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离玉看到鲁家的马车停在了祥和楼的面前,微微地侧目,瞟了一眼神志还不糊涂的疯娘,女孩灵动的眼眸突然泛过一道明艳的光芒,一粗布的棉衣抵挡不住她钟灵酼秀的气质!她突然有种很强烈的预感,那个姓鲁的男人,应该很快就会来刘家村找她。

    天色渐渐黯淡,唯一的一丝晚霞也钻入了灰沉沉的雪空里,疯娘一边疯笑,一边抱紧离玉,寒风呼啸而来,卷起一层一层的冷空气袭卷在他们的上。

    牛车却一直没有赶过来接她们,离玉看着手里大包大包的各种植物的种子,还买了一些腊,又给疯买了一件漂亮的棉衣,对疯娘说道:“娘,这么多的东西,要不我们雇个马车吧。”

    疯娘抓住离玉冻得通红的小手,放在嘴边呼呼的吹着。

    手里的钱还有一大半,雇个马车应该没问题,况且马车比牛车跑得快,看得出疯娘表面上很平静,心里却很着急,嘴里还不停地说着:“玉,天黑了,不怕不怕,娘等下带你回家!”

    这么冷的天,如果没有地方住下,肯定会冻死!刘家的人是故意将他们丢在天虞城里,等着自生自灭,离玉安慰疯娘,“舅舅应该很快就过来了!”

    ……

    天虞城郊,一处繁华的大宅,宅子里烛光通明,宅子的主人一脸的冷寒,房间里时不时的传来女人凄惨的叫声,房门拉开的时候,丫环一脸仓皇的走出来,端着的盆里,水是一片鲜红!

    产婆脸色苍白的走了出来,“曾老爷,夫人难产!凶多吉少,只能留一个,救大的还是小的。”

    宅子的主人四十多岁,一黑色的华服,宛若黑夜中的鹰,盛气人,脸上透着一丝焦急和疲惫,却让人觉得异常的锐利如刀。

    “全救!”主人的声音带着让人不容反驳的威摄力!

    产婆颤颤抖抖:“夫人大出血,请老爷尽快决断……”

    男人伸手抽过旁边侍卫手里的剑,寒光一闪,那剑已经抹断了产婆的脖子,男人沉道:“来人,去请城东的神医过来!”

    屋里的女人绝对不能死!否则便是拿整个府里的人来陪葬也不够!

    底下的人皆是战战兢兢,仿佛觉得吊在高高的悬崖顶,吊着他们体的只是一根细得不能再细的绸线!

    侍卫推开门的时候,踢到了靠在大门口的物体,差点摔了一跌,定睛一看的时候,便看到一个农妇抱着一个**岁的女孩,正用一双惊惶的眸子看着他!

    “唰!”刀剑齐齐对准了这对母女!

    一片光亮照在了离玉的脸上,女孩伸手挡住耀眼的烛光,杀气弥萦过来。

    “怎么回事?!”一声沉沉的声音,男人一戎甲,左手扶着腰间的大刀,走动的时候,衣服摩擦响起金属的质响。

    “方统领,门口有对平民母女!”其中一人答道!

    方统领那凌厉的目光扫过离玉,手里的刀收鞘:“赶远点便是!夫人难产,老爷已经杀了三个产婆了,如今整个西蔓命悬一线,你们赶紧去叫个大夫过来!”

    离玉被那帮侍卫赶出屋檐,女孩瞠着目光看着那大宅子门口挂着的静谧居然的牌子,一双眸子在黑夜里显得炯炯有神,像是黑夜里灿烂的星子,明亮至极。

    很快,大夫被人绑进了宅子。

    离玉透过厚厚的围墙,感觉到一个生命正在喘息,像是风里跳动的烛光,随时都有可能被风熄灭,然后生命就止终止。

    疯娘将离玉抱在下,怕夜里的北风吹在她的上,只是此时的女孩,体里的血液都感觉到了一阵的寒冷,仿佛从那个残喘的生命里,看到了血流成河,遍地魂鸦,满目的枯骨,硝烟弥漫。

    在这样一个北风呼啸的夜晚里,一场关系着整个大周一个世家生死攸关的战争,一场无声息的没有硝烟的战争!

    片刻大夫被人打断了手脚,丢出了府里,顿时府里一片哭嚎,悬挂在屋檐上的烛光都被人换成了白色,府里四处也被挂上了白绫,长长的亘钟敲打了三下,哭喊越来越大!

    疯娘似乎被吓到了!

    离玉看了一眼丢在地上的老大夫,老大夫瞠着一双眼睛,似乎很不甘心!

    府里的人人还没死,她明明感觉到了一丝丝生命残喘的气息,这府里的人,怎么就说人死了呢?女孩越想越不明白!

    古代的规规条条,对于她来说,只是听过,并不太懂,她这个拥有着现代思想的人,心里虽然知道,要做起来的话,可就不一定会认可了。

    便径直走进了宅子,宅子的人沉浸在沉疼的悲伤里,没有注意到此时突然走进来的小女孩。

    院子里弥漫着浓浓的血腥之气,那些进院里的杀手横乱的躺在地里,断肢和头颅在离他们体的不远之处。

    大堂里里挂起了好几层的白纱,堂中间放着一口棺材,却是用上等的沉香木做成,边缘还镶刻着金色的孔雀!

    那名难产的孕妇的气息若有若无,像是死去!安静的躺在棺材里,离玉刚刚走近棺材的时候,一只大手突然扼住了她的脖子。

    “你是何人?”

    离玉被憋得脸色通红,吃力地说道:“她还没死!”

    男人看到女孩那明亮的眸子,眼睛里有着坚定的目光,又听到这小女孩说棺材里的人没有死,他突然就感觉像陷入了沼泽,突然伸出一只救命的手。

    男人松开了手,也没有介意到,此时离玉是个九岁的孩子。

    离玉走近孕妇,小小的手掌在孕妇凸起的肚子上摸了摸,眼睛顿时如万丈晨曦突破黑夜,看到了黎明!肚子里的生命鲜活,有着万丈的生机。

    “孕妇只是失血过多,失力虚脱而已。”女孩的声音清淡,却有如巨石般沉沉的压在诡谲的大堂里。

    “去拿些糖水,红糖最好,再准备一碗盐水,如果有千年的极品老参最好,也煮点水过来!留两个帮忙,其余的人站外面去。”

    如果是二十一世纪的医院,肯定是用生理盐水加葡萄糖,加上些营养素,现在这个妇人已经晕死了过去,唯一的办法只能叫醒,让她继续生。

    !

重要声明:小说《九岁小女的田上人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