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规则

    “干爹和干娘出什么事了吗?”离玉如柳般的细眉轻轻的皱了起来,清丽非俗的脸上露出一丝疑惑的神色!

    翠竹脸上的表显得过于的惊惶,“今天老爷收到一封家书,说林家出了事,让夫人赶紧收拾东西,还让奴婢过来请玉小姐!”

    慕容秋见林家的丫环这么气喘吁吁的跑过来,脸色又很焦急,顿时皱眉,“玉儿,你先去看看吧,江陵的事,回来的时候,我们再合计!”

    离玉了解林夫子和林夫人的格,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紧急的事,是不会派丫环过来传话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离玉刚刚走到林家,便看到林府的几个丫环正在收拾东西,林夫人看到离玉过来,原本叹息的脸上露出一丝欢喜来!

    林夫人一朴素的衣裙,乌黑的长发全部绾了起来,扎着了一个雍容华丽的流云发髻,清艳绝伦的脸上泛着柔和的光芒,“玉儿,你过来了,收拾一下东西,陪我们回趟周丘吧。舒榒駑襻”

    离玉整齐的刘海下,一双清灈的水眸泛着疑惑的光芒,粉红的菱唇轻轻的抿着,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言道:“我也要去吗?出了什么事了?”

    林夫子走过来,“玉儿,府里出了点事,老夫人病逝,我们正要赶回去奔丧,五后出殡,我想我们夜连程加鞭赶路,应该可以在三后赶到,而且你是林家的义女,虽然其他的人跟你一点儿血缘关系也没有,可是你作为我们收养的义女,也是有义务作为老夫人的孙女戴孝送行的!”

    “干爹说的倒是有道理,可是……我是不是也可以不去?”而且她江陵的事,没有做完呢,到时候她怕会出更大的篓子。

    林夫人拉着离玉的手,“虽然我也不希望你陪同我们回去,周丘林家那个地方,我是根本不想再回去看的,若不是因为老夫人病逝,我想我这辈子也不可能再回去,至于你,那是林家夫人亲自提起的,我们收你为义女,林家的人也是知道的,林家大夫人都开口说话的,你若不回去,难免会引起没必要的非议!”

    “干娘,你放心,我知道我若是不跟你们去,你们也不会勉强,不过我不希望有人在背后戳你们的脊梁骨,你们也是我的亲人!”而且对她又这么好,她不会不顾林家夫妻的感受的,况且周丘那个地方,她也很想去看看,她觉得自己原来还有野心了,自己的生意做满了楚南,又想伸入帝都!

    林夫子拍了拍林夫人的肩膀,言道:“夫人,我之前就跟你说过了,玉儿一定会陪我们去周丘的!”

    林夫人看着忙碌着收拾的丫环,叹息道:“相公,我们办完老夫人的事,就赶快回来吧。”

    离玉笑道:“干娘,你看你还没走呢,就想着回来了,看来你是有多么的不喜欢林家,可是你却嫁给了干爹。”真是好奇林夫人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林夫子和林夫人微微一愣,相互笑了起来,有些时候就是很奇妙,而且有着很奇妙的关系!

    “老爷,夫人,车已经准备好了。”丫环走了过来!语气恭恭敬敬的!

    “啊?这么快就走?”离玉好像还没有准备呢,还以为出了什么事,这么着急,可是这也太着急了一点!

    林夫子叹了一口气:“早一天出发,就早一天到林家,到时候我们还有安排你见家里的各位长辈,这事也是不能耽搁的!”

    离玉本来还想说,见长辈的这种事,真的很没有意思,况且她又不是姓林,到时候那些林家的长辈们会用什么样的心思和眼光看她呢?

    林夫人心里也很担忧,对林夫子言道:“其实我们回去就看看就可以了,到时候我们还要回来这里的,玉儿不去也没什么关系,大夫人若是问起来,我们找个借口便搪塞过去了。”

    “夫人,没事的。玉儿可比你想的不一样,有些事她会处理,你担心的事,或许她兴地担心呢?况且之策也在信函里说了,很想见她!”林夫子的眼睛里的有抹精光,意味深长的看着林夫人,真正觉得比较重要的是林之策想要见她,她已经长大了,也应该让她面对林家的一切复杂的关系了!

