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凌乱了

    第七十九章凌乱了

    “只要你愿意,你便给你这样一个份!”世族嫡女的份!林夫子那幽深的目光里有抹坚定的光芒,他看着眼前的女孩,与两年多前看到的一样,只不过她现在长高了一些,眉宇之间的傲气却一直没有变!

    倘若有了林家嫡女的这个份,那天虞府甚至邬家都会用另一种眼光来看她!离玉不有些苦涩的笑意从嘴角弥漫开来,原本想改变平民的地位,甚至现在她都觉得快实现了,至少那些贵族如果看平民工的时候,眼光不似从前那般目中无人了!可是现在她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一切,原来都会成为假象,到最后她想要与贵族们平起平坐,也是不可能!除非拥有和他们一样的份!

    林夫子见她苦笑,心底顿时有丝淡淡的无奈,缓缓而道:“我知道玉儿心比天高,一直不屑我帮你,你一直想用自己的努力,证明你自己存在的价值!可是这是一个现实的社会!纵使你有天下最多的财富,可是你也需要地位和权力!一个贵族的地位和权力!”

    “干爹,我知道了!我想我暂时还不用你帮忙吧!”她无奈的笑笑,手里捏着林之策写的那封信函,那上面没有对她的千言挂念,那是写给林夫子和林夫人的,他在上面说要好好照顾玉儿!

    林夫子还是显得无奈,之策果然说得对,她不是普通的女孩,她对财富和权力的**,如果是靠别人才达到,她会是那样的不屑!

    林夫人进来端着一盘西瓜,“你们聊什么呢?说这么久,刚刚徐虎兄弟送过来的西瓜,我尝了一下,可甜了!还剩下一个给府里的丫环们了!”

    林夫子笑呵呵的接过林夫人手里的盘子,“夫人,这些事让丫环们做就行了,府里的丫环都被你宠坏了!”

    “那倒没有,丫环们做事还是很用心的!我发现呀,府里的丫环近来做事,越来越心甘愿了,还是玉儿说得没错,弄个雇佣合同,做得好,每月除了工钱还有资金,做得不好,那只好扣钱了!”林夫人挽着相公的手臂浅笑盈盈。舒榒駑襻/

    “你平时心善,那丫环若是没做好,你也不会去扣她们的工钱吧!”所以那些丫环才会这么心甘愿的好好做事!

    离玉笑眯眯地在盘子里拿西瓜,言道:“干爹和干娘关系这么好,相亲相,离玉真是羡慕得不得了!”

    林夫人却乐了,“你羡慕什么呀,你现在还小,到时候也能遇到个对你一心一意的良人!”这丫头是不是想得太多了呢?

    “其实我只是想替我娘找个良人,关心我娘,护我娘,喜欢的娘的一切,当然还要喜欢我!”她调皮的朝林夫人吐吐舌头,笑林夫人会错自己的意了!

    林夫人笑眯眯的看着她,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言道:“相公,虽然我不喜欢周丘的一切,但如果为了玉儿,我也是愿意同你一齐回去的!”

    离玉吃着西瓜,突然就停了下来,看着林夫人,原来这件事林夫人也知道,也是!林夫人和林夫子的关系好,他们之间的恋,相到骨子里,自然是夫妻间有什么话,都不会隐瞒的!

    林夫子言道:“玉儿说,她还要考虑一下!”他也知道自己的夫人对周丘那是一种怎么样恐惧的心,在那样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权力中心里,她被伤得体无肤,最后连他们还有腹中的孩子也成了权势利益的牺牲品!

    林夫人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定,言道:“玉儿,我知道你不愿意接受我们给你的,但是你首先要拥有足够的能力,才能改变很多的东西!”

    离玉顿了顿,走过来,对林夫人说道:“干娘,我想替我娘招个地位和份最厉害的夫婿,你看,什么样的份才配得上我娘?”

    “我们现在是在说你的份。”林夫人无奈的摇了摇头!

    离玉的份很简单的,楚南地区排名第一的农商!拥有平民的份,却是楚南地区的风云人物,那些贵族对她既是看不起,又是缺不了她!因为她弄出来的东西,制造出来的平民劳动规则,他们很难改变!

    贵族们不是怕她,更是对她不屑吧,就算在上流的贵族宴会上,那些贵族的眼光还是把她看一低,就像看她是一个普通的劳动者一样,不过她就是一个普通的平民劳动者!劳动者的规则是由她来定的!很多人拥护她,甚至支持她!

