪怕是只剩下一口气在,也要将敌人拖下来同归于尽!正是因为这样,便看出段亦泓的手段!

    刚刚还在一桌喝酒的两个男子,此时却剑拔弩张!

    段亦泓的神色不变,“二皇子这是出尔反尔?!”

    “本宫仔细想了想,觉得还是不妥,这回去实在不好跟父皇解释,再说了,就算回去了,母妃也会跟着受牵连,父皇会以为是母妃故意放明仪回去的,这侧隐之心,人皆有之,父皇又怎么会相信这事与母妃没有关系呢?”而且二皇子还认为,平妃是故意让段亦泓挟持的,以此来要挟他,将段明仪换回去!

    “如果姑姑知道你这么做,肯定会很寒心,为了自己的在皇帝面前的好印象,连自己母亲的安危都不顾!”段亦泓缓缓而道,抱紧了段明仪!

    段明仪感应到段亦泓此时的警惕,小小的孩子露出一丝懵懂的忧色,稚声稚气的说道:“二哥和哥哥不要打架好不好?明仪只想回家看看母亲,皇帝姑父一定会同意的,就请二哥回去跟皇帝姑父言明一声,明仪看完母亲就会回来的!”

    明堂明萧冷冽的眸子露出一抹笑意,“明仪,你过来!你要见母亲,二哥过些子请示了父皇就带你去段家。现在我们是陪母妃出行的,你哥哥半途将你截走,到时候父皇会怪罪于母妃的,你难道希望一直都这么疼你的姑姑受到皇上的责罚吗?”

    段明仪怔住,稚气的脸上露出一抹为难!

    亦泓缓缓而道:“二皇子,你别误导明仪了,母亲病重,过些子再回去,只怕连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了,明仪不到一岁就被送入了宫里为质,如今连回去看母亲最后一面的资格你都要剥夺吗?”

    段明仪点头:“我要回去看母亲。”他的话语里似乎带着一声哭腔!

    二皇子冷笑,朝后的护卫挥了挥手,“将他们抓起来,本宫就不相信用段家的两个少爷换不回母妃!”

    段亦泓的脸色渐寒,握紧了手里的玄铁弓,拔的材将段明仪护在了怀里,那些围攻过来的皇家护卫一步一步的朝他过来!

    段明仪紧张的紧着他的衣服,一双懵懂的目光盯着二皇子,他从来没有想过二皇子待他如亲弟弟,如今却如此的冷血无,要对他的亲哥哥对手!之前那些美好的事,在他的思想里开始在慢慢的巅覆!

    无数的刀光箭影朝段亦泓飞过来,二皇子缓缓的开口,“留下活口就行!”伤残不计,只要有口气去换平妃就行。

    段亦泓抱着段明仪急急的躲开那些刀影,一步一步的退到墙角,将段明仪放在墙下,子挡在了他的前面。

    一枚寒箭咻的一声朝他过来,段亦泓伸手一抓,将箭矢抓在手心里,手里的玄弓搭上箭,朝坐在马上的二皇子了过去!

    二皇子眸色一凝,一个翻从马上飞下来,那箭矢擦着他的肩膀而过,耳边听到布帛被撕碎的声音!他回眸一瞟,看到肩膀上渗出的点点血痕!

    段明仪吓得躲在了墙角,突然一只温暖的手朝他伸过来,女孩浅笑嫣然,细长的手指洁白如玉,男孩觉得她的后有抹温暖的光芒照耀过来,缓缓的伸出了自己的手!

    离玉见此,将段明仪拉过来,抱着他飞到了墙顶,段明仪刚刚站的时候,深深的被钉入两支寒箭!段亦泓的脸色一变,回头的时候,哪里还有段明仪的影子,心底顿时一阵惊惶,那皇宫的护卫一刀砍过来的时候,也没有防备,顿时就砍在了他的肩膀上!

    段明仪一声尖叫,“哥哥!”

    段亦泓抬头看到段明仪安全的坐在房顶,后的女子一抹明蓝色的衣衫,长发翩翩,坐在他的边,目光清淡的望过来!

    是她!

    段亦泓沉声,“谢谢!”

    离玉朝他挥挥手,“不用谢!”回眸时候,看到此时的段明仪正一脸泪痕的看着她,“姐姐,你快去帮帮我哥哥吧!”

    “可是我觉得他能应付,况且我救了你,也算帮了他!”离玉扬眉,摸了摸段明仪的头!

    段明仪一时怔住,这样的感觉很熟悉,好像梦里也曾经有一双手缓缓的摸着自己的头,让他看到了光芒万丈!

    “可是我不希望二哥和哥哥打架!他们打架是因为我,让我觉得自己很没用,心里也很难过!可是我又想回去看母亲!”段明仪嗡嗡的说着!

    离玉见他哭得这么伤心,便恼了,“你娘有没有教过你,男子汉不要哭哭啼啼的!”

    “我从小就没见过娘,很小的时候,见过也忘记了,我都不知道我娘是什么样子,他们说我娘的眼睛是世界上最漂亮的!”他瞠着一双亮晶晶的眸子望过来!