    “可是我总觉得这样对她不公平,相公,你明明也看到了,她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现在整个楚南的百姓对她的态度都不是一样的。”林夫人淡淡的说着,“其实这五六年来,她从一无所有,到如今的家财万贯,玉儿现在的子肯定比任何人都要好,而且她不应该参与贵族之间的利益关系!”

    林夫子认真的说道:“你错了,正是因为她现在不一样了,所以有很多的人觊觎她所有的贵族!她现在虽说有了名利,可是没权!没后台,我知道玉儿一直步步小心,生意做到这么大,与那些贵族的关系又让她处置得很好,楚南的贵族之所以没有针对她,并不是因为害怕她,而是因为她给他们的某些好处,平衡了双方的利益,不过只要她一不小心走错一步,贵族们是不过放过她的!”

    “有时候,我真希望我们只是普通的平民,不用去想那么多!”林夫人叹息,觉得自己过的这十多年,是她生命里最安静平稳的子!如果可以,林夫人希望一直就这么生活下去,一直到老!可是她心里又明明很清楚,这是不可能的,林家老夫人去世,肯定是交待了一些什么,所以才会这么着急的招呼他们回去,并且还让他们带上离玉!

    离玉回家收拾东西的时候,摇头望了望天,秋的天空里一片晴空万里,面前的田野是一片金黄色的稻浪,徐风吹起,连绵起伏!雇佣的长工们正在田间忙碌着,见到离玉都会的打声招呼,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这五年来,楚南的平民大部分都能吃饱肚子了,很少有挨饿的人家出现,就算其他地方经常有灾荒,这片平静的区域是安居乐业!离玉用了五年的时间,做到这一切,已经算很不容易了,头两年的时候,那些贵族时不时的还会过来挑衅,渐渐的便也接受了她这种雇佣的方式!

    贵族若是有什么事,府里的奴隶不够用,要从府外请人,就必须要遵从平民的劳动规矩,否则平民宁可回家种那几亩地,也不会过来的!渐渐的,楚南的贵族便从别的地方购买奴隶充当劳动力,刚开始那些奴隶倒是很听话,后来渐渐的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奴隶们举行了一次很严重的暴乱,贵族为了张显自己的权力,当着奴隶和平民的面屠杀奴隶,结果不没有得到威震,而且激怒了平民,于是平民们举行了一场时间很长的罢工活动!

    罢工的那些奴隶和平民个个都好像商量好了一样,一时间都不做事,商铺没人,酒楼也没人,就连每天来收夜香的也没出现,贵族的丫环出门卖菜,菜农也没有出来摆摊,一时间大部分的县城如同一个死城!商铺皆是关门闭市,平民们回呆在家里,自给自足!不用出门也可以,当然贵族就行了,只要奴隶和平民罢工一天,贵族那些依靠奴隶和平民必须要做的事,却一直没有做!

    房子没人打扫,饭菜没人做,最重要的是茅房臭气连天,居然也没人打扫!最后还是天虞府出面,改变平民和奴隶的大部分不平等的利益,贵族里养的奴隶也是人!不可以随随便便的打死!奴隶和普通平民的生死必须由天虞府出面才能决断,很大程度的将生死大权集中于中央,贵族如果要处死一个奴隶,必须上报其罪行,经过层层上报,直达天虞府,再由天虞府作出决断!天虞府虽然被架空了大部分的兵权,不过皇帝并没有将他管理楚南的权力架空掉!

    天虞府家主当时宣布这一决策的时候,正是由天虞府的主母暗中提示出来的,权力一直处于被架空状态的天虞府,宣布了这一决定之后,一瞬间又很快把将大部分的权力抓在了手心里,那些原来对天虞府没报什么太大希望,又各自为了自己的利益希望楚南换主,结果却势得其反!

    天虞府主母渐渐的觉得离玉与邬乔比起来,到时候谁更适合当天虞府的未来主母!邬乔有强势的母族,而离玉一无所有,唯一拥有的便是楚南大部分的平民!

    那个将权力集中于中央的提议还是由离玉告诉她的,这件事对邬家的影响很大,邬家的家门甚至上书皇帝将天虞府所做的事反映出来,只不过皇帝当时正处理晋北洪灾的事,朝廷上奏的奏拆实在太多,天虞府这样的小事,帝王只是随手将其一丢,事后便也不知道被丢到哪里去了!

    邬家见上头一直没有消息指示,以为默认了天虞府的做法,邬家虽然心里很不甘心,不过也无能为力,只得不再去管。只不过天虞府的人除了收回一部分的权力之后,再没有下一步的行动,邬家也不敢再动其他的想法!

