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慕容大叔

    小村姑怎么会跟慕容秋这么熟?这让柴晞心里有抹深深的疑问!他让骁卫们对付慕容秋,也是想试探一下这个慕容秋的武功如何,现在看来,家里那个千明机说得没错,慕容秋果然是个厉害的角色!

    而离玉听到慕容秋说自己的疯娘发疯了,心里也有些着急,她坐在那里看着那些人一下一下的毁坏着大堂里的东西,李掌柜想过来阻止被离玉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

    李掌柜赶紧拿出柜台下的算盘,啪答啪答的算了起来,这辰南小少爷是天虞府的小祖宗,要赔偿的话,肯定得多算点,把装修什么的,对了装修工人的费用也要算上去,跟着玉小姐混得久了,吃亏那是不可能的,破财也是不应该的。

    “小村姑,我看你怎么这么得意呀?”柴晞突然问道,这个小村姑看起来心不错,被人砸了店心还不错?真是让他觉得有抹谋气息在他的周围飞来飞去的。

    离玉缓缓而道:“要不你叫你的手下停手吧,反正你们也打不过慕容大叔,你看你其中一个手下被扔出门了!对了,小南和小北怎么不叫出来?他们应该比你这些手下要厉害一点吧。”

    “他们在养伤!”柴晞轻哼,发现离玉看他的时候,又觉得有抹谋的气息。

    离玉朝慕容秋叫道:“慕容大叔,差不多就行了,给人家留点面子嘛。”她突然轻轻地笑了起来,如里潺潺的溪流。

    柴晞一拍桌了,脸色有些难看:“住手!”

    那些几个被打得全是伤的武士好不容易才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都灰溜溜的站在了柴晞的后,脸上还流着血迹,咬了咬牙,其中一个小心翼翼的叫道:“少爷!”

    柴晞一挥衣袖,“一帮没用的废物,这么多人连一个人都打不过!”

    慕容秋淡定神若的收回了手里的长锏,在离玉的边坐了下来,“玉儿,你觉得这会儿砸得怎么样?”

    离玉似乎从慕容秋的眼睛里看到一抹淡淡的宠溺,真是奇了怪了,这大叔本来对她还很痛恨的,之前还恨不得杀了她,这下怎么对她这么好呢?

    “大叔,你没事吧?你不过泡到了我娘,打算当我后爹,让我当你后女儿吧?”她疑惑着。

    慕容秋一听她在提那个疯女人,这脸色呀,有些难看,“我送你绿林号令,代表我死以后,你就是继承人!”哼!这丫头还想要怎么样,对她好,她还有些疑问了?

    柴晞差点掀翻了桌子,“黑道继承人?!小村姑,你倒是有本事的!?”他非常的气愤,自古黑道与朝廷的贵族势不两立,这小村姑是赤果果的与他作对!

    “晞少爷过奖了,再有本事也没你有本事!你世好,我世不怎么好,就只能求助外援了,虽然我真的不喜欢当什么黑道的继承人,不过绿林的那些大叔个个讲义气的,帮我种田还不收工钱!”离玉言道,见柴晞此时一双冷眸朝自己剜过来!

    李掌柜赶紧将砸坏的东西算了出来,手里拿清单,“玉小姐,我算过了,晞少爷要赔我们五百七十两银子,还有刚刚砸店的时候,那些在店里吃饭的顾客那饭钱还没有结,大概要一百两!还有玉小姐,您一直说浪费可耻,晞少爷浪费的那些饭菜也要赔偿小五爷一些精神损失费的,三百两就够了!还有店里的小二多多少少受了惊吓,有些差点受伤,就赔个一百两让他们去看跌打好了。”

    李掌柜说完,恭恭敬敬的将清单放在了柴晞的面前!

    离玉笑道:“一千两!柴晞,你是现在给,还是让人去你家里取!?”

    柴晞指着离玉,俊逸的眉宇紧紧的皱着,“小村姑,你这是打劫!砸坏的这些东西最多一百两,你还凭生这么多的赔偿条款!”

    慕容秋不紧不慢的说道:“他是我的继承人,连打劫都不会,怎么能当此重任?”

    离玉觉得慕容大叔这话说得太好了,她就是赤果果的打劫,看柴晞这么生气的模样,她又想到了那个心思缜密,有着铁血手腕的少年,眼前这个少年跟她之前看到不同吧,在她看来,应该不是两个一样的人,眼前的柴晞生气就是生气,嚣张便是嚣张,霸道便是霸道!所以贵族子弟的坏习惯全有!