    “我的份嘛……”她突然狡黠的一笑,“要是我娘的份定下来,我当然就顺其自然随我娘的份啦!”

    林夫人摇头,“玉儿,我看你就是调皮,这么多年了,你就没有看出来?挽娘的心里其实是另有打算的,你为什么不去问问她?”

    “我问了,她都不愿意告诉我!我想她肯定没有吧!”肯定没有所喜欢的人,她不想疯娘年纪轻轻就孤孤单单的过一辈子!有些东西,疯娘她必须得到!

    “你别忽悠我了,你能看人心,就不能看到挽娘心里到底是想些什么?”林夫人说道,会看透人心,若是当个政客,那是一个可怕的存在!

    “干娘,你不懂,有些事光凭我一个人说出来,若是别人不承认怎么样,那我就会被认为是信口雌黄的!”疯娘的那些事儿呀,还得靠她用些手段才行!

    林府的丫环翠竹过来,恭恭敬敬道:“夫人,门外的徐爷说要找玉小姐!”

    离玉嗯了一声,跟林夫人告别,赶紧走了出去!

    林夫子淡淡而道:“她若是愿意接受我们给她的,她就不用这么辛苦!我看她就是太傲气了!之策之前也提过的,我还以为之策会不愿意呢,没想到是他自己提出来的!”

    “可是玉儿和之策的关系就变成兄妹了,相公,你看这样?”林夫人显得有些无奈!

    “我记得你也是我家的养女!”林夫子邪邪一笑!

    林夫人低头,红了脸颊,“是啊,我以前是养女,林家一直把我培养成最出色的养女,无非是想用我去跟皇家联姻,结果那天晚上,你带送着我跑出府……”后来发生了一连串的事,林家的老爷子因为自己的儿子和养女私奔,气得火冒三丈,废了林夫子母亲的主母份!将其关入了柴房,闭口思过!林夫子听到消息,于是又带着林夫人回到了那个家!

    很多事,只要一个决定,便可以改变一生!倘若当时林夫子没有那么意气用事将林夫人带出府,以后的事都不会发生!

    离玉在林府的门口见到徐虎,徐虎见到离玉出来,这才松了一口气,“玉小姐,我听说二皇子和丞相也过来楚南了,想必是知道了一些事,今天又有几个份不明的贵族过来订粮草,我思来想去,觉得不对,所以就直接拒绝了他们!可是我看他们临走的时候,那目光好像有问题,我生怕出事!”

    离玉现在哪里还管得了这么多,“你拒绝了他们是对的!这件事那向任何的人提起。”

    “这个我当然知道,只是有件事我觉得奇怪,些两个人为什么偏偏要从我们这里买粮草,其实西北草场辽阔,不比南方差!”徐虎谨慎的言道!

    “也许有人想给我们制造一些事端,让我们一败涂地!”离玉淡淡的回答,心里已经开始有危机感了,不到迫不得已,她不是会牵上林家那条线的!她也知道林夫子是一翻好意,同时她也看到了林夫人对周丘的抗拒!

    她不能为了自己,而去伤害那些对她好的人!

    “似乎是邬家!”轩辕雷抱着一包大米过来!插嘴道。他说完又将大米抱到林府的厨房了!

    “到时候只好见招拆招了,我们明天接着给我娘招夫!我就不信挑不到一个好的!”她抚了抚额,紧皱的眉头微微的松开!她知道她一无所有的时候,有人对付她,当她拥有很的时候,也有人要对付她!

    徐虎小心翼翼的看了离玉一眼,“玉小姐,你看我这条件可以不?”

    好吧,她点头,“我没意见,但要看我娘同不同意!”

    徐虎顿时有些尴尬了,“那个玉小姐,要是慕容大主子问起来,你一定要替我作主呀”他很怕慕容秋!

    “关慕容秋什么事,他第一轮就被淘汰了的,有什么资格说别人!”离玉轻哼,往家里走!轩辕雷这时也跟了上来,将一块煮熟了的玉米递到了离玉的手里!

    “玉小姐,林府的那个翠竹给我的!”男子说完,脸色微微的一红,瞬间又跑了!

    那玉米还带着温暖的度,鼻尖有玉米的香气,她握在手里,不由得扬上了一抹淡淡的笑意,轩辕雷也有二十岁了,这两天一直替她打点着各项的事务,比其他的长工都要忙很多!

