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一步一步

    “是啊,很少的,那些油都很贵,一般平民也吃不起!”李掌柜回答!

    女孩突然站了起来,李掌柜疑惑:“玉小姐,这就回村子吗?”

    轩辕雷已经站在门口见到离玉推门出来,赶紧跟在了后!

    离玉想了想,说道:“那些牛在什么地方有?”

    小六爷如今成了祥和酒楼的蛋糕师傅,每天要做好多份蛋糕,有时候做两只手臂都麻了,小六爷明显觉得自己很吃亏!喃喃道:“还是小十九好,仗着有一门机关术的手艺,天天住在乡村的宅子里研究!”

    “那六叔叔可以张贴告示招学徒!你只要做出蛋糕坯和油,成品就交给学徒去做!还有,如果有学徒要学做蛋糕,必须学交学费!若是他学会之后想自己单独开店,那就必须从我们的手里买代理权!然后每年还要交百分之十的利润给我们!我们每个月派发单据凭条给代理商,他卖一份,就必须在单据上注明!”虽然她这么做有黑商的味道!而且牛的供应还这么少,就算有人学会了,想单独开店,那材料也很难凑齐!

    小六爷听着一阵迷糊,倒是李掌柜听明白了!赶紧说道:“玉小姐真是英明呀!”虽然这也有弊端,不过蛋糕是贵族才吃得起的东西,一般的平民也没那财力自己开店!

    离玉捡回来的这些乞丐个个都有一项自出类拔萃的才能,十九爷会机关铸造之术,就理所当然的要闭关给她做农具!

    她想以后种田的话,要将所有用于体力劳动的工作,全都变成机械化!至少可以省人力,也可以省不少的时间!

    她那块水田,她仅仅只在秧苗插下去的时候,才动用了一次异能,结果晕睡了好几天,把长工们都吓着了,后来她想想也是,植物的生理特,是顺其大自然的规律,花秋实!并不一定要她动用特异功能才能办到,而且她现在的生活跟以前不一样了,她也没必须为了生计,用特异功能种出反季节的东西!

    若是一定要种出反季节的东西,还不容易?!建大棚就可以了,而且那些破季节种出来的东西,若是在夏秋季栽培,其效益往往比原来时节还要好,同时也是解决秋两淡季农源的途径。舒榒駑襻

    李掌柜若有所思了一下,“玉小姐,那些牛先前是楚南以北的一个叫江陵平原的地方运过来了的,经常有江陵地区的商人过来给贵族家庭里送货!我们叫他们给我们带货,也可以!”

    离玉对李掌柜说道:“李掌柜,下回那个送牛的商人过来,你帮我联系一下!”

    “玉小姐,其实我们若是份量要得多,完全可以从那些北方的商队那里订货!那些北方的商队经常的会四处游走,将北方的东西带到南方来卖掉,再从南方购一些南货到北方去!一年四季来回两趟!”李掌柜言道!

    离玉微微的沉思了一会儿,“若真是如此,那我还应该亲自去看看,特别是粮食之类的,如果能将北方的东西种到南方来,那价值肯定就会很高!贵族们都喜欢新奇稀少的东西,南方的贵族对北方的皮毛感兴趣,北方的贵族又对南方的丝绸感兴趣!”

    李掌柜怔了怔,皱眉道:“玉小姐,您不会是要游历各地的风土人吧,可是我们的田上人间才刚刚起步,鲁家对此一直耿耿于怀,说不一定什么时候,就会在背后我们一手!”

    “所以当务之急就是先把鲁家打压下去,天虞府第一首富的位子,那个鲁家也应该让出来了,鲁正这么喜欢做豆腐,那我们就让他做豆腐去吧!”女孩的声音冷冷的,带着一股睥睨天下的凌厉之气!

    罗老板笑眯眯的看着她,挥挥手里的香巾说道:“其实鲁家现在的亏损大的,鲁家那些商铺里的掌柜,也并不是一心一意对鲁家,我当师爷的时候,那是在前任县令边当差,鲁家商铺的那些掌柜经常的请县令吃饭招,鲁家掌柜们从帐本里做假,抽取的一些利益归为已用!鲁正过来查的时候,虽发现了问题,可是县令说没问题,还保证鲁家的一切生意一帆风顺!就说这祥和酒楼吧,以前还是姓鲁的时候,李掌柜不也是经常亏空吗,然后让鲁家其他的商铺转帐资金过来!我看现在鲁家唯一能盈利的就是首饰阁和绸缎庄了,那些胭脂美容行呀,有我罗如柳,他妄想称第一?!也是绝计不可能的,当然他们也不敢对我罗家怎么样,再怎么说我罗家其中的一个先人,曾经是先帝边的一个内务总管!家里还供奉着先帝赐给罗家的一个忠心侍主的金牌呢!”

