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锄禾日当午

    女孩脸上的着淡淡的笑意,她愿意的时候,便是觉得林之策在她是需要帮助的时候帮了她,她觉得从林之策上感受到的温暖,那真是的真挚!

    林之策走了,便留下林夫子和林夫人夫妻,如今他们收了她当干女儿,便表示,以后离玉可以替林之策名正言顺的照顾他们!她是个看重义的人,滴水之恩,必定涌泉相报!

    慕容秋脸色有些难看,他属于黑道,从来都是与贵族势不两立,贵族军队经常过来借剿匪的名义过来打击他!

    “我不同意!”男人再次说道!离玉以后是他的继承人,他怎么能让离玉与贵族扯上关系?!林家是周丘除帝王以外,权力最大的家族了,离玉成了林家的二老爷收的干女儿,表面上是个干女儿的份,可是实际以离玉的出,若是真进了林家,只怕只会把她当丫环一样看待!

    柴晞坐在庭院的墙角,徐风吹过来,少年衣袂翩翩,此时他轻轻一哼!“慕容秋,小村姑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管?”

    那样不屑的语气,慕容秋心底有抹怒意,小村姑的事,他没有资格管,若是从来不认识,谁会去管一个小村姑的死活,被谁收来义女又关他什么事?

    林夫子那淡淡的目光朝慕容秋看过来,仿佛带着一道锐利的寒芒,黑道的大主子,慕容秋不同意?这其中到底是有什么厉害关系他所不知道的!

    离玉上前拉着林夫人的手,“干娘,离玉愿意当你的干女儿,替之策哥哥照顾你们!”如果成了林夫子的干女儿,林之策便顺里成章的成了她的哥哥了!她的心底甚至有些欣喜,生怕慕容秋再说下去,林夫子夫妻会变卦,她要替林之策照顾他们呀,等林之策回家!

    离玉觉得照顾父母是作女子应该做的!就像疯娘捡她回来的时候,照顾她,护她!所以她就决定以后让疯娘的子过得很好!

    慕容秋皱眉,俊美无铸的脸上一丝隐忍,“玉儿,林收你当干女儿,存的什么心思,你就没想过吗?”

    林夫子很尴尬,他其实也没存什么心思,他那份心思,也要等到很多年以后才会表露出来!

    柴晞上前揽着离玉的肩膀,言道:“小村姑,如今你也算半个贵族了!”以后他们之间的关系又近了一步!

    林夫子见柴晞揽着离玉,这脸色微微的变了变,上前拿着柴晞的手臂,说道:“晞少爷,我家玉儿好歹也是名门闺秀,你这样轻浮的举止,似乎对玉儿不太好!有损她名门闺秀的声誉!”

    柴晞瞠着墨眸,什么名门闺秀,分明就是一个小村姑!这个林夫子未免说得太过了一点!

    离玉现代人的意识里,可没有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况且这个柴晞也不太大嘛,他们两个才一起在一张上睡过觉,她觉得还没到谈论男女授受不亲的那年纪!

    只是柴晞见林夫子将离玉拉了过去,少年的心里有丝失落与忿忿不平!他喜欢的,从来都是有人主动送到他的手里!“林老爷,你也不用拿林家的份来压小爷,小爷好歹也是天虞府的小少爷,强龙不压地头蛇,周丘和天虞府相距这么远的距离,周丘最高权力中心那位说句话,那声音也要过好多天才能传到这!天高皇帝远!你跟我来谈名门大家?在楚南地区,就我天虞府辰南王府是最大的世家!”

    不得不说这个少年腹黑起来的程度,跟他谈论世家大族?他本来就是世家大族的少爷,要耍赖什么的,这也是他天虞府的地区,他想怎么样便怎么样?

    林夫子远离权力中心很久了,不过离玉是他的干女儿,他肯定是要好好对待的,对柴晞这般轻挑的举动,当然是不认同的!

    “晞少爷,听说周丘来了旨意,不知道天虞府这么多的少爷,天虞府的家主会牺牲谁?”林夫子本来有些迂腐的书生气目光顿时变得凌厉起来,他就这么看着眼前的这个柴晞,笑得很意味深长!

    柴晞的脸色很难看,一甩长袖从墙头跳了过来,溅起墙头一棵桃树的大片花瓣,少年紫色的袍子上还沾着淡淡的桃花香气,这个姓林的老家伙明明深居山野却还对贵族之间的权力关系知道得这么清楚,这让柴晞的心里有种预感,姓林的收小村姑当干女儿,绝对不止这么简单!

