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林之策

    正屋的林夫人刚刚叫丫环收拾完桌子,听到敲门的声音,疑惑道:“谁呀?”

    张氏扬起嗓子叫了声:“林夫人,是我,刘武媳妇。”

    刘家老太太不自在的瞪了一眼张氏,这媳妇总是喜欢自以为是,要不是因为她给刘家生了两个儿子,她才懒得用正眼去瞧她!

    看来是来些找麻烦的,离玉看到少年袖子上微微呈现的血痕,带着一抹刺目,莫非是伤口裂开了?

    她正要开口,突然少年的眸色一凛,柴晞直接将她搂在怀里,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另一只手按在了腰间的柳叶飞刀上。

    “别说话!”少年沉道。

    有浓烈的血腥之气弥漫于鼻尖,少年上散发出来的冷冽气息,离玉想着刘家老太太和张氏过来,是来找她麻烦的,柴晞为何这么紧张?

    不对!

    女孩的眸瞳里泛过一丝危险,还有令一股人正慢慢的靠近,而且她还感应到那些人的脚步都很轻盈,子掠过夜空,飞檐走壁般掠上层顶。

    一片沉重的杀气停留在头上的房顶,柴晞几乎的是摒住了呼吸。

    离玉心底微微的讶异,她感应能力是非凡的,可是柴晞感应危险的能力,好像更胜她一筹。

    停在屋顶的两个黑影对视了一眼,然后缓缓的掀开了瓦片,从屋顶上跳了下来,看到房内只点着一盏小小的油灯,上躺着一个女人,厉的目光四处搜寻着。

    “不在?”

    “不可能,明明看到他往这边跑的,他不可能比我们跑得快,前面后面都追了,这个地方只有这么一处宅子。他上沾着的香味也是在这附近没有了的!”

    “可是我没感觉到他的呼吸!”

    柴晞抱着离玉倒吊在在房梁的暗角里,那双眸子如黑夜的狼,隐忍却又带着随时暴发的暴发力!

    离玉苦着脸,他的,看来她也得摒住呼吸才行,不然就露馅了!这两人居然还能闻着香味,感觉人的呼吸来找人。她倒想去领教一下这两人。

    下的女孩不安分,柴晞的突然加重了力量,紧紧的将她锢在怀里,该死的伤口裂开了,一滴血水流在女孩的手背上。

    “这上就躺着个妇人,我看没有了,去别的房间找!”其中一人沉道。

    “不必了,主子还在等我们回去!”扫视一眼四周,飞上屋顶,将瓦放好,悄然无声的掠走。

    半晌,柴晞松了一口气,从房梁处跳了下来,怒了,“你是不是故意的,专摁我伤口上!”

    人家又不是故意的,只是看你流血了,帮你按住伤口别让他流血而已。

    “那些人是什么人?跟你又是什么关系?”

    好像不是暴发户这么简单哦,而且就算柴晞再怎么隐藏,刚刚那亲密的接触,让离玉瞬间就感应到了一股巨大的漩涡包围其中,眼前的少年,看似嚣张很欠抽,实际心思又缜密得很,甚至比她聪明!

    这不科学呀,离玉心里不开心了,这就是所谓的城府呀!

    柴晞冷哼,“我砍了一些让我觉得讨厌的人,然后他们的后台想找我算账而已!”这小村姑还用这样追根穷底的目光看他?真是很不舒服,突然砰的一声就倒在了地上!

    离玉呆了,这家伙是晕倒了吗?刚刚还坚持了这么久。

    没办法了,只能将人拖到了自己的上,找了些草药,替他包扎着伤口。

    房门被人猛烈的敲打着,离玉脸色一变,赶紧拉了张被子盖了柴晞全,这才跑去开门!

    “小疯子,你那疯子娘呢?”张氏直接开口。

    张氏就是一小心眼的小市民!总希望自己过得比别人好,又见不得别人比自己好。

    张氏的眼睛不停的朝房里瞟着,“疯子呢?”

    “睡了!”你想闹哪样?疯娘就算一晚上召幸十个男人,可关你事?!

    “哎哟,睡得可真早。”张氏那贼眼不停地朝房里看,子更是不轻易的要闯进房里来,就是想抓个什么的。

    张氏那子壮,又是农妇,力气比一般的女人要大些,就这么撞开离玉,要往屋里看。

    女孩的手指突然变爪,瞬间抓住妇人腰间的一块软狠狠的捏了一把,冷冷的说道:“我娘已经跟你们刘家没有任何关系了,你们来找她有事吗?”