    罗家虽是普通的商贾家族,可是人家有个伺候先帝的祖先!一般的商贾不敢明着对付过来,不过暗中,就不一定了!暗中对付的话,万一被暗出来!当然也是一件脱不了干系的事!试问谁会费尽心思去对付一个家族里出现了皇差的商家!这种吃里不讨好的事,对自己一点儿好处也没有!

    李掌柜每每看罗如柳不顺眼,“内务总管,不就是太监吗?”嘴角明显是嘲笑之意!

    罗如柳脸色一变,那双小小的媚惑眼睛里尽是怒火,说道:“太监也是皇差,有本事你李掌柜家里也出一个来呀!”

    离玉瞠了李掌柜一眼,言道:“罗老板说得没错,受到了先帝的嘉赏,那肯定是个能人,现在这个社会,家里有个份尊贵的奴才,总比几代都是普通平民要尊贵一些!”她有时候痛恨贵族立的那些等级森严的制度,不过迫不得已的时候,她也可以好好的利用那些!

    罗如柳听离玉替他说话,顿时笑眯眯起来,朝李掌柜轻哼,一派小人得志的模样,“玉小姐,你放心,我们合伙的这个胭脂美容行,绝对是天虞城最大的胭脂行!那个鲁家的商铺迟早会被我们挤下去!”

    轩辕雷默默的站在玉小姐的后,以前他只是贵族用来取乐的奴隶,这会儿成了一个正常人,玉小姐还亲自请天虞府的人替他销掉了奴籍,此时对玉小姐说出来的话,表现着很大的惊愕,男子看着眼前只及他腰的女孩,说出来的话却比大人还要理,顿时让他不有些怀疑,玉小姐到底是不是一个孩子!

    “阿雷哥哥,你跟祥和酒楼的伙计拿着这张清单去采购这些东西,然后叫辆马车,我们回村了!”女孩笑眯眯的看着他,那样清澈的笑意,如水洗过的天边!她那亮晶晶的眸瞳像是泡在水里的黑珍珠一般!

    轩辕雷半晌才反应过来,“知道了,主人!”从来没有人对他这样说过话,让他瞬间不知所措,这个女孩将自己的姓氏赐给他,现在又叫他哥哥!他本来只是一个奴隶而已!

    “阿雷哥哥,你已经不是奴隶了,当然也不是我的奴隶,所以不用叫我主人,你可以叫我轩辕离玉,或者你也可以跟其他人一样叫我!”她小小的眉头皱了起来!

    李掌柜笑意深深的看着轩辕雷,“是啊,跟玉小姐一起,不用拘谨,更加不用在乎那些等级观念!你可以跟我们一样,喜欢玉小姐,可以把她当成一个跟你一样普通的人!”不过李掌柜那谄媚的脸上那丝笑意,让轩辕雷有些疑惑!

    罗如柳手里的香巾放在脸前轻轻的扇着,言道:“别看李掌柜这样狗腿子一样的表,其实呀,我们对玉小姐的态度是尊敬和敬佩的!再看李掌柜那副谄媚的模样,你也就可以理解了!”

    轩辕雷应了一声,赶紧拿着清单恭恭敬敬的言道:“雷知道了,玉小姐!”

    女孩微微的扬眉,脸上一丝邪恶的笑意,对李掌柜和罗老板,还有一旁呆滞的孔掌柜说道:“以后他就是轩辕雷少爷!你们不可以再用奴隶的眼光看他!知道吗?”

    李掌柜笑得满脸的皱皮沟沟,“那是以后大家都是自己人,是吧,雷少爷!以后来我的酒楼吃饭,我请客!”

    罗如柳哼道:“你的酒楼,那明明是玉小姐名下的酒楼!”

    孔掌柜走了出来,脸上有丝淡淡的忧伤,之前他一直在想到底是谁出卖了萦霜阁,后来越想越不对,家里的那个老奴才这些子的行为也很诡谲,孔掌柜突然过来,言道:“玉小姐,我回萦霜阁了,若真是苦伯做的,我一定不会包庇!”