    十九爷推着那厚重的机械往水田的方向走去!玉小姐那二十亩土豆收了之后,又让那些土匪农夫们将地挖得了水田,还沤上了土肥,那些肥料是之前收了黄豆的那些豆杆烧成的灰,还有些人畜的粪便,玉小姐觉得不够肥,又让土匪们穿着农夫的衣服挨家挨户的收夜香!

    那些土匪本来是打着抢劫的名号过子的,如今个个凶神恶煞的成了收夜香的,心里虽然很不舒服,看到有富贵的人家,心里痒痒的,可是一想在慕容秋大主子眼皮子底下做事,若是被大主子知道了必然不会轻饶了他们,于是硬生生的压下了骨子里的那股土匪邪恶思想!只打劫了城里几个收夜香的小穷鬼,并且替他们收回了整个天虞城的夜香!

    大部分的人去了天虞城里收肥料,只剩下十几个土匪在那块八十多亩的水田地里忙碌着,洒完土肥又要用锄头着耙子整平田面,个个累得满头大汗,再加上的暖阳光空照耀下来,个个一个汗臭之气加夹着土肥的臭味,还有泥土的腥味!

    十九爷小心翼翼的将那机械插秧机放在一小块地方打算实验一下,发现还少拿了一个启动发带的扳手,叹了一口气又跑回去拿了!

    回来的时候,看到那机械已经被柴晞拆成了好几份了!

    柴晞开始鄙视那个明千机了,这机械和明千机之前说出原理根本不相同,结构也是天壤之别,少年甩了甩衣服上的泥水,靠在已经拆散的机器上,闭着双眸,黑黑的睫毛在阳光的照耀下映着一层暖色的光芒!

    后传来了女孩那微微稚嫩的声音,却异常的寒冷:“柴晞!”

    柴晞突然转过来,眼晴被阳光晃得还有些花!淡淡的回了句:“嗯?”

    十九爷开始埋怨了:“玉小姐,爷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浪费好多个休息的晚上才做出来的,结果被这小子三两下就给拆散了,本来这块田用我制作出来的机器,十几个人只用一天就可以完成,如今只好等其他的兄弟过来了!”

    柴晞不紧不慢的说道:“不就是个破机械嘛,我随随便便拆开来看看而已!我装好不就行了!”不屑的看一眼刚刚拆得七零八落的东西,少年那双明亮的眸子里有丝淡淡的为难之色!

    离玉正抱着一把油菜,明媚的容颜此时是一分寒意,“你若安好,便是晴天,你若安不好……让我错过了最好的插时节,我管你什么天虞府的大少爷还是谁!今天这八十亩水田的秧苗没有插完,罪魁祸首直接吊村口的树上!让人看看得罪我的下场!”

    柴晞愣了愣,小村姑这模样还是吓人的,果然是有了后台,这腰板就直了,刚刚成了林家的干女儿,这会儿连他堂堂的天虞府的小少爷都不放在眼里了!

    “小村姑,你长志气了呀?!”少年轻哼!把他吊村口的树上?她敢!

    十九爷抱着那堆拆散了的机器哎声叹气的,一个月的成果就这么被柴晞这么一个顽劣的少爷给毁了!

    离玉咬了咬唇,捡起了地上的块砖头,朝柴晞走了过去!

    柴晞见此,脸色大变,这小村姑眼睛里的光芒,明显是要杀人呀,真是胆大包天了!少年匆匆的躲开,袍子溅上泥水也顾不上:“没有那破机器,还不是一样的做事?谁知道那破机器行不行呀?万一突然不能动了,还不是一样的!”

    “我没人手!就十几个人,你打算让他们累死?”她再次捡起砖头,心想这柴晞怎么总是和她过不去呢?天天跑到她家里来白吃白喝就算了,可是他也不能弄坏了她的机器呀!

    柴晞拍了拍袍子上的草屑,又皱眉看了一眼衣服摆上的泥水,说道:“不就是要人吗?我又不是没有!”

    “好,那你找来呀!”离玉冷冷的盯着他!

    柴晞一挥长袖,吼道:“小南!小北!”

    小南和小北本来躺在一块麦田里晒太阳,被柴晞这么一叫,顿时就从地里跳了出来,那速度异常的迅速,一瞬间就已经到了柴晞的的边!

    小南拈了拈头发里扎着的草屑,“晞,什么事呀,这么激动,难道有刺客?”女武士那锐利的目光扫过四野,除了几个农夫,没有其他的人!

    柴晞也懒得跟她废话,少年负手而立,自有一股淡定的将军之风,“去城里召一队军队过来!”

