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珍惜的温暖

    少年的目光暖暖的,火光的照耀下,顿时让人觉得山穷水尽处,涌现出来的柳暗花明之村。

    在这样一个寒风冷冽的夜晚,他就像突然光照过来的一片暖阳。

    女孩突然绽开了明媚的笑意。

    少年似乎被那清艳的笑容深醉了,尴尬的笑了笑,“我家房子多,你们全过去吧,先住我家……以后的事,总会有解决的办法!”

    离玉也不曾想会被人到连遮风避雨之所都没有,而眼前这个少年,她们只见过一面,他却愿意让她住自己的家里。

    “林少爷,你家有多余的房子租给我们吗?”虽说买了地,但至少也还没到山尽水尽的地步!

    “有。”林之策觉得眼前的女孩,目光灼灼的,浑上下散发着一股让人着迷的倔强之气,她没说白住,却直接说要租他家的房子!

    她很骄傲,就算落魄成现在这一步,还是很骄傲!

    疯娘坐在那里哆嗦着,嘴里不停的喃喃自语。长工们听到林家的少爷叫玉小姐去他家里住,顿时个个都一脸期盼的看着离玉!

    “南边有两间空屋,可能你们这么多人挤了点,希望你别介意。”林之策看着她冻得有些通红的小脸,眼睛里一片明媚。

    “少爷,是不是要跟林老爷商量一下?”后的十三四岁书童小心翼翼的唤了一声。少爷怎么能随随便便的领人去家里呢?万一是坏人怎么办?

    “没事的,相信叔叔也会同意的!”少年上前牵起女孩的手。

    离玉微微一怔,林之策的手很冰,却很有力,那棉披风还披在她的上,看到少年站在寒风里,寒风轻轻的吹过他的发梢,微微的飘

    林之策突然轻轻的咳嗽起来,握紧了离玉的手,说道:“我带你回家!”

    少年那双微凉的双手,却轻轻的带走了离玉心里的寒冷,她突然扬起了灿烂的笑意,如风洗去冬的残迹,万物在风的抚摸下,生机盎然!

    林夫人看到林之策带着一群人回家,担忧不已,拉了拉林夫子,言道:“相公,之策带着刘家赶出来的疯子住咱家的院子,这万一要是出了什么事?”

    林夫子的心里也有如夫人那样的担忧,不过离玉那女孩儿进屋的时候,很规矩的给他行礼,被到绝境的小丫头,居然还有这般云淡风轻的气度,让他顿时钦佩不已。

    “之策做事一向有分寸。”况且那个小姑娘,他一直想知道她上的潜能!

    “不过听说疯子发起疯来的时候,会打人。万一她半夜发疯?”

    林夫人对疯娘一直自言自语的神态,表示很担心。赶紧从上起,将房间的门栓和窗户的栓子栓紧了一些。

    东院。

    屋内烛影绰绰,少年清俊的面容在烛光下映着苍白的颜色,他轻轻的咳嗽着,尽量不想被人听见。

    小洪将一碗黑染染的药递了过来,“少爷今天不该去找那小村姑,外面天这么寒,弄得旧疾又发作了!”

    林之策接过药碗,一饮而尽,“我要是不去,今天晚上她带着一群人,怎么熬过去?我大不了就是咳嗽半晚,而她要是一整夜都呆在野外,会怎么样呢?”

    “少爷为什么对一个小姑娘这么上心呢,才不过见过一面而已。”书童实在不解,少爷也是金贵之躯。

    林之策虽是妾室所生,却从小天赋异禀,做什么都比其他的子弟要优秀,肯定成了其他兄弟的眼中钉,特别是正妻所生的那两个孩子。

    林之策自从看到自己的父母被正妻死之后,就变了,变得淡漠,不再也其他兄弟正面冲突,却还是明枪易档,暗难防,那些兄弟经常的给他难堪。

    于是某一天,他以自己病弱为由,提出去乡下的叔叔家里养病,如此便可以从豪门利益中全而退!这正是他母亲临死之前交代过他的!他的母亲是个书香门第的闺秀,却迫不得已嫁给了父亲做妾。

    宁做寒门妻,不做富家妾!从林母临死前的嘴里缓缓说出口。让林之策心里顿时替自己的母亲感到哀怨不已!

    “小洪,你是想抄佛经还是抄诗经?”少年缓缓开口。

    一个书童,哪里这么多话?

    小洪突然苦着一张脸,“少爷,我知错了!”抄书这种事,作为一个书童,他实在做不来,他连做一个书童都做不来!

    突然有轻轻的敲门声,林之策的眸光微微一抬,抚着口,尽量不让自己咳出来,“小洪去看看!”

