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相遇

    第八十八章相遇

    楚南的政治里,平民的地位已经提升了不少,至少那些贵族不可以平白无故的处死一个奴隶或者平民,处死罪犯的事,必须交由最高权力中心的天虞府才能决定!

    离开天虞府境内,便到了平西与楚南的交界之处了,平西地区的景色与楚南截然不同,原本那些金黄色的稻田渐渐的由麦田代替,天色也暗了下来,沿着平西地区交界的地方,有家驿栈,一行人便下了车,走进了驿栈里!

    驿栈的布局很简单,房子似乎有些历史,四周的墙壁上,墙泥脱落,栈外挂着两盏灯笼,大堂里面摆着的烛灯,将一室照耀亮!林夫子扶着林夫人进了大堂!

    栈内的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一脸和善的走了过来,问道:“这位老爷是带着全家出行吗?”

    林夫子点头,声音带着一丝儒雅的味道,“我带着夫人和小女回京城奔丧,请老板娘替我们找两间舒适的房间。舒榒駑襻另外也将我随时的几个仆从安顿一下,马也喂一下!”说完从衣服里掏出一锭银子递到了老板娘的手里!

    老板娘那目光盯着银子看了一会儿,这才缓缓的接了过去,笑道:“老爷放心,这些事我马上叫人去做,二楼有两间上房,我叫小二带你们过去!”

    “那好,就麻烦老板娘了,我们把东西放上去,就下来用饭,请老板娘也替我们准备一桌饭菜!”林夫子的声音淡淡的!扶着林夫人便上楼!

    离玉的目光朝大堂里扫过去,大堂里吃饭的人不多,倒是有一桌比较显眼,似乎是一个贵族少爷带着几个随从,那几个随从恭敬的站在一旁!

    离玉跟着林夫子进了客房之后,这才说道:“干爹,我感觉这家店有问题!”

    “黑店?”林夫人一下子就惊呆了!

    “不是这个意思,干娘,你想得太多了,我只是说这家店的气氛有些问题而已!”离玉笑道!

    林夫子也跟着言道:“两地交界之处多半人多复杂,就算是黑店也很正常!不过有我在,夫人也不用担心!”

    林夫人言道:“我当然是不担心,我只是不想惹什么麻烦,到时候耽误了去周丘,又要看大夫人的脸色了。”

    离玉听到林夫人一提起这个大夫人,脸上一阵的无奈,顿时也在想,那个大夫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能让林夫人这么担心!

    将东西放下,三个人便下了楼,随从的那几个奴仆离玉听林夫子说是从天虞城的劳工市场请过来的,而且请人不像以前那样了,还要签个劳动合同才能请人,林夫子无奈的摇头,望向了离玉,这个玉姑娘弄出来的平民劳动规则,让许多的贵族都不得不遵守!

    下了楼,老板娘已经让小二上了饭菜,离玉突然将老板娘叫住,言道:“换一张大一点的桌子,我们请的六个仆从也一齐要过来吃的!”

    老板娘明显一愣,哪个贵族老爷和带的奴仆一齐吃饭的?顿时有些意外,不过老板娘在这么一个复杂的地方开店久了,也算见多识广!赶紧笑道:“好,我让小二马上去换!”

    一齐过来的仆从跟马车安顿好,便也进来了,跟林夫子夫妻还有离玉坐在一桌,刚开始他们还有些拘谨!因为看到其实的两个桌子,那些仆从都是站在旁边伺候的,又或许叫些东西去在内院吃,跟主子同桌这样的事,从来没有看到过!

    林夫子儒雅的笑笑,“大家快吃饭吧,吃完了好好休息,明天天不亮就得赶路了!”

    仆从怔了怔,半天没有动手,离玉言道:“你们快吃吧,我们家的丫环和长工都是和我们一桌吃饭的,大家有说有笑,这样气氛才好嘛,吃得也开心!”

    离玉本来就很和善,突然这么一说,这几个请来的仆从顿时也明白了过来,玉府的小姐和长工丫环都是在一桌吃饭的,大家都听说过!虽然有些惊愕不已,不过事实摆在他们的面前,他们又有些不可置信!

