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天虞府大少爷

    原来是长这样,穿得又这么普通,跟农家的小丫头没什么两样,这个伙计还真是觉得这丫头与那个大闹鲁家的丫头不符合!

    离玉看到那伙计眼睛里的轻屑,不怒反而笑了,笑得有些诡谲,“鲁正真的跟你们说我讹了他的酒楼吗?为什么不是他的酒楼快撑不下去了,我就替他接手这个烂摊子!?”

    伙计对于老板的事也不太了解,只是觉得这个小姑娘那脸上的神似乎对自己的老板完全是轻蔑,“我管你是什么,反正站在我们的店铺门口,就是不对,妨碍我们做生意你知道吗?快走快走!”

    伙计不耐烦的将离玉赶开,回头又进了店铺里,店铺里那些贵族的夫人和小姐对于离玉根本就没有看到,也就是了,一般的平民,这些贵族压根就不放在眼里。

    “玉小姐,这伙计真是狗眼看人低,我们就不要跟他计较了!”李掌柜谄媚的笑着,那些胭脂店,李掌柜心里可真是觉得如果有机会,一定要打垮,鲁家,他实在是看不顺眼了,特别是鲁正!

    离玉对李掌柜说道:“你去跟萦霜阁的孔掌柜说一声,新店的招牌商品,只限量出售,把做出来的萦霜样品做成告示纸贴在最显眼的地方,同时再写上,新商品限量出售二十,多了没有!”

    李掌柜愣了愣,“玉小姐,如果孔掌柜做出来的萦霜首饰大受欢迎,你也只出售二十,是不是错过了大好的挣钱时机,毕竟那些贵族比的就是奢华!”

    “就只出售二十!而且每人只限量买一!”离玉说道,孔俊做出来的首饰,虽然样式比她想象的要差了那么一点点,不过在其他的首饰看来,已经算是很新颖了,倒是可以掀起一场新品,不过她可不只是想过一阵子新品,然后就寂静了下来。

    “玉小姐,这万一有权势大的非要多买怎么办?”孔掌柜不淡定了,玉小姐的想法另他有些吃不消!

    “如果按照顾客的心理,限量版的就很珍贵,而且还只限量二十,包括耳环,手镯,项链,玉佩,发簪,首先宣传是很重要的,你叫孔掌柜只做二十,多了不用做!而且只按一买,不拆散!也可以预先订购!”离玉本来没也打算这么快对付鲁正的首饰业,不过这个鲁正已经着她这么做了!

    “玉小姐,那我们守在鲁家的胭脂铺前干嘛?”李掌柜也就疑惑了。

    “我昨天做了一款香精油!”她知道鲁家是天虞城的首富,大多商铺全是姓鲁的!

    “香精油?玉小姐,你不会跑到鲁家的胭脂铺里去推销吧。”李掌柜抹了把汗,鲁家如今见到她,那是如见到黄鼠狼,生怕她打自己的主意!

    离玉看到一个穿得青色华服的男人朝鲁家的胭脂铺里走来,赶紧走了过去,“我可不会像推销豆腐一样推销这个。”况且鲁家还真不配拥有!

    女孩走到那男人的面前,仰起了头,声音带着特有的一股傲然之气,“罗师爷!”

    罗师爷四十岁左右,长得白白净净的,上的青色丝绸看起来像涂了牛巧克力一样光滑,罗师爷低头看到了离玉,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走开,走开,臭乞丐!”

    李掌柜赶紧走了过去,把玉小姐骂成乞丐了,这个时候他再不走过去,实在有些不合适,李掌柜向来欺软怕硬,他可以掀翻了对玉小姐不敬的小贩那摊子,而罗师爷那可是县衙的师爷,他不敢,他只好陪上笑脸,“罗师爷,真是对不起,这是我们玉小姐,他找你有些事,不知道你方不方便!?”

    罗师爷轻哼,脸上有着高高在上的表,这个小丫头一看就是个平民,“我还要去胭脂铺里看看新货到了没有,你不要挡着本大爷!”

