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有一有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惫懒 书名:[木乃伊]安苏
    “把她抓起来!”安苏还在发怔,感叹凯罗尔每次出场的玄幻,拉姆瑟斯就已经一挥手,下了命令。

    立马就有人执行——塞提一世下的命令,一队侍卫尽皆听命于拉姆瑟斯,而安苏,她只能够命令拉姆瑟斯。无疑,这样给了拉姆瑟斯极大的权力,消弱了安苏的存在。就如现在,安苏不是就还没来得及命令拉姆瑟斯不是吗?可命令却已经发了下去又已经执行了。

    安苏眨眨眼,她果然不是老大。不过看着即使被侍卫制服也依旧挣扎着想要奔向自己的凯罗尔,安苏又觉得拉姆瑟斯的命令是很恰当的。现在他们才刚出底比斯,周围依旧有着不少来往的商人和平民,凯罗尔的出现已经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若是再由着凯罗尔闹,指不定她包裹着自己的头巾就会掉下来,到时候事实可大条了。

    蓝色的眼眸或许会被人不小心忽略过去,可是金色的头发,那真的是太扎眼了……

    “打晕她。”收回视线,安苏冷冷下令。

    她现在可还是奥西里斯神的使者,如此,尼罗河女儿什么的还是浮云掉比较好,她可不是一个安分的存在。排除掉是塞提一世放她出来的可能,凯罗尔竟然能从神追到这里来,这是何等地逆天。

    “是。”拉姆瑟斯应下,眼神一示意,抓着凯罗尔的侍卫一个手刀,世界就清净了。

    “唔。”凯罗尔只感觉脖子一阵闷疼,眼前就开始发黑,紧接着立马就晕了过去,连一个字也来不及再多说。

    拉姆瑟斯也不再看凯罗尔,转头看向安苏,询问道:“该怎么处理?”

    “带上。”安苏沉吟了一下说道。

    拉姆瑟斯顺从地下了命令,他总不能才出底比斯就和安苏对着干,而且虽然不是很明白安苏让带上凯罗尔的目的,不过拉姆瑟斯也不认为安苏是如底比斯的不少贵族女子那样是有头无脑的存在,她那么做,那多半是有着她的理由的,只是她不打算告诉他而已。

    坐在马上,安苏表示她很不适应,尽管这已经不是她的第一次骑马了。之前,也不知道伊莫顿是出于什么样的一种心理,他教了他骑马,而安苏也算是有些天赋,没多久就能够骑地似模似样了,只是相比于未来的各种车子,骑马真的是一个辛苦活计,总是颠地让人难受。

    “也只能忍了。”安苏叹了一口气。他们的速度也算不上多快,习惯了也就不见得有多难受了,在说就算再难受她也没辙,她可弄不来公共汽车,而古埃及的远距离出行方式,着实少地可怜。

    “不过,要是伊莫顿在就好了……”被他化为黄沙卷着,当真是又快捷又舒适。

    可惜现在伊莫顿还在神里虔诚地祈祷着,他真的是在祈祷,不是在挂羊头卖狗,只是他所祈祷的与朝外宣称的西丝公主和埃及什么的无关就是了。

    那个喜欢摆着一副神圣表的光头祭司,现在的节是越来越没下限了,他在祈祷着,能和安苏有一个孩子。当然不是现在,现在并不是一个要孩子的好时机,只是他现在是半神,而他打定主意要让安苏成神,到时候再要孩子的话会格外困难,所以干脆就早点祈祷,就像礼多人不怪一样嘛,说不定到时候就一次成功呢?——只是,在祈祷的声音还没来得及传递出去的时候就截掉,真的会有用吗?

    所以,归结了一下,安苏只能说是伊莫顿实在是太闲了。

    伊莫顿予以否认,祭司从来都不是一个简单的工作,纷杂又繁复,而且他还有别的谋划需要花费很多的心力,他其实一点都不闲。只是,从安苏离开神的那一刻开始,他就控制不住地开始想她,如此,他自然要找一些有关安苏的事做来。

    “好了,继续走吧。”安苏说道。

    虽说多了凯罗尔这么个意外人物,但事可不能因为他出师未捷先死,该做的事,还是不能拉下。而且……骑在马上的安苏稍稍动了动,相比于被当麻袋一样打包横在马背上的凯罗尔,她的待遇可要好地多了。

    果然有比较就有安慰啊。

    仰着下巴,安苏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和凯罗尔比很掉价——那女娃,虽然现在还不显,但人家可是货真价实的女主角,开了金手指的,背后有一个实打实的亲妈!

