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态度改变

    第八十二章态度改变

    女孩指了指他围在腰间的白纱!

    北堂绍的脸色顿时就黑了,当然夜色太黑,离玉也没有看过来,女孩伸手过来,解开他腰间的白纱!

    他的脸色难看,抓住她的手一甩,这种事,她居然一点儿也不忌讳?!脱男人的衣服,真是一点儿羞耻心都没有!

    离玉瞠着他,我靠,你丫脱不脱,想被人发现呀,反正天这么黑,她也又看不到!

    北堂绍沉默了一会,突然听到轻微的脚步声,赶紧将上唯一一块遮羞的白纱给解开了,扔到了旁边墙角扔着的杂物后面!

    那细微的脚步声从墙角翻过,没有发现什么,顿时又走远了!

    半晌,离玉才松了一口气,朝北堂绍看过来!少年一脸的尴尬,伸手捂着下,怒目看着她。舒榒駑襻

    离玉看了半晌,这才慢吞吞的说道:“天太黑,什么也没看到!”

    他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好像被人调戏了的少女一样,狠不得把眼前的女孩撕成碎片!却发现女孩已经小心翼翼的站了起来,提着手上和腿止的锁链,在院子里轻轻的移动着,生怕发出一点儿子声响!

    离玉走到那根晾衣绳那里拉了两件衣服,又慢慢的走了过来!扔到了少年的手里,说道:“快穿上吧,连最后一块白纱都没有了!”哈哈……心里已经笑得张牙舞爪了!

    少年拿在手里,皱眉:“这么粗的布料,会弄伤本宫的皮肤的,你!”

    “没有了,穿不穿!反正又不关我的事,不过我看我们暂时还不能回去,要等到天亮吧,到时候你不着寸缕,肯定会成为人群中的焦点,而且很快天虞城的每个人都会知道,帝国的二皇子下是个暴露狂!也有可能很快的传遍整个楚南,甚至整个大周!”她缓缓而道,这个时候,她突然觉得指挥这个高高在上,目中无人的贵族皇子,是件很得意的事,人果然都是有欺弱的思想!

    二皇子怔了半晌,这才很不愿地将衣服穿在了上,“这衣服怎么这么难看?”

    “这么黑,你看得到?”她轻哼!

    “感觉很不舒服!”看不到,本宫感觉得到!这个小村姑实在是欺人太甚了!这个时候杀人灭口正合适,反正又不会有人看到,思此,他的掌中暗暗在运劲!

    离玉突然觉得一股杀气萦绕过来,她的感觉一向都是很准的,“你想杀我?我都说了今天的事,我不会跟任何人提起的!还有,你堂堂贵族皇子,怎么可以滥杀无辜?我真是不起你!”

    被人看穿了,少年顿时有些尴尬,可是这个小村姑必须得死!

    “好吧,我可以先说个我不能死的理由吗?”离玉突然开口!

    “你说!”他突然收回了掌,拉了拉上的粗布衣服,这衣服穿在上,真的是很不舒服!他哪里受过这样的苦,都是眼前这个小村姑害的!

    首先,你不能杀我,你忘记了我们是属于合作关系的,你要我农物里的粮食和牧草!如果我死了,慕容秋的人就会用尽办法查出我的死因,我若死了,我手里的一切自然而然的就是由我娘掌管,而慕容秋和我娘明天就会成亲,你也看到了,全国各地的黑道都过来了,就是过来祝贺我娘和慕容秋的大婚的!以后我所有的农场当然也是由慕容秋掌管!其二,慕容秋是黑道的大主子,后的势力也是很大的,如此既有钱,又有地!到时候动起手来,吞我没整个楚南地区都有可能,到时候,楚南地区就是属于慕容秋,他可以建立个小国,自己当个皇帝,你们又能耐何?其三,今天袭击的你的人,你难道就不想查清楚吗?有我的帮助,你肯定查得更快!”

    “慕容秋?!”少年的脸色沉了,慕容秋的名号,他也听过,却没见过本人,听说一直潜伏于山野,号令天下整个黑道组织,是股不容小觑的力量!

    “对,那天跟在我娘边的那个就是慕容秋!”女孩回答,那天慕容秋和北堂绍也是交过手的,北堂绍很清楚慕容秋的实力!

    少年沉默了半晌,这才缓缓而道:“你居然连慕容秋也收在了边,你的能力还真是让我吃惊,那样我就更加不能留你了!到时候你为他人所用,危害到帝国的利益怎么办?”

    离玉摇头,“我说二下,你还是没有听明白吗?那我还是直接了当的告诉你吧,我对领土之争完全不感兴趣,我最感兴趣的是钱!到时候你们打来死去活来的,关我什么事,只要不影响到我挣钱就行了!”