    离玉怔住,似乎段明仪的这双眼睛在哪儿见过,带着一股魔力,让人不自的会被这双眼睛沉沦的魔力!他的眼睛很漂亮,漂亮到用最好的形容词都形容不出他的十分之一!一个男的,怎么会拥有这么一双漂亮的眼睛呢?离玉妒忌得很!哼道:“那又如何,他们实力相当,也吃不亏的!”大不了两败俱伤呗!

    段明仪拉着离玉的手,“姐姐……”

    离玉摇头,“我你怎么知道我能劝住他们?你看我也只是一个弱女子而已!”

    段明仪吃惊看着脚下的高度,又看了看离玉,弱女子居然能带着他飞到屋顶?当然就算段明仪再怎么没有智商也是不相信的!

    离玉叹气,抱着段明仪从墙上飞了下来,站在了人群中间,对一脸冷峻的二皇子言道:“北堂绍,别再打了,放他们走!”

    一时间连空气里划过一片树叶落地的声音都听得到,皇宫的护卫觉得这女子真是好大的胆子,敢直呼二皇子的名讳,而这么理直气壮的指挥二皇子放段家的人走?

    二皇子的目光朝女孩看过来,似看尽眼前的繁华,看到了那个微微一笑很恶魔的女孩,他动了动唇角,刚刚一脸寒意的脸上露出明显的惊讶!

    离玉见他在发呆,将段明仪送到段亦泓的手里,言道:“段少爷,我看你还是带着你弟弟连夜离开吧,你也别进宫去跟什么不讲理的皇帝解释了,解释了也没用!还是先回去段家,每上奏一封奏拆上表段家对皇家的忠心便可以了!”

    段亦泓突然扬起一丝温润的笑意,“玉姑娘这个主意不错,多谢姑娘提醒!”

    说完让方统领带着段明仪先行离开上邑城,而自己又很担心离玉,又缓了回来!离玉见他又回头,言道:“段少爷放心,我跟二皇子有些交,不会有事的,段少爷还是赶紧带着弟弟回段家吧,免得连段夫人的最后一面都见不到!”

    段亦泓见二皇子看离玉脸上的表,分明没有恶意,这才放心,认真道:“姑娘以后有事,段家一定揭尽全力相助!”说完,才依依不舍的离开!她说与二皇子有交?!想到这里顿时发现这一路来,对离玉的了解从来没有过,看来她并不只是一个普通的教书先生的义女这层关系!

    离开上邑城,方统领才将调查到的所有的事汇报出来,“少爷,与我们同行的姓林,是周丘林家的分支,林家的老夫人去世,他们是赶回来奔丧的,而且奴才还调查到,林泽让本属于林家的嫡系,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十六年前离开了林家,现在林家的家主是二房所生的老爷!”

    段亦泓早料到与他同行队伍里的那对夫妻不是简单的人物,而离玉又只跟他说姓林的只是一个乡野的教书先生,所谓大隐隐于市,这倒是事实!段亦泓的目光朝段明仪看过来,见他呆呆的坐在那里,手里玩弄的是一支机关的小小木鸟,便叫道:“明仪?”

    段明仪咧开嘴笑眯眯的看着他,举着手里的玩具说道:“刚刚那个姐姐送给我的,你看,姐姐还说转动这里的发条,这只小鸟就可以飞!”

    段亦泓看着那只做工相当精细的小木鸟,陷入了深思!

    段家的队伍离开后,那些等候二皇子指示的皇宫护卫一个个的呆在那里,好像二皇子也呆了,怔住那里半晌的没有回神!

    离玉走到二皇子的面前,莞尔一笑,“我的奴隶,好久没见!别来无恙!”

    二皇子咬牙切齿!又看了看那些吃惊的皇宫武士,吼道:“还愣着干什么?全部退下!”

    那些护卫听到主子的话,如得了大赦,赶紧分散离开!只是偶尔瞟向离玉,对这个突然出现的少女感到非常的好奇!

    北堂明萧看着眼前出落得亭亭玉立的少女,少女一头乌丝用一根细细的发带轻轻的束手脑后,显然无羁与随,而少女微微一笑的时候,明显就是四年前那个笑得很邪恶的小女孩!

    “轩辕离玉!你太过分了!”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叫他奴隶!

    离玉苦恼的望向他,若有所思,赶紧说道:“奴隶协议上明明写的是十年,这么说来,你还有六年的时间是我的奴隶,我好像也没有叫错呀!”

    “你怎么会跑来这里的?”莫非又想坑什么人的商铺占为已有吧!二皇子觉得眼前的少女是绝对拥有这样的能力的!

    “路过而已,不过我发现这里的商铺商品实在很亘古,我打算找人代理我的产品!随便想把我的超级市场,在全国开连锁店!”她笑靥如花,弯弯的眸子像月牙儿一般!

    果然如此,他就知道她除了钱,和坑人以外,再没有什么事能让她费心费神了。二皇子一甩袖子,扯上肩膀上的伤口,嘶了一口气,“你路过?你打算去哪里?”

    离玉走过来,瞟了一眼二皇子肩膀上的伤口,“不就是一点儿擦伤吗,看你气的。还有呀,我去京都,随便看看你这个奴隶好不好用!”

    二皇子明显愣住了,她去周丘做什么?不会是想把生意发展到京都来吧,不过京都这么多有钱有权的大家族,她想进来插一脚,可还要看她有没有这个本事!还张口闭口的就是奴隶奴隶的,她的心怎么这么黑呢?