    小北那张普通的侍卫脸上有着惊愕的表,“莫非少爷发现了土匪窝想带军队过去把人家山寨端了?”

    土匪窝?!最大的土匪窝不就在这个小村姑的手里捏着吗?

    “哪那么多的废话!?赶紧去调军过来,就说十万火急,关系到本少爷命和声誉的紧急事!如果统领不让调兵,那就让他们洗洗干净,等着流放砂县吧!”柴晞的神色很严肃,看起来确实是在说一件很严肃的事,如果没办到,那小村姑势必以多欺少对付他!而他出门只带了两个随的侍卫和某些若干个隐藏在暗处的骁衣卫而已!

    很快小南就将守城的一队军队调集了过来,那些士兵个个穿着黑色的铠甲,上的长刀别在了腰间,七十来个人整齐有序的站在那里,士兵们的目光沉沉的,有着坚毅的光芒,脸上是长年被风沙侵蚀的沧桑痕迹!

    突然那个领头的军人笔直的站了出来,语气洪亮响彻田野!“报五少爷,小的是楚南地区隶属天虞府辰南王的楚南狮子军第六隶属部队二小队的队长战狂!不知道五少爷叫卑职带一队军队过来有什么指示!?”

    柴晞一本正经,那俊逸明朗的脸上没有丝毫的绪,眼神是冷冷的严肃的,仿佛就是指挥着十几万大军的将军,少年抬袖,修长如白玉的手指指向了旁边的那块水田,他的语气沉而稳,又有着变声期的微微清哑!说出来的话让人感觉另类,却丝毫没有轻狂之意,“战队长!你们要做的事就是……先脱下你们的铠甲!放下你们长刀,和那些人一样,挽起袖子下田去!”

    小南和小北噗的一声笑了出来,晞少爷呀,您老就闹吧闹吧,敢把守城的军队调来种田,不知道被天虞府的家主知道了,会是怎么样的一副场景!

    那个小队长战狂明显愕了一下,一双剑眉轻皱,开口试图求证:“五少爷……您的意思是叫我们跟他们一样下田去!”

    柴晞冷哼,目光像把刀子一样扫过那整齐有序的士兵,天虞府的军队向来是整顿严格!而且个个都是忠心耿耿!一心一意只服从于天虞府,如今这个小队长突然在质疑他说的话?少年心底有抹怒意,“你没听明白,那是要我再说一遍了?以你们这种觉悟,还真当上了军人?!这万一打起仗来,你们这智商……”

    很让人捉急呀!

    那小队长开始脱上的铠甲!那些铠甲很重,扔到地上发出沉闷的响声,溅起一道沙尘,他又把手里的长刀扔下!

    其他的士兵见此,纷纷照做!

    柴晞指挥道:“你们分成三队,每天负责一块地方,这里才八十亩的水田,如果你们连这八十亩的地方都搞不定的话,以后大片楚南的战地,你们肯定也会吓得畏缩不前!”

    战狂带着一帮挽着袖子和裤脚的军人站得笔直,响亮的声音回道:“是!五少爷!定不负重望!”

    柴晞点点头,表示非常的满意!“听着!今天落之前没有做完,不许吃饭!你们是军人!就要有军人的觉悟,任务若是没完成!那是你们的耻辱!”

    柴晞这般严肃的训话,看得一旁的十九爷和离玉一阵的讶异!

    好吧,离玉不得不承认,柴晞这般铁血无的指令,让那些军人顿时变了脸色,大呼三声!

    “定不负使命!”

    那声音响在田野里久久的回

    午饭的时候,那些军人还没有停下来的打算,他们个个都是练过武的,体比一般的农夫要强壮一些,而且也没有土匪上的那种匪气,当真是没有做完任务,就真不吃饭!

    “好吧,省了粮食!”离玉哼一声,带着几个土匪上岸吃午饭!

    柴晞摆了一张小桌子在水田的边上,桌子上摆了几个盘子,都是些简单的乡村饭菜,没有,倒是有一小盘炒鸡蛋!

    小南和小北拿着筷子已经开动了!当然鸡蛋被两侍卫吃了一大半,还有青菜和豆腐汤之类的,剩下的残羹才推到了柴晞的面前!

    柴晞愤怒的脸抽了抽,指着两侍卫吼道!:“你们什么事也不做,白吃白喝还吃这么多?”

    小南一张秀丽的脸色露出淡淡的笑意,吸着碗里的豆腐,“那个晞呀,我们不是保护你吗?再说你也什么事也没有做,你看全是那些守城的军人在做!”

