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疯女将离玉护在体下,盯着离玉那双瞠得老大的眼睛,疯女也不顾头顶流下来的水,笑呵呵的说道:“玉,快叫娘,叫娘啊……”

    离玉明白,此时这个疯女很急切地想向村民们证明,这真的是她的孩子!她把自己丢失了好几年的孩子捡回来了!

    生命来得多么的不容易,一个母亲更是不容易!

    “娘。”离玉木然地叫出了声!

    虎毒不食子!看这疯女这般护着她,不顾自己的,让离玉那幼小的心灵顿时有抹淡淡的感动!

    “等一下!你们听到了没有?”其中一人说道。

    “什么?”

    踢打的人突然停下了脚!

    “这个小娃娃叫疯子娘。”

    “你没听错吧,这怎么可能?”

    离玉看那个村民不相信的嘴脸,又木然地叫了声娘。

    疯女显得异常的兴奋,抱着离玉又是亲又是抱的,傻笑着,好像小孩子拿到了她梦寐以求的糖果一般!

    这下村民怔住了,这个疯女怎么可能把自己的孩子找回来了呢?疯女那孩子明明是得了天花,村里的大夫都说无药可救,疯女的哥哥说抱去城里看看,后来就只有疯女的哥哥回来,那孩子可能一早就死了吧!

    “估计是个小疯子!”

    村民们可不想在这个疯女上,下不了台,冷冷一哧。拉着自己家的女人孩子和老人回自己家里生火煮早饭去了!

    疯女努力的爬了起来,抱着离玉开心得忘记了上的痛,乐呵呵地笑着,走到一处简陋的院门前,推开了院前走了进去。

    屋里的人听到声音,开门而走,一个三十多岁的农妇看到疯女,顿时吓得赶紧进屋关了门。

    然后是惊愕的声音从屋里传了出来:“他爹,我好像看到那疯子回来了!”

    “挽娘回来了?”屋里有苍老的声音,声音咳嗽了几声,显得很激动,然后站了起来,开了门。

    刘家的二老看到自家的女儿一狼狈,上单薄的衣服被划破,看到了鲜红的血,额头上也是血淋淋的,刘老夫人突然尖叫一声,指着疯女说道:“你这赔钱货,跑了就跑了,怎么又回来了呢?”

    刘太公见到自己的闺女回家,踉跄的走了过去,声音里带着淡淡的沧桑:“挽娘,你回来就好,回来就好!那鲁家的门又岂是你能进的,当年他把你扔下,自己去过荣华富贵的子,咱们就当吃了这哑吧亏算了!”

    疯娘倒是像没听到二老的话一样,抱着离玉,喃喃自语:“我的女儿,玉,找回来了,找回来了……”

    二老后的那个三十多岁的农妇见了,阳怪气地道:“公公,婆婆,你看你家那疯子!自己都得靠我们养着,还带个同样吃闲饭的赔钱货回来,谁知道是不是她从谁家偷来的孩子!到时候可别连累到我们!”

    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拉了一把农妇!“媳妇,赶紧去给孩子喂饭!”

    农妇嘟嚷道:“我可说的是实话,可别把别家的孩子弄死了,看那孩子,就算不是偷来的,也是别人扔了养不了的!这年头四处兵荒马乱的,谁还有闲粮养些无关紧要的人!”

    疯娘宠溺地摸着离玉的脸,离玉小小的脸蛋上有着平静的光芒,完全不同于九岁小孩子的光芒,平静地朝疯娘叫了声“娘!”

    刘家人一怔!

    张氏见此,冷哼:“这年代,有便是娘!这小丫头还以为跟着个疯子能有什么好果子吃!?”

    刘老夫人嫌恶地看了一眼疯娘,转进了屋。

    刘老太公却上前,扶了扶疯娘,看到疯娘上的伤口,脸上有丝心疼:“挽娘啊,先进去吃饭啦,回头我去找林大夫要点擦伤的草药。”

    疯娘傻笑着进了屋,将离玉从怀里放下。

    一张破烂的桌子上放着一个黑漆漆的罐子,罐子里的东西冒着淡淡的雾,有如猪食般的气食钻入了离玉的鼻子。

    离玉手里的渣宠站到了桌子上,好奇地打量着那罐子!

    离玉听到渣毛喉咙里发出的轻微嘎嘎声,离玉听着渣毛的鸟语:

    番薯野菜汤,成分:一个半番薯加约八百克的野菜加适量的清水。每500克红薯约可产能635千卡,含蛋白质11。5克、糖14。5克、脂肪1克、磷100毫克、钙90毫克、铁2克,胡萝卜素0。5毫克,另含有维生B1、B2、C与尼克酸、亚油酸等,不过这个番薯好像坏了!而且这么多人吃一锅,

    野菜,莼菜其主要成分为氨基酸、天门冬素、岩藻糖、阿拉伯糖、果糖……

    离玉一巴掌将渣毛拍倒在桌上,瞠了它一眼!

    旁边一个十一二岁的男孩看着桌上出来出现的小黄鸭,眼睛都直了!指着渣毛对边的农妇说道:“娘,大郎想吃!”

    “二郎也想吃……”那个和离玉一般年纪的男孩也跟着说道。

    “嘎——”渣毛长叫一声,代表抗议,本大仙的不是尔等随便想吃就能吃的!

    桌上的罐子咔嚓一声裂开!番薯野菜汤洒了一桌!

    离玉突然将渣毛拿到手里,稚嫩的声音,却异常的冷静!“这是我的宠物,不能吃!”

    渣毛第一次感受到离玉对它的保护,用嘴啄了啄离玉的掌心!

    张氏见早饭洒了一桌,端在手里的碗就朝疯娘的头上招呼了过去,被离玉突然伸出来的手抓住,女孩将碗往桌上一放,目光冷冷地盯着张氏!

    张氏也是这村里数一数二的恶人,还从来没有人这么盯着她过,这女孩明明还小,可是让她觉得有抹害怕的感觉,咬牙哼道:“一只鸭子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炖了都不够我家大郎塞牙缝的,还有你这个疯子!一回家就没好事!好好的罐子突然就碎了!这可是当初我花了二个铜钱在村里的陶匠那里买的!”

    !

重要声明:小说《九岁小女的田上人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