    两年前那句所谓的玩笑话,离玉是不会当真的,因为她发现轩辕雷似乎也没太当真!只是经常照顾她,有什么好的东西,会先送到她的手里,他就像一个大哥哥一样,照顾着她,让她觉得这种被照顾的感觉很好!

    回到家时候,见到丽娘正在打孩子!狗蛋哇哇的哭!十五爷站在旁边看不过去了,讥讽道:“你自己心里过不去,也不必要拿孩子出气呀,真是的!”

    丽娘一脸的怒色,“这死孩子吃饭把碗打了,不好好打他一顿,他不知道长个记,这又不是自己家的碗!”当然自己家的碗被打碎了,她还打得更凶!

    十五爷上前拉住了孩子,“一个碗而已,平时你都拿木碗给他吃饭的,今天也不知道发了什么神经拿了个青瓷碗塞到了他的手里,他手这么小,吃饭的时候又喜欢四处乱蹦,能不把碗摔了吗?”

    “这么大了还摔碗,玉姑娘,你回来了,你回来的正好!你说我是不是应该打他一顿?”丽娘扬起棍子,又朝狗蛋的上打去!

    “丽姨,一个碗而已,丽娘应该不是因为一个碗才打他的吧?”离玉目光如芒一样,看得丽姨一阵的心虚!

    “小孩子不懂事,做错了事,就应该打!”她咬了咬牙!

    离玉撇了撇嘴,拿掉了丽娘手里的棍子,“这么说来,丽姨还真是一个事实恩怨分明的人!不过你那绪不好,也不用拿狗蛋摔了个碗当借口呀,到底出什么事了?莫非我娘问你还那些丝线了?还是你上回借了我娘的发簪,我娘现在想想用,要回来,你舍不得!”

    哎哟,玉小姐,您不用说得这么真相好不好?丽娘摇头,“没什么事,没什么事,我借挽娘的东西,等过些子就还了!”

    她赶紧上前抱着狗蛋去厨房做饭去了!

    离玉好奇的问道:“她受到什么刺激了,这么激动?”

    十五爷一脸的苦相,“玉小姐,其实我也受到刺激了,你看我这脸色好苍白呀,这心呀,也是拔凉拔凉的呀!”

    “靠!”离玉轻咒了一声,转回房!

    还没走到院子,便看到慕容秋和疯娘在一起,他们的手拉得紧紧的,好像……那感觉像偷侣!疯娘正迎面看着眼前俊美无俦的男子,笑得暖花开!

    慕容秋那冷峻的脸上,似乎也有一丝的笑意,缓缓开口:“挽娘,你那丫头替你招夫婿,你怎么不拦着?我今天真是丢尽了脸,居然被她淘汰了!”

    疯娘掩唇轻笑着,“谁让你笨呢,她说什么,你就信了,她就是看你好欺负呢,以前拿了你的绿林号令,带着一帮土匪当农夫使,现在他们可真成了农夫了!”

    离玉有些凌乱,饿,娘呀,你不要这么不矜持好不好?!人家一定给你找个天下最好的男人,你不用这么急不可耐的就被慕容秋这**丝给勾搭上了!您好歹也是一白富美!虽然是小白的白!但也请你有点矜持度好不好?

    “挽娘,我看我们还是跟玉儿说清楚吧,不说清楚那丫环不知道又会整出什么事来!”真是忧心呀,那丫头的功夫见涨,再等她长大,他肯定不是她的对手了,到时候再抢挽娘,估计会更加的困难!

    “那应该怎么跟她说呢,万一她不能接受怎么办,你知道她很骄傲的,还有呀,你今天居然这么冷冰冰的拒绝丽娘了,她应有多伤心呀!”疯娘脸色绯红,声音温柔至极!

    原来丽娘生气,无缘无故的把狗蛋打了一顿时,是因为慕容秋拒绝了她呀,可是娘呀,你干嘛用这么温柔的语气对慕容秋说话呢,虽然你说话一直都是很柔柔软软的,可是你那眼神也不用这么迷恋吧!

    “我对你的义,你应该知道的,十多年前,我就应该将你抓住的,可是年少轻狂却错过了,后来才知道你遇到了这么多的事,若不是那天看看到玉儿脖子上的玉坠,我也想不到十多年前的人是你!”慕容秋伸出手来,将她的双手窝在自己的掌心里!