    女孩突然看到少年手臂上的那支短箭,走了过来撕下一小断衣裙,包在了伤口上!“其实你这人实在是太无耻了,被人袭击的时候,居然还拿我去挡!还说些什么平民命的话!如此的自以为是!我真是看不起你,我就是要把贵族荷包里的钱全部挣到自己的口袋里,到时候让他们看看,到底是他们的命贵,还是平民的命贵!”

    听离玉这么一说,少年显得也有些尴尬,那时候,他是完全没有把她当一回事的,一个平民,死了便死了!倒没想到她的份还如此的复杂!跟慕容秋有关系,又是楚南地区第一农商!

    “你别再生要杀我的心思了。”离玉皱眉!真是好心没好报呀!

    北堂绍的脸色再一次寒了,他只是随口想想,她便看出来了,难道是凑巧?不觉多看了她两眼!

    离玉可不想跟他说自己会读心术,这个贵族皇子的心思实在太毒,她若是说出来自己能读人心思,指不定还会惹出什么样的麻烦呢。

    一夜很快便过去,清晨的时候,被一个妇女的声音惊醒,离玉这才缓缓的抬起头来,揉了揉刚刚睡醒的双眼,发现自己的力气已经全部恢复了!

    此时二皇子也醒了过来,少年突然站了起来,看了看上的衣服!

    “孩子他爹,你出来看看,这两个乞丐偷了咱家的衣服,还睡在咱家的院子里!”那妇人言道。

    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走了出来,“哪里的乞丐呀,天虞城里好久没有乞丐了!乞丐都去玉小姐的农场当雇佣的长工了!你是不是眼花,早上没睡醒吧。”他看到突然出现在自家院子里的两个人,顿时就呆住了!

    “你看我说得没错吧,他们真是乞丐,你看他还偷了你的衣服穿在上。”那妇人指着离玉边的少年!

    少年皱眉,正要开口,或者是不用开口直接将这两夫妻给杀了,离玉突然伸出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袖子!对那对夫妻言道:“我们拿了你们的衣服穿是不对,可是昨天我和我哥哥被几条疯狗追,哥哥掉进了河里,衣服全湿了,我们躲进了你的院子,才拿了你们的衣服穿着了,是我们不对,这里有些钱,算我们买了你家的衣服吧。”

    说着,女孩走上前去,将一两银子递到了妇人的手里,那妇人顿了顿,说道:“原来是这样呀,被疯狗追?那伤到哪里了没有,天虞城里怎么会有疯狗呢?”

    离玉接着说道:“我们也不知道,我们从城外来的,正打算找家店住下的,谁知道惹到了疯狗,哥哥还被咬伤了!”她将少年牵了出来!

    少年的手臂还浸着伤,那妇人见此,脸色就急了,“怎么弄了,快进屋去,我去给你们找大夫!真是可怜,你们的父母呢?”

    北堂绍一直没有说话,他只是紧紧的抿着唇,任由着离玉拉着他,什么兄妹?他都有杀人的冲动了,乔永承那家伙怎么还没有过来?

    “父母在城外,没有跟我们一起来,都怪我贪玩,缠着哥哥让他带我进城里来玩。”离玉拉了拉少年的衣服,一双亮晶晶的眸子望过来!

    少年僵硬的开口:“我带她进城里玩,不小心被疯狗追!”

    离玉忍住笑意,接着对那对夫妻说道:“请大叔和大婶等我们找点草药过来,哥哥的伤口还有流血!”

    草药?!少年怔住!

    那男人赶紧说道:“我去帮你们找吧,治狗咬伤的药,知道隔壁赵二家里有!”

    妇人说道:“那你先去请赵大哥配点过来,我去打水做早饭了,姑娘公子,你们先在我家随便吃口饭吧,吃完了就回家去,你家人肯定担心了!”

    “好呀,谢谢大婶!”她甜甜的笑着,邪恶的撞了撞少年的伤口!

    少年强忍住怒意,这农夫装真穿着不舒服,只要他走出门,很快就可以联系到正在找他的人!

    片刻小院的门开了,男人将一包草药拿了进来,言道:“姑娘,要不要叫你哥哥过来,我帮他看看!”

    “不,不用了!”少年冷道!

    离玉赶紧接了过去,说道:“我来吧,哥哥害羞,不喜欢被人看到被狗咬伤的地方!”

    那妇人与男人对视了一眼,似乎明显了些什么,“孩子他爹是男人,就算是咬到股上的伤口看到了也没事!”

    少年的脸色黑了!

    离玉接着言道:“大叔,哥哥害羞,除了我,他的体谁也不让看,不然他就会生气,到时候乱打人!”