    张氏哎哟了一声,腰间好像被什么尖锐的东西撞了一下,痛得吸了一口凉气,恨恨的看着离玉,又不敢出声,被一个小孩子了,说出声,自家婆婆不仅不会帮她,还会鄙视她,她只能打掉牙齿往肚子里咽!

    “虽说是没有任何关系了,不过应该算的账,还是要算清楚的!你们租我家院子这么多,说好给租金的。”刘家老太太开口,又仔仔细细的看了一眼离玉,这小姑娘长得真是好看的,只不过再好看,也是个赔钱货!

    离玉皱着细细的眉头,这老太太当面不骂人,在心里骂她呢!

    “哎?”张氏突然眼睛一亮,看到了离玉脖子上的红绳,伸手就过来抓。

    离玉没防备,虽说是躲过去了,不过脖子上挂着的红绳还是被张氏给拉了出来,一块血红血红的玉石呈现在眼前,在黑暗里泛着鲜红的光晕。

    刘家老太太突然就恼了,指着离玉挂在口的玉,厉道:“那是我刘家的传家之玉,当年我那糊涂的老头说要给疯子当嫁妆!居然挂在你这小疯子的脖子上。”说着就伸手过来抓!

    突然一只手挡了过来,少年清瘦的手,骨节分明,很有力量!林之策的目光清冷,眼睛里有抹寒意,少年微微皱眉,对张氏这般土里土气的泼妇模样很反感。

    他手里端着一个小布包,把小布包放在了离玉的手里,“玉小姐,这是我父亲派人送过来的小天酥,是一种用鸡或鹿剁成碎粒,而后拌上米粉炸成的食物。”

    离玉笑笑,接了过来。“谢谢林少爷!”

    少年看到她那明媚的笑意,突然想到上回柴晞送她葡萄的时候,她脸上的笑意是欣喜的,而现在她只是礼貌的笑着,林之策心里有些涩涩的。

    张氏心里嘀咕小疯子才住进来几天,就把林之策也勾搭上了!

    “刘老夫人,不经主人同意就强行拿走主人的东西,算是抢!”少年淡淡的开口!

    刘老太太不服气呀,离玉不过是疯子捡来的孩子,“那是我家的东西!”

    “是吗?怎么证明?”林之策好奇的看着老妇人!

    “我全家都可以证明!”

    林之策听此不紧不慢的说道:“那我证明那就是玉小姐的!”

    刘家老太太用全家人证明,林之策只以他一人证明,而且云谈风轻的话语里没有一丝牵强,却是霸道十足!你是说你家的,我说是玉小姐的,你能耐我何?!

    刘老太太还想开口,却又只能将一口怒气憋在心里,林之策什么份?在这个等级地位相当分明的年代,她不好说什么?又只能恶狠狠的盯着眼前的女孩!

    “玉小姐,天色晚了,要不我叫管家过来帮你送客?!”林之策暖暖的笑了笑,然后转离开。

    张氏那目光盯着林之策,那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阳怪气,“林少爷是大家族的子弟,不知道你一个小疯子耍了什么手段勾搭上的,还送东西给你。”

    张氏的手,伸手去拿离玉手里的小天酥,离玉很轻巧的避开。

    说她勾搭林之策,勾搭就勾搭,她屋里还藏着个呢,金屋藏!你HOLD得住吗?

    刘老太太心一横,“传家之玉的事我就不计较了,你那租金给我!”

    离玉准备关门,“明天去村东的荒地跟十五爷要!”

    似乎在离玉的脑子里,又开始酝酿了一个谋!

    荒地翻是有人翻了,可是以后要种东西,还得请人,可是她又没钱!哎……没钱就只能坑人玩了!

    ------题外话------

    挥挥小内内求收藏嗷~

    某风:林少,脱了内内挥挥,帮老娘吼吼人气!

    林少:……(漫不经心的脱衣服……)

    某风口水ing。

    林少突然停止脱衣服:小洪,把你三个月没换过的内裤脱下来,先帮风娘挥挥。

    小洪赶紧捂着自己的内内:少……少……少爷,不行啊,我儿子会被挥掉的!

    !

重要声明:小说《九岁小女的田上人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