    离玉突然伸手一只手,抓住了罗师爷的手腕,她微微的一使劲,罗师爷脸色微微的一变,她正好捏在他手腕的疼上,女孩那轻快的声音响起,“罗师爷,我只耽误你几分钟而已。”

    罗师爷四处望了望,没有看到过来巡游的捕快,不过他可是县衙的师爷,好歹也是个文职的小小官,比一个平民的地位要高很多,相信这个丫头也不敢对他怎么样!

    “有什么事赶紧说,祥和酒楼的事那可是县令的主意,跟我这个师爷没什么关系,本师爷家底殷实,钱财什么的都是外之物!”罗师爷皱眉,显得非常的不耐烦!

    离玉刚刚捏住罗师爷的手腕的时候,已经知道了这个罗师爷的大概的喜好,她从上掏出那小盒野桂花精油,天里开的桂花是野桂花,香气没有秋季那桂花那般浓郁,可是离玉已经将它提取成了浓缩的精油,那香气也是很怡人的。

    罗师爷顿时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桂花香气,“桂花?”这个时节的桂花估计是去年的,可是这香气明明这么清新!

    “罗师爷真是见多识广,我正是桂花做的香精油。”她把它递给了罗师爷。

    罗/师爷接过去的时候,眼睛里有抹亮闪闪的光芒,他将小盒子放在鼻子边闻着,“还不错的,这个香精油跟鲁家的不一样,你从哪里弄来的?”

    离玉淡淡一笑,“黄头发的大胡子的人送给我的,因为我请他吃了顿饭,他送我一件礼物!”

    “真的?”罗师爷显然不相信!

    “当然是真的,”如果说是她自己做的,这个罗师爷只怕会吓着,不敢用她的东西了,她刚刚也看到这个师爷长得白白净净的,四十岁了,连胡子都刮得干干净净,脸上似乎还涂了胭脂,上也有股脂粉的香气/。

    “果然是从外族进贡的东西,可是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对了,你这小姑娘找我就是给我看这个?”罗师爷好奇呀。

    “嗯,我就是想请师爷帮我看看,我听李掌柜说,这天虞城里最聪明的人当数县衙的罗师爷!”好吧,这马她脸不红心不跳的拍着,虽然她拍这马的时候心里是极其不乐意的/。

    “你这小姑娘还会说话的。”罗师爷先前那不耐烦的神色已经换成了高傲的神色,被人夸成天虞城最聪明的人,当然是件令他开心的事

    “师爷觉得这是好东西吗,不知道值不值钱,不过我想应该不值钱吧,可是我拿着也没什么用呀,不如就送给你好了。”离玉无害的瞠向罗师爷!

    明明这东西是她研究出来的,这会儿她却装得什么也不知道。

    李掌柜是商,反正很快,“玉小姐,你怎么就送给了罗师爷,这知道……”

    罗师爷觉得这女孩手里的东西还真是好东西,瞪了一眼李掌柜,“李掌柜,听说你这个月的治安管理费只交了一半?”

    李掌柜马上住嘴了!

    罗师爷轻轻一哼,拿着离玉送给他的香精油转就走了,朝胭脂店走去。

    离玉在背后叫道:“罗师爷,你要是觉得那个精油好,就到祥和洒楼来找我!”

    李掌柜紧张的长长呼了一口气,“玉小姐,那个罗师爷真的会来酒楼吗?”

    离玉迈开步子往回走,会不会来,她怎么知道,她只是想知道这个罗师爷到底有多娘炮,听说这个罗师爷叫罗如柳!

    突然一阵凌厉的马蹄声传过来,李掌柜赶紧拉着离玉靠了路边,街道上的老百姓个个也是吓得惊惶失措,纷纷让道!

    李掌柜显然显得很惶恐,“玉小姐,天虞城里最近出了点事,你还是少来城里吧。”

    离玉看到那一黑甲的骑士,驾着骏马在街上横行无忌,马鞭一场,骏马那铁蹄顿时扬起一阵瑟厉的寒芒,顿时就踩坏了一个摊子!

    为首的那个却是一黑色的袍子,墨发束冠,手里拿着一把寒玉的铁弓,眼睛里是寒冷的戾气,那男子不过二十岁,上散发出来的感觉却显得过于的狠,他跨下的骏马一扬蹄子,铿锵凌厉。

    男子的目光扫视过来,带着让人不敢直视的锋芒!