    离玉想,这个孔掌柜总算想清楚了,商场无父子,更别说只是家里的一个老奴才了!有时候利益可以改变一个人。

    李掌柜之前对离玉也怀着怀疑的态度,直到后来,渐渐的由怀疑变成了佩服,他还一直都记着离玉收购祥和酒楼时说过一句话,说他李掌柜以后会成为天虞府的首富!

    当然离玉并不只是想要天虞府首富这么一个虚名,她的心很大,她想做很多的事,她想让自己的农庄遍及整个楚南地区,甚至整个大周朝!而现在她只有刘村和赵村两个村子的土地!

    回到村里的时候,疯娘已经站在玉府的门口等着了,离玉这回一去天虞府就是一个来月,那八十亩农田的水稻已经长势良好,绿油油的一片,看起来像一望无际的绿色海洋!

    “娘!”女孩将一包胭脂还有一些新衣服塞到了疯娘的手里,然后又叫小十爷将一个装着首饰的盒子送去林府!

    林夫人听到离玉从天虞府里从来,连她和林夫子都有礼物,不得由露出一份幸福的笑意,那支步摇是萦霜新出的新品,林夫人拿在手里不释手,女人那张俏丽的容颜上露出深深的笑意,“相公,你看,玉儿送给我的,好看吗?”

    林夫子本来在给学生上课,突然被林夫人从课堂上叫了出来,办法,他只好让那帮小子练习书法!

    “夫人,你也真是的,这些东西在你的眼里本就不稀奇,你却这么高兴!你那首饰堆里随随便便翻出一件东西来,都是价值不菲的!”

    林夫人白了他一眼,“玉儿送我的东西,怎么能跟别的东西一样,听说玉儿这一个多月在天虞府里闹出了很大的动静,那生辰蛋糕让天虞府主母喜欢得不得了,之后那些贵族夫人纷纷抢购,抢到断货呢!哎……可惜我福薄,要是玉儿是我们的女儿就好了!”

    林夫子摇头,无奈的说道:“玉儿本来就是我们的女儿,干女儿不也是女儿吗?以后周丘林家要是有什么大事发生,必须让我们前去,玉儿也是必须跟着去的,义女也是女!夫人,你怎么会觉得自己福薄呢?”

    “是呢,女儿是我们的干女儿,原来有女儿这么好呀,之前之策就没玉儿这么细腻的心思!”林夫人言道,还是养女儿好呀!

    林夫子看到自己夫人那高兴的模样,说道:“其实之策也不错,对我们很孝顺,你不能因为玉儿送了你一支发簪,就把之策比下去了!”

    林夫人抚摸着那支步摇,心里越来越喜欢!“你也别这么说,玉儿也给你带了东西!你看那那只狼豪笔不就是吗?”林夫人指了指桌上的个笔盒!

    林夫子突然也笑了起来,“是啊,看来我们没有儿女,上天却送我们一个义女,上天对我们夫妻也是很福泽厚实了!”

    林之策离开了,本来让他们夫妻顿时觉得失去了什么,好在,他们又收了离玉当义女,离玉对他们夫妻也是真的好,不管有什么都会送去给他们!

    疯娘和林夫人的关系也很好,刘家村的人都知道疯娘与林夫人那是成了姐妹,村里的人见到疯娘都得尊敬的称呼一声挽夫人!

    疯娘只是淡淡的笑着,笑得很明媚俏丽,像是天边最纯洁的一片云彩!刘家的人见到疯娘都很尴尬,特别是刘家之前那些家族的人,还举行了家族的会议将疯娘和疯娘捡回的离玉逐出了家门!如果见到疯娘,那是生怕迎面撞上!

    丽娘拖着边的狗蛋又来玉府了,小十爷拍了拍上的灰土,将蒿草的锄头放在放在院子的柴房里,笑道:“丽娘又来陪挽夫人聊天的呀?”

    丽娘笑眯眯的看过来,叫狗蛋自己去玩会,她走到小十爷的边,“小十爷呀,挽娘在不在?那个……慕容兄弟是不是也在?”

    这个丽寡妇主要的目的就是过来找慕容秋的,她一直觉得自己长得够漂亮,年纪比刘挽娘还要小两岁呢!双十年华的少妇,没了男人,如今碰到一个自己喜欢的,还不赶紧抓住吗?再说她一个妇道人家,养一个孩子,也够辛苦的!那个慕容秋平时格虽然冷一点,有时候还让人觉得有抹寒意!

