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送你信物

    敢是都还没吃饱,那李掌柜的脸色有些难看了,招呼了几个伙计赶紧再去叫厨房里做。

    伙计不乐意了,“几个乡吧佬而已,掌柜的也真是小题大作!”

    李掌柜气呼呼的踢了那伙计一脚,“什么乡吧佬,那是祥和酒楼的新老板!”

    伙计一听,脸色惨白,居然骂了新老板是乡吧佬,很显然,那女孩听见了,朝他看了过来。伙计心底一颤,那不是大闹鲁家的小姑娘吗?还真是不能小觑,敢在天虞城首富的家门口大闹,而鲁家又不敢说什么?那是璀璨极别的人物!

    第二轮的菜很快就送了上来,于是又是一场风卷残云,这些长工们个个撑得肠满肚圆,满意的打着饱嗝,感叹了一声,这辈子吃得最饱的就是这顿了,跟着玉小姐混,果然不错,大不了撑死!在这样一个乱世,饥民如此之多,做个撑死的鬼,光荣!

    小五爷捊着喉咙,想着把撑到喉咙口的食物捊下去,清了清喉咙,言道:“这下饱了,玉小姐,咱可以畅所言了不?”

    离玉放下碗筷,淡淡而语,“说!”

    带着一群饿死鬼,把一餐饭吃成这样,她站在他们中间,作为他们的老大,也是很需要勇气的!

    “先说这火爆腰花吧,火候没掌握好,腰花熟得不均匀,有些太老,有些又太嫩。”摇头,不好不好,又指了指旁边的鱼香丝。

    “还是火候的问题,丝塞牙,一点也不鲜嫩!还有这八宝鸡!没有用姜水抄过,就赶紧放蒸笼里蒸了,所以显得味道有些不太正常,带点腥气。银杏蒸鸭的话,这个银杏本的苦汁没有去掉,蒸好这后,这水豆粉勾芡也勾得不均匀!开水菜心,菜心太老了……”

    李掌柜和一帮伙计怒了,哪有吃成这样,还指指点点说菜不好吃的,说得每道菜都是一无是处!

    就连厨房的厨子也跑了出来,厨子怒了,“什么新老板,我一直都是这么做菜的,十几年了,也没哪个说不好吃的,你看他们,全部吃光了,却在这里说三说四的,分明就是没钱付帐,想找些借口!”

    李掌柜突然拉住了他,示意,“新老板,你说话小心点!”小心人家辞了你!

    “新老板又怎么样,对面翡翠楼用比这三倍的价格请我,我都没去!现在你们这么说,老子不干了!”厨子将厨勺往桌上一放,十分的不自在!

    李掌柜赶紧走了过来,“玉小姐,你看这……其实这些菜都是顶级的手艺,也没你们说的这么难吃,你看你们不是全都吃光了吗?”连盘子都了!

    离玉不紧不慢的说道,“不能接受建议的厨师留着也没有用,难怪这么多年了,这酒楼一直在亏空,既然他不愿意留下了,那就叫他自动请辞吧!”

    厨子一愣,甩袖就走!

    李掌柜拦都拦不及,“张师傅,这还有几桌菜没炒呢!”

    离玉瞠了一眼小五爷,“五叔叔吃好了,要不就去厨房帮个手!”

    小五爷无奈的伸出了手,他拿锅勺的右手被人废了,空有满腹的厨艺,也没用啊。

    “那就用左手!”离玉这些子也注意到了,小五爷的右手使不上劲,做事的时候都是用左手,想必这些年来,用左手也很娴熟了!

    李掌柜不舍得张师傅离开,对离玉求,“玉小姐,张师傅在这里做了快十年了,你就这么赶他走,不仁义呀。”

    离玉墨玉般的眸瞳望向李掌柜,“我既然不能重用他,那就只能辞了他,你也说他在祥和酒楼里做了十年的厨子,我要是突然指派个厨子跟他平等级,你说他会不会服气,到时候弄些小心思,是想败了我这酒楼吗?”

    李掌柜想说,玉小姐您这酒楼差不多快败了!“玉小姐不会把我的换掉吧。”

    女孩那双眼睛,好像能看到他的心里去,任何心事和谋都无所顿形,李掌柜有些心虚,尴尬的笑了笑。

    “李掌柜也不必要每次都把好东西拿回家去了,好好管着这祥和酒楼吧,总亏空也不好,以前还是鲁家的,就算亏空,也可以从其他的商铺那里转账资金过来,现在这酒楼不姓鲁了,若是再管理不善,亏空了的话,真就关门了!到时候李掌柜的那些空账也没人抵了。”

    李掌柜后退了一大步,祥和酒楼的账本,这孩子只看了一眼,却发现了其中的猫腻,这鲁老板都没发现,她怎么就发现了!