    疯娘喃喃地叫了声:“秋!”

    噗!

    离玉抱着柱子在那里狂吐,你俩一把年纪了,不用这么麻吧,恶心死她了。

    疯娘和慕容秋此时听到声音,朝离玉看了过来,两人的脸色皆是一变,慕容秋的影在院中一跃,人已经不见!

    “玉,你怎么了?”只剩下疯娘一个人,疯娘此时那脸上红扑扑的,明显就是紧张加羞涩所致!

    “就是吃坏了东西,胃不是很舒服!”没看见都吐了吗,她抬头,脸上挂着迷人的笑意,将头埋到疯娘的怀里,“娘,你放心,明天我再接着给你招夫,那什么县令财主的,都太俗气又没什么品位!那是坚决不能要的!听说周丘的丞相过来了,要不我去给你抢过来?”

    “玉,看你又胡说了,这么粗鲁,怎么能为了给娘招夫婿,就跑去抢男人呢?再说丞相我又没见过,不知道长得怎么样,格好不好。”疯娘这一年来,疯娘一次也没有犯过,而且说话很有条理,这一点离玉是很吃惊了!

    “原来娘看不上丞相呀,那就王爷吧,那个成王呀,听说也来了,回头我叫阿烈大叔带些人过去劫来!给娘暖!”她话还没说完,疯娘一只手就捂了过来,其实她还想说成王爷要是不爷,她就请人去各国打听打听,看有没有青年皇帝什么的,招个皇帝当后爹,倒也不错呀!这份一瞬间就有了呀!

    疯娘无奈的叹气,“你尽乱说话,还是小孩子心,你都十一了,再过几年那提亲的人,只怕会排好几个村子呢!”

    “娘,刚刚我进来的时候,好像听到你在跟谁聊天,到底是谁呀,怎么我一进来,就没声音了。”她露出无辜的表,怕疯娘会尴尬,她赶紧装作什么也不知道!

    “没,没有谁呢,我自言自语……”虽然疯娘已经一年多没有自言自语了,但是偶尔犯犯疯娘,也并不是不可以的!

    “哦,看来我出现耳鸣了!”她狡黠的笑着,疯娘呀疯娘呀,你跟那慕容秋的关系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见光呢!

    不行,看来明天还得出个狠招才行!第二天,离玉便把徐虎叫了过来,徐虎今天穿了一件锦锻的袍子,脸上的胡子也刮掉了,连那粗粗的剑眉也修了修,据说他是特意跑到天虞城的柳叶阁,请罗如柳给做的脸,这时候,一张粗犷的脸蛋白白的,怎么看,都怎么觉得别扭!

    “玉小姐,你看我这样行不,挽夫人能看得到我吗?”徐虎紧张的问道。

    “你等下去我娘面前走两圈,如果逗我娘笑了,你就差不多成功一半了。”她眉目轻灵,笑得有几分邪恶!

    “是吗?那太好了,那罗老板替我做完之后,都感叹,他都上我了,挽夫人一定也觉得这可以!”这个山寨的老大欣喜异常。

    离玉很想好心的告诉徐虎,那罗老板本来就是喜欢男人的,不知道徐虎听了之后,会作何感想?“徐虎大叔,你用绿林号令替我给全国的黑道发个启示,就说江湖告急!请各大山寨的当家来天虞城郊玉府!”

    “出什么事了?莫非是贵族对你不利?”徐虎的脸色顿时变了!

    离玉摇了摇头,“其实是这样的,我最近发现慕容大叔总是疑神疑鬼的,后来偷偷的跟踪才知道慕容大叔正跟一女子幽会!我想那女子应该是慕容大叔喜之人,他们还拉手,拥抱,甚至亲吻……”

    “上过没!”徐虎瞠着大大的虎眼!

    “饿……这个,我不知道……”应该算是上过了,这个嘛,她只是一个纯洁无暇的小女孩,知道的不多!

    “原来是大主子有心上人了,玉小姐想成人之美,替大主子做主,举行一个盛大的婚宴是吧,既然是好事,那我徐虎一样尽力去办!”徐虎一拍脯!信誓旦旦!

    “其实这件事慕容大叔还不知道,我想到时候给他一个惊喜呢!所以徐大叔,你也明白我的想法是吧。”离玉朝徐虎眨了眨眼睛!