    丽娘没见过慕容秋杀人,当然只是觉得这个男人很酷,深邃的墨眸,像天空一样,将她彻底的迷醉其中!这个女人嘛,要想自己不那么累,就得要学会脸皮厚!今天从东家借个蒜头,明天到西家借个盐巴,她不还,人家若是追着要,她就会说,她一个寡妇,子本来就过得不好,你们还有没有良心!这么步步紧

    当然今天丽娘是想跟疯娘借个男人!

    整个刘家村的人都知道赵丽娘借东西,那是有借无还的!

    “慕容秋不在!挽夫人在!”小十爷捡起院子里木柴打算劈了!抬头看的时候,丽娘已经进了屋!

    十九爷有专业的机械制作院子,那院子里放满了各种半成品,离玉坐在那里翻看着十九爷手里的图纸,疯娘安静的坐在旁边,手里摆弄的是一声方方的木块!

    “玉小姐,慕容秋送来几块生铁矿,放在旁边的小筐里,我试过了,那生铁太脆,还生锈,要是有坚硬一点的铁块,又不生锈的就好了!到时候我们这收割机的内轮就可以做出来!”十九爷用自制的手砂轮机磨着一片铁皮,那砂轮机上的发条松了,他又得放下手来紧一紧,然后接着磨!

    “比生铁更坚硬的只能是钢了!不过要做出来也不是不可能!”离玉说道,只是这过程很繁琐!

    “听说百炼成钢!我得办个炼铁的炉子和工具才行!”十九爷言道!

    离玉清澈的目光望过来,“降低生铁中的含碳量,除去大部分硫磷,十九叔叔,你说的百炼成钢也不是不可!慕容大叔那矿山开垦得怎么样了?”都两个多月了!

    “要说那些土匪强盗做事还真是拼命,都是靠手里的锄头铲子一锄一锄都挖出来的,才开了一个矿洞!”十九爷要做的东西,除了木头,还需要大量的铁矿,好在慕容秋手里的矿山直接给他提供那些矿产!

    “阿雷哥哥!”离玉叫了一声!

    轩辕雷走过来,男子上穿着短装的粗布麻服,衬着他欣长的材显得粗壮简单!男子走了过来,“玉小姐找我什么事?”

    离玉缓缓而道:“你去告诉阿烈,要他找慕容秋去订购火药!”

    “火药?!”轩辕雷愣了一下,便走了!片刻阿烈已经走了进来!阿烈的边还跟着一个穿着蓝布衣服的农妇,农妇见到疯娘,便笑眯眯的走了过来!

    “挽娘,你在呀!哎,你这衣服真漂亮呀,肯定又是玉姑娘买的吧!啧啧,这花纹绣得真好,腰带也好看!”丽娘上前就摸着疯娘上的衣服,眼睛里全是惊羡的光芒!

    疯娘浅笑盈盈,虽然这个丽娘这么扯着自己的衣服,让她觉得不太舒服,可是她一向对人和善,也没表现出什么?

    丽娘接着说道:“挽娘呀,你还有没有别的新衣服?你看我们材差不多,要不你这衣服借我穿几天呗!正好我过两天回娘家,想穿件好的!也让娘家的那些亲戚好好羡慕羡慕一下!啧啧,真是好看!”她就这么扯着疯娘的裙子,就想就这么扯下来,抱在自己的怀里!

    十九爷那砂磨嘎啦一下,就掉下来了,差点飞到了阿烈的脸上,还好阿烈反应快,一个侧子飞旋,安全落地!还好没被毁容!

    十九爷惊愕不已!还借来穿穿?!这个丽寡妇还真是脸皮厚,比那张氏有过之而不及呀,那张氏是不问直接拿了挽衣服的新衣服穿了,还非说自己收衣服的时候收错了,穿的时候也没注意就穿上了……

    疯娘不露声色的拿开丽娘抓着裙摆的手,浅笑道:“丽娘长得这么俏丽,穿什么都好看!”不一定要借她的衣服穿的!

    阿烈拍拍衣袍,冷声冷语道:“丽夫人,这回娘家,哪有跟人借衣服穿的?莫非丽夫人没衣服穿了不成,阿烈记得上回你跟挽夫人借了双绣花的鞋子,到现在还没有还呢。”

    丽娘的脸色微微的一变,笑着:“你不提,我还忘记了,我洗了,到时候还没干呢,等晒干了就还过来!”