    离玉见李掌柜惊惶的模样,也没在意,接着说道:“酒楼如果盈利的话,对李掌柜不也是很好的事吗?我知道李掌柜对鲁正没有好感,想必这些年来受的窝囊气也够了吧,难道你想每次看到鲁正都唯唯诺诺,给他拍马吗?难道你就不想有一天,自己的财富可以与他平等,甚至超过他吗?!”

    好家伙,这孩子居然还看出来他对鲁正不满,一直都不满!他好歹也是商贾家族出来的,本来娶了陈,那他就是天虞城的首富了,可是被那个乡下的穷酸秀才给抢了去,他是非常的不甘心!

    女孩看到李掌柜眼睛里闪烁的怨恨,微微的扬眉,她要的就是这效果,李掌柜贪财,一般贪财的人,都会想尽办法去敛财!甚至把用一些非正常的手段去踢开阻止他发财的绊脚石!

    离玉觉得这个人,暂时可以用!

    “玉小姐,你说得对,我也想有这么一天,可是我没能力,更加没有实力!”李掌柜叹了一口气!

    “李掌柜,你要是相信我,我会让你看到这么一天!”女孩的嘴角噙上一丝嗜血的笑意,仿佛晴天里突然划过的一道闪电,没有雷声!

    李掌柜也不知道怎么了,想到这孩子大闹鲁府的时候,说得这么义正严词,便也没有多想,就答应了!

    离开祥和酒楼的时候,李掌柜带着她去了鲁家的绸缎庄,胭脂铺,金银玉器店!离玉想着多多少少的也给自己和疯娘置办了一些东西,长工们各个也应该买了一件新衣服!

    “玉小姐,这是玉器店,摆在外面一层的是最便宜的货,最里面的是最贵的,不过最便宜的也要好几十两,一般平民是买不起的!”李掌柜笑眯眯的介绍!

    离玉看了一眼,嗯了一声,没打算要买什么,那些样式都很普通,没什么新意,又这么贵。

    胭脂铺也是如此,里面的东西也这那么几种品种,香味也只是那么几种,很贵,适合贵族!

    李掌柜必恭必敬的跟着离玉的后面,一点一点的解说着,只是这小姑娘只是每家店看一眼,然后走到路边的小贩那里买的东西!一件也没从鲁家的商铺里买!

    十九爷轻轻的哼着,惊讶个啥?!玉小姐这是没钱!

    天色渐晚,离玉招呼着长工们将东西放上马车,回头的时候,看到柴晞挡着她的路,正蹙着眉看着自己!

    “有事?”离玉看着他!

    柴晞点点头,墨玉的眸瞳里泛着夕阳般蜜暖的光芒,“这个给你。”然后也不等离玉说道,将自己手腕上的玄铁护碗在了女孩的手腕上!

    黑色玄铁的护腕在暮色里泛着森森的寒芒,在女孩晶莹如玉的手腕上,很不协调,女孩不皱了皱眉!什么东东,还重的!

    少年扬眉,觉得还合适的,说道:“这个可以调大小,但是不可以取下来,因为我刚刚给你戴上的时候,按了死扣!”

    噗!为啥?可是这么真的很丑,跟她这玉葱般的手完全不适合!

    少年见她为难的神色,冷哼:“就是看你那天救了我,还你个人,我最讨厌欠别人人了!”

    说这话的时候,少年俊逸的脸上微微的泛过一抹红意,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小村姑割断了自己的长发,那软软的发丝落在了他的手里,他莫名其妙的就收了起来。

    今天那个邬家的大少爷无意中说了女子喜欢一个男子,一般会送她最珍贵的东西给男子作为定信物,比如手帕,肚兜,更深的就是剪下自己一节头发!

    想到那小村姑割了这么大把头发留给他,他顿时心底漾了!然后他又问邬家的那个大少爷,收了人家女子的信物,要不要也回送东西?

    邬家的那个大少爷以为柴晞和邬乔到了相互送信物的阶段了,告诉他,当然要回送东西,最好也送自己最珍贵的东西,比如贴之物!

    这个小村姑肯定不懂,想他也是到今天邬家大少爷告诉他,他才知道的!

    离玉一时尴尬,什么不懂,贴这么近,读心术自然而然就感应到了,有时候她真希望自己感应不到别人的内心!

    家族里的轩辕萌一直想毁了她这个能读人心思的异能,结果却只能用特殊的手段帮她抑制,不让这读心术的异能升级!

    今天柴晞太过紧张,于是她很容易就读取到了!

    “就是这么简单吗?”女孩疑惑的看着他!

    ------题外话------

    挥挥小内内求收藏,谢谢亲们的支持,吼吼

    哎,这不是李掌柜吗?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愁眉不展的?

    李掌柜:我喜欢一个女人!哎(叹气)

    某风:这很正常呀,怎么还愁眉不展的?莫非是有夫之妇,或者不伦不恋?

    李掌柜:都不是!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

    某风:呃?

    李掌柜(抓狂中):可要是被我老公知道了,我就完蛋了!他一定会打断我的小**的~!

    某风:……

    !

重要声明:小说《九岁小女的田上人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