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太无耻

    他的目光怔怔的看着女孩,女孩秀丽的小脸上露出淡淡的红晕,上还带着一声淡淡的酒香,她眯着眸,躺在他的怀里,听到慕容秋说要杀她,只是微微的抬了抬眼皮,“他要敢杀我,我娘会恨死他!”

    到时候到他们怎么办?其实今天离玉也并没有喝很多,就两三碗而已,而且那酒水还被徐虎混上了一大半的果汁在里面!所以酒度不是很高,不过还是让她觉得头有些晕晕的,两腮酡红,可又透人!

    “不过慕容秋真的很生气!”轩辕雷言道,想着还是带着玉小姐晚点回去吧,不要跟慕容秋正面发生冲突了!

    路过的草地里偶尔有蟋蟀发出吱吱的声音,一只青蛙从草丛里跳出来,很快从小路上跳到了另一边的草丛里,发出清脆的蛙鸣声!

    轩辕雷的脚步突然一停,抱着女孩的手也微微的动了动,“玉小姐?”好像有危险!

    离玉的脸红扑扑的,今天跟那些黑道上各山寨的领头们喝得太尽,等到那些人全部都醉倒了之后,轩辕雷才抱她回家!现在肯定是没有人过来帮她的!

    鼻尖闻到一抹清腻的香味,轩辕雷突然倒在了地上,离玉的子将顺着滑在了地上,小路上的一块尖出来的石头咯得她的手臂,有些痛。舒榒駑襻她觉得头更加晕了!迷迷糊糊的时候,被人抱起!

    醒来的时候发现到了一个明亮的地方,四周的镶着夜明珠,眼前是一片白芒芒的光芒,躺在贵妃榻上的少年一墨玉的锦锻,与垂落的长长墨发融成一色,少年的眼睛里是深深的寒意,没有丝毫的温度,俊逸的脸上勾勒出一抹冷冽的笑意。

    离玉醒来的时候,眯了眯眼,好不容易才适应了那道强烈的光线,眼前是沉香木雕刻的桌椅,通体洁白的玉杯,轻纱帷幔随着窗外吹进来的一丝夜风,轻轻的摇曳起来!

    她第一时间就反应了过来,靠,被人绑架了!

    “怎么样?”有没有感觉到害怕,二皇子嘴角泛出一丝讥屑的笑意。

    女孩淡淡的回答:“地上太凉,睡得不舒服!”真是小气,绑架过来把她扔地上的时候,也不垫个棉被!现在感觉全都酸疼极了!

    “你……你怎么不害怕?”这个少年觉得眼前的女孩实在是冷静得吓人?明明才十一二岁,又是个女的,好歹也应该露出点可怜的神色来吧,不然惊惶也可以,他不指望她会吓得大哭大闹,不过好歹也可以表现点绪出来,这些太不给他面子了!

    “要是我害怕的话,你会不会放了我?”离玉脸色一喜,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盯着他,好像在等待着一个答案!

    “不会!”他咬牙切齿!“不过你也可以害怕一下,让我有成就感!”

    离玉叹一口气,“二皇子,你抓我过来做什么呀,要是绑架的话,我想你也不缺钱呀,干嘛要抓我呀,我好害怕呀!”

    而且她也每年给朝廷上贡了不少的税呢!这个二皇子现在这么做,分明就是报复嘛,她白天无意的话语里侮辱到了他,结果他就报复了,果然是一个小人!

    “我听你说出来的话,怎么就没听出来害怕呢,你这小村姑是故意哄本宫的吧!”他的语气沉了沉,心里有些怒意!

    “那你想怎么样?”她微微的皱了皱眉,低着头,拍平着那有些皱的棉布衣服。如今她有钱了,子过得很好,上穿得不是绸缎,而是棉布衣服,其实吧,棉布透气呀,穿着舒服,就这些要面子的古代人才会穿那些滑滑的,看起来漂亮又显得华贵的绸缎!以为最华丽的绸缎才能显示他们的份和地位,张扬他们的华贵之气!却不知,气质是你穿什么东西都穿不出来的!

    总算是说到重点了,二皇子很得意,言道:“当然是掳了你,把你当我的奴隶!嗯,养着小女奴不错,看你牙尖嘴利,我就磨平的你上的刺!让你明白,男人才是这个天下的主宰!”