    说完便拉着北堂绍进了屋子!屋子里站着一个两三岁的小女孩,正瞠着一双又黑又亮的眸子看着他们,喃喃道:“哥哥,姐姐……”

    离玉笑眯眯的摸着男孩的头发,说道:“你出去一下哦,这位哥哥要脱裤子,你是女孩,看了不方便!”

    那小女孩没有听懂,不过还是懵懂的点了点头,门外有妇人在叫小女孩的名字,她赶紧跑了出去!

    离玉皱眉,吸了一口凉气,“你还不松手,想把我的手捏断吗?到时候谁帮你敷药?”

    他冷哼!

    “有什么好生气的?不就是随便说说吗?再说我都不介意跟你冒充兄妹,你介意什么呀,最讨厌贵族了,特别是贵族中贵族,总以为自己很厉害,做什么都是理所当然的,却不知落魄的凤凰不如鸡,要是柴晞,他肯定一早就跑去跟那对夫妻花言巧语了,把人家哄得团团转……”

    “柴晞?”他皱眉!

    离玉掀开他的袖子,看到那短箭还插在上面,言道:“你怕疼吗?”

    他没有说话,倒是离玉已经伸手过来拔他手臂上的短箭了,拔出来的时候,他只是皱了皱眉,接着说道:“柴晞是谁?”

    咦?离玉怔了,他果然不怕疼,难道他没有感觉神经吗?要是柴晞肯定会……咬她一口!

    “柴晞是谁?”他又问了一句,看到女孩很熟练的将草药包了上去,那草包带着一丝清凉的感觉,就是闻着有些腥腥的问题!不过呆这小村姑呆了一夜,对于这些平民的东西,能忍就能忍了!

    “跟你一样,是个贵族!”她淡淡而道,而且是个很麻烦的贵族,最喜欢占她便宜了!心机深得很,说出来的话里,都分不清哪句是真的,哪句是假的,不过离玉一向不怎么会认真听柴晞说话,花言巧语得多了,她都免疫了。

    他的眸子里有抹闪逝的光芒,“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贵族里有姓柴的?”

    “天虞府的晞少爷!这回你总知道了吧。”离玉包扎好,打了个结上去!又问是道:“应该没事了吧,能撑到你的人过来找你!”

    “他?”少年皱眉了,“那个只会吃喝玩乐的花花公子,连箭都不准,打架又打不过人,带着一帮侍卫以多欺少的那个?”他的嘴角泛过一丝嘲讽,便又接着问道:“你喜欢他?”

    离玉愣住,摇头,“没有!”

    听到她说没有,他的心里似乎有丝喜悦,连他自己都没有看明白,好像一夜的时间,他对她看法,似乎有丝改变!少年缓缓开口:“我叫北堂绍,字明萧。”

    “二下,我对你叫什么没有兴趣!”她直接了当!昨天晚上还拿她当挡箭牌去挡那些刺客的剑,别以为她就放下了,她没有把他杀了,算是最仁慈的了!

    北堂明萧?!这名字还不错!不过没有柴晞的名字好听!她想了想,觉得自己的感觉很奇怪,这两年一直出现在她脑海里的是柴晞,那个经常捉弄她的人,到她家里白吃白喝,还理直气壮!

    “对柴晞感兴趣?”北堂明萧便皱眉了!她可以叫辰南原耀柴晞,便不能叫他明萧吗?经过了一晚之后,他似乎有所改变了,连他自己都感觉出来了,她怎么就没有感觉出来呢,他堂堂贵族的皇子,想做什么,就会去做!要得到一件东西,便会直接抓到手里!

    只不过离玉不喜欢被人控制的感觉,“柴晞?没有!”

    妇人在外面喊道:“姑娘,饭弄好了,你哥哥的伤包扎好了没?”

    “好了。”离玉走出门,脸上笑意深深,赶紧出来替妇人来拿碗,后面的北堂绍见此,也想过来搭把手,可是一想到自己的份,便坐在那里没有动!

    早饭摆了上来,只有一锅小米粥和几个玉米棒,妇人若不是因为家里有客人,也不会把家里的咸菜摆上来!

    离玉从容地拿起碗,喝粥!北堂明萧怔在那里,在怀疑这些东西是什么?是能吃的吗?有什么毒,吃了会不会毒发亡!

    “你不饿?”离玉好奇的看着他!

    他摇头,“不饿!”这东西,怎么能吃?

    妇人和男人见此,相互对视了一眼,男人言道:“是不是不合口味呀,要不再去煮两个鸡蛋?”

    离玉赶紧摇头,“不是的,是哥哥他伤口痛的,都没心思吃饭了,等下我们回去的时候,会再买两个包子赶路的!”