    离玉说道:“玉姨要是真没衣服,我娘有两件不穿了的,也有八成新,不如就送给你吧。再说我娘上的这件,她刚刚才穿上,正喜欢着呢?我觉得你还是适合穿我娘用过的东西。”她这话说得有些带刺!

    明显丽娘的脸色变了,什么叫她丽娘只捡刘挽娘不用的东西呀?这不是明摆着污辱人吗?她就是喜欢抢刘挽娘的东西!衣服鞋子是,男人当然也是!她不是张氏,她懂得投机取巧,利用自己可怜的世,楚楚可怜的一面,让别人同自己!之前刘挽娘什么也不是的时候,她当然不会把刘挽娘放在眼里,如今刘挽娘是什么都有呀。这人呀,要是什么都有的话,就会变成跟当初一无所有不一样!

    这个丽娘,不仅会懂得露出可怜的一面,脸皮还很厚!

    离玉微微一笑,“丽姨不用这么惊愕,那些衣服我娘也很少穿的,我娘现在有很多衣服,每年都会扔掉一些,不过扔掉也是可惜了,不如就送给你吧!我想丽姨一定不会嫌弃吧!”

    丽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哪里能做得太过分,赶紧笑道:“不嫌弃,不嫌弃!”

    “既然这样,等下,我去清出来给你!你先跟我娘去大堂里坐会吧,我从县城里带来了新鲜的茶叶!丽姨先去喝口茶再说,说不定到时候慕容大叔也回来了!”女孩说完,淡淡而笑!

    阿烈好不容易才看到丽娘离开,男子的脸色不太好,“玉小姐,这个丽娘真不讨喜!”

    离玉好奇的看着他!“我以为阿烈大叔会喜欢那种柔的呢!”

    阿烈脸色一黑,赶紧说道:“我不喜欢!”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要不要我帮你找个媒婆介绍一个?”看阿烈大叔的年纪也不小了,肯定也慕容大叔差不多!三十多岁还不成亲?这个时代算是神剩男了!莫非是不近女色?或者江湖上的传言是对的,阿烈大叔是断袖!

    阿烈赶紧摇头,“不用了,玉小姐,阿烈只喜欢主子喜欢的!玉小姐刚刚说的火药,只怕不行大量采购,火药除了贵族家庭举行的宴会用作烟火以外,平民购买,要要超过规定份额,贵族的掌权人是会调查的!”

    “你们绿林道上也是吗?我觉得你们可以不需要这些贵族规矩!”离玉言道!

    阿烈怔住,“其实玉小姐,火药现在只用于烟花爆竹的制作,没用到其他的上面,你说用大量的火药,炸开山石,我们没试过,这具体分量多少,没有具体的数目!”

    “我觉得这件事可以叫慕容大叔来做,既然你们能弄到火药,那么,就可以制作出山雷,劈开石头!”离玉之前将一张炮台的设计图交给了十九爷,十九爷看了之后非常的感兴趣!一心想要做出来,只是没有足够让他做试验的火药而已!

    慕容秋是黑道,做事从来都是我行我素,哪里需要什么贵州的规矩来约束,玉小姐这一提出来,十九爷顿时觉得眼睛里一片明亮,“玉小姐,我觉得这个可以!”

    离玉知道十九爷这么说,必须是为了那炮台,在冷兵器的时代,做一架炮台的话,能抵十万雄师,离玉又不想打架争领土!做炮台做什么?况且通过武力来夺取的领土,那跟贵族之前的战争有什么不同,不过都是为了一已的利益,让天下的生灵,生灵涂炭而已!

    阿烈脸色一喜,“那我这就跟主子说去,那些巨大的石头,可以研究用火药来炸开!”

    十五爷抱着一大本的帐簿过来,一脸的忧郁!“玉小姐,你说我们要不要请个煮饭的大妈?家里这么多人的饭,都是我一个管家在做,那洗菜刷碗的事都累死我了!”

    离玉看了一眼院子,“都不到十个人呀?况且做饭的事福爷和小十爷都会帮你。”

    十五爷叹息道:“玉小姐,咱现在也算个有钱人了是不是,每月那纯利润最少也有一两千两吧,咱请个煮饭的大娘每个月才花一两银子!”