    果然天下商一般黑,刚刚还放走了段亦泓兄弟,这让他回去怎么跟父皇交待呀,二皇子的心里忧心重重的,见离玉离开,他赶紧跟了上去,“你去周丘做什么?周丘不适合你,你不知道你什么背景也没有,周丘的商家大多在朝廷都有官职的,就算你在楚南再闹怎么大,也不可能在周丘落下脚,我看你还是回去吧。”千万别把他签了她的奴隶契约告诉别人呀,周丘大街上随随便便拖出一个人,都是跟权力挂上关系的!

    离玉转头,发现这男子跟以前看到的不太一样了,脾气见改呀,还知道跟她说些利害关系了,表面上呢是为了她好,实际是怎么回事,只能他能知道了!

    “我知道呀,我没有背景,不过我没有背景照样成了楚南的第一农商,在楚南地区可以,难道周丘就不可以吗?”说她没有背景,她就算没有背景,也有背影好不好!林家和慕容秋给她的背景她不是没有,只是她不想用而已!

    “你这死女人!”二皇子的脸色沉了下来,言道:“你别有事没事的把拿那些奴隶契约在本宫的面前说事,本宫告诉你,你要是敢传出去,本宫让人诛了你的玉府!”

    离玉一双水灵灵的眸瞳望过来,眸子里似乎还跳跃着淡淡的怒火,“北堂明萧,你可别拿你份压人,要说份,我也有!你想阻止我去周丘,只怕不行,我要是不去的话,我就跟林家说,是二皇子从中阻拦的,反正我也不想去,你替我说句话,我还高兴了,大不了就掉头回去!”至于到周丘开连锁的事嘛,让轩辕雷过来洽谈也可以!

    “林家?!”二皇子怎么没想到她跟林家是有关系的,四年前他从楚南回来的时候,这小丫头还让他带了一车的东西送到林家去,林家的义女?!看来之前说她没有背景是不恰当的,应该说她背景复杂,这样一个背景复杂的人到了周丘,肯定会成为众矢之的的!

    “是!”离玉回答,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林家怎么了?莫非是虎狼之地?

    “林家好。”二皇子冷峻的脸上突然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意味深长!林家最好了,这小丫头去了林家到时候就有事做了,不会有时间来给他惹麻烦,最主要的是,不要把他是她的奴隶这件事张扬出去,到时候脸面何在?!要说杀人灭口这事,二皇子四年前也可以做,只不过他没做!以前没做,现在也不打算这么做!

    离玉见他眼里的那笑意很是诡谲,皱眉,这二皇子又想搞什么谋?“没什么事,就周丘见吧。”她挥了挥手,转朝客栈的方向而去!

    已经夜深,打更的人敲响了更鼓,二皇子那墨黑的眼睛里映着清朗的光芒,看着渐渐走远的离玉,这才回头,寒道:“我母妃找到了吗?”

    夜色里一个腰间别着腰刀的武士上前,“回二下,平妃娘娘去了阳堂看戏,刚刚回来了!”

    二皇子冷哼!看来是自己的母亲跟段亦泓联手配合的一场好戏,说什么被挟持了,根本就是平妃带人去看戏去了,让下人们瞒着他!

    一阵寒风吹过来,离玉缩了缩子,看了看三楼的窗户,沿着墙头往上飞,跳到窗棂处的时候,突然脚下踩了个空,重心不稳向后栽去!一声破风空,似乎有一股力量将她推了一把,好不容易才站稳了脚跟,等她回头的时候,黑夜处什么也看不到!女孩的嘴角扬起一冷诡谲的淡笑!

    暗处,一袭淡蓝色华服的少年缓缓的走出来,面如冠玉,菱角分明!乌发束着同色的丝带!少年邪恶而俊美的脸上此时噙着一抹放不拘的微笑,暗骂一声:“小白痴!”

    少年后跟着一个着深青色武士装的女子!女子摇头,“小北,你看晞是不是越来越得瑟了?”

    另一个着深青色武士装的男子嗯了一声,面无表,“不得瑟怎么会能跑到上邑来?要是被周丘的那位知道了,只怕天虞府都会惹上麻烦了!”

    女子轻哼,“好怀念以前,晞被小村姑压的场景,如今看那小村姑都长这么大了!虽说没有晞漂亮,但手还是很漂亮的!你说是不是?如果再让他们打一次,知道谁会被压在下面!”

    少年对边的两个侍卫的调侃全然不在意,伸手放在嘴边朝暗处吹了一声清亮的口哨,一只似驴非驴,似马非马的物种跑了过来,在少年的上亲切的蹭着,少年懒懒的坐了上去,开口道:“还不赶紧回去,冬七怕撑不住了!”

    小南一脸的浅笑,追上少年,“放心吧,冬七对外宣称晞染了病,这两天不能见客,那些追着晞跑来跑去的莺莺燕燕肯定不会到府上来的!”

    小北疑惑道:“这不可能吧,晞生病了,些那些贵族的千金不可能不熬点补品过来天天过来看晞呀?”

    小南无奈的瞪了小北一眼,“冬七对外宣称,五少爷去了趟花船,后来就生病了!”