    李掌柜拉着离玉,战战兢兢的说道:“这是天虞府的大少爷。掌管着天虞府一半的兵权,黑羽卫直接听命于他!”

    离玉对那些贵族争名夺利不太感兴趣,她的目的是首先打跨鲁家,然后再把那个贪官废了!

    李掌柜赶紧拉着离玉离开,“玉小姐,那个罗师爷当真会到祥和酒楼里来找你吗?”

    “他肯定会来的,你去跟孔掌柜说一声,那个首饰的限量版先做一送到罗师爷的家里,还说如果捕快们再来收保护费,你就说有县令手令和盖了县衙的大印哪怕多少钱都交!我想关于治安管理费的那收取单据应该是由罗师爷来处理,以后你交了治安管理费,就给我收据!”她就不信了,抓不住这个贪官的证据!

    李掌柜又说:“玉小姐,就算是如此,好像对酒楼也没什么好处,这治安管理费半个月一交,一次就一百两……”

    “李掌柜,你不是县令每个月都要带着县府的官差捕快衙役过来吃饭吗,而且每次都是白吃,你就把县令吃的东西全部都开清单,请县令在上面盖个大印,并且跟县令说,以后县令想吃什么,尽管来,只需要在吃的清单上盖个大印便可!”离玉说完,便看到那个辰南大少爷收回目光,取了后背着的箭矢的,搭在了弓上,拉满了弓弦!

    “咻!”凌厉的破风声!

    眼前不远处一个小棚子便塌了下来,飞出一个矫健的影,影也是一黑色,蒙着黑色的面纱!

    黑衣人一跃而起,飞上墙头!

    离玉嗅到空气里的血腥之气,那黑衣人突然一个翻,躲开辰南大少爷再次躲过来的寒箭,上急急飞出无数个柳钉,朝辰南少爷袭击过来!

    辰南大少爷从马上飞了下,避开那些暗器,暗器却没有停下,中了后的几名黑羽卫,分散开来的暗器打中了躲在一旁的百姓!

    顿时一阵慌乱,离玉被一股力量推了出来,顿时就站在了路中间!

    四周的肃杀之气围绕过来,李掌柜已经吓得面如土色,天虞府这些子不太太平,辰南大少爷这几天更是挨家挨户搜人,说是搜查潜入楚南的细!

    辰南原千看着眼前的女孩,女孩的模样绝对不超过十岁,想来这小孩子不知道从哪里被人推出来的,一淡紫色的粗布罗裙,目光明亮,她刚刚出现在大街中央的时候,男子似乎看到了她眼睛里一闪而逝的惊异,瞬间又恢复了平静!

    “咻!”辰南原千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对付一个小孩子,刚刚找出来的目标已经开始四处逃窜,这个时候绝计不能掉以轻心!

    “追!”男子开口,那些黑羽卫听到命令,开始扬鞭策马!

    似乎对于路中间的这个小女孩一点儿也不在意,仿佛踩死的一个平民,如捏死一只蚂蚁一样,让人无所谓!

    眼看着那马蹄就要踩过来,将女孩踩成泥,百姓们个个吓得躲在了一边,同的看着女孩,李掌柜更是吓得尿了裤子,大叫着:“玉小姐!”

    那些贵族把平民的生命看得如此的轻,这让离玉心里生起一股怒意,捡起手边的一块尖尖的石头,在辰南原千那马踩向自己的时候,女孩一个轻巧的侧子在地上打了个滚,手里的石头朝马的眼睛上砸了过去!

    那骏马眼睛顿时被砸了得鲜血直流,顿时也发起了狂来,辰南原千勒着马缰,被发狂的马甩得整个子在空中飞起,瞬间便被跨下的马甩了下来!整个子便被摔到了地上!

    辰南原千浑散发着沉沉的杀气,目光冷冷的盯着离玉!

    离玉拍了拍衣服,从地上爬了起来,“我只是自卫而已。”你驾马过来,都快踩到我了,我难道还傻乎乎的站在那里让你踩吗?又不是不能躲?

    “来人!将这个细的同党拿下!”辰南原千恼羞成怒,被一个小孩子打下马,又有这么多的人看着,实在是很丢脸!