    不过就是不知道那枚亲妈在遭遇了异变了的伊莫顿的时候还不会有用。

    安苏对自家男人有着十足的信心。

    人在局中,那未来的走向自然要按照局中人的意愿来发展。

    只不过很多事的发展往往都是出人意料的,就像没有最悲剧只有更悲剧一样。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曼菲士,再看看还在马上当麻袋的凯罗尔,安苏嘴角抽抽,暗想这两只果然不愧是一家的。

    大部队又一次停了下来,不过这里距离底比斯已经有一些距离了,沿途的人少了许多。

    个头距离安苏初见的曼菲士刚从草丛中钻出来,不论个子,那一脸的蛮气让安苏想到了“此山我开此树我栽”的人物形象。

    “曼菲士王子,你怎么会在这里?”在单独面对塞提一世或者曼菲士他们的时候,安苏的态度都很随意,不过在人前她的态度却要恭谨一些。

    那是对埃及王室的尊敬。

    谁让他们没有和塞提一世闹掰呢,尽管他们之间并不那么愉快,而且他们还打着现在王室仅有的几个直系血脉的主意。

    想到这,安苏的眼神稍稍闪烁了一下,有些心虚。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曼菲士倨傲地说道,和他上分外狼狈的形象一点都不搭——曼菲士不是一个安分的小子,这点他老爹塞提一世也是分外清楚,所以早就已经下了命令让人看着曼菲士,不让他离开王宫,哪只,他居然还是跑出来了。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凯罗尔和曼菲士,没一个是安分的,尤其要是让这两个扎堆了的话,啧啧,那事可就真有得捣腾了。

    “你当然能在这里,你是埃及的王子,这是埃及的土地,你在这里,无可厚非。”安苏说道,“只是,容我问一问,曼菲士王子到这里来,是为了什么?”

    就孤一人,还是长相发展空间极大的正太,居然没被无良的奴隶贩子抓走,人品还真过关。不过他那灰头土脸的狼狈样,还是显示出他这一趟是极不容易的……躲过塞提一世的人的监视防守,独自一人跑这么远还精气十足的模样,让人不得不感叹一声,果然不愧是凯罗尔的官配,金手指也是大大地有。

    “我要跟着你们去巴比伦!”曼菲士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甚至连语气都是命令的,他的那句话,完全可以翻译为“我要你们带我去巴比伦”。

    阿姆谢一行,曼菲士看到了安苏的不简单,可是那又怎样,他曼菲士是谁,哪怕是见了雄狮也敢上去踹上一脚的埃及小王子,他有什么怕的?伊莫顿安苏什么什么的,包括塞提一世的警告,全部都被他抛到了脑后,他现在满心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去巴比伦带回自己的姐姐西丝!若是实在不行,哪怕是与西丝一同留在巴比伦“做客”也是可以的。

    西丝是不一样的,曼菲士在心里对西丝有一个不慎准确的定位。

    他们是姐弟,他们一起长大,他们相互扶持——或者说是西丝单方面的扶持,感自然是很深的,而且,长姐如母,为姐姐的西丝本就扮演了半个母亲的角色,再加上埃及的习俗,只要他们都平安长大,那么未来他们多半都会结为夫妻……姐姐,母亲,妻子,这都是一个男人生命中非常重要的角色。曼菲士还小,可是他是埃及王子,毕竟不同于普通的小孩子,与公与私,西丝都将是他生命里非常重要的一个角色。当然现在曼菲士还没有怎么去想公方面的事,例如有西丝在他能够很容易地统领上下埃及,他现在只是单纯地想救回自己的姐姐。

    前前后后加一起已经一个月了,西丝第一次离开他边那么久,曼菲士迫切地想要找回她,这种执着的想法,让他什么都可以不管不顾。

    曼菲士是一个聪明的孩子,可是他现在的年纪注定了他不会有足够的深谋远虑,他还是一只调教还不足够的,暴躁又冲动的幼崽。

    “你要去巴比伦,法老知道吗?”安苏明知故问。

    果然曼菲士脸上露出了几分不自然的神色,随后色厉内茬地对安苏嚷道:“啰嗦什么?让你带我去巴比伦你带就是了,这是本王子的命令!”

