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第 45 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惫懒 书名:[木乃伊]安苏
    当天狼星再次升起的时候,安苏终于成功带上一群踏上了归途。

    埃及不是安苏的故乡,可是,出来这么长时间,她却还是有些想念它了。或许,那仅仅是因为现已经回归奥西里斯神不再顶着菲里亚斯壳子的伊莫顿。

    伊莫顿不愿意离开安苏边,他总觉得外边的男都是狼,随便来个阿五阿六地也想要把他亲的安苏拐走。所以,他一直坚持着,哪怕灵魂像是撕裂一样难受,他也一直硬挨到了菲里亚斯的体激进崩溃。所以,伊莫顿一离开菲里亚斯的体,菲里亚斯就病了,行销骨锁,仿佛整个的精气神都被吸走了。安苏对他分外愧疚,交给别也不放心,果断交给克雷萨好好照顾。

    “希望安苏娜小姐下次还能来巴比伦,当然,西丝小姐,凯罗尔小姐,也很欢迎们来巴比伦做客,们永远是巴比伦最尊贵的客。”离开的时候,拉格修还带着病体,对安苏一行依依惜别。当然,是惜别还是有其他用意,那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反正西丝是一脸的尊贵与高深莫测,而凯罗尔……她脸红了。

    拉格修脸上也带着不正常的红晕。他的病与还还剩最后一口气的巴比伦一样,来地是那样地突兀。幸好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完全准备,不然竟然这样关键的时候病了,他可就真的是哭都哭不出来了。当然,如果不是当时伊莫顿已经附菲里亚斯上有一段时间各方面都有所损耗的话,不管他还有多少雄心壮志没有实施估计都逃脱不了和他爹一样的命运了。

    伊莫顿从来就是奉行的宁错杀不放过的原则。

    “如果有机会的话。”安苏点点头,想着,她多半是不会再来了,不过西丝和凯罗尔的话,还有待研究。

    总得来说,这次巴比伦之行还是圆满的。

    起码,安苏顺利地带走了西丝,而且没有费一兵一卒。

    早已经向埃及传递了消息,一路都有塞提一世派来的接应,故虽然不时有些不那么美好的小意外,但是,安苏等还是顺利地回到了埃及。

    不,对于某些而言或许也不是那么顺利。

    例如凯罗尔,例如穆雷。

    如果穆雷没有遇到凯罗尔的话,那么,他是一个很得上司看好的年轻。或许不管从漫画上还是历史上,都找不到这个影,但是起码这个时空,他是怀抱着为家为国的美好愿景好好活着的。可是,因为遇上了凯罗尔,他死了,尸体埋了黄沙中,也许会变成一具看不出原本面目的干尸,又或者,便宜了沙漠中的毒虫。

    “说,凯罗尔她根本就不是什么会给埃及带来福运的尼罗河女儿,而是灾星,是吧?”心有怨气的拉姆瑟斯找克雷萨喝酒,一边喝一边抱怨。

    克雷萨心里盘算着怎么再把体略有起色的菲里亚斯再养好点的事,根本没理他。

    穆雷这个年轻,克雷萨记得,可是他他的心中不占任何地位。当然,克雷萨闲暇的时候还是表达了一下自己的同,本来穆雷的命是要比他好的,可是,谁让他遇到的是安苏,而穆雷遇到的是凯罗尔呢?

    尽管漫画中很多时候都把这些给忽略了没有画出来,但是凯罗尔有哪一次出行,是没有死的?没有战火连天就已经很不错了。

    像是这次,就是凯罗尔不知道哪根神经抽风,莫名其妙地不知道就怎么落到了沙盗手里。而被派去救她的中,唯有穆雷死了。

    沙盗只是一群乌合之众,根本就不是埃及精良的正规军的对手。

    “对不起,穆雷大哥,都是的错,对不起……”

    从凯罗尔满面眼泪,一声又一声的喃喃中,安苏可以猜想,穆雷的死,凯罗尔其中起了绝对的推动作用。

    只是,对于大多数的而言,穆雷终究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而已,根本就没有耗费多长时间,穆雷就已经被遗忘了脑海深处,包括凯罗尔。也不知道若是穆雷泉下有知,会不会后悔。

    尼罗河女儿里,凯罗尔是最单纯最善良的角色,可是,她却也是一个最残忍的角色。

    安苏把玩着圣甲虫吊坠,眼神有些晦暗。

    或许她该想点高兴的事

    比如她现越来越觉得圣甲虫可了,她的审美,被伊莫顿给强势推倒了。

    ……

    “不愧是安苏娜呢。”看到被就回来没有缺胳膊小腿的女儿,塞提一世表扬着安苏。

    “法老过赞了,安苏并没有什么功劳。”安苏冷静地回答道。可能是因为之前被他坑过的原因,安苏面对塞提一世总会下意识地防备,一点都不觉得轻松,不管他的外貌是不是让垂涎的那种。

    安苏现是伊莫顿的死忠。

    可是,被塞提一世那双桃花眼一眨不眨地看着,安苏还是觉得亚历山大。她怀疑,塞提一世是脑抽了,还是又打着什么坏主意。

    “姐姐,姐姐!”

