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第 39 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惫懒 书名:[木乃伊]安苏
    而且,安苏相信,若是西丝也这里,她也会毫不犹豫地糊她一脸的!

    不管从哪方面看,西丝都不可能喜欢凯罗尔的。不谈凯罗尔半盗墓者的份,就说她富商女儿的份吧。古埃及虽说不像中国历史上那样有着"士农工商"这样严格的区分,可是这商份也高不到哪里去。西丝为古埃及最尊贵的公主,完全就不是凯罗尔这样一个商之女可以比拟的,说句不好听的,就份而言凯罗尔连给西丝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若不是凯罗尔恰好有着"尼罗河女儿"这样的容貌,安苏敢打赌,西丝绝对不会搭理凯罗尔一下。

    可就算如此,被凯罗尔害得作客巴比伦,安苏也可以想象西丝心中深深的怨念以及仇恨。凯罗尔现毫无顾忌地用着担心西丝为挡箭牌,一点都不担心西丝回了埃及后会怎样对付她,也不得不让感叹一句是西丝邻家姐姐的形象扮演地太好还是凯罗尔的脑回路真的和常不同?

    难道是塞提一世对她的处置让她产生了错觉?安苏觉得这大概也是一个原因,但凡当权者,对于还有着不错利用价值的,通常都还是比较宽容与忍耐的。

    "安苏娜小姐?"见到安苏沉吟不语,凯罗尔着急不已。不管怎么样,她都绝对不要被送回埃及,她好不容易才逃出来……

    她本是没有多想的,可是经历了噩梦一样的阿蒙神后凯罗尔却不由动了动脑子,想了一点。

    凯罗尔不确定塞提一世到底知不知道卡布达的龌龊,可是她也终于后知后觉地反映了过来,她害得西丝被抓,塞提一世和曼菲士对她都肯定是有所不满的。所以,哪怕仅仅是为了自己,她都应该去把西丝成功带回埃及!

    那样的话,塞提一世和曼菲士肯定都会原谅她的,而那个时候,她就可以告卡布达的状,让他们知道卡布达的真面目,也让那个恶心伪善的神官得到他应有的惩罚!

    而且这样也可以避免再有别的女孩再受到卡布达的侵害。

    凯罗尔是这样想的,将功赎罪的念头与称为女战士的想法让她爆发了小宇宙,才能成功地从阿蒙神逃出来。

    当然,因为她的出逃而不知道会受到什么惩罚的的结局,早已经被她给忽略了过去。

    某些时候的趋利避害,似乎是凯罗尔天生的本能。

    "拜托,安苏娜小姐,请一定让跟着去救回安苏娜小姐!"凯罗尔再次请求。

    "知道了。"安苏终于开口,几分慵懒的样子显示出了她的随与漫不经心,"相信西丝公主要是知道了的这分心意,一定会很高兴。"

    "啊……"凯罗尔先是惊讶,随即就露出了惊喜的神色,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

    "放心吧安苏娜小姐,一定不会给惹麻烦的!"心愿达成的凯罗尔信誓旦旦地下着保证。

    安苏的嘴角不受控制地抽了一下,凯罗尔这样的保证,能信吗?

    想到凯罗尔的闯祸能力,安苏自主地摇了摇头。这样的保证,完全不可信。

    不过凯罗尔却没有注意到安苏脸色的变化,自幼被宠着的她从来都不需要去看的脸色,自然也就不会,她现只有满心的欢喜,其它的什么都被她给忽略了过去。

    安苏却不打算就这么忽略,她可不愿意自己带回去了一个,却又丢了一个。

    那也太丢脸了,而且还不只是丢的她的,还包括伊莫顿的。

    想到伊莫顿会间接地因为凯罗尔丢了面子,甚至还有可能被塞提一世那个狡猾的家伙找着由头找事,安苏心中就是一阵不舒服。

    "凯罗尔,既然话也说到这儿了,那么也就跟做个约定。"安苏说道。

    "什么约定?"凯罗尔愣了一下,她不是都已经下了保证了吗,还需要约定做什么?

    "最近这段时间,都是一个叫穆雷的照顾吧?"安苏问道,话题似乎一下子飘地有些远。

    "嗯,是的,穆雷大哥是个好!"提到穆雷,凯罗尔心里满满的全是感激。

    不花钱的好卡确实可以颁发给穆雷。不过,他虽说是一个心善的好,但是却不是一个好的士兵。

    要知道,穆雷算是拉姆瑟斯的亲兵了,拉姆瑟斯对他还是很看重的,可是,他却没有拉姆瑟斯的吩咐下,自己去背了凯罗尔这么个包袱。

    "唉,其实穆雷真是一个不错的小子,怎么就……真是太不上道了!"知道穆雷悉心照顾着凯罗尔后,拉姆瑟斯曾跑来向安苏吐过苦水。

    拉姆瑟斯看得出安苏并不怎么待见凯罗尔,队里的也基本都看得出来,所以才有志一同地不管凯罗尔这个烫手山芋。哪知,偏偏就出了穆雷这么个意外。

    "安苏娜小姐,请放心,一定会好好教训穆雷的!"