    柴晞将一叠银票拍在了桌子上,“一千两!小村姑,我若不是看你是女人,我才不屑动手!”

    离玉眼睛一亮将柴晞递过来的银票赶紧收了起来,“当然,慕容大叔,你也打不过!”

    柴晞又瞠了一眼慕容秋,见慕容秋此时一阵的戾气,特别是手里拿着的那双长锏,还发着寒绿的光芒,只是一个铜锏而已,竟然有这么大的威力!

    少年站了起来,冷道:“走!”

    李掌柜等到柴晞离开,他才笑呵呵的接过离玉手里的银票,“玉小姐,想不到竟然有人把钱送上门来,这下酒楼要装修成皇家御膳房都有钱了!”

    慕容秋冷笑,“只怕还不够吧。”

    离玉不理会慕容秋,对李掌柜说道:“我也没打算叫你装上金地板,铺上金砖,不过装修一定要够水平,超过对面那些最好,把灯什么的全换成水晶的!”

    李掌柜皱眉了,“都换成水晶的,只怕钱不够吧,那水晶灯都得给黄毛的胡人那里进口过来!”

    “这样?”女孩眉梢轻轻一皱,“那捡最奢华的弄,超过对面的酒楼就行。”

    慕容秋见女孩说话的时候明显体力不足,上前摸了摸她的额头,有些轻微的表,男人问道:“吃完了吗,吃完就带你回去!”

    离玉突然有些疑惑,“慕容大叔,我怎么感觉柴晞认识你?”

    “认识我的很多,见过我的很少,可能他觉得见到我很惊愕吧。”咦,这个丫头在想什么呢?慕容秋觉得这个的一个孩子才配做他的继承人吧。

    虽说黑道,但却是黑道的贵族!黑道帝王的继承人,这可是一件幸运的事

    柴晞回到天虞府,刚刚进门,便看到自己的娘坐在他的院里等着他,这个才刚刚三十岁的女人,有着一张绝世倾城的面容,眼睛里有着淡淡的精光,脸上永远是顺从的神色,偶尔严厉的时候,也是对他这个儿子!

    眼前的女人秀眉凤目,如花树堆雪,秀丽不俗,柴晞也遗传了她的几分绝俗的姿色,只不过柴晞的眼底是桀骜,与她眼睛里的贤雅不同!

    “晞!”女人开口,微微的皱眉,看到少年从外面回来,便已经有些生气了!

    “娘,你在呀,是不是头疼病又犯了,今天我回来的早!”柴晞打了个哈欠,总替自己的母亲不甘心,那个二娘是辰南原千的生母,辰南原千虽然被流放了,本来二娘的地位也跟着要受到威胁,可是被自己这个娘说了几句好话,父亲便没追究二娘的过错了!

    天虞府的主母南宫蔓本来是大家的小姐,后来被皇上封为郡主嫁给了辰南王!多年前也是大周的第一美人,这第一美人如今一样的惊艳!“我上有伤,还到处乱跑,我很担心,乔乔还住在府里,你总往外面跑,总也要顾及一下乔乔的感受吧。”

    柴晞轻哼:“邬乔自己又不是没有家,非要住在我家里,还老是缠着我!你说过不过分?”

    南宫蔓叹了一口气:“晞,不管你是不是喜欢乔乔,她以后绝对是你的妻子,就算你以后娶多少小妾!她也是你的正妻!”

    柴晞皱眉:“娘!想不到你竟然也跟我说这些,邬乔我不喜欢,就是不喜欢!邬家的野心只怕不是如此!爹娶了这么多房的小妾,对你有什么好处,你未嫁之前也是多么的骄傲,提亲的人踏破了南宫家的门槛,甚至还有些人愿意入赘南宫家,可是你嫁给辰南王这死老头后,根本就没有开心过,反而总有一股忧伤!”

    南宫蔓摇头,“晞!你怎么如此说话?看来真是太放纵你了,好歹你也是你父亲,你却如此没有礼貌,再说我若不嫁给你爹,哪里来的你?”

    柴晞的撩袍子,坐在了软榻上,然后整个子都靠了上去,“看到娘这些年来受到的委屈,就让我觉得很心寒,那个死老头对我再好,我也不稀罕!既然你们互不喜欢,却要硬生生的被一道圣旨安排在一起!要是我的话,我宁可娶一个自己喜欢的,只娶一个!”

    南宫蔓被柴晞说的一番话怔住,“只娶一个?”她喃喃道,看着自己的儿子,无奈的笑了笑!