    “那好吧!”她说道!如今赵村和刘村的麦子已经全部收了上来,那些村民如此做事,都是按月发工钱的!

    离玉让他们将麦子收了,却叫他们种草,种牧草!还开垦了一块巨大的平原,也不种什么粮食全部用来种草!这让那帮村民很疑惑,不过好在玉小姐每个月都会给每家发放三百钱!当作他们打理土地的工钱!

    准备晚饭的时候,丽娘还没有走,坐在那里看着疯娘在绣花,那些丝线都是上等的货号,这让丽娘心中羡慕不已!手里摸着那些丝线,便问道:“挽娘姐,这布料是绣给谁的?用这么好的丝线绣,还真是好看呢……”

    疯娘依然笑呵呵的绣着!

    丽娘觉得跟疯娘没什么多少的话说,疯娘总是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做自己的事

    女孩抱着几件衣服进来,说道:“丽姨,这里有三件,你拿回去吧。快晚饭了,我就不留你吃饭了!”

    丽娘等了慕容秋一个下午,连慕容秋的影子都没有见到,心想着到吃饭的时候了吧,那慕容秋肯定要回来了,可是这玉姑娘不留她吃饭!

    长工们将饭菜摆了上来,有鱼有!丽娘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却笑道:“玉姑娘说得哪里的话,我家里还有米呢,回去煮煮很快的!”接过离玉手里的衣服,然后咬着唇走出门,走到院子里叫了狗蛋回家!

    走了老远这才将手里的衣服扔到了地上,上前踩了几脚,语气委屈!“凭什么我就只能穿你不要的?凭什么呀?”

    仔细看看那些衣服还好,布料也是上等的,比起自己上的这些,好得太多,她咬了咬牙,又捡了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喃喃道:“毕竟比我的好,扔了岂不便宜了别人?!哼!”

    狗蛋气地说道:“娘,你踩衣服做什么?”

    丽娘怒道:“哪里踩?这不是有条虫子飞到了衣服上,我踩死吗?小孩子不懂就别乱说道!”

    狗蛋气道:“今天,玉姐姐送我一包糖!”说完从怀里掏出一个巴掌大的纸包!

    丽娘赶紧将糖塞回狗蛋的衣服里,“好好收着,别让人看见了。等下会被人说的!”会被人说成她丽娘不守妇道,不知道又勾搭上了村里的哪个汉子,把那汉子上的钱炸干了,不然怎么会有钱给狗蛋买糖吃?

    丽娘是个可怜的人,不过天命循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第二天玉府发出招聘告示,招一个煮饭的大娘!条件只有一个,会煮饭!能吃苦耐劳!村里人过的子本来是紧,那玉府的告示一经贴出来,每个月还是一两,就要好多人过来了,十五爷像主人一个,一个一个的挑着!

    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影,那熟悉走近的时候,十五爷一怔,“丽娘呀!”他令堂的,还以为是挽夫人呢!这丽娘穿着挽夫人送的衣服,倒跟挽夫人的形有几分的相似!

    丽娘梳着简单的发髻,头上插个木簪,清秀的脸上有着淡淡的笑意,“十五爷,你看我行不,你刚刚都否定很多个了,那些女人家里呀都有老有小!哪里能用心做事?你看我就带着狗蛋!做事的时候,狗蛋也可以自己玩!”

    十五爷又看了看后面长长的队伍,说道:“这我可不能作主,玉小姐说了,要一视同仁!”

    丽娘又接着说道:“十五爷,我每月只要半两银子,剩下的那半两孝敬你!”

    十五爷呆住,摇头,“这个,玉小姐说了,贪污受贿!赶出家门!”

    “那我不要钱!只要给我和狗蛋一三餐就行了,住的地方都不用提供!”丽娘咬了咬牙,只要当了玉府的厨娘,肯定就有很多的机会接触到慕容秋了!

    十五爷还是很为难,“这个嘛……”

    “这样吧,以后府里每位要洗的衣服,全包我上了!”丽娘赶紧说道,一双艳丽的杏眸里有着期盼的光芒!

    其实十九爷做了一个自动洗衣服的桶子,那些衣服,用那个转动的桶子就给洗了!不过嘛,这提水什么的也费事的!

    “那,那个府里各个房间的清洁,我也做了!”丽娘再次开口!