    痛得没心思吃饭了,这个借口好!北堂绍犹豫了许多,内心挣扎了许久,这才端起了面前的碗,小心翼翼的喝了一口!忍辱负重的吞了下去,又放下了碗!

    若是柴晞,肯定不会这么挑食……离玉有着一刻的失神,若是柴晞,一定不会吧!

    北堂绍还是放下碗,呆呆的坐在那里,院子外有尖锐的口哨声,他突然站了起来,朝门外走去!

    离玉见此也扔了碗,掏出上的几十个铜钱放在了桌上,说道:“大叔大婶,我们先回去了,谢谢你们的照顾!”

    那妇人还想说什么,但看到院子里已经站满了一脸冷肃军人,乔丞相从人群里走了出来,恭恭敬敬的看了一眼北堂明萧,“二下?”

    “回!”他缓缓的吐出一个字,一跃上马,牵扯到手臂上的伤口,又微微的皱眉!然后指了指走出来的离玉,言道:“把她也带回去!”

    “这丑丫头?”乔丞相疑惑,这么丑的一个丫头,二下带她回去做什么?

    离玉摸了摸脸,脸上的花还在呢,难道这家妇人总是时不时的盯着自己的脸看,原来是看着她丑呀!

    “乔丞相莫非是年岁已高,听不清本宫说的话了?”少年的语气又恢复的先前的冷冽!

    乔丞相哪里敢反驳,“臣,知错!”说完便指挥边那个骑马的武士将离玉拉上了马!

    “走!”少年说完,一踢马腹,便已经出了门!片刻那群人也不见了踪影!

    那还愣在院里的男人和妇人一脸的吃惊,战战兢兢的说道:“她娘,刚刚是不是来了很多官家的人?”

    “应该是吧?看来你也出现幻觉了。”

    ……

    回到驿馆,天虞府的家主和邬家的家主已经全部过来了,见到二皇子平安回家,两位掌权人的脸上才露出总算松了一口气的表

    辰南王和邬家家主过来请安,被二皇子冷厉的目光扫过,惊得全都的神经都处于惶惶的状态!

    乔丞相言道:“二下,昨天晚上行刺的人已经全部拿下了!”

    “没留活口?”二皇子冷笑,若是留了活口,天虞府和邬家也不用这么紧张了!

    天虞府家主上前,恭恭敬敬道:“让二下受惊了,是我天虞府的失职,请二下责罚!”

    “你的罪处,本宫自会责罚,不过本宫刚刚来天虞府就遇到行刺的事,我想天虞府应该给本宫一个交代吧。本宫限你在三之内查出幕后指使之人,否则便拿你天虞府来问罪!”二皇子冷冷的开口,没有丝毫的余地!

    离玉叹了一口气,被侍卫从马上拉了下来!二皇子看了一眼离玉,对乔丞相言道,“找人给她好好装扮装扮!”

    乔丞相看了离玉一眼,心里在嘀咕,这么丑的丫头,再怎么装扮也不会好看到哪里去吧?!

    只是当离玉被人洗干净之后,这个乔丞相才大惊,怎么会是玉府的主人?二皇子先前说把她抓来当奴隶,还真带人去做了!

    离玉换上一广袖的罗裙,长长的乌发也扎了个清雅的发髻,额心点上一朵桃花印,镜中的容颜不算倾国倾城,却是清雅不俗!

    北堂绍此时已经换一墨色的锻袍,袍摆绣着冷肃的金线花纹,黑玉发冠,面色冷峻,自人一股睥睨于天下的贵气,此刻站在离玉的面前,更是显得高高在上!

    “还不算难看!”

    离玉撇嘴,捡着桌上的糕点一块一块的吃着,言道:“二下,你什么时候放我回家?”

    “你不是已经让人给家里带信了吗?”他那清冷的目光望过来。

    离玉之前经过祥和酒楼的时候,遇到了李掌柜,虽然她脸被人画成这样,不过李掌柜眼尖,一眼就看出来了,于是李掌柜肯定就会将消息告诉玉府长工!

    “看来什么都没有瞒住你,现在你让我穿成这样,到底有什么吩咐,你看我还是小孩子,某些事,我可能做不了。”穿得这样,到底是想做什么呢,她的目光望过来,好像又想读通北堂绍眼底的那抹心思!

    “这件事,你做得了!”他开口!

    “首先声明,我不是你的奴隶!”她也是有份的人,北堂绍想让她做他的奴隶,那是不可能的,北棠绍虽然想控制她,但又会惹到很多的麻烦!

    “这件事,只有你可以做!今天晚上有个贵族宴会,你就当我的女伴吧,虽然年纪小了点,不过还没有人敢在本宫的背后议论本宫的不是!

重要声明:小说《九岁小女的田上人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