    “对呀,只娶一个!娶一个自己喜欢的就行了。”柴晞回答,有时候他在想,如果自己的父亲真正的喜欢他娘的话,一定不会再纳小妾,让娘伤心,如果是真正的喜欢话,就不会做一些让心的人伤心的事!

    “晞,你现在还小,有些想法实在是天真了点,你以为你大哥不会谋反,结果却是暗中囤兵,打算谋事!背后还有邬家的大少爷在帮他,其实你父亲也知道就凭你大哥那点能耐,不可能做出这样大胆的事来,若没有人在暗中帮他,确实是不可能!但是邬家是楚南的大族!”南宫蔓见柴晞闭着眼睛!也不知道这个儿子有没有听到自己的话,再仔细看柴晞,竟然听到了细细的鼾声!

    女人摇了摇头,带着丫环离开!

    等到脚步声渐行渐远,躺在软榻上的少年才闭开了眼睛,目光里一片凌厉锋芒!明千机一儒装,手里拿着的是一个八卦盘,长长的黑发盘在了头顶,柴晞轻哼!“臭道士!”

    明千机轻咳了一声,“五少爷!”

    “好啦,有话快说!”柴晞知道自己的娘很容易对付,而眼前这个大周第一聪明的人是自己的师父!想骗他是不可能的。

    “慕容秋的实力你也见识过了!”明千机捊着清秀的脸上的几捊胡子,按说这个明千机跟慕容秋的年纪差不多,不过却是文文弱弱的,脸上的皮肤也很白,若是没有这几根胡子,很容易被人看成小白脸!

    柴晞是比较不服的,明千机这么年轻是大周第一聪明人?莫非是托去给自己抄作的吧。他懒懒的回答:“知道了,慕容秋是个硬手!”

    “五少爷!”明千机将一份地图放在了柴晞的面前:“这是楚南地区矿山的分布图,不包括那些已经被人开采,而我们没有发现的。”

    柴晞突然脸色一沉,“这么说完,慕容秋暗中派人采矿,这件事是真的了?”

    明千机点头:“就在城外三十里,刘村和赵村的分界处,想必他们已经开始行动了!”

    “嗯,我明天去查探一下!”柴晞言道,应该跟小村姑没什么关系吧,他怎么总觉得跟小村姑有关系呢,而且那个慕容秋还口口声声的说收小村姑当继承人!

    该死的轩辕离玉,他跟她说,叫她变得强大,可没叫她去当黑道呀,那样他们的距离岂不是越来越背道而驰?

    “你小心点!对了,见到慕容秋的时候替我问候一声!”明千机说道!突然见柴晞一脸的吃惊,他长长一笑,“慕容秋发现矿山的事,如果天虞府不出手制止,邬家也肯定不会出手,大家都在静观其变,谁先出手都不是好事!五少爷,我可是替你着想,你以后便会明白了!”

    “这么说,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慕容秋的势力壮大?”柴晞皱眉!

    “五少爷,如果你没能能力消灭敌人,那就将敌人变成朋友,合作伙伴!”明千机一双明目里映着平静的光芒,暗藏中又锋起云涌!

    “我知道。”柴晞今天试探过慕容秋的实力,凭他的能力是不能对黑道怎么样的。

    明千机叹了一口气,“今天周丘的金宫里给各地的世家和藩王发出一条旨意,只怕各地世家和藩王又要沸腾了,听说是周丘姓林的那个给帝王提的意见!”

    “是什么?”柴晞脸色一沉!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如果辰南王问谁愿意去周丘,你一定要接下这项任务!”明千机说完,将窗户打开,飞了出去!

    柴晞的目光扫过已经走远的男人,明明有门,非要走窗户!装什么呢!

    装这词语当然是离玉告诉他!装一时爽!全家火葬场!死道士!

    一时间,柴晞便发觉了家里出了些状况,他的几个哥哥都趁机向父亲请示成了亲!娶的虽不是什么大家族的女子,但也是赫赫有名的名门!

    柴晞觉得明千机有什么话没有说完,却一直没有想明白,小南和小北更是三缄其口,里的雨水带着泥土和青草的气息,腥腥的,清清的,少年坐在田边的板车上,盯着一群土匪在田里忙碌着!

    女孩穿着粗布的罗裙,头上也是简单的发髻,后的一个长工替她打着伞!

    十五爷指着大片的水田,说道:“玉小姐,这块水田已经犁整好了,慕容秋这几天想把人带去挖矿,我没同意!”

    “当然要把秧苗插上去,才能把人给他/!”她回眸时候,看到慕容大叔站在田边,他的那深邃的目光朝疯娘望去!