    十五爷站了起来,一派大气凛然,“丽娘,你不要我做坏事呀,你知道我是一个正直的人!你看这后面还排了这么长的队!我不能坐视不理呀!这样吧……”十五爷清了清嗓子!对排队的一队农妇说道:“各位先回去吧,我们请到厨娘了!就是这位刘赵丽娘!”

    “……”众人!满脸愤怒的看了一眼十五爷,又鄙视了一眼丽娘,然后纷纷的散开了!

    离玉手下的长工个个都是诈的角色!十五爷本来还想跟玉小姐提请丫环的事!现在看来也不用了,就丽娘一个人,就主动包了府里全部的事,还不要工钱!哪里捡来这么好的便宜!

    李掌柜过来的时候,将罗老板和孔掌柜的帐本一齐带了过来,离玉随手翻看了几下,院子里大片的葡萄藤爬满了整个院子!天边是艳丽的暮色,那漫天的霞光映过来,将院子里的颜色都渲染了一层柔和的橙光!

    “玉小姐,罗老板把鲁家胭脂铺的几个伙计挖过来当学徒工了,还请了几个丫环!如今那柳叶轩胭脂,成了全城最出名的店铺了!罗老板说了,鲁家那家看是经营不下去了,他想拨些钱将那家商铺收购了!”

    离玉想这罗如柳的胃口还真是大!“那就收购吧!”

    李掌柜赶紧说道:“不行呀,玉小姐,我们这祥和酒楼也要扩展,最近这些子酒楼的生意已经步上正轨了,门口迎宾的请的全是相貌清秀的小倌!从一品楼请来的!”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李掌柜的声音突然变得暧昧不明了!

    离玉可不管那些迎宾是美少女还是少男,反正不要给她的酒楼若麻烦就行!“李掌柜,回去跟罗老板说一声,他要收购鲁家的胭脂铺,我会拨钱给他,他可以开家柳叶轩分店,不过他要是有能耐让鲁家的绸缎店也倒闭了,新开的胭脂分店,依然算他五五分成的利润!”

    “玉小姐,你真是偏心呀,你拨钱给那娘娘腔,那我的酒楼也想开分楼!也需要钱呀,再说了玉小姐上回说牛的事,那些从北方过来的商人,我已经联系好了,让他们下回过来的时候多带些货物!并且那牛的幼崽,他们也会分几趟运过来!那名姓百里的商人还答应了三千两一对的种牛!如果玉小姐要,只要派人在城虞城的商汇站说一声,自会有人将话传到他那里!”李掌柜言道!

    “嗯,他们预计还有多久才会过来!”离玉现在在两个村子剩余的土地里种了牧草!还命人开垦了附近的荒山,买了不少的果树种了上去!

    她现在的钱还算太多,若是要将天虞府城外两万顷良田的承包权弄过来,只怕钱还不够,所以她还是很需要钱!

    等她有足够的名气之后,天虞府的掌权人肯定会对她另眼相看!到时候她便可以直接提出要承包那两万顷的良田了!

    “大概要一个半月以后!如今祥和酒楼已经是门庭若市!对面的翡翠楼几乎没什么人,听说邬家大少爷把怒气牵扯到鲁家的上,就连鲁家的大小姐都被剥夺了陪邬乔小姐侍读的资格了!”李掌柜笑嘻嘻的说着!只要是鲁家倒霉的事,他听着都是比较兴奋!

    然后李掌柜又叹了一口气,“鲁家明显气数已尽!只怕会做垂死的挣扎!到时候天虞府的首富可怕是罗如柳了!玉小姐,真是偏心呀,偏心呀!明明答应我,让我成为首富的!”

    离玉言道:“李掌柜,那些胭脂和首饰只是外带行业,我真正的行业还是与吃有关的!去城里看看,有没有大一点的地方!”

    李掌柜疑惑:“玉小姐要看地盘做什么?”

    其实也什么,她只是随便的看看!“开大周第一家百货超市!”

    夕阳已经渐渐的落了下去,长工们将院子挂着的灯笼点了起来,李掌柜怔在那里半天没有回过神,杂货铺倒是听过,百货超市,没听说过!再说玉小姐的想法,岂是他一个普通人能理解的?!

    一支柳叶飞刀从女孩的左侧脸的发梢擦过,带着凌厉的寒气,女孩目光一瞠,感动了右脸颊有炙烫的感觉!

    “柴晞!你无耻!”她吼道!

重要声明:小说《九岁小女的田上人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