    离玉的眸色微微的变了变,缓缓而道:“男人主宰了世界,女人主宰男人!我没说错了,二皇子,你看你爹吧,贵为了国之君,还不是听了一个小小的妃子的话,派你过来天虞府!”

    “你可以少说两句!”他怒了,总是这么伶牙俐齿的,让他觉得很不舒服呢!

    离玉站了起来,发现脚还有发软,上的力气还是使不出来!皱眉,“真是卑鄙,打不过人家就用的!”

    二皇子却冷笑,“谁说本宫打不过你,不过嘛,本宫不喜欢被任何事牵绊太久,你爪子太锋利,我就废了你锋利的爪子!”然后慢慢玩!

    离玉伸出双手,喃喃自语:“我爪子哪里锋利了?”明明没看出来!不然再怎么锋利,也没二皇子这般张牙舞爪的!

    二皇子只是随口说说,不知道她是故意的,还是笨的,居然还伸出爪子来查看,他拍了拍手,两个侍卫走了进来,然后叮叮当当的将一个锁链的东西送到二皇子的手里。

    那锁链在二皇子的手里玩弄很久,少年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那寒冷的气息层层的朝离玉压迫了过来,少年缓缓而道:“我来看看我抓的小野猫上这个,是不是会很乖巧温驯呢?”

    说完,一步一步的朝离玉走了过来,然后“咔嚓!”那锁链便在了离玉的双脚上和手臂上!弄完,少年满意的笑了笑!

    离玉动了动双脚,显然有些不满意:“我现在全没有力气,你还给我这么重的东西!”

    “是吗?也就几斤而已!”他冷冷的笑着,“这药效一个晚上就过去了,明天早上起来,你的精神就可以恢复,都可以在把你关在笼子里跟老虎打架了!”所以,你就放心!、

    “变态!”她轻哧,眼中里没有半分的恼怒,相反是不屑的轻笑,贵族就是喜欢仗着自己高高在上,随随便便的决定一个人的命运,不过她轩辕离玉的命运岂是别人可以决定的?

    “本宫就是变态,对奴隶更是!随你怎么说!”谁叫她得罪了他!他没有一刀杀了她,而是把她抓过来慢慢的折磨,对她已经是最大的恩惠了,还从来没有人得罪了他之后,还得活得超过三分钟的!

    二皇子一双冷厉的目光看了一眼女孩那张清秀隽雅的脸,对边的几个女奴说道:“把她的脸好好化化!那边有胭脂!”

    他随手一指一个包袱!

    “是!”两个年纪不大的女奴赶紧应得,拿着东西就朝离玉走过来!离玉闭着眼睛任由着这两个女奴拿着一堆胭脂在她的脸上整来整去!

    自己被人绑架了,等轩辕雷醒来的时候,就会第一时间让慕容秋知道,当然黑道上这么多人,想要找到她,也是很容易的,只是这个二皇子居然要把她弄成奴隶?还给自己化什么妆,这样子就算走到天虞府的大街上,他们也认不出来,不过她倒是有其他的方法的!

    离玉睁开眼睛的时候,吓了大跳,那女奴的手里举着镜子,镜子里的容颜……好吧,连离玉自己也认不出来了,一字眉,大红嘴巴,鼻子画塌了,脸上还画着一个黑色的大斑!果然是长得有个

    “很好!”少年那冷冷的声音传过来,伸手捏住离玉的脸蛋,仔细看了两眼,顿时觉得心里有抹恶心的感觉,“真丑!丑到本宫都不想多看一眼!”

    知道丑,你丫还把我弄成这样?这不是变态是什么?离玉翻了个白眼,丑就丑吧,她都不介意,反正能恶心到他也行!

    二皇子见她不生气,她不慌张,顿时觉得有些无趣,挥了挥说道:“明天把你关笼子带你游街!”

    “你妹!”她咬牙切齿!轻轻的吐出两字!

    二皇子耳力极好,却是听见了,不过却没听出来这是骂人的话,反而那眼睛里泛过一丝疑惑,将她扔在那里,任着女奴们替他脱衣服!

    离玉陆续有奴婢进来,抬着木桶和水,还有花瓣!看来这厮是要沐浴呀,当着她的面?真不知羞耻!她心里冷冷的骂着!

    二皇子脱到最后,见离玉正瞠着一双亮晶晶的眸子盯着他,他的脸色微微一变!“你就不知道转过去吗?”