    “小爷我是指挥他们的,你见过指挥者还要亲自动手去示范吗?”柴晞看到碗里留下的食物,不耐烦的站了起来,跑到离玉他们的大锅里去挑东西吃了!

    疯娘笑眯眯的将一个煮好的玉米棒塞到了柴晞的手里,柴晞眼看着那大锅的鱼汤,好你个小村姑,明明是豆腐鱼汤,你竟然给小爷只弄了个碗豆腐过来!

    好吧,他不知道小南和小北已经把汤里的鱼从捞来吃了!

    小南小心翼翼的问了问正在喝汤的小北,“小北,我们是不是太过分了!”

    小北瞠了他一眼,“我们是在替晞试吃!主母说了,晞在外面吃的任何东西都要经过我们的试吃,保证安全没事才能给他吃!”

    “可是我们是不是试吃得太多了!”小南打了个饱嗝!

    “你懂个,我们试吃,晞已经默认了!”小北接着喝汤!看到柴晞跑到人家的大锅里去吃了,低下了头,好像是试吃得太多了一点!

    十九爷很显然对柴晞非常的有意见!每次看柴晞的目光都是带着仇恨的,仿佛柴晞夺了他的结发妻子一样!

    离玉将一块鱼夹到了十九爷的碗里,“十九叔叔,没有那机器,我们今天的事一样可以做完的,你也说过那机械插秧机还有一丝毛病没有研究出来吗?正好,再研究一下!反正今天有免费的劳动力,还不用承包他们的伙食,感觉我们也不亏什么!”

    十九爷的心里很不自在,哼哼道:“那道是的,那天虞府的小少爷还真是有些本事,连守城的军队都能调过来,那些军人比土匪好,至少不用吃饭!下田连一句多余的废话都没有,被蚂蝗咬了,也不吱声,那拳头一拍,就把那蚂蝗拍扁了!虽说刚刚开始的时候还是笨拙,我和徐虎他们教了好久他们才学会,不过他们的反应还不错,这么快就上手了!我看他们若是不当军人了,当农夫也不错!玉小姐,不如……”十九爷心里闪过一个念头!

    离玉当然看出来了,贵族的军队哪里你是想调集就调集的,还让人家来帮你种田?那更是不可能的,如果不是柴晞是个另类,只怕这天下没人敢动用军队来做农活!

    锄禾当午!那一天,这些披铠甲手拿长刀上阵杀敌的军人个个那叫“锄禾”的“”得很惨烈!

    先不说别的,就说那水田里的蚂蝗,把他们那粗壮的腿盯得满目血孔,火辣辣的痛,七十几个人包括那小队长战狂个个都累得直不起腰来!做了一天的体力劳动,比打一天的架还要累,而且一个个肚子饿得前帖后背!他们真正的体会到了农夫的辛苦,发誓以后好好效忠天虞府,绝不改行当农夫!

    还好这个天虞府的五少爷对他们的表现很满意,傍晚的时候,包了天虞城的祥和酒楼,请士兵们大吃了一顿!那些士兵本来满腹怨言,突然就没有了,因为这个五少爷还私自准了他们这一小队三天的假期!

    柴晞的胡做非为传到天虞府的家主耳朵里,免不了又是一阵骂!柴晞也习以为常,反正这个老爹从小到大把他骂得习惯了,他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站在家主的面前,一派诚恳的模样,此时家主哪里会想到,他正在琢磨另一件事!那就是!姓林的那老家伙干嘛送半块玉珏给小村姑,另外半块在哪儿呢?还有就是明千机交给他的任务,那慕容秋怎么一直没有回复他?他这些天也一直在小村姑的家里游,按理说那慕容秋想清楚了会给他一个答复的,结果什么也没有呀!

    “晞儿!”天虞府家主辰南王冷道!

    “是!爹!”他听着呢!而且听得很清楚!无非就是说他纨绔不知上进,胡做非为之类!

    “你好好陪陪你娘!”这个辰南王的语气带着一丝无奈!

    柴晞的心底咯噔了一下,他不想发生的事,一定会发生会自己的上吗?

    在天虞城外三十里的一个小山村,村里的男人女人正在忙碌着,这几天村里发生了一些事,那个在村子里买了地建了宅子的女孩让长工们给各家各户带了话,两天后的新家流水酒席将全村老小都请了过去!

    女孩翻着手里的流水席清单,明亮的目光里似乎被捕捉到一丝邪恶的光芒!一边的十九爷心里猛然的哆嗦了一下!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

重要声明:小说《九岁小女的田上人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