    疯娘着个大肚子走了过来,丽娘叹了一口气,过来扶,“挽娘,你可得小心着点,玉儿都这么大了,你还这么担心干什么?”

    疯娘笑笑,“她还没去过周丘呢,这么远,我多给她准备点,不知道帝都的天气怎么样,会不会提前冷起来呢,要不我去把那张狐狸皮做的披风拿出来带上!”

    丽娘这些年来一直在玉府当厨娘,子过得还算过得去,就是看到慕容秋对疯娘这么温柔宠溺的时候,她的心里就会很妒忌,很妒忌!她妒忌了五年,那份妒忌不仅没有减少,反而更加的浓了,她趁着别人不在的时候,还是会有意无意的去勾引慕容秋,装晕倒,或者是故意摔倒往人家的上靠!不过慕容秋好像从来没把她放在眼里过,若是装摔倒往他上靠,他就子一闪,由着丽娘摔倒在地上,然后面无表的离开!当然她晕倒就更让她觉得难堪了,他连看都不会看一眼,直接踩过去!

    “挽娘,我看你就是太紧张了,肯定是因为怀孕的关系,所以心紧张,林家那是什么地方,还有让玉姑娘冻着?况且林夫子和林夫人这么疼玉姑娘,不会天冷了连件衣服都不给她制吧!”丽娘言道!

    十五爷白了丽娘一眼,抱着一大堆的东西出来,“这叫有备无患,夫人,你看玉小姐带这么多够吗?”

    “够了,带这么多东西干嘛?”慕容秋端着杯子走了过来,将腾腾的杯子放到疯娘的手心里,柔柔的说道:“挽儿,先喝点水,你刚刚不是说口渴吗?”

    疯娘莞尔一笑,俏美的脸庞露出淡淡的红色,拿过来喝了一口,将杯子放回了慕容秋的手里!

    “没事,你多喝点吧,要是要跑茅房,我陪你去!”慕容秋的声音带着特有的温柔。

    疯娘曾经跟他报怨说怀孕真累,总是有跑茅房,腿都跑酸了,口渴了还不敢多喝水!

    离玉看到疯娘和慕容秋这么恩的场面,顿时也跟着开心起来,这或许就是最平淡的生活,也是最幸福的生活吧。离玉将十五爷拉了过来,言道:“十五叔叔,你是长工里最俊逸的一个了,十九爷,小十爷他们个个都比不你,你要是看上谁,就跟我说声,我会替你作主的!”

    十五爷去去去的骂道,“玉小姐,你可别跟我开这玩笑,小爷我这辈子只对挽夫人有独钟,一心一意,就算没有娶到挽夫人,小爷我也会一直守在挽夫人的边,看着挽夫人幸福,我也觉得很幸福!”

    慕容秋的脸色很难看,拿过十五爷手里的东西,言道:“林夫子已经在催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江陵的事,我和你去处置,这件事不用玉儿费心,要这点小事都处理不好,我看小十五这管家,也应该退位让贤了!”

    十九爷坐在院子里慢慢的磨着钻头,缓缓而道:“说得也是,他要管家真是不适合,抠门得要死!想从他手里拿点钱出来置办点的东西说破了嘴皮子都没有,还得让我去请示玉小姐才可以!”

    离玉走出门,见林夫子的马车已经在等候了,她小跑过去,瞬间便跳到了马车上,“干爹干娘,我们走吧。”

    林夫子摇了摇头,“这般莽撞的行为,以后得改改了,毕竟是大家闺秀,走路就要一步一步的走,你看你怎么就……”

    就一连跑带飞,跟逃命中似的就过来了,当然那后半句被林夫人打断了,林夫人轻哼,“我家玉儿怎么啦,我觉得好的,她要是一规一矩的,只怕早就在刘家人的手里任他们拿捏,我就觉得她很好,比起那些装模作样的大家小姐,要好很多了,况且她所有的一切都是她靠自己得来的。你可别有那种思想,别以为玉儿认了我们当义父母,就是她高攀了,我倒觉得是我们高攀了!到了林府,以她的子!我看谁也不敢欺负到她的!”

    “好了,我们走吧,我知道你不喜欢林家,不过你也不用把自己的喜好这么明显的表现出来,记得能忍就忍忍啊。夫人,我知道你很贤惠的!”林夫子言道!