    “她们不都在看吗?”装什么清纯呀,她那张非常有个的脸上划过一丝讥讽的笑意!

    “她们是本宫的女奴!”伺候他洗澡是应该的!这也很正常呀。

    “你不是也把我当成奴隶了吗?”哎……你以为我愿意看呀,对于男体构造的常识,那个世界的爹地已经全部将信息输入人家的大脑里了!就算闭着眼睛,也能指出来你的份部分,甚至你体里面的部分!每一根血管,每一块骨头!

    “……”

    他一双凌厉的目光扫过来,像刀子一样扫在她的上!“你们全部出去!”

    那些伺候他的奴婢面色惶惶,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少年上最后没有脱下来的中衣,然后跪着出去了!

    离玉迈不动脚,转了个子,你不让我看,我就不看啰,别别扭扭的,这屋子里点的全是夜明珠,只有不远处的窗檐处高高的挂着一个夜灯!她叹了一口气,又看了看屋里四周的况!实在是没办法了!只能碰一碰运气!

    听到门外有奴婢走动的声音,耳边一声轻轻的落水声,她的嘴角一扬,目光望过来,纱幔后面是少年隐约的影!长发如锻般垂落!

    她轻轻的移动着体,脚下的锁链发出清脆的响声,突然一个水球朝她砸了过来,那锁链那些哐啷的声音,一阵钻心的痛楚双脚传过来,耳边是二皇子森冷带着寒意的声音!

    “你可别想着要逃,本宫手里的东西,宁可毁了,也绝对不会让她落到别人的手里!”

    “我都在你的手里了,还能落到谁的手里。再说我哪里想逃了,我全一点儿力气也没有,我只是觉得有些闷,想开个窗户而已!你放心,我是不会逃的!”她信誓旦旦!眼睛里却闪过一丝邪恶的笑意!

    开窗?二皇子坐在水里,俊逸的脸上微微的有些疑惑,她开窗作什么?“你开窗叫人?这四周全是我的人,你叫也是白叫!”

    “谢谢提醒!不过我真没想这么做!”她非常老实的回答,拖着子,好不容易才走到窗户处,已经累得满头大汗了,手指总算是勾到了窗棂的栓子,然后将窗户轻轻的打开!

    一阵凉风吹了进来,带着门外树木青草的芳香,这里好像是天虞城的官方驿馆,四周都有天虞府的军队在来回巡夜,想逃是不可能!她一直都知道,而且她一直是很理智的!

    那挂在檐上的灯笼就在她的头顶,她的目光扫过来,没有看到室内有什么可以够得着的东西,倒是窗户外面有根长长的扫帚倒在那里,她伸手去够,够不着,看了看在手腕上长长锁链,然后朝外面甩去!

    “你干什么?!”那寒冷的声音传来!

    “没干什么?我就是吹吹风而已,你又跑不掉,你干嘛这么紧张?”她轻轻一哼,接着甩着手腕上的锁链,发出一阵阵清脆的声音回在夜空当中!

    纱幔那边的少年没有说话,可能是以为她只是在发脾气,这很正常,被人绑架了,还要被当成奴隶,生气才是很正常的表现!这个时候就让她发疯一会吧,都成这样了,到时候就更加没力气了,他也不想要睡觉了,她还在那里发泄不满,然后影响到他睡觉!

    离玉用足的最后的力气,终于把那倒在窗下的扫帚给勾了上来,捡在了手里,然后举着那扫帚使劲的去勾房檐下的挂着的灯笼,就差一点点了!她咬了咬牙,伦起扫帚使劲一挥,那灯笼便掉在了地上,灯油洒了一地,瞬间就起火了!那扫帚上也洒上了灯油,燃烧得非常厉害!

    “什么声音?”少年皱眉,语气有些疑惑,伸手一掀纱幔,却看到女孩那张邪恶的笑脸!

    离主将手里着了火的扫帚往二皇子的方向挥了过去,那纱幔这么轻,正好易燃!

    二皇子眯眸,脸上顿时有了怒意,看着那脏兮兮的扫帚挥过来,他手里的水花便挥了过去,只是他没有料到,那扫帚勾到了离玉的锁链上,又被了回来,水珠没有洒灭火苗!离玉奋力的将着了火的扫帚往软榻的方向一踢,软榻止放着的是张上好的狐狸皮毛披风,瞬间就起了火!