    半响离玉将饭盆拿过来,替他们都盛上了饭,浅浅而笑:“快吃饭吧。”

    仆从们见此,匆匆的端上饭碗,吃了起来,刚开始的确是小心翼翼,渐渐的便有说有笑了,还将一路所看到的奇事说出来!

    林夫子和林夫人也跟着他们淡淡的笑着,在这样一种毫无等级观念的晚饭里,他们也渐渐感受到了平民的乐趣,不由得对离玉有些无可奈何!

    仆从和主子一桌吃饭,很快就引起了大堂里所有人的注意力,不过离玉这张桌子摆在偏角落的地方,正在吃饭的仆从们吃得太开心,倒是没有注意!

    大堂另一侧的角落里,少年微微的皱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里有抹淡淡的光芒,削薄的唇轻轻的抿着,那目光朝那桌毫无等级观念的饭桌上看过来,顿时觉得一阵吃惊!

    旁边一个武士装扮的中年男人沉沉的言道:“少爷,我们的饭菜已经上来了!”而且他刚刚全都用银针试过了,没有毒,这才会叫眼前的这个少年开始吃饭!

    少年十八七岁,那清曜的目光朝离玉看过来,女孩不过十四五岁的模样,长得不算绝色,越有一股与众不同的气质从她的上散发出来!

    那么一桌人吃得这么开心,没有主仆之分,也没有任何猜忌的心思,他想他们吃饭之前,肯定是没有将饭菜用银针一点一点的试过吧。少年那锐利的黑眸里似乎闪过一抹羡慕,那女孩笑起来的时候,明艳又动人,不冷艳,不矫柔造作,笑得是那么的自然,很明显不是做戏给人看的,她和那些仆从坐在一桌,想必是非常的平静,觉得是理所当然,就像对待自己的朋友亲人一样!

    他看得入迷,边的中年男人叫了他好几声,他才缓缓的回过神来,言道:“方统领,你也坐下来一块吃吧,真怀念在军营里的子,将士们坐在一起,没有彼此之分!”

    贵族的军队,都会贯上一个贵族的称号,士兵的份跟平民奴隶是不同的,遇上好的将军,他们经常是不介意与士兵们一起吃饭睡觉的!

    离玉觉得有道目光朝自己过来,回过头来张望的时候,又什么也没有看到,她的感应能力一向很好,一定是有人在看她,大堂里吃饭的也就三两桌,其中一桌是一些江湖游士,另一桌是几个穿着官差衣服的官差!还有一桌很奇怪,那少年明显是他们的主子,带了十多随从在边中,她很容易就分析出了到底是谁在注意她!

    吃完饭,那些雇佣过来的仆从便去后院守着马车了,毕竟是不熟的地方,万一遇到小偷或是打劫的,也是要注意的事

    那少年从楼梯走过,上了二楼,那锐利的目光扫过离玉,离玉正好仰头望过来,四目对视,少年的眼神里露出一丝尴尬,倒是离玉却朝他灿然一笑,似乎是友好的打了一声招呼!少年的脚步一滞,女孩那抹友好的笑意,似乎带着某种魔力一般,让他竟然移不动步子!

    旁边的方统领提醒一声,“少爷?”

    少年尴尬的脸色顿时一寒,走上了二楼!

    二楼天字号的上等客房,方统领再也忍不住,言道:“少爷,我们这次去周丘是要想尽办法将小少爷从宫里接出来!夫人这些子越来越来不行了,只想见小少爷最后一面!”

    少年清寒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冷厉的光芒,“我知道!”

    “还有,刚刚那楼下的女子,要不要奴才去调查一下,段府少爷招亲之事,平西地区已经传得沸沸扬扬,各家的大小姐都是千方百计的想要见少爷一面,讨好少爷!我看那女子也跟她们一样!”方统领缓缓言道!

    少年顿了顿,听到方统领的话,似乎也有几分的道理,整个平西都知道西漫府段家唯一的少爷段亦鸿打算娶妻!段家主母生前最大的两在愿望其一是段亦鸿成家,她好刚主母的位子传到新娶的媳妇手里,其二便是接回留在帝都的小少爷段明仪!

