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开始

    站在家门口,天伟有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似乎一切都没有变,但又有种什么都不一样了的感觉,慢慢的走进了这个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家,现在天伟很纠结,不知道该怎么开头啊!

    走进家看见老爸躺在那张竹椅上晒太阳,天伟就那么静静的站的想着怎么开口,就在他想的时候,他老爸先开口了说到“你今天碰到那家伙了?”天伟很惊讶为什么老爸会知道, 他看的老爸,第一次发现有些和自己生活了二十多年的父亲自己好像了解的太少了,就在天伟胡思乱想的时候他老爸又接着说“不用这么惊讶,从小我就在你上装着自动跟踪仪,以前是怕你出什么事,今天发生的一切我都知道了,我也知道你回来想问什么,但你也不知道该怎么张口,不用你小子在那憋半天了,我来告诉你吧!”

    之间天伟的父亲从竹椅上坐起来,给自己倒了杯茶也给天伟倒了杯水,然后俩人坐在面对面的沙发上,天伟看着父亲,父亲看的窗外似乎在尽力的回想着什么,然后慢悠悠的开始说“以前我有个外号,叫黑月!”当天伟听完这句话的时候彻底震惊了!他记得以前他师傅对他说过,世界上又个蝴蝶杀手榜,在那里面集合了全世界所有高级别的杀手,只要能在里面排上名次的,全部都是从无数的血与战当中走出来的高手,记得那个时候师傅对他说“里面的前三名都是几乎无敌的存在,他们不论是力量还是速度还是各方面都是接近于完美的人!第三名的苍山,全上下刀枪不入都不足矣形容他,他有次和同伴去执行任务,被对方的导弹重重的打中,结果只是破了一点皮而已,说他是座山都小看他了,第二名骄阳,他的存在就犹如骄阳一般那样耀眼,那样不容撼动,如果说能破的了苍山防御的人没几个,那么他绝对是其中之一,他的手快的就犹如骄阳照出来的光芒一样那样迅速,当年杀手榜上的第五名到第二十名去围攻他,结果不得而知,但从那天开始,那十六个人的排名全部被别人霸占了。。。”当时天伟还小不太明白是什么意思,但他不知道第一名师傅为什么不说,所以他问“师傅,那第一名呢?”只见他问完后师傅脸上露出了怪异的表,看了小天伟一眼抬起头看的天上的月亮说“他?没人见过他出手,他也几乎没执行过任何任务,但是排行榜上剩余的九十九个人没有一个见了他面不叫他一声大哥的!当年骄阳向他挑战过,双方约定是在一片废楼里面进行PK,但只是过了不到一分钟骄阳就从里面走了出来。然后说了一句“我输了!”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惊了,骄阳是何等人物他们心里很清楚,不到一分钟就能击败骄阳,哪的何种实力才可以办的到呢?马天晚上也像今天这样的夜晚一样,月亮似露非露和黑夜完美的结合在了一起,从那天起排行榜上就有了一个新的人物,他就是黑月,一直到现在没有人可以触碰到那个位置,因为骄阳说“想要击败黑月,那就先来挑战我好了,如果连我都打不败,就没资格见黑月。”那时候的黑月被蒙起了一层神秘的面纱,但是七年后,黑月宣布退出杀手界,因为什么原因没人知道,原因各种各样,比如说他受了重伤,还有说被所困等等,当初离开的时候他让骄阳顶替他,但骄阳说“只要你活着一天,那个位置就一直属于你!我没有资格坐上去。”黑月听完他的话默默的点了下头,然后转离开了,那也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大家见他,浑上下被一黑袍全部笼罩在里面,靠近他的人即使在大夏天也会感到一丝丝的凉意,而且是刺骨的凉意。  ”说完这些那人又看了天伟一眼,看见天伟那小眼睛里冒出的战意来说道“小子,如果有天你有实力的话,可以去挑战他试试,不过我想你也没什么希望!”天伟不服气的说到“等的瞧吧,我一定会打败他的,一定会的!”之间师傅听完这句话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呵呵一笑,什么话也没说就走了,从那天开始天伟就树立了自己的目标,我一定要打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小的小孩就会有那么强烈的**,但这个决心天伟从未忘过也从未放弃过,一直到现在。。。。

    所以听到自己父亲就是黑月的时候,怎么能不让天伟震惊呢?这简直比九天玄雷劈他一下都狠的多,天伟感觉自己现在就像白痴一样,脑子已经失去思考了。伟父没有理天伟的震惊接着说“你的师傅,也就是闪雷,他是我叫来特别教你伪装和观察力的,这点上我确实作的不怎么好,当初自己觉的自己实力高强,所以在这些上很少下工夫,他也是唯一一个知道我份的人。”

    伟父喝了一口茶接着说“当年我是个孤儿,从小被一个酒徒带大的,他每天几乎时时刻刻都在喝酒,小时候我也不太懂为什么,每天都要把我扔到他的酒坛子里泡着,等自己长大了问他,他也不回答,依然每天喝酒喝酒!除了喝酒那时候他就是几乎可以说是折磨吧,每天要我和他打架,什么招都可以用,只要能从他手下走过一招,他就给我吃好的,如果不行就只能吃点白菜汤之类的了!这种复一,年复一年的过着,开始的时候还恨那家伙为什么把我捡回来却这么对我!但慢慢的随着时间的过度,自己心中这种想法也就没了,好歹人家捡回来救了你,咱得抱的感恩的心啊!所以慢慢的不用他扔我进酒坛子我自己就进去,也不用他每天催促我赶着干那,自己每天也会按时完成,慢慢的我可以从他手下接一招,两招,三招。。。那时候我就想,如果能一辈子这样也不错,安安静静的,每天几乎都繁忙的,充实的,但似乎上天和我有仇,那一天来了一个人,几乎这么多年没来过别人的家来了一位那时候我认为是客人的人,但后来发现我错了!”

    天伟听父亲讲到这里,拳头攥了起来,明显自绪有点不稳定,但很快伟父又从那种绪中走了出来调整好了自己,天伟没有说话,只是给父亲又倒了杯茶,静静的坐下接着听,他知道父亲的故事还没有完。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跟我走好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