    徐虎会意,呵呵而笑,“这个是自然!给大主子一个惊喜嘛,回头我一定不会让兄弟们乱说的!我现在去找挽夫人,希望挽夫人给看得上我,嘿嘿……”

    离玉挥了挥袖子,去吧去吧,俺娘一定看得上你,一定会对你笑的,把自己打扮成这样,不就是要逗人笑的吗?

    门外有人送来拜帖,十五爷赶紧拿了过来,送到了离玉的手里!

    离玉看到那拜帖上的名字时,顿时一怔,乔丞相乔永承?他也过来应聘当我娘的夫婿吗?女孩的嘴角不由得浮现起一丝浅浅的笑意!

    十五爷又接着拿出一张,“玉小姐,这还有呢,哎呀,来拜访的人太多,我好不容易才打发了一些出去,这两个是天虞府家主亲自推荐过来的!”

    另外一张拜帖自然是成王北堂绍的,离玉缓缓而道:“好,我马上过来,你通知一下我娘,叫她过来见客!”

    “知道了,玉小姐,可是……干嘛要挽夫人也出来见客呀,挽夫人以前从来不出来见客的!”十五爷说道!

    离玉打了人哈欠,“让我娘多见识见识一下也是好的,让她看看其他的男人,免得她目光里只看到这府里的这么几个,连挑都没得挑!”

    十五爷脸色有些难看,喃喃而道:“玉不姐,其实我也不赖嘛。”虽然是乞丐出,但也混到了楚南地区第一农产商玉府的管家!

    离玉已经朝大堂里走过,小叶子将茶水奉水,便脸色紧张的走了出来,拍着脯,“玉姑娘,那两个人肯定是大贵族吧,气场都不一样,特别是那个年轻的,好起来好帅哦,不愧是贵族家的少爷呀!”

    离玉白了小叶子一眼,“贵族的少爷你又不是没有见过,干嘛这么紧张?”

    小叶子长长的呼出一口气,“那个贵族少爷不一样嘛,你去看看就知道了,好像比任何贵族少爷都要贵气呢!”

    离玉走到在大堂,但看到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一青色的华服,八字的胡子梳理得一丝不乱,嘴角眼睑都有了细密的鱼鳞纹,只浓眉下一双瞳仁炯炯有神,黑的深不见底,此时男人见到离玉过来,便微微和抬起了头!

    另一侧的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少年一黄缂丝面白狐青白锦袍,腰间是一条雪白的缎带,长长的乌丝是一根灰色的缎带轻轻的扎在了头顶,少年清逸的脸庞,深邃的眼睛里有抹深深的寒意,薄唇轻抿,见到走进来的女孩,顿时皱眉,眉宇之间,皆是冷冽的气息!

    离玉上前抱揖,“轩辕离玉见过乔丞相,二皇子!”

    女孩着一袭朴素的橙裙。隐约可看见一朵白色桃花,腰间系着一条白色流苏。腰配半块淡绿色的玉缺。年纪虽小,却眸似蓝宝石,声就像莺回燕转。浓密睫毛下,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收敛那股骄傲,楚楚动人,惹人怜

    北堂绍只是这么淡淡的看一眼,便觉得心底有抹淡淡的绪蔓延开来!他那寒冷似的脸上露出一抹异样的光芒,说道:“你就是轩辕离玉!”

    果然是百闻不如一见!

    离玉打量着北堂绍,心里暗叹,这个二皇子配娘的话,似乎太小了一点,这可怎么办纳?乔丞相的话,那眼神太寒,也不太好!

    “是!我就是轩辕离玉!”

    北堂绍那嗜血的薄唇上染上一丝冷冽的笑意,“不过如此,我看你就是有点小能耐的平民而已!”

    “二皇子说得没错,我就是一个平民。”那就如何?你每天吃的,还不是我种出来的?

    “既然是一个平民,为何见到本宫不下跪?”北堂绍语气顿寒,咄咄人!

    离玉一脸的平静,淡淡而道:“我已经向二皇子行礼了,至于为何不跪?我觉得并不是一定要下跪才算行礼,我一向只跪父母,除父母以外,便是恩人或者死人!”

    当然这个北堂绍跟他什么关系也没有,不跪他,代表尊敬他,他不会这都听不出来!

    北堂绍那薄唇抽了抽,她这么凌厉的话语,让他不可反驳!

重要声明:小说《九岁小女的田上人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