    疯娘挽着裤脚在秧田里拔秧苗,泥水里,露出如白玉一般的一节**,看得那些在水田里帮忙的土匪们个个激动不已,却又敢靠近,慕容大主子那目光扫过来,就跟那淬了毒火的匕首一样,让他们心惊胆战的。

    阿烈已经带人挖出了矿洞,就等着多派一些兄弟去帮忙了。

    十五爷哼道:“这两天十九爷不知道在研究什么,我们在外面累死累活的,他却在家里锯木头和打铁!”

    离玉想到十九爷肯定在研究她画的机械插秧机的图纸,本来她可以用抛秧技术来种水稻的,不过那些秧苗丢在田里,三天后又要请人过来扶正把一直根系没长到泥里的插回泥里,所以还是决定会机械的插秧机比较好。

    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子小心翼翼的走到慕容秋的边,将手里的一个布包交到了慕容秋的手里!

    离玉走到慕容秋后的时候,便看清了这个女子好像是村家的女儿刘荷花!慕容秋明显怔了一下,放在手里的东西暖暖的!

    “荷花姐姐,你送什么东西给慕容大叔?”离玉开口!

    刘荷花脸色红红的,像是新鲜的桃花瓣儿,“没,也没什么,今天我爹去了城里,买了几个米棕,我了一下,送几个过来!”

    “……”只送给慕容大叔?好像这个慕容大叔才来刘家村没几天,没想到就勾引了刘荷花!

    慕容秋将东西塞到了离玉的手里!

    刘荷花脸色微微的难看,看了一眼离玉手里的布包,气呼呼的一踩脚,转走了。

    突然又有一个年轻的农妇走了过来,农妇端着一碗野兔过来,塞到了慕容秋的手里,笑道:“大兄弟,这是我弟弟刚刚上山打的野兔,你看你长这么高大,天天跟挽娘一起吃豆饼馒头豆腐的怎么够!”

    离玉歪着脸,好奇的盯着慕容秋,这个时候,她真正的像一个乖巧又无辜的小女孩,这个丽寡妇前年死了丈夫,带着一个五岁的小孩,平时种些地,还好娘家的弟弟经常过来送些吃的。

    慕容秋尴尬的说了声:“谢谢!你还是留着给孩子吃吧,我跟挽娘他们吃得很好!”

    离玉摇头,这个慕容大叔还真是不懂得审时度势。

    “丽娘送你兔子,你怎么不要?人家一片心意,你看这年头大家都吃不上饭了,人家还送给你!”当然十五爷心里有些不太平衡,想他也是长工之间的一枝狗尾巴花,怎么这村里的寡妇和待嫁的闺女就没一个看上他的?

    “你喜欢就拿去吧。”慕容秋将递到了十五爷的手里。

    十五爷笑呵呵的,端着跑到疯娘那里去了,像狗腿子一样:“挽夫人,兔子,快吃点!”

    慕容秋见十五爷这么对疯娘献殷勤,眼睛里有抹寒意,再看到疯娘朝十五爷露出明艳的笑意,心里无端端的生出一股火来!

    丽寡妇对慕容秋这个清冷的态度并没有表现得不满,反而浅笑盈盈,“我说大兄弟,你以后常来我家坐坐呀,我看你会两下功夫,我家那狗蛋对英雄非常的崇拜,回头你也教他使两招呗。”

    离玉撇了撇嘴,“大叔,丽姨跟你说话,你都不理她,真是没礼貌,千万别人村里的人说跟我认识!”

    慕容秋脸色微怒,转便走!

    那丽寡妇似不是死心,拉着慕容秋的衣袖,“大兄弟,你也别听离玉乱说,这小丫头就这一张嘴会说,都能说得刘武把张氏休了!”

    慕容秋看那丽寡妇长得也算不错,还很风,有着普通农妇都有的市侩,却没有挽娘上的那股与世无争的和善,丽寡妇这和善只怕是只针对他而已!“多谢夫人,回头我让阿烈送两只兔子给夫人!顺便教教夫人的儿子!”

    离玉咯咯的笑了起来,笑得慕容秋的脸色更是难看,只是这几天慕容秋看离玉的时候,眼睛里确实是多了一份让离玉看不明白的宠溺光芒!

    疯娘此时已经从水田里走了出来,裤脚挽着,脚上还沾着一些泥,疯娘将手里的那碗兔递到了慕容秋的手里,“吃吧。”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

重要声明:小说《九岁小女的田上人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