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神棍柴晞(2更)

    福爷笑得特别险,高高兴兴的拉着一车豆饼和豆浆去荒地了!

    林之策走过来,笑眯眯地看着她,少年青色的袍子,黑发,衣和发都飘飘逸逸,暖阳下,眼睛里闪动着一千种如琉璃的光芒。

    “玉小姐,你问我那块地从哪里引水浇灌过来,我帮你看了附近各个村的湖泊和水塘,我看直接从邻村的仙女湖引进最方便,只要请人开条渠便可!”

    “仙女湖?”离玉接过林之策递过来的图纸,上面仔仔细细的将附近的河流和湖泊全部都注明了清楚,而离那块地最近的就是这个名叫仙女湖的水源。

    “大周唯一一条大河分支出的仙女湖就流经赵家村,只不过赵家村的人可能不会许其他村的人从他们那里引渠,说是怕触怒守湖的仙女,到时候仙女不高兴,就会引动水灾,淹了村子!”林之策又指了指另外的一条河流,接着言道:“这也是主河的支流,只不过中间隔着一座山,开渠会有困难!”

    离玉本来是想种水稻的,没水可不行,而且这里吃的多数是粗粮,大米是很贵的,只有富人才吃得起!

    “等那块地翻了,我会先让人种上黄豆,到等到了耕的时候,渠应该能开过来了,再把黄豆收了,翻地洒肥插秧!”离玉淡淡地说着,心里有些犹豫,万一那水引不过来,就只能种别的。

    林之策看到女孩皱眉,那双如毛毛虫般的眉头轻轻的拧着,就好像明朗的天空中突然出现的一抹黯云,让人也觉得心底一黯!

    “玉小姐,不如我陪你去跟赵家村的村长说说,开个渠是很小的事,绝对不会影响到他们村里的水路运输,相信只要我们说得有道理,他一定会同意的!”

    离玉抬头望向他,眼前的少年温和的看着她,他的目光里泛着诗意的优雅,“好,我去跟我娘说一声,免得她以为我不见了,又发疯!”

    就是要想去告诉柴晞一声,叫他好好的呆在房间里养伤,不要到处乱走!外面很危险,已经有人在找他了!

    疯娘靠在头,哼着一曲陌上少年!陶醉不已!

    上没了柴晞的影子,女孩的目光扫过正在吃小天酥的某渣,某渣啃着酥酥,鸟语:走啦,走啦,一男一女接走的!

    走了也不说一声,真没礼貌,听到林之策在外面叫她,离玉赶紧穿了件棉褂,走到疯娘的面前,“娘,我出去一会,马上就回来,你别乱跑,有什么事跟十九叔叔说!”

    疯娘轻轻地唱着:“陌上开满花,看花少年,不要装模又作哑,歇一歇呀谈一谈,说几句良心话……”

    外面阳光正好,离玉路过村东的荒地,看到一帮人发疯的在刨东西,那些从地里挖出来的长藤被扔在路边横挡住了道路。

    林之策正过来捡开荆棘和长藤,离玉赶紧说道:“林少爷,我来吧。”

    “玉小姐,你看现在还有这么多人在地里挖宝贝,过些子,怕是什么也挖不到,那么他们肯定就知道上当!”林之策的目光望向那些挖宝的人。

    “嗯,我知道,不过到时候那地也翻得差不多了,我虽然知道这样不好,可是我和娘被人赶出来,什么也没有,人家这么对我,我心里很不舒服,我又没有得罪人,偏偏是别人得罪我。”离玉已经将挡路的长藤扔到了路过,一双目光里泛着坚定的光芒,那是一种不服输的光芒。

    “对了,你叫鲁玉吗?”林之策突然问道,天虞城首富鲁正的女儿,居然流落到无家可归!

    “不!我叫轩辕离玉。”有轩辕这么贵族的姓氏,当然也有着与从不同的地方。

    林之策没有再追问,觉得眼前的女孩有很多的秘密,可是他不想主动去问她,他希望她会一点一点的说给他听,当他们之间的关系没有任何芥阂,真诚相待的时候,她一定会说给他听吧。

    “我以后可以叫你离玉吗?”

    “好!”她回答,一个名字而已。

    林之策欣喜,离离之火,涅槃之玉!正像眼前的这个女孩。

    来到仙女湖边,便看到大片大片的村民站在湖边,湖边搭了一张巨大的桌子,上面摆满了三牲祭品!巨大的盘香吊在祭台上,袅袅轻烟缓缓的升起。

    林之策见离玉疑惑,赶紧解释道:“每天开的时候,村里都会在湖边举行大祭,请湖里的仙女保佑新种下去的种子快快生长,一年里风调雨顺,他们认为如果洪涝灾害弄得四周的田地颗粒无收,那肯定是因为仙女觉得村子里有人不虔诚,仙女发怒了!”

    离玉想,这些人真迷信,要风调雨顺还不简单,只要水道处理的合理就行。

    正在想着,突然人群里冲出来两个影,黑影冲过来的时候,打翻了桌上的贡品,其中一个站了起来,看到这么多人看着自己,这些农民的眼睛里全是愤怒。

    柴晞上有伤,动作不如先前迅速,刚刚走出刘家村,便撞上了要偷袭的人,他带着小南和小北一路抵挡。

    足下一点,蜻蜓点水般踩在了湖面,节后退了几步,手里的柳叶飞刀急急飞出正中那两名刺客的要害,那黑衣刺客见此,躲避不及,打翻了人家祭神的祭桌。

    少年的目光突然落在了岸边的女孩上,他顿时一愣,足尖踩着湖水,站在水面上,蹙眉。

    那个叫林之策的,拉着小村姑的手,看起来亲密得很!