    小洪放下烛灯,去开了门。

    门口的女孩穿素朴的棉衣,头上扎着发髻,朦胧的烛光照耀着她清秀的脸庞,女孩一双眸瞳里跳跃着烛火的光芒。

    “你……你怎么来了?”小洪呆住。

    离玉的手里端着一个气腾腾的碗,碗里的东西散发出一种沁人心脾的芳香气息,她很自然的走进屋,将碗放到了少年的手里,“林少爷,这是豆浆,你喝点应该不会咳得这么厉害了!”

    那温暖的瓷碗放在了他的手心里,暖暖的从他的手心一直传到心里,“真是不好意思,吵到你了。”

    他看到了女孩额头上细细的汗珠,想着这么晚了,她居然还跑去磨豆浆给他喝!

    “不是,没有吵到我,我娘和十九叔叔他们睡得比猪还死呢。我睡不着,听到你咳了这么久,很担心。”

    咳了大半夜了,肯定很痛苦吧,以后她感冒的时候,就是整夜整夜的咳嗽,差点把肺都咳出来了!

    林之策带她回家,给她房子住,她觉得应该为他做些事,她不太喜欢欠别人的东西。

    当然别人欠她的也不行!

    即使是一碗小小的豆浆,也让他感觉到了从来没有过的温暖,看着女孩那双灿烂如星的眸瞳,林之策暖暖一笑,端着碗喝着。

    弥漫在嘴里的不是豆浆的香味,而是从豆浆里弥漫出来的温暖,他想,这值得他用一辈子是珍惜!

    第二天清晨,南院的人就已经忙活开了,清甜的豆香弥漫在整个院子里,疯娘也早早的起来烧着火。

    林夫人看到桌上放着的豆腐粥和豆渣小饼,疑惑了一下。

    “婶婶,这是玉小姐送过来的早餐。”林之策坐在那里缓缓的吃着豆腐粥。

    林夫子赶紧招呼自己的夫人坐下,笑呵呵的说道:“那小女孩机灵的,又会做这么多的事,她那些长工还个个很听她的话,还真是不简单。就是我那块贫地,她买来不知道要做什么?”

    “自然是种东西。”林之策今天早上还看到离玉吩咐去天虞城里送豆腐的长工,回来的时候买些菜种。

    少年的目光望向南边的院子,昨天那豆浆暖暖的味道还停留在唇间,心底顿时有抹清甜的味道。

    离玉将买来的荒地画了下来,上面粗略的画了几个分区,用来种什么。

    “玉小姐,爷这机械收割机要的材料,你什么时候给我备备呀。”十九爷端祥着图纸,只能看,不能动手,这滋味真不好!

    “天虞城的制器行能不能给平民做东西?”女孩突然开口。

    “好像辰南家掌管的,能不能,我不知道,不过有钱的话,肯定行!”十九爷坐在新做的摇椅上,仰头看着天空。

    废话!离玉微微蹙眉,要有钱的话,她们还会租人家的房子住?

    “明天去招工,我要把买的那块地开开荒。”女孩站了起来,将写好的一张招工启示扔到了小五爷的手里。

    “玉小姐,那地有一大片土层薄,下面全是岩层,怎么开呀?”小五爷皱眉,那可是八十亩的荒地呀,得招多少人呀。

    十五爷啪答啪答的打着旧算盘,喃喃而道:“玉小姐,咱手里就五两银子,没钱请人呀!”

    “签合同的时候,说只签祥和酒楼一家,我们根本就没有其余的挣钱之道。”小六爷叹了一口气,塞了一块豆饼放嘴里。

    离玉瞟了一眼十九爷做的那些小小的木头机关人。

    吓得十九爷一个哆嗦,咆哮:“那是爷的信仰,想用来换钱!没门!”

    “如果穷死了,信仰能卖几个钱?”女孩好奇的看着十九爷。

    十九爷赶紧将院里的机关人搬进了屋,还用锁将门给锁住,反正就是不能卖钱!

    小十爷轻轻一哼,拍了拍离玉的头,“玉小姐,我其实有项本领,从来没公开过。”

    “入室偷窃开锁的本领吧。”离玉缓缓而道,站了起来,回到屋里,从一堆东西里翻出一个锦绣的布包,里面的葡萄颗颗晶莹。

    她想到了那个桀骜的少年!嘴角微微地扬起很深的笑意。

    女孩将葡萄籽一个一个的剥了出来,种在了窗台的一个小盆里。

    从西院传来清朗的读书声,女孩将盆里的土盖好,走了出去。院里的一颗柳树长出尖尖的嫩芽,立之后的雨水节气很快就到来了。

    ------题外话------

    甩小内内,求收藏哇

    !

重要声明:小说《九岁小女的田上人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