    少年差点从骡子上摔下来,脸色气得铁青,回头的时候,那两个侍卫已经不见了踪影,恐是感觉到他的寒意,所以才躲到暗处保护去了!他一向不怎么计较下人们胡闹,反正只要冬七给他撑过明天等到回到周丘的世子府便可以了!

    不知道那小村姑看出来他没有,什么时候她也有喜欢偷窥人**的好了,还躲在窗户后面,少年轻轻的扬唇,想到她被人亲了之后那懵懂的模样,顿时感觉心很好!只是没想到他不在的时候,那小村姑居然还勾搭上段家的段亦泓!

    段亦泓与她的事,他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到时候段亦泓敢打她的主意,他一定把那天晚上,段亦泓追杀她的事说出来!看这小村姑还会不会对那段亦泓有好感!看段亦泓那小子还有没有脸出现在小村姑的面前。

    少年的目光朝刚刚离玉飞上的窗口看了一眼,这才调头离开!

    离玉伸手将窗户关上,想到刚刚推了她一把的人,肯定是那个和她躲在窗户外面躲听段亦泓和二皇子说话的人!

    饭桌上的饭菜已经凉了,她坐在桌上随便的吃了几口,看到坐在门外的影,走过去打开了房间,说道:“大叔,你没去吃饭吗?”

    那个仆从言道:“玉小姐呀,你总算回来了,刚刚林老爷过来了,把小的骂了一顿,我现在马上跟林老爷说一声去!”明明守着门了,玉小姐却不见了,他也没那能耐守着窗户,那可是三楼呀!

    林泽让过来的时候,看到房间里空无一人,又看到打到的窗户,顿时就明白了些什么,离玉有着自己的想法,别人是左右不了的,之前他还想着让离玉好好的在房间里呆着,等到天亮便离开了,结果她却溜出去了!所以他只好派暗中培养的青衣武士跟着!不要出意外就好!

    离玉将那仆从叫了回来,“如果林老爷问起来,我就说我一回来就睡下了!”她可不想林夫人过来又啰嗦!越到京都,林夫人就越啰嗦了,把贵族的礼仪一点一点的教给她,又怕她没学会,一路上不停的说,跟复读机似的!这夜里偷跑出去玩到半夜才回来,肯定又是一个很不好的作风了!哪个京都里哪个贵族的小姐会夜里跑出去的?

    仆从听此,疑惑的看了一眼离玉,看玉小姐这模样,根本就没有睡意嘛,“玉小姐,你不要再出去了,都二更了!”

    离玉撇了撇嘴,然后回了房!

    第二天一大早,便被一阵敲门声惊醒!门口的仆从一脸的恭敬:“玉小姐,老爷和夫人已经在楼下等你了!”

    离玉整理好衣物,扔到仆从的手里,才缓缓的下了楼!楼外的门口停着一辆马车,林夫人见离玉出来,赶紧朝她招了招手,“玉儿,我们急着赶路,早餐已经买在车上了,这一路来把你累坏了吧。”

    “没呢!”她嫣然一笑,就是没有睡醒,被人吵醒了,看了看车内,又有些疑惑,“干爹呢?”

    “他呀,说什么坐轿坐累了,骑马去了!”林夫人指了指车后!

    离玉想说,其实她也不想坐车了,摇摇晃晃的,一路上巅簸得厉害,头都晕了,可是再看林夫人那气定神浮的样子,不有些敬佩她起来,原来当个淑女也不容易的!“那我陪干娘坐马车吧。”

    林夫人握着离玉的手,语气轻轻的,“玉儿,到了林家,你可以叫我们爹娘吗?”

    “咦?”她皱眉,玉府还有一对爹娘呢!看来她是人见人呀!

    “其实也没什么,可能我这么要求,有些唐突,可是你若是叫我们爹娘的话,你的地位……就位跟现在不一样!”林夫人怔了怔,脸色有些淡淡哀伤!见离玉没有说话,她才叹了一口气,“我没有儿女,林家的人也是知道的!但是你若是叫我们爹娘……”

    “我知道了,你怕林家的人看你的眼光不好,在林家,我愿意叫你们爹娘!”离玉言道,这个林夫人对她很好,而且她也感觉到林夫人对林家有种么强烈的惊惶感,既然这么害怕,又不得不回来,肯定让林夫人有很大的压力!

    林夫人听她这么一回答,脸色顿时欣喜起来,“我这一路都一直想跟你这么说,可是怕你觉得我贪心,收了你当干女儿便可以了,还想让你叫我娘,现在听你这么一说,我真开心!我想相公也跟我一样的很开心!”

    离玉只是以为林夫人很需要一个子女,在家族的众多妯娌面前,林夫人不止于低人一等,她近乎于乞求的要求,离玉觉得自己没必须去拒绝!

    林泽让带着林环离开林家十六年!十六年里一直过着平淡的乡野生活,没有子女,后来林家把林之策送过来,渐渐的让他们把林之策当成亲子一样对待,有些事越不想去碰触却越不能逃避!

    很久以后,离玉才知道林夫人的用心!渐渐发现,像林夫人这样坚毅的女人,也可以为了自己的丈夫,变得很决绝!