    岸边的百姓顿时怒了,指着湖面上的少年言道:“你是哪家的?我们在拜仙女,你居然来捣乱,来人,拿东西丢他!”

    柴晞一见那些人捡起石头来丢自己,手中暗暗的聚力,轻轻挥出一掌,掌风慢慢的沉入湖底。

    “无知凡人!”少年双手合十,闭上双眸,缓缓开口,声音凝重却祥和,翩然的白色袍子泛着一种光亮至美的气息!皮肤像昆仑山里洁白的雪莲花,倒也有几分仙气!

    突然一道水柱从少年的后升起,水底的各色鱼儿欢蹦的跳出水面!在少年的边欢快的蹦着。

    “你是谁?”岸上有人发问。

    只见柴晞慢慢开口:“我乃仙女湖的仙女……”

    “之子!”

    吓SHI了,还以为他说仙女,岸上的百姓再无知,男女总分得清!离玉哦了一声,柴晞这是搞什么?!

    “今天母上想着你们送上的祭品比往年的珍贵许多,正露喜色,谁知有人竟然打翻了祭台,母上知道很是气愤,所以给仙女湖周围和下游的村子发场水灾,以作小小的惩罚……”

    离玉想着,你丫莫不是仙女之子上?你再编!

    岸上有人听了,赶紧跪下请求:“请仙童务必回去跟仙女娘娘说一声,这全是误会,我们已经将罪魁祸首抓住,马上就送下来给仙女处罚!”

    百姓将那两名刺客围在了中间,那刺客要害处受伤,疼痛难忍,瞬间就被一帮百姓给绑了!

    “可恶!说你们无知还真是无知,那两污垢之人,丢进我仙女湖里,岂不是污染了这水,到时候我母上更加的生气!”

    “那仙女娘娘要怎么样才不生气!”

    柴晞微微的眯着眼睛,看到离玉正好奇的看着他,女孩的嘴角还有一丝狡黠的微笑,林之策正牵着她的手!

    “小岛的仙女祠你们多少年没修了?房子都快倒了,就罚你们半年之内重建仙女祠,再给我母上塑上金!母上已经告诉本仙能办成此事的人。”少年突然一挥袖子,袖中飞出一朵白绒花,插在了离玉的发髻上。

    百姓的目光纷纷的朝离玉看过来,脸上还很吃惊。

    “你们不要质疑本仙的眼光,就是她!你们以后要倚仗着她,只有她有这能力将仙女像塑金,母上一高兴保你们百年之内风调雨顺,年年大丰收!”又看了看离玉,她那手还放在林之策的手掌里,顿时不开心了。

    “她边的那个可能是与她相克之人,你们以后注意着他们别让他们撞一起,否则会事事不顺!到时候耽误了修葺的事,母上不高兴的话,别怪我们没提醒你们!”

    “啪!”有人拍开了林之策牵着离玉的手!

    林之策苦涩的笑了笑!

    柴晞见自己的计得逞,挥袖击起一片水面上一片水花,少年清暖的声音渐渐远去,“本仙回去跟母上复命了!尔等好自为之……”

    等到水花静下来,水面上一片平静,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众人的目光齐齐望向离玉,看到了神童送给她的白绒花,惊愕道:“她真是神仙指定的人!”

    然后可想而知,岸边的百姓个个把她当成神的使者了。

    “其实我是过来引渠到刘家村的!”离玉被这么多人拥着,心里有些不太自然,回头一看林之策已经被人群挤了出去!

    柴晞是个混蛋!

    “行行,姑娘要做什么,我们全村的人全部照做!”带头的人言道。

    “我挖渠缺人手……”她苦笑。

    “我们有人!”

    “开地也缺人!”那块荒地大的,要细细开垦才好。

    “没问题!那我们什么时候给仙女塑金?”

    饿……这个,该死的柴晞扔给她一个巨大的包袱!

    “半年之内,有你们帮忙,我一定可以给仙女塑金!”离玉无奈的笑笑,回眸,看到远处林之策那黯然的目光,以为自己是幻觉!

    十九爷气喘吁吁的跑过来,只看到林之策,于是就站在那里大吼:“玉小姐,出大事了!”

    离玉好不容易才从那帮的村民包围里跑出来,看到十九爷神色慌张,问道:“出什么事了?”

    “刚刚姓鲁过来,把挽夫人接走了,说是接去天虞城,挽夫人死活不肯,被刘家的几个男人架着拖上了鲁家的马车!”

    “你们怎么没拦着?!”离玉的目光一寒,刘家的人到底想干什么?

    “我哪里拦得到呀,其他的人都去地里帮忙了,我以寡敌众呀!”十九爷叹了一口气

    ------题外话------

    某风:挥挥小内内求收藏,饿……这位莫非就是柴晞边的第一侍卫,小北?!

    小北:……

    某风:长得好可也,不如做姐姐的男盆友吧?

    小北:……

    某风:姐姐还没有男盆友哦!(媚眼ing)

    小北瞟了某疯一眼:我有!

    !

重要声明:小说《九岁小女的田上人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