    安苏想要翻白眼。

    “也就是不知道对吧?”她问。

    曼菲士的表很直接地说明了他想骂人,要不是现在光棍地只有他一个人,难保他会下什么样的命令。

    “我让你带我去巴比伦!”曼菲士一字一句地说道。不是他不愿意自己去,他敢孤一人跑到这里来,其实就一个豁出去了,之所以想要和安苏他们一起去……哪怕他可以置安危于不顾,也一样有一个非常大的问题横在他的面前——

    该死的,去巴比伦的路是哪条?

    简单说,我们的小王子,他不识路!

    而且,跟着安苏他们,终究是要安全些,曼菲士的目的的西丝,可不是送死,他还是很珍惜自己这条小命的。

    安苏果断地扭过头,对一边试图遛弯的拉姆瑟斯说道:“你派几个人,把曼菲士王子送回去。”

    “遵命!”拉姆瑟斯回道。

    “放开我,我命令你们放开我!”被侍卫架着,曼菲士挣扎地非常用力,可是完全没用,一张还带着婴儿肥的小脸涨地通红,可惜架住他的侍卫根本不为所动——他们只听法老的命令以及法老授予了权限的人的命令。

    所以曼菲士注定了会得到跟以前一样偷溜不成被灰溜溜地被架回王宫的结局。而且这一次他居然跑出了这么远,要不是不认识路,他差点就真跑远了,到时候,公主和王子都被人制住的话,塞提一世可真是哭都没地哭了。

    曼菲士对埃及的重要谁都知道,尤其是看塞提一世似乎根本就没有再弄出个小王子来的打算,唯一的男继承人曼菲士自然就是重点保护对象。在可以掌控的范围内,让曼菲士胡闹一下是没有关系的——就像塞提一世早有谋算的阿姆谢执行一样。可是这次的巴比伦之行是完全不一样的,可不会有人因为曼菲士还是个小孩子就好商量。

    一次阿姆谢执行除了让西丝的重量在曼菲士心中加固加深以外,并没有让他学到太多的东西。所以,这一次曼菲士被弄回去,塞提一世多半不会再重拿轻放,而是会好好责罚他一翻,对他进行再教育。

    “可恶!混账!放开我!”曼菲士还在吼,万幸现在没人路过。

    侍卫脸上的表有些纠结,他们是听命行事,可是,难保后不会被穿小鞋,而且就现在,他们也不敢因为曼菲士太吵太不配合而像打晕凯罗尔那样打晕他了事。

    安苏决定她还是赶紧离开吧,这么一只一只地跑出来,太闹腾人了。

    “好了,将他送回去吧,你们也不用再跟来了。”安苏说道。塞提一世派来跟着她的是一个百人小队,少上那么几个人,其实也无伤大雅。理论上扭送曼菲士这么一个小不点回去,一个训练有加的侍卫就够了,不过对方是有金手指在的曼菲士,还是小心谨慎有备无患地好。

    曼菲士他必须好好地,他,可是关系到了她的成神之路……

    “对了,也告诉法老一声,凯罗尔跟我走了。”突然想起曼菲士的官配还在自己的队伍中,安苏加了一句。

    正挣扎着的曼菲士听了这句话却突然安静了下来,可的模样变得有些狰狞,他在安苏的队伍中巡视着,视线最后停留在了某一处——那横趴在马上的人,正是凯罗尔。

    那般模样,要不是事先知道,哪怕是安苏也看不出那是凯罗尔,可是曼菲士偏偏在看到的第一眼就确定了。安苏勾勾嘴角,这两人还真是……天生一对?