    一路上都默默无语,离玉经常是靠在车厢里睡觉,她也懒得跑到外面去走动,饿醒了就吃点东西,每次她醒来的时候,总是会看到林夫人呆呆的坐在那里,思绪已经不知道飘到了几千里以外!

    也不知道是不是特意安排,从早上出发一直走到傍晚,马车的速度一直很快,像是怕赶不及一样!赶车的车夫格外的卖力!

    本来要一天一夜路程,硬是被他们只用了一天的路程赶到了,眼前这座宏伟的古城便是周丘,城门上那两个泛着金光的大字彰显着一股磅礴的华贵之气,不愧是权力集中的最中心!守城的将士穿着的银甲在暮色的照耀下,映出一片凌厉的银芒,机械的来回走动着,对进城的人员一一盘查!

    离玉刚刚睡了醒来,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体,掀开车帘,疑惑的看着那些盘查的士兵!

    林夫人言道:“周丘是大周的京都,进城的人必须是本地的人,或许手里持有本地通行证的字据才可以进去!”

    “那我们能进去吗?”离玉吐了吐舌头,她确实不是本地人!

    林夫人笑道:“你是林家的女儿,当然能进去,周丘的贵族根本不需要那些!再说这些守城的士兵个个都很精明,贵族他们是得罪不起的!”

    正如林夫人所说,林家的马车进城的时候,那些士兵连看都没有看一眼,标有周丘林家标志的马车,车轮上刻画的是红梅,这些士兵当然认识,虽然这马车有些旧了,看是那红梅刻画得刚劲有力,绝对不可能是仿冒出来的!

    林家的管家欧阳世此时带着一群人过来!看到林夫子的时候,上前恭敬道:“二老爷,奴才在此等候多了,您总算是回来了。老爷和夫人都等急了!”

    多?离玉撇嘴,才三而已,哪里有很多

    林夫子上前,“多谢欧阳管家了,我们在路上遇到些事,不然可提前半到达!”

    欧阳管家听着林夫子的客话,恭敬的回道:“二老爷辛苦了,奴才已经派人回去通知老爷和夫人了!请随奴才这边请!”

    离玉掀开了车帘,看到欧阳管家那张恭敬的脸蛋,不觉得有些好笑,六年前这个欧阳管家来到林家的时候,那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奴才相,好像还不及此时的恭敬呢。

    林夫人握着离玉的手,“玉儿,你不用害怕,都是自己人,我想林家不会为难你的,再说还有我们在!”

    离玉缓缓而道:“干娘……嗯……娘,你放心吧,我没有害怕,我一定不会让你们难堪的!”明明是林夫人在害怕,离玉心底觉得有意思,这个林家莫非是会吃人?林夫人一路上都很担心,现在还没到林府,就已经吓得脸如土色了!?

    林夫人看着女孩那张明净的笑脸,心底的担忧顿时也安定了一下,言道:“这我就放心了!”

    欧阳管家在前面开路,带着林夫子一家走到林府的门口,林府的门口上挂满了白色的素布,灯笼也换成了白色!磅大的建筑下,透着一股沉重的哀悼之气!

    离玉扶着林夫人下了车,皱眉看着眼前紧闭的府门,这个欧阳管家不是说已经派人去回报大老爷和夫人了吗?怎么这个时候还是紧闭着府门呢?

    林泽让的脸色渐渐有些寒意,下了马,揽着林夫人的体,言道:“环儿,你没事吧?”

    林夫人朝他浅淡一笑,“没事,就是坐了太久的车,有些累!”至少冷汗,脸色发白,那也是因为坐马车所产生的现象!与林府无关!这紧闭的府门,透着一股无形的压迫感!

    离玉却缓缓开口,“欧阳管家不是说已经派人通报大老爷和夫人了吗?怎么这个时候还没有人出来迎接?”不出来迎接就算了,好歹也不用关着府门呀!

    欧阳管家尴尬的咳嗽了一声,言道:“可能是老爷和夫人没忙得过来,所以还没有过来,老夫人刚刚过世,府里的事是比较多些!”

    “可是天都快黑了!”离玉开口,被林夫人握了握双手!离玉可不喜欢被人欺负,她与林家什么关系也没有,要不是因为林夫人的关系,她连来都不会来,没想到还没到家里,这帮奴才就给了他们一个下马威,她这心里有火!

    要说她也不是恶人!但就是不能容忍别人看轻她!

    林夫子的脸色也不好看,寒眸望向离玉的时候,似乎在说,让她看着办!倒是林夫人显得很紧张!喃喃的说道:“那我们再等等吧!”

    林夫子冷答,“那就听夫人的话,再等等!”

    离玉见这欧阳管家那好奇的目光朝自己看过来,少女的嘴角不经易的划过一丝冷冷的笑意,这个欧阳管家是精明的人,肯定知道她的份了!而且也认出她来!而他却一直没有说穿,却不知道这个人心里在打什么主意!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四周的府庭外都挂上了夜空,欧阳管家见此,赶紧谄媚的笑笑,“奴才马上过去看看!”看看老爷和夫人为什么还没有过来迎接!

    “干爹!干娘!”离玉皱眉,目光望向林夫子和林夫人!