    后的黑羽卫顿时拨出了刀,亮堂堂的一片,晃花了离玉的眼,刀锋泛着森冷的寒芒!

    女孩的目光也是炯炯有神,“原来辰南府的大少爷是个欺软怕硬的角色!”

    “你!”辰南原千被她这话一击,原本的怒意就更加茂盛的燃烧了起来,对后的黑羽卫言道,“留一队人马先去追那细,剩下的把这丫头给我抓住!要是她反抗,直接砍了!”

    李掌柜吓得两腿发软,从地上爬了起来,颤颤微微的,这下完了,玉小姐得罪了天虞府的大少爷,肯定没活的了,如果祥和酒楼又被县令如此的打击,他是不是得想个后路才行,不知道这个天虞府的大少爷会不会把跟玉小姐有关系的,通通诛连进来?

    顿时大片的寒光朝离玉的头顶砍过来,她闭上了眼睛,该死的柴晞,你再不站起来,老子就被人砍成酱了!

    “刀下留下!”柴晞这才从一处茶馆的二楼飞了下来。

    少年的目光有着淡淡的懒意,落在离玉的边,揉了揉额前,打了个哈欠!

    “小五!你别捣乱,我正在抓混入城里的周丘细,你没什么事,就去玩,别妨碍我,反正爹爹也是纵容里随便玩,哪里像我们,还要这么努力的替爹爹分忧,果然是小儿子比较受宠!”辰南原千声音凌厉人!

    柴晞不慌不忙将离玉从无数刀下拉了出来,捏着女孩的头发揉搓揉着,“小村姑,你来天虞城,是不是想我了?”

    离玉仰眸,看着少年眼睛里的笑意,像是明净天空里一抹柔暖的云彩,那么的暖容,“我惹上了麻烦,你能搞定吗?”

    柴晞轻轻一哼:“能搞定吗?!你这是质疑小爷的能力!放心吧,我替你搞定!”少年甩了甩上淡蓝色的袍子,将离玉揽在了怀里,“大哥,这妞是我的人!”

    “小五,你别太过分,这个明明是那名细的同党,刚刚还打伤了我的马,差点把我甩下马!为什么你总是跟我过不去!?”辰南大少爷此时出了这么大的丑,整个天虞城的老百姓都看见了,问道是这个辰南原耀也看见了,眼前这个辰南原耀指不定心里在怎么笑话他呢!

    他绝对不能让这个整天游手好闲的五弟看轻了自己!

    柴晞突然回神,顿时愰然大悟,“哎呀,大哥,我哪里跟你过不去了,分明就是你跟我过不去嘛,这个小村姑是我的人,你想要她的命,也不跟我说一声,是不是太没把我这个弟弟放在眼里了!?”

    “你的人?!”辰南大少爷嘴角划过一丝趣味的笑意,“你的人跟细混在一起,看来小五应该好好跟我解释一下了!爹叫我处理细的事,交代了可以先斩后奏呢。”

    离玉皱眉,这个辰南大少爷也太险了,一定说她跟细有关系,她不过是为了自保,弄瞎了辰南大少爷的马,然后那马就把他甩下来了吗?

    说离玉是同党,那意思是再明朗不过了,柴晞也是!还可以先斩后奏!

    “这样?”柴晞显然没有想到自己的大哥会这么的无耻,他平时对这个大哥还是了解得太少,平时大哥自己做的些事嫁祸在他上的时候,他也没觉得这大哥心思变得这么沉了!

    柴晞突然拍了拍手,突然一群穿着灰色武士服的武士从四周涌了出来,手里拿着的同样是明晃晃的大刀,脸上的表瞬间呈肃杀之象。

    “晞!你可别太过分!父亲送给的骁卫是叫你用来对付自己人的吗?”辰南大少爷也知道骁卫的厉害,个个都是手段凌厉的杀手,杀人从来不用多余的招式,直接一刀致命!

    “大哥,你也知道父亲怕我在外面惹事,惹到一些强硬的角色会对付不了,所以才把楚南最厉害的骁卫送给了我,万一我得罪了人,跟人打架,打不过,会丢了天虞府的脸!”柴晞叹了一口气,他平时打架只叫小南和小北就摆平了,要不是看在这是自己的大哥,他才不会叫这么多的人叫出来,毕竟大哥的面子是要给的,万一真要打一架,这气势也要造起来!