    “曼菲士之前错怪了,是一个好孩子!”听到曼菲士越来越大的声音,安苏眼睛一亮,心里毫不吝啬自己的表扬。

    一直表现地很冷静很矜持,哪怕看到了许久不见塞提一世也只是略红了一下眼眶的西丝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一下子就不淡定了,蹭地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眼睛看向门口,一声充满感的呼唤溢出了腔。

    “曼菲士!”

    “姐姐!”曼菲士跑了进来,也是一眼就看见了那个自己思念了无数夜的,其他他眼里毫不意外地全部都成了浮云。

    曼菲士像一头牛犊子那样冲到了西丝面前,然后,双臂一张,将伸手想要抚摸他的面颊的西丝给抱了个满怀,死死地钳着她,像是想要把她箍进自己的血里,让她再也无法离开。

    脑袋扎西丝的颈项间,曼菲士嗅着自己熟悉的气息,一遍又一遍地叫着:“姐姐,姐姐,终于回来了,姐姐,曼菲士好担心,好想……”

    “回来了,曼菲士,回来了,以后,再也不会离开了……”西丝回抱着曼菲士,也是一遍一遍地说着,眼睛里不断流出欢喜的泪来。

    “姐姐,姐姐。”

    一段子没见,曼菲士似乎长高了,体似乎瘦了一些,不过还是一样结实,抱着西丝和她差不多高,又有着少年的阳刚与强健,与逐渐绽放美丽的西丝搭配一起,分外和谐。

    以及养眼。

    排除那亲姐弟的关系,这真的是非常好的一对官配啊,怎么长着长着曼菲士就长歪了,埃及的未来不管了,姐姐的幸福不顾了,一心一意,眼里就只有那只永远没有长进的小白凯呢?

    “喂,法老,的儿子闺女嫌弃了。还有,他们早恋了,这个当爹的不管管吗?”被那对年轻的少男少女忽略成了背景,安苏也不意,以眼神冲塞提一世调侃。

    塞提一世果断当做没看到。

    他一副老怀大慰的样子看着还抱一起的西丝和曼菲士,看够了之后才扭过头给了安苏一个眼神:“羡慕嫉妒了?也是,安苏娜年纪也不小了,如果想的话,本法老倒是不介意给一个儿子或者女儿。”

    塞提一世绝对不是准备把曼菲士或者西丝打包送给安苏,他表达的是,他不介意与安苏生一个。

    “……”安苏的脸扭曲了。

    她只是调侃一下而已,结果那个小心眼的法老竟然红果果地调戏她!

    她是不是该去向伊莫顿学习一下该怎么把诅咒地半死不活?不知道士别三当刮目相看吗?塞提一世实太欠收拾了!

    直到回了奥西里斯神,安苏还一直心里画圈圈诅咒塞提一世。

    “的安苏,终于回来了!”相比于见了西丝激动不已的曼菲士,伊莫顿的表现可是一点不差,他同样紧紧地将安苏抱了怀中。

    不过,曼菲士只是抱抱而已,伊莫顿抱了几秒后可是直接以火的吻向安苏述说着自己对她的想念,还有饥渴。

    年轻的体紧紧相贴,廝磨着,点燃着彼此体最深处的火焰。

    “伊莫顿……”上的布料已经被伊莫顿处了个干净,被伊莫顿放庄严神中的上,安苏喘息着,甜腻地叫着这个自己所的名字,媚眼如丝。

    伊莫顿上的布料比安苏上的布料还要容易除去。

    伊莫顿向安苏压下的时候,两就已经坦诚相见了。

    有过伊莫顿三千年的经验,对于这次分离之后的重逢,安苏也有着充分的心理准备。只是,体着火的撩拨前戏后,伊莫顿却没了动静。

    一秒,两秒……半分钟。

    “伊莫顿?”安苏抚摸着伊莫顿的体,不解。

    伊莫顿头上掉下大滴的汗来,最后不得不挫败地离开了安苏的体。伊莫顿重新把他的半裙给围上的时候,安苏看见了,伊莫顿胳膊上的肌都鼓起来了,但是,他下半的某个部位,一点反应都没有!

    安苏也不由变了脸色。

    难道,一段子不见,伊莫顿竟然……不行了?

    噢……安苏不知道该发表什么感叹。

    看到安苏变来变去的脸色,伊莫顿重新回到上将安苏抱到怀中,安慰着安苏:“不用担心,的安苏,这只是附到菲里亚斯上的后遗症而已。”

    “……哦。”看到伊莫顿的脸都变得狰狞了,安苏可不敢这个时候刺激他,就那么靠他怀中点点头,乖巧地像一只被豢养熟了的小猫。

    作者有话要说:噢,伊莫顿……我绝对不是故意的!

重要声明:小说《[木乃伊]安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