    林夫子的语气淡淡的:“老夫人刚死,家里事是比较多,没人出来迎接也是常理之事,毕竟死者为大!玉儿,你要是等累了就去车里坐一会儿!”

    果然是一个死者为大!她若是想闹,岂不是显得她蛮不讲理,对林夫子和林夫人也不是好事!林家这么做,不过是在给他们警告!就算他们是林家的,可是他们已经离开林家很多年了!现在林家真正做主的是大老爷这一脉的人!

    林之策披着素色的孝衣,清朗的眸子里平静如水,俊逸的脸庞上露出淡淡的倦色,边的小洪也跟着他一起跪在灵堂里烧着纸钱!空的灵堂里一片静谧!

    小洪便嘀咕道:“老爷真是奇怪,明知道少爷体不好,还让少爷跪在这里给老夫人烧纸钱!”

    林之策的语气轻柔如水:“平时对我也不错,我现在能替她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小洪担忧的说道:“少爷,不如你去那边坐下来,先休息一会,这里奴才帮你烧完就好了。老夫人疼少爷,不会怪罪少爷的!”

    林之策修长如玉的手指拿起旁边的串钱放在火盆里,脑子里想着林夫子应该很快就到了!到时候便可以见到离玉,心里顿时有丝欣喜,言道:“知道叔叔到了没有?如果今天晚上没到,那只能等明天了!”

    “少爷是在说玉小姐吧。”小洪喃喃道!

    突然门外引起一阵动,林之策回头,目光朝灵堂的外看过来,只见一素服的林家大老爷带着夫人和几个家丁急急忙忙的往府门口走!

    林之策缓缓的站了起来,脸色疑惑,“发生了什么事?”

    急随而来的丫环说道:“有人在林府的门口放火!”

    小洪一阵吃惊,“有谁敢在林家的大门外放火呀?”这不是不要命了吗?

    丫环莲容摇头,“奴婢也不知道,不过老爷和夫人好像很生气!”突然丫环的脸色变得秘密起来,轻声的说道:“听说欧阳管家说林家二老爷回来了!老爷想给二老爷一个下马威,所以……”

    丫环的话还没有说完,却见眼前划过一道白色的影,林之策已经走远,后的小洪也快步跟了上去!

    离玉将府外的树叶堆在一起,故意弄得很大的烟,浓浓的烟雾被风一吹,全部都飘入了林府!这个林家大老爷实在太过分!她只是点个火,生点烟已经算很不错了,至少她没有烧了林府的宅子!

    林泽让无奈的摇了摇头,见府门已经打开,隐约的走出来出个人!领头的当然是林家的大老爷林泽恺!林家大老爷一走出府门,便被浓浓的烟雾呛得咳嗽了好多声!怒道:“谁这么大胆!敢来林府门口放火?!来人,将他就地打死!”

    林夫子上前淡淡而道:“大哥,别来无恙!”

    林家大老爷这才把注意力移到林夫子的面前,“二哥,你回来啦,回来怎么不早说呢,也不进府,你们还呆在这里干什么,赶紧带二老爷进府,将以前二老爷住的院子收拾出来!”

    敢是什么也没有准备呢,离玉听此,心底的怒意更加浓了!一挥手,将地上的落叶全部都卷到了火堆里!这才缓缓的走到林夫子的边,指着面前这个林家大老爷言道:“爹,这个人是谁?”

    “玉儿,快叫伯父!”林夫子拉着离玉过来,对她淡淡的言道,语气里没有多少的感,像是在说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面前眼前的人,也像是对一个陌生的人说话!

    “伯父你好!”她恭恭敬敬的上前行礼!回头却对林夫子说道:“爹,伯父和你长得一点都不像,莫非不是一个娘亲所生?爹明明长得这么好看,怎么会有一个这么难看的兄长呢?”最后那句说得很轻,可是却让林家大老爷听到了!

    林夫子却漫不经心的说道:“玉儿,不可无理,伯父是你爷爷的妾室所生,当然跟爹长得不一样!”

    “看来爷爷的眼光也不怎么样嘛,听说儿子的长相随娘!”离玉摇头!

    林夫子平静的说道:“玉儿,你太没礼貌了,你怎么能说你爷爷?!”

    这林夫子和离玉两个人一唱一和的,彻底的把这个林家大老爷也说得,气得脸色发青了!林家家主的位子,还是林夫子故意让出来给他的!而且林家的大老爷还是个妾室所生,份本就不光彩,这是他最忌讳的事,林家的老夫人虽不是林夫子的亲娘,却是比大老爷的娘更早进门的一个妾室!老夫人手里一直掌管着林家女主的权力,大老爷一直希望那老夫人的早点死了,到时候让自己的母亲坐上老夫人的位子,可惜自己的母亲短命,比林老夫人还早死了好几年!到死也没有熬到坐女主人的位子!

    “好了,爹,我知错了!不过有件事,我们还是要告诉一下伯父的,府里的奴才做事太怠慢了!我们已经在府外等了一个时辰了,他们还没有将我们到来的事通报伯父,这说明这些奴才个个都没有把主子的事放在心上!”离玉的声音清清亮亮的,像水珠滴入罗盘,发出一声声清脆的响声!