    离玉拉开柴晞抓着自己衣袖的手,“柴晞,我说我怎么这么倒霉,原来是你们兄弟的事把我扯进来了!那细只怕只是个借口,现在没我事了吧,我先走了!”

    柴晞哪里能让她走,他替她出头,她居然看不到,真是太过分了,“走什么,好戏才刚刚开始呢,你跑得了一时,跑不了一世!我大哥要抓你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哼,真是个一无所知的小村姑!

    辰南大少爷冷冷一笑:“晞,爹若是问起来,我只能说我本来抓到细了,结果带着一帮骁卫过来捣乱,结果细给跑了!听说这细是慕容秋派过来的,慕容秋最近在楚南活动,你肯定不知道!”

    柴晞摇头:“大哥,这真不知道,我就上回带着人灭了连庭山的一个土匪窝,莫非是得罪了黑道上的慕容秋?”

    辰南大少爷脸色一黑,连庭山上的土匪果然是他带人去剿的,辰南大少爷暗中囤的军队以土匪的份驻扎着,这个柴晞却不知道怎么的和人在大街上起了冲突,那个人居然说自己的连庭山寨的,柴晞若是有本事,就带人上门来对决呀!

    结果柴晞就真带着一百来个骁卫上了连庭山,把土匪窝一锅给端了!

    现在弄得那几百号人无处可藏,就只能躲入深山老林等待时机了!

    辰南大少爷好不容易才让自己的父亲将黑羽卫交给自己来管理,整个楚南地区的兵力精锐全集中在黑羽卫里!他倒也不惧怕柴晞的骁卫,这些骁卫跟着柴晞平时只是打架闹事,吃喝玩乐,怎么能跟纪律严明,作风铁血的黑羽卫相提并论!

    辰南大少爷此时有苦说不出,不过柴晞是他的眼中钉,中刺没错,这个看起来玩世不恭,做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天虞府小少爷!居然误打误撞就跟自己藏的军队干上了一架,如果不是有心的,那便是无意!

    柴晞一直觉得自己的运气很好,作为小儿子,纨绔家里也可以纵容,况且他的份还是嫡系,这地位一生下来就比其他的兄弟要高!

    “晞,你既然这么做,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辰南大少爷目光里闪过一丝杀意,拿起手里的长弓搭上箭,拉了一个满弓!目标就是柴晞!

    柴晞突然抓住了离玉的手腕,一双清冽的眸子看着他,有几分邪魅的意味,“小村姑,你欠小爷人,以后可要记得还!”

    离玉认真的回了他,“柴晞!我知道!以后你一定会需要我的帮忙的!”

    柴晞应了一声,以后的事谁知道,不过这小村姑,在他的心里是很喜欢的,就像他喜欢明千机手里的那把古琴,运用内力弹奏的时候,那些音符会生成风刃弹出来,杀人于无形!

    “谁知道以后你是不是还这么笨呢,我跟我大哥打一架,我爹等下肯定会知道,到时候我又得关闭了!”柴晞无奈的摇了摇头,拉着离玉缓缓的离开!

    辰南大少爷恼羞成怒,手指一松,那箭矢带着巨大的气流,朝柴晞飞过来!

    小南和小北见此已经拨剑迎了上去,那箭矢划断了他们的剑,缓冲了一下,接着朝柴晞飞了过来!

    柴晞拉着离玉后退了一步,伸手便接住了箭矢,巨大的力量让他退至墙角才站稳,此时的眼睛里是一片锐利,“想不到大哥为了对付我,使用了冲天弩!”

    辰南大少爷脸上一片厉,那一箭的威力足可以穿透两三道墙,虽说刚刚小南和小北用剑来挡,化去了一丝威力,可是这个柴晞居然轻而易举的就抓在了手里!

    大少爷这么吃惊的看着自己的弟弟,这个平时只会玩乐的弟弟,他是怎么也不敢相信!“晞,看来你些子你功夫进步了不少呀!”