    四周都是易燃的物品,瞬间火势蔓延得很快,二皇子已经从水桶里跳出来,伸手一朝旁边的衣架上一摸,摸了个空!这才发现放在旁边的衣服不见了,却看到一脸邪恶的女孩正靠在窗台,手里抓着的是他的衣服!

    离玉微微一笑,将那些衣服漫不经心的扔出了窗外!

    二皇子脸色一窘,扯过旁边的纱幔围在了露在外的上,伸手一掌推向水桶,将水桶顿时水花四溅朝火苗扑了过去!那些绸缎材质的和木材质的物品燃烧得太快,那水刚刚泼上去,一点点星火没有灭,又马上燃烧起来!

    离玉无辜的看着他,嘴角明显是一副讥讽的笑意!“那个材不错!”

    二皇子吼道:“来人!”

    奴婢们纷纷推门而入,看到着火了,顿时吓得脸色苍白,离玉却冷静的说道:“你们还愣着干嘛呀,找人救火呀!”

    然后刚刚冲进来的奴婢又慌慌张张的跑了出去!大叫着火啦!

    二皇子冷冷的看着她,那火势渐渐的蔓延了半个屋子,那些奴婢和守卫才各自提着个水桶冲了进来灭火!

    离玉从废了好大的力气才从窗户处爬了出去,那差点就烧着了自己,二皇子见此,也赶紧从窗户处跳了出来,他刚刚明明看到离玉把他的衣服扔出了窗外!现在这般狼狈的模样,若是在那帮奴婢着守卫的面前,肯定是丢了大面子的!好歹也捡件衣服穿在上,只是当他跳出窗户的时候,顿时就傻眼了,离玉将那些衣服扔到了那被打落的灯笼下面,此时也已经烧得差不多了!

    二皇子气得脸色都变了,一只大手勒着离玉的脖子,“你找死!”

    离玉张了张嘴,喘不上气,好像全的空气都被抽掉了一般,连灵魂都想从自己的体里轻飘飘的飞出来!她全使不上一丁点儿的力气,顿时觉得自己的生命在渐渐的流失!

    早知道如此,她就应该跟明千机学学药理了,没想到药物这么厉害!

    那些奴才和守卫提着水桶一桶一桶的往火里烧,只奈那火势越烧越旺!渐渐的一片混乱!驿馆的守卫见人手不够,赶紧派人去天虞府请人过来!

    一只寒箭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过来,二皇子见此,顾不得离玉,松开了手,子一闪,那短小的利箭便从他的肩膀擦着皮肤而过然后钉入了墙角里,泛着森冷的绿光!

    离玉好半天才缓过劲来,上又一点儿力气也没有,扶着墙角往门口走!突然脚下一滑,摔倒在地,一只短箭从她刚刚走过的方向飞过!吓得她脸色一白,幸好躲得快呀!抹了一把冷汗,却看到二皇子只围了一条纱幔在腰间,手里抓着一枚精短的利箭,眼睛里全是冷冽的寒意!

    驿馆的人员正在全力的灭火,完全没有看到此时的暗杀!那暗杀者似乎很是小心谨慎,没有惊动那些救火的!

    锁链发出叮当的响声,离玉伏在地上叹了一口气,看着这倒霉的锁链,咬牙切齿!

    二皇子已经躲开许多次的偷袭,此时人已经走在了离玉边,一把提起地上的女孩,挡在了自己的前!

    离玉脸色一变,他这是把她当挡箭牌呢,当箭靶这件事儿……这个二皇子怎么能让她这么可又漂亮的女孩儿给他当箭靶呢?

    “你……”有种!她咬牙,那锋利的短箭朝她飞过来的时候,她一抬衣袖,正好打在了手腕的铁链处,激起一阵火花!那铁链应得而断!硬是把离玉剩下的话噎回了肚子里!

    她可不想死得这么的不明不白呀,那些刺客明显就是对付北堂绍的,关我轩辕离玉什么事?看着他那精壮的手臂,唇角,然后张嘴便咬了上去!

    二皇子吃疼,把她扔了出去,同时子滚入了院子的草地里,隐到了黑暗的地方!

    离玉闻到了血腥的气息,那一倒得很重,把北堂绍的手臂都咬得出血了,不过自己也受到了很大的打压,全的骨头都快摔碎了,要是平时,她肯定能逃出去的,现在却只能任人鱼,顿时让她觉得有股苦涩感!