    段亦鸿寡言,很多事都会控制在自己所能掌控的范围里,娶妻之事,他觉得也没什么不妥,他也不想主母死后,那权力落在姨娘的手里,到时候弄得很麻烦,如果直接传与下一代的女主人,那会省了不少的麻烦!

    所以平西地区各贵族的千金皆知道,如果嫁到段府,便是直接当主母,无上的权力,谁都想挤破脑袋进门,再说段亦鸿长得仪表堂堂,又是平西军的大将军统领,有才有貌,更重要的是那未来主母的位子,让那些待字闺中的贵族小姐们个个蠢蠢动,段亦鸿这一种也遇到了不少花痴的贵族小姐,他骑马撞车的次数也越来越多!

    那些贵族小姐为了给引起西漫府唯一的段三少爷的注意,无所不用其及!方统领对楼下那奴仆和主人之间没有主次之分的那位小姐更是不屑,为了引起少爷的注意,这个贵族小姐倒是能屈能伸!

    段亦鸿此时的心里有丝奇怪的感觉,那女孩明明只是那么淡淡的一笑,却似乎牵动了他的神经,仿佛她的那抹笑意,很熟悉,他应该在很久很久之前见过,很熟悉,很熟悉!惊鸿一瞥,思绪万千!

    “方统领安排人下去,休息一晚,明天早点出发!”段亦鸿缓缓的开口,声音带有如清潺的湖水,带着特有的清磁之声。

    方统领点头,恭敬的退了出去,随势关上了客房的门!

    窗外有狂风扫落叶的声音,啪啪啪!树枝相互相撞的声音,掀起一阵呼啸而过的风啸声,少年的目光扫过没有关的窗户,然后走了过去,修长的手指还没有碰到窗棂,他漆黑的眸子微微一沉,看到对面房间的女孩也正走过来关窗!

    远远的一瞟,似乎飞过千重万水,他又想起了上楼的时候,她投过来的一抹友好的浅笑,那般的动人!像暖花开,在她的后是,百鸟争鸣,百花绽放!

    离玉走到窗前,呼啸过来的秋风吹得她微微的眯了眼睛,手指刚刚碰到窗户的时候,顿时一愣,远远的对面有道目光过来,似乎是楼下大堂里见到的那个贵族少爷!少女的动作微微一怔,然后缓缓的关上了窗户,将栓打上!呼啸的寒风吹打着纸糊的窗户,窗外有树叶吹过来,从窗户处刮过去!发出一声声咔嚓的响声!

    段亦鸿看到对面的少女已经将窗户关上,隔离了两人的目光,心里突然有丝失落的感觉,他想到方统领跟他说过的,那女子怕也是为了段家的主母之位,故意做出一些事引起他的注意的!他无奈的浅笑,在心底真希望不是!

    那样一个平静亦然的少女,眼睛里有着坚定明艳的光芒,与那些贵族小姐看他的目光完全不一样!他缓缓的关上了窗户,再一次深深的隔绝了那段距离!

    片刻,外面的着雨点打着窗户的声音,狂风呼啸,深秋的季节,居然还会下这么大一场雨,倒是很少见,劈里啪啦的声音传过来,豆大的雹子砸透了纸糊的窗棂,一颗一颗落进了屋内!

    离玉走过去,伸手接了一颗冰雹在手心里,那有如拇指大的雹子,渐渐的在她温度的手心里融化!浸染丝丝的凉意,女孩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这场大雨下的面积广不广,她一路看到的那些麦田大多都已经丰收了,要是被这一场大雨毁坏了,便是可惜!

    她关好窗户,打开房门朝二楼走去,想让那些住在后院的仆从们注意盖着一下马车上的东西,别被雨水打湿了,还下这么大的雹子,看来油布还得多盖上一层才行!

    走到门口,轻轻的关上了门,朝楼梯的方向走去,突然她的目色一沉,看到那位贵族少爷也朝着楼梯口的方向而来,两个人的目光相遇,似乎夹杂了一丝复杂的光芒!女孩依然礼仪的朝他友好的笑笑!

    他平静的脸上露出一怔惊愕的神,不自觉的扬唇!

重要声明:小说《九岁小女的田上人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