    林家大老爷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倒是旁边的林家大夫人罗氏言道:“这也是老夫人刚刚过世,府里的事太多,那奴才本来已经通报了,后来我们忙着忙着便忘了!我说二弟,这是你女儿吗?怎的长得一点都不像你呢?我听说环儿那时候流产之后,大夫说以后想生育的机会很小!”

    离玉见这罗氏那盛气凌人的面孔,顿时觉得一点儿都不舒服!“这么说来,那些奴才是跟伯父通报了的,原来不是奴才不敬业,是伯父明知道我们回来了,却没有开门!我特别想知道,伯父这么做,到底是什么意思?至于伯母,我听说家里一向是老夫人当家,现在老夫人过世了,伯母肯定是觉得总算熬出头了,兴奋过度!就对我们不屑一顾了!”

    罗氏冷笑,一双眼睛朝离玉望过来,“哟,这丫头还真是伶牙俐齿!心思也伶俐得很,跟环儿一点都不像呢,不知道是哪儿捡来的野种!我说林环,你可不要随随便便的捡个野种回来,就说是我林家的孩子!”

    林夫子缓缓而道:“就算是捡来的,也是我林泽让的女儿,大嫂是不是管得太宽了一点?玉儿天生好动,吃不得亏!这子随我!我们在府外等了一个多时辰不见有人出来开门,玉儿说冷了,便在旁边生了一堆火!环儿子一直很弱,一直在寒风里吹着,玉儿看着不忍心!”

    罗氏挥着衣袖,甩着眼前的白烟,说道:“原来是你在林府门口放火!”

    “伯母,你说错了,我并没有放火,也没有在林府的门口放火,我隔府门口很远呢!天气这么,我只是生个火取暖!莫非这除了林府以外的地方归属林府了吗?”她眨着明亮的眸子,浅笑盈盈!

    林夫人轻轻地咳嗽着,扶着离玉言道:“玉儿,我们刚刚来,对伯父和伯母也要客气一点!”

    “干娘,可是他们对你不客气!”离玉冷哼!

    林府的一干奴仆吃惊的看着眼前的少女,敢和老爷和夫人顶嘴,还是第一个!府里哪个小姐少爷不是对老爷和夫人恭恭敬敬的?

    林之策站在那里,脸上泛过一丝欣喜的笑意,果然她还是原来那副嫉恶如仇的模样!这样的一种子,虽然过火,但是很讨他喜欢!

    林夫人握着离玉的手,“玉儿……”说好叫她娘的。她又忘记了!真是!

    离玉尴尬的笑着,回头的时候,对站在门口的林家大老爷和大夫人言道:“不知道伯父到底让不让我们进府?要是实在不愿意,我就带我娘和我爹去客栈住了!”

    十几年不回来,这个家里连一分的地方都没有给他们留了,林夫子脸上泛过一丝苦涩!“也好,那就住客栈吧。”

    “父亲!”林之策温润的声音传来!

    他上前缓缓而道:“叔叔大老远的从楚南赶过来,父亲若不让叔叔进府,而让他们住客栈的话,会不会给人招人话柄,说父亲不近人,枉顾兄弟义,叔叔过来给老夫人吊丧,却被你拦在府外!”

    离玉的目光朝林之策望过来,清澈的水眸里漾着许多的愫,仿若又看到了六年前那个对他温润而笑的少年!

    林家大老爷脸色也渐渐难看,赶紧说道:“二弟,都怪我一时疏忽,让手下的奴才怠慢了,回头我一定重罚那些奴才!二弟大老远的回家,怎么能住客栈呢?前些天我已经让丫环收拾了以前你住的院子,你们就住进去吧!”

    林夫人紧张的抓着林夫子的手,本来听到离玉说住客栈,她的心里有一丝兴奋,可是突然又要住到林府里,她顿时觉得好像自己正一步一步的走入一座寒冷刺骨的地狱一般!那种感觉让她难受至极!

    林之策本来想上前牵起离玉的手,可是在心底又马上制止了那种想法!这种做会引起没必要的麻烦,到时候府里的大部分人会对离玉有着更深的怨恨!

    总算进了林府!林家的人将他们安排在朝北的竹院里!里面的丫环没有几个!林夫人叹了一口气,看着简单的院子,对离玉说道:“玉儿,今天让你受委屈了!”

    “没有委屈,只是见干娘好像很紧张,不过没关系,反正等老夫人出殡,我们就回去了!”离玉摇头,一股坐在上,雕花大发出咯吱的声音,她顿时一愣,这不会睡到半夜就塌了吧?

    林夫人动了动嘴唇,想说些什么,最后却没有说出口,坐在那里,眉头一直是紧蹙着的!

    离玉摸着空的肚子,言道:“怎么还没有人送饭过来?我去问问门口的丫环!”

    丫环正在院子里挂着挂笼,见到离玉,丫环的脸上没有太大的表,只是淡淡的说道:“六小姐有什么吩咐吗?”

    “六小姐?”离玉皱眉,什么六小姐!

    那丫环解释道:“老爷有五个儿女!二老爷家的最小,应该叫六小姐!”

    “我不喜欢六小姐!你们叫我玉小姐吧!”离玉淡淡的说道,指了指其中一个挂灯笼的丫环,说道:“为什么还没有人送饭过来?”