    安苏知道,拉姆瑟斯这么说是希望不管安苏对穆雷的行为有什么不满,都交由他来处理。

    安苏也有感叹,没想到拉姆瑟斯这么个表面不羁内藏野心的居然还护自己手下的,不过……

    "凯罗尔,答应带去巴比伦,但是,如果途中惹了什么麻烦,那么所有的处罚都将由穆雷来承担。"安苏缓缓说道。

    "诶?为什么?怎么可以?"凯罗尔一下子就炸毛了。

    "不同意?那么,可以选择现回埃及。"

    "……"

    安苏轻飘飘的一句话,立马就让凯罗尔噤了省。

    "真的不会惹麻烦的。"凯罗尔只能讷讷得再一次说道。她就不明白,为什么安苏要一再强调这个呢?明明她家的时候大家都夸她是一个乖巧懂事的女孩。

    "如此最好。"安苏点头,她倒希望这一行顺顺利利地,可是她觉得可能真不太大。尤其是凯罗尔,按照她的体质,哪怕她不主动惹麻烦,麻烦也会主动找上她。这种体质,和去哪儿哪死的柯南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凯罗尔翘起了唇。

    "好了,时候也不早了,回去吧。"安苏说道。

    "哦……"拖着长音,凯罗尔几分欢喜几分悻悻得离开了安苏的帐篷。

    刚一出帐篷,就瞧见了离地有些远,不时朝帐篷张望着的穆雷。

    "穆雷大哥!"叫着这个真心把她当作妹子一般疼关心的男子的名,提起有些碍事的裙摆,凯罗尔欢快地冲着他小跑了过去。

    不甚明亮的火光的映照下,越是显得凯罗尔脸上的笑容灿烂了几分。哪怕没有了惹眼的金发蓝眸,此时的凯罗尔也依旧是那么地乖巧可,纯净如同尼罗河畔初开的白莲花,让忍不住地想要好好去关她怜惜她,想要把全天下最好的一切都捧到她的面前。

    看着向自己跑来的凯罗尔,穆雷立马迎了上去,脚步比凯罗尔的小跑还要快上几分。

    "穆雷大哥,吗?"停彼此面前,凯罗尔问道。她反应慢了一拍,现才反应过来如果没有穆雷来接她,她可找不到回去的路。

    "嗯。"穆雷点头,又问:"凯罗尔怎么样,安苏娜小姐没有为难吧?"

    "很好啊!安苏娜小姐怎么会为难呢?她是个好!"凯罗尔有些疑惑地看着穆雷。

    穆雷也知道以安苏的份应该不会去为难凯罗尔,可是他就是忍不住担心,生怕凯罗尔受了委屈,也着实是关心则乱了。

    "没事就好。"想起自己面对安苏时隐约所感觉到的比面对拉姆瑟斯或者法老塞提一世时还要大的压迫感,穆雷也不愿意过多地提及安苏。

    "好了,凯罗尔,们回去吧,有什么明天再说。"摸了摸凯罗尔的头,穆雷说道。

    "嗯。"凯罗尔乖巧地点头。

    等到穆雷和凯罗尔的影消失夜色中后拉姆瑟斯才从背光处走了出来,随之出来的还有克雷萨。

    "这小子,怎么就这么死心眼呢?"拉姆瑟斯一脸的郁闷以及恨铁不成钢,他已经或明或暗地提醒过穆雷几次不要和凯罗尔走太近了,可是很明显穆雷是半点也没听进去。这让拉姆瑟斯大受打击,什么时候他的话还比不上一个小丫头的魅力了?

    克雷萨没搭理他,如果不是按苏让他多注意一些拉姆瑟斯,他根本就不想理会这个底比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可是,他此行却偏偏被分派与拉姆瑟斯一个帐篷!

    ——他恨旅途中的各种不方便!他恨菲里亚斯那个不厚道的小子!

    由于份不同的原因,克雷萨和菲里亚斯都不用像那些普通士兵一样挤大帐篷,不过也享受不到单间的待遇。可是,克雷萨之前明明是和一个也有些份的士兵住一起的,菲里亚斯却找了来。然后,克雷萨就迷迷糊糊地答应和菲里亚斯换了帐篷,而换了帐篷后克雷萨才发现他的新室友是拉姆瑟斯。

    要是只是如此也就罢了,关键是没俩天克雷萨就发现之前和他同住的那个士兵被菲里亚斯给赶了出来,理由是他是僧侣,要祈祷,需要清静。

    妹的清静!

    克雷萨本就是混底比斯低层的,顿时就想骂娘,可是怒气冲冲地去找菲里亚斯,看着他那张平静淡漠的脸,偏偏又什么都说不出了。

    不过,这也直接导致了克雷萨对拉姆瑟斯始终没个好脸。

    "诶,克雷萨,说这小子的眼睛是不是该拿尼罗河的水洗洗?全埃及最美的女他看不上,却偏偏对这么个小丫头这么上心?那丫头到底有什么魔力?没股地……"拉姆瑟斯还碎碎念,充分发泄着自己的怨念。

    "难道他看上埃及最美的女就高兴了?"克雷萨随口说道。

    拉姆瑟斯的脸色微微一变,随即略带轻佻地说道:"要说全埃及最美的女,恐怕非安苏娜小姐莫属……"

    话还没说完,拉姆瑟斯就猛地一顿,腹部上尖锐的刺痛让他一动也不敢动。

    只见克雷萨那张平时没什么表的脸已经完全沉了下来,眼里也闪烁着冷光,不知什么时候拿出的审判之矛抵拉姆瑟斯上,浑散发的危险气息让心惊。

    手上微微用力,克雷萨低沉的声音透着寒气:"冒犯安苏娜小姐,想死?"

重要声明:小说《[木乃伊]安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