    骁卫和黑羽卫在大街上对质着,打成了一片,刀光剑影,辰南大少爷站在那里,目光冷冷的盯着柴晞和离玉!

    柴晞的上此时也有着谨慎的绪,刚刚辰南原千那一招带着十足的功力,分明就是要置他于死地!

    然后辰南原千作为天虞府的大少爷,可以是他柴晞阻止他抓拿细,无理取闹带着骁卫和黑羽卫跟他打架,他一时气不过,就还了手,若真是将柴晞杀了,那是个意外!

    柴晞觉得自己这个大哥,心思还是差了一点,大街上这么多人看着,若真是杀了他,估计也很难自圆其说!

    “走!”柴晞拉着离玉离开!

    眼前的景色在离玉的眼前不停的后退,少年上有着淡淡的枙子气息,紫色的袖子抚过她的眼睛,等她睁开的时候,已经在一处山花烂漫的山野里。

    少年放下离玉,便在旁边的花草地上躺下,大片大片的阳光照耀下来,少年抬起袖子,如白玉般的手指挡在了眼前,微微的眯了眯眼!

    离玉听着耳边淡淡的风声,似像谱着一曲缠绵的歌曲,眼前大片的花海,顿时让她迷了眼,“这个地方真漂亮!”

    “还行吧,没我家的花园漂亮!不过看你刚刚从鬼门关走了一回,肯定吓坏了,带你出来吹吹风,算是压惊。”柴晞摘了一朵蓝色的小花,放在鼻尖轻轻的嗅着!

    他闻到了淡淡的血腥味,那是自己的!辰南原千那大招的功力如何,他最清楚不过了,他这么徒手的抓了过来,实在是太过分冒险了,可是不冒险又怎么镇得住他?!

    “柴晞?你真是辰南王府的小少爷,辰南王的儿子,那你娘岂不是王妃。”离玉坐了下来,她一直就觉得柴晞不是表面上看到的这么简单,而且每次用读心术的时候,那些信息会被柴晞的精神力反弹过来!

    她叹气,抱着自己的双腿坐着那里,本来想着邬乔给她的拳谱和鞭谱厉害的,再加上她天生异禀,只要稍加的改良,那招式就千变万化,诡谲异常,现在才发现,她的想法似乎太简单了些!

    “怎么了,你是不是觉得现在小爷特别的迷人?要世有世,要背景有背景?”柴晞翻了个,一双明朗的眸子看着她!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我虽然没背景,也有背影!”离玉轻轻一哼,看柴晞这般得意的模样,白了他一眼!

    柴晞坐了下来,就扑在离玉的上,“还哼老子?跟猪一样的!连辰南原千也敢惹?”

    “我也不是故意跑到大街中间的,只是好像有人在后面推了我一把,当时那么混乱,根本没看到是谁。”离玉摇了摇头!

    柴晞的眼睛里有抹冷峻,脸色顿时变得严肃起来,他托着下巴,若有所思,“有人推你?莫非是你的仇家,看你这笨蛋的模样,肯定是得罪了人也不知道,所以有人想借辰南原千的手,把你干掉!”

    柴晞又摇头,真是可怜呀,一个小村姑什么本事都没有,居然胆大包天的去得罪一些人。

    “街上那么多人,要真是遇到仇家,我也看不到,我好像也没有得罪过什么人……咦?柴晞,怎么你的脸色有些难看?”离玉突然回抬,看到少爷的眉宇微皱,脸色有些苍白。

    柴晞冷哼,“哪里难看?小爷我是天虞城少女的白马王子,你这小村姑真是不会欣赏!”一阵腥甜的气息涌上了喉咙,一口血就吐了出来。

    他就知道硬接辰南原千的招式,后果很严重,好不容易忍在现在,在一个小村姑的面前出了丑!

    离玉脸色一变,亏得柴晞还能忍,都不知道在他的心里面子就这么重要!

    柴晞突然压住了她!“不要说话!”口火辣辣的痛,可是危险显然已经近!

    耳边是轻轻的脚步声,还有沙沙的声音,然后一个声音响起,“四处找找!找到之后不需要通报,直接杀了!”

    ------题外话------

    求票票,等下接着二更

重要声明:小说《九岁小女的田上人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