    “泽让……”林夫人叹了一口气!

    “你是怕大夫人再拿当年的事说事吗?你放心吧,她要是敢拿出来说事,我们马上就离开,回楚南来!”林夫子的目光此时坚定无比!

    林夫人见此,这才稍稍的松了一口气,拉着离玉的手,见女孩长长的睫毛微微的卷翘着,泛着晶莹的光泽!

    女孩懒懒的靠在车上,一脸淡笑的掀开车帘,看着窗外!窗外大片的农田呈现着黄金的光芒,她突然发现,在她的心里有些不敢相信,这里全是她的,当初她承包的农田如今大部分的已经名正言顺属于她所有!

    从刘家村出来,马车缓缓在行驶在羊肠的小道上,车轮与地面发出沉沉的摩擦声响,像一曲沉重而缓亘的奏曲!

    秋风凉爽的吹过来,离玉挽起宽大的衣袖,将洁白的手臂伸出了窗外,享受着凉爽的清风,清风如一只柔软的小手一般,从她露的肌肤上滑过,她张开手指,任由着丝丝凉意从指缝中滑过,女孩的嘴角不经意的扬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倒是林夫人见此,赶紧将离玉的手臂从窗外拉了出来,“玉儿,女孩的手臂怎么能轻易暴露于人前?”

    “干娘,这有什么关系,村子里的姑娘哪一个不是挽着袖子裤腿下田做事的?”离玉虽然这么说,不过年干劲林夫人紧张的模样,还是将手伸了回来,将挽着的袖子放了下来!

    “这怎么能一样,你可知道你现在的份不一样的。”林夫人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她不知道,这到底对离玉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

    离玉朝林夫人露出调皮的笑意,“能有什么不一样?我觉得没什么不同!”她一直坚持按自己的想法而活着,她的世界里,也有着自己的规则,与贵族和平民的规则不一样,她的规则似乎是巅覆了这个社会的所有规则!

    “哎,总之你应该像个女孩子的样子,你看村里的姑娘不下田的时候,都是很矜持的!不会光着手臂和腿到处走来走去吧!”她们一上田,就将上的泥洗干净了,当然手袖和裤脚也放了下来!

    离玉见林夫人这么紧张,淡淡的笑了起来,“干娘,你是不是也觉得这个天下的规则很不公平,男人想露什么都可以,女人露个手臂就是不矜持了,男人大声说话,那是爽朗,女人大声说话,那是疯巅,男人大口喝酒,大块的吃,那是豪爽!要是换做女人也这么做的话,那就成了不矜持!贵族想要处死一个奴隶,只是一句话的事,相反平民说再多的话,见到贵族之后,还是一样的要恭恭敬敬的跪下行礼!这世界实在有太多的不公平,这世界的规则一点也不是我心里所想的!所以我觉得很不公平!”

    林夫子见她这么说话,无奈的笑道:“我们的玉姑娘会说出这些话来,我一点也不觉得奇怪,反而觉得很有道理,不过嘛,这个世界的规则千百年来就已经制定下来了,想要巅覆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不过男为上,女为下,男人带兵打仗,女人在家里相夫教子,这是很正常的!”

    “义父,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女人就不能带兵打仗了吗?女人还可以当皇帝,统治男人呢!”离玉的目光里泛着明媚坚定的光芒!

    林夫人赶紧捂住她的嘴,“玉儿,这种话你可别再说了,还好这里没有其他人听到,否则会把你当大逆不道的!再说女人怎么能当皇帝呢?”

    离玉摇了摇头,看来得找个机会把武则天的故事,讲讲给林夫人听听,否则林夫人还一直不相信呢!仔细想想,那武则天莫非是穿超过去的!?

    林夫子也跟着说道:“这世界无其不有,女人当皇帝,我倒是前所未闻过!玉儿的想法大胆,说说而已,我们听着却可以了,下回这话也不要再说出来了!”

    离玉只好点头,笑道:“嗯,嗯,你们放心,我以后不会说出来了!”她怎么就没有想到那些经常出入祥和酒楼的说书人呢,她正好也可以把女人当皇帝的故事,让那些说书人说出来!

    不过那些说书人,只怕也不会愿意说吧,到时候引起公愤,有生命危险,总之,她还是不习惯男尊女卑,不习惯贵族平民等级森严。

重要声明:小说《九岁小女的田上人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