    家里的人肯定知道她不见了,也会派人过来找她,只是不会那么快,慕容秋毕竟不是神仙不会知道她现在在那里,或者是遇到危险了!她那仇恨的目光顿时朝暗处那抹影望去,都是这人所谓的贵族皇子!

    那些刺客似乎全部都是针对二皇子的,对于离玉倒是不屑,连看她没有看她一眼,黑暗中跳出来几个黑影,黑影的上都背着大刀,手里拿着的是小型的箭弩!

    二皇子的目光再次朝离玉看过来,那女孩的体只能自一丈的距离,只要扑过来拿她挡着,他便可以回到屋前,那里喧哗一片,人又多,到时候便可以脱险,现在这个时候,他也顾不得形象不形象了!

    离玉本来想叫有刺客,可是全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任怎么叫还是被那喧哗的救火声淹没了,现在这个时候,肯定不能指望北堂绍,他都拿自己当箭靶,真是无耻至极!她慢慢的往角落里爬!尽量在有光线的地方,她怕她躲到暗处,那些刺客的箭过来,自己就被误杀了。

    二皇子突然扑了过来,抱着女孩在地上滚了一圈,那如蝗的短箭密密麻麻的过来,瞬间便在钉在了地上!他突然提起女孩,“你居然咬我?”

    “你居然拿我当挡箭牌?!”她冷道!

    “你不过是个平民而已!为本宫死,你应该感到荣耀才对!”

    “去你的狗荣耀!”她张嘴再次咬过来,北堂绍一怔,没想到她又来这一招,一只手已经扼住了女孩的下腭!

    一时分神,手臂却被短箭中,穿透了骨头!少年只是皱了皱眉!

    离玉的目光突然瞟到墙角的一个狗洞,指着狗洞,说道:“到那边去!”

    二皇子居然也没多想,听了她的话,抱着她滚到了狗洞的旁边,看到那狗洞,顿时有些寒意!

    离玉指了指那个洞,“要不从这里钻过去,这洞深的,应该有几米吧!”

    “不可能!”他寒声道!

    “命重要还是面子重要!我看你的手下也过来了,要不你再会儿?”离玉轻笑,死到临头了还这么死要面子?!

    离玉见他犹豫,接着说道:“我看这个狗洞应该可以到对面的平民小巷,到时候我们随随便便的躲到一户民居里,他们也很难来找!”

    见他半天不说话,女孩轻哼,将人给推了进去,然后自己也钻了进来,伸手将洞口的一堆稻草拉了过来,堵了堵!

    “走啊!”女孩不耐烦的声音!

    少年声音沉沉的,“今天的事,你不可能跟任何人提起一个字!”

    “我不提!”钻狗洞逃命有什么好丢人的?

    “你!”他顿了顿!“等出去脱险以后,我就让人割了你的舌头!这样就不会泄露半个字了!”

    “我发誓,我一定不会向任何人泄露二皇子跟我爬狗洞的事!”她往前爬着,真是残忍,居然还要割她的舌头!

    “发誓?”一声冷笑,“我看除了割了你的舌头,还要把你的手废了,你若是识字,不说出来也会写出来的!”

    明明很丢人,她还在提爬狗洞的事

    离玉轻笑,“那行,等下我出去以后,就在巷子里大叫,让那些杀手听见,过来杀了你!”

    “你!”

    终于从狗洞里爬了出来,外面一片漆黑,天空里只有几颗星星发出黯淡的光芒,离玉从一户平民居的墙洞里爬了进去!

    二皇子看了一眼,很显然,那也是狗洞,既然都爬过一回了,也不介意爬第二回!他咬了咬牙,也跟着爬了进去!

    离玉靠在墙角,将二皇子拉了进来,沉道:“他们出来了,在这附近,你别出声,别说道,也不在大声的呼吸!”

    “你怎么知道?”他好像很疑惑!

    “你现在很紧张,你还想杀我,你更想在杀我之前,慢慢的折磨我,不过呢,从我说完话开始,你最好听我的!”离玉缓缓说完,然后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尽量轻轻的呼吸!

    那那亮晶晶的眸子,在夜色里显得异常的明亮!二皇子此时一泥土,上只围了个白纱,不过却看到女孩皱眉!、

    这白纱在夜色里显得异常的显眼,这丫不是故意找死吗?

重要声明:小说《九岁小女的田上人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