    那样的形容,在这个世界,不过笑话一场,凯罗尔与曼菲士隔了足足有三千年,份地位所受教育完全不同,他们两者之间的代沟根本就堪比非洲大裂谷。而且,漫画中曼菲士对凯罗尔是好奇的,没有恶感,不像是现在的曼菲士,安苏毫不怀疑,对于令西丝陷囹圄的凯罗尔,曼菲士是恨不得饮其血食其的。

    ——至于同样差了几千年现在却相亲相着的安苏和伊莫顿,这两只不能当做参考。

    而且现在两个人一个被打包送回去一个却被她带到巴比伦,这样不公平的待遇,在曼菲士对凯罗尔厌恶的天平上更加了一些砝码。否则安苏也不会故意在曼菲士面前说,她本来没有通知塞提一世的打算的,她非常乐意给他添堵。

    “凯罗尔!”曼菲士恶狠狠地吐出这个名字,他不明白为什么塞提一世直到现在还会留着凯罗尔,笼里的狮子或者是尼罗河里的鳄鱼,才是她的最好归宿。

    安苏扬了扬下巴,示意侍卫赶紧把曼菲士给带走,他们今天因为这接连出现的两个小鬼,已经耽搁了不少时间,再不快点,他们就没法在天黑之前到达落脚地了,安苏一点都不愿意在出门的第一天就露宿野外。

    “安苏娜!”如果安苏没有记错,这似乎是曼菲士第一次叫她的名字,他之前对她的称呼,不提也罢。

    因为这第一次,安苏将目光回到了他上,静等他之后的话。

    “你要带回我姐姐!”曼菲士也没再看凯罗尔,他死死地看着安苏,明明还是一个狼狈小孩的形象,可是那突然爆发出来的气势,却让安苏都有了一种窒息的感觉。那种被死死压制住仿佛喘不过气来的感觉,让安苏隐约明白了,为什么她要成神,需要曼菲士他们充当祭品。

    “我命令你,必须带回我姐姐!”曼菲士再次道。

    曼菲士一贯都是很习惯命令人的,可是这次和他之前的那种外强中干色厉内茬的命令不同,这一次,安苏感觉到伴随着曼菲士的话,自己上那种无形的压力越来越大,迫使她必须得答应。

    那是一种精神的压制,让人无法抗拒。

    “那本来就是我此行的目的。”安苏说得很慢,话语却是变相的对曼菲士命令的无视。她的后背满是汗水,维持自己脊梁的直与面上的表不变已经用尽了她所有的力量。

    侍卫们不明就里,他们只觉得这是曼菲士的又一次发脾气,安苏也不明白曼菲士现在的况,可是,她绝不愿意在此时低下自己的头颅!

    曼菲士却不管安苏这些,他只知道自己终于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既然他自己去巴比伦已经不可为,那么,让一个有可能的人带回西丝也是好的。嘴角浮出一个笑容,还来不及让它扩大,曼菲士就头一歪,果断地晕了过去。

    “队长!”侍卫吓到了,一个个脸色惨白,求救地看向拉姆瑟斯。要是曼菲士在他们手中出了事他们哪怕万死也难辞其咎,他们的家人也会受到牵连。

    拉姆瑟斯的眉头也是立刻就皱了起来,他比侍卫想得更多。

    “不用担心,曼菲士王子没事,你们将他送回王宫就好。”安苏说道,那种是压制没有了,可是精神过多消耗,让她有些恹恹的。

    安苏的话效果不大,只是避免事更麻烦,侍卫还是立马就把曼菲士带走了,回王宫找医官才是正经啊!

    队伍继续前进,他是安苏的追随者,比之这里的所有人都感觉地到安苏现在的状态不好,可是安苏没有说什么的打算,作为一个合格的追随者,也只能把担心放在心里,随时注意安苏的况。他隐晦地看向菲里亚斯,这个僧侣为了防风沙把自己裹地很严实,几乎看不出僧侣的模样了,只见他低眉垂眼,将移动背景的份进行到底,根本看不出在想些什么。

    如此况,克雷萨只能期望,这次巴比伦之行,一切顺利。

    作者有话要说:请无视我的更新时间吧T_T……

重要声明:小说《[木乃伊]安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