    小丫环十**岁,嘴里似乎还发出一声淡淡的轻哼,“玉小姐,奴婢帮你去问问这竹院的老嬷嬷!”

    离玉心里有着淡淡的怒气,强忍下来,就一个星期而已!老夫人入土之后,反正就离开了!到时候她一定出府住客栈去!

    很快一个年老的嬷嬷的走了过来,平淡的问道:“玉小姐是要吃什么,奴婢帮你去弄,只不过……”她伸出了手!摊开手心放在了离玉的面前!

    离玉冷笑,“这是什么意思?”

    “玉小姐初来林府不知道规矩,就是给奴婢打赏的赏钱,玉小姐不会没有吧!”老嬷嬷那双精明的小眼睛露出一丝鄙夷的光芒!

    离玉叹了一口气,看来这些奴才是欺负她是生人呀!欺生的奴才不可恨,可恨的这奴才还这么明目张胆的跟她要赏钱!“这事还没有做呢,嬷嬷现在就要赏钱,是不是觉得不太合适?”

    那老嬷嬷微微愣住,似乎玉小姐说得也有几分的道理,“好,奴婢马上就叫厨房给二老爷送吃的!”

    那老嬷嬷一走,又来了一个圆脸的妇人,妇人三十多岁,一的肥,她将几件素服送了过来,看了离玉一眼,连连摇头!

    “府里老夫人刚刚去世,小姐还穿得这么鲜艳,还真是一点儿规矩也没有!当真是没有教养的乡野丫头!”

    离玉看了一眼自己上的衣服!哪里鲜艳了?分明就是故意刁难!她正想发怒!林夫子从里屋走了出来,林夫子的脸色很难看,伸手接过那妇人手里的素服!冷道:“府里的奴婢这么没有教养,难道是大老爷纵容的吗?”

    那妇人的脸色微微一变,咬了咬牙,言道:“二老爷这话就说得不对了!奴婢哪里没有教养了?奴婢只是看不惯玉小姐在老夫人的丧事期间还穿得这么鲜艳!好心提醒一下罢了!”要不是看在他是二老爷的份上,这个奴婢根本连过都不会过来!

    林夫子冷哼!“一个奴婢竟然敢这么大的胆子跟主子说话,如果不是大老爷授意的,谁会这么有持无恐?!玉儿,把素服换了!这等奴婢若是在我的府里,是就拖出去打死了!”

    离玉轻轻一笑,“知道了,这些奴才是大伯家的嘛,他们喜欢养些目中无主的奴才,随他们好了!对了,刚刚有个老嬷嬷问我要赏钱来着,说没有赏钱他们是不会做事的?看来这大伯府里的奴才个个都没领过工钱,只能靠主子给的赏钱过子,真是可怜呀!”

    林夫子拉着离玉进屋,将一件素服递到林夫人的手里,叹了一口气,“夫人,我知道你不愿意,如果你实在不愿意,我们就早些回楚南!”

    林夫人那双如水的眸子望着他,眸子里泛着深深的柔,“我知道为什么老夫人临死之前会叫我们回来,她这么多年来一直稳座于林家女主人的位子,不过是因为她的手里握着林家所有产业家印!而且老夫人还一直藏得很好!大哥没有得到!所以一直不安心,大哥又怕老夫人将家承的牌子传给你!”

    林夫子安慰道:“夫人,这些事你就不要再想了,我都全权做好的!只要你说离开,我们马上就离开!”

    林夫人担忧地说道:“可是我还是以担心!老夫人明着的意思是想让你接手家族里所有的产业!否则也不会让你回家,而大哥肯定会以为老夫人把家族大印告诉了你!所以也极力的想要召你回来!”

    离玉换上了素服,又在这竹院里走了很多圈,院子里安安静静的,只有几盏夜灯在屋檐下摇晃着,等了许久也不见好老嬷嬷将饭送过来,她一跺脚,走到林夫子的房前,说道:“干爹,干娘,我去问问厨房怎么还没有送饭过来!”

    这林府里的人是想饿死他们吗?

    离玉走出园子,顿时眼前一片明亮,大批大批的奴仆行色匆匆,手里还端着食盘,好些菜色人,好像都是送往大老爷的院子而去的!

    离玉好不容易才找到林府的厨房,那些大厨们个个汗流浃背,炒出来的菜肴一道接着一接,就是没有人将饭菜送到林夫子的院子里!她一步一步的走进厨房,那些端菜的丫环,只是淡淡的瞟了她一眼,喊着话,“快点,快点,老爷说各位少爷都在家,赶紧把菜送上去!”

    离玉拉着其中一个丫环,言道:“林家二老爷的饭菜弄好了没有?”

    那丫环一脸的焦急,端着盘子往外冲,言道:“什么二老爷,林府哪里来的二老爷?”

    她又拉住另一个丫环,言道:“竹院的饭菜怎么还没有送过去?”

    那丫环说道:“竹院,什么竹院?我们不知道呀,你放开我啦,夫人都已经在催了!”

    离玉的目光朝厨房里扫过来,连那个老嬷嬷的影也不见了!看来这些人是根本不记得了!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这口气怎么咽得下,还吃,吃什么吃?!大不了大家都不吃好了!

    ------题外话------

重要声明:小说《九岁小女的田上人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