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金字塔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惫懒 书名:[木乃伊]安苏
    伊莫顿的瞳孔突地收缩了一下,他喜欢安苏吗?他只是想让她完完全全彻底属于他而已,可那是喜欢吗?

    曾经伊莫顿很肯定他安苏娜,可在后来那被他自己给否定掉了,而现在……他喜欢面前的这个女人吗?伊莫顿认为自己是喜欢的,可为何事到临头,他却有些说不出口?

    嘴唇微微张合,却没能给个肯定的答案。占有与喜欢的区别,伊莫顿并不能完全区分。而且,他也有着他自己的担心。

    他不确定,安苏又是否是喜欢着他的,一直以来,安苏对他的顺从与依赖,都不完全出于自愿。

    安苏却笑地更加灿烂了,伊莫顿的反应,让她确定了,他真的是有对她动心的呢。

    “是有喜欢的吧?不过,如果真的有喜欢,伊莫顿,你是真的喜欢我,还是因为我是'安苏娜'?”可是安苏并不罢手,她追问道。

    现在的时间地点和氛围都不是一个摊牌的好时机,可是,一直以来,或是有意或是无意,该漏的底她都漏地差不多,伊莫顿一直都装木头装不知道,安苏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感到不甘。凭啥呀,都这么清楚地知道了这壳子里的是姐姐我,平时也又亲又抱的,可是给个准信你要死啊?

    伊莫顿没有回答,安苏突然地"直爽"让他有点措手不及。看着安苏,她依旧是那副妖娆的模样,只是此时却笑地如同一个孩子那样灿烂,伊莫顿忍不住想要将这样的安苏狠狠拥入怀里,狠狠吻她,更想把她压倒在地狠狠办了她,只是终究没有动作。

    面上没有多大的表变化,可是伊莫顿知道他有些被自己汹涌的**给吓着了,哪怕他其实已经很习惯它们。

    “安苏娜……”终于,伊莫顿开口。

    安苏的笑容顿时就敛了下去,长长的睫毛垂了下来,显得有些意兴澜珊。

    她不承认是刚才的丛中散步让她起了一些莫名的心思——哪怕她想从良,伊莫顿又会是她的良人么?她不承认自己有突然产生想要和伊莫顿白头到老的想法,她只是……被那钻石耀眼的光芒晃花了眼导致一时有些神志不清而已。啊,也有可能是这丛林太美,她有些被蛊惑了。

    怎么会问伊莫顿那样愚蠢的问题呢?

    她果然是傻掉了!

    "安苏娜,我……"

    "好了好了,你不用说了。"安苏摆着手,脸上一副什么都是浮云的表,心里却狠狠磨牙:娜你妹的娜!

    "我们也出来好一会了,回去休息下就准备进金字塔吧。"男人什么的果然就应该排在自己小命后面十万八千里。

    枉她居然还稍稍产生了点表白什么的想法……嘴

    见安苏根本就不准备理他,自顾自地说完后闷头就准备往回走,伊莫顿的目光一沉。

    "哇啊!"

    安苏正埋头往来的方向走,突然被伊莫顿拽住手腕,无法自控的一个转之后就被重重地压倒在了地上。这次伊莫顿的动作是从未有过的粗鲁,之前在神的时候因为安苏有意无意的勾引戏弄,伊莫顿也有过把她扑倒的经历,但他一直都有小心地护着她。安苏有过被伊莫顿挑逗地□焚恨不得把他给逆推了的时候,但还真没经历过被伊莫顿扑倒摔地很疼的时候,这让她不由有些懵。

    呆呆地看着伊莫顿,他的脸距离她不过一掌的距离。

    "伊莫顿?"觉得自己脱离了抽风状态的安苏很想问问伊莫顿他这是抽什么风了。

    被伊莫顿扑倒时产生的冲击力太大,哪怕地上满是枯叶安苏的后背也是被擦伤了好几处,外加伊莫顿此时整个人都压在她上让她觉得有些窒息的感觉。

    刚才心里产生的那种很不爽的绪莫名其妙地被被伊莫顿给压没了。

    完全处于弱势的姿势让安苏有些不太敢看伊莫顿,但是又忍不住看他。大祭司此时的眼睛是如此深邃,那忧郁又深的眼神让人会很容易就忽略他眼里其他的一些东西,进而沉迷其中。

    "我难受,伊莫顿。"伊莫顿半天没动静,不说话也没动作,只是死死压在她上,安苏只能垮着脸道。

    "我也难受。"伊莫顿终于开口了,他稍稍动了动子,问,"你感觉到了吗?"

    她当然感觉到了,她又不是石头。

    安苏的脸顿时就扭曲了,努力忽略的抵在双腿间的异物顿时就变得格外明显,安苏自然是清楚地知道那是什么的,也理解地到伊莫顿说的不舒服是什么意思……

    可是,可是……这种行为这种话这种语气是你伊莫顿该说的话吗!伊莫顿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猥琐无下限了?你为大祭司的节□哪儿去了?而且还偏偏挑在这个时候,你是想表达什么意思?

    妹的!

    “你起来,伊莫顿。”安苏尽可能平静地说道,双手死死顶着伊莫顿的膛。她后悔了,要是知道伊莫顿会有这样的反应的话,打死她也不会问那个问题。

    她一定坚定地把它烂在肚子里。

    “安苏娜,你我吗?”伊莫顿却是问。

    “……我,是我先问你的。”安苏目光闪烁,她这是被伊莫顿反将一军了,而且还直接从喜欢变成了,来了一个□。

    最后事还是不了了之了。

    伊莫顿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所以他也提了一个安苏无法给出准确答案的问题,安苏的装傻充愣在伊莫顿的意料之中,可是安苏真这么做的时候,伊莫顿还是免不了有了一种很不爽的绪,其直接表现就是在回到营地的时候,伊莫顿的脸黑地跟锅底一样。那浑的低气压,让除了安苏外没人敢靠近他边三米范围内。哪怕是一直沉着脸偶尔嘀嘀咕咕充分表达着不满的曼非士,也没不识时务地在这个时候挑衅他。

    说实在的,安苏也不想在这个时候靠伊莫顿那么近,可是,只要她离地稍微远一点,迎接她的就是他嗖嗖的眼刀,让安苏不自觉地就当了小媳妇。

    低垂着脑袋,安苏心复杂。

    她不确定自己对伊莫顿的感有没有到的程度,可是,却能肯定自己对他是有喜欢的。而智商和商不成比例的伊莫顿,安苏也有着绝对的把握他是喜欢自己的。可是,不安苏娜了的伊莫顿,还是最初的伊莫顿么?

    毕竟,最让人动心的,还是那个强大且对安苏娜深无比的伊莫顿。

    如此,若是伊莫顿连对安苏娜的感都可以放弃,那么,她这个来历不明的安苏又算得了什么?

    安苏知道自己没心没肺,也知道自己对感极度不信任。

    “唉……”终究,所有想法,全部化成了一声没有溢出口的叹息。

    伊莫顿对她有所图,安苏对他有所谋,他们根本,谁都不相信谁。

    “就这样吧,互利互惠也好的。”安苏对自己说道。

    一句突发奇想的问话,却险些将她自己绕了进去,真亏!

    “咔。”

    在走进金字塔的瞬间,死神之镯就从安苏手上掉了下来,它已经完成了它钥匙的使命。安苏没有犹豫,弯腰将它从地上捡了起起来让克雷萨收好,不谈历史价值,死神之镯还是很让安苏喜欢的,又贵重又漂亮。

    当然一时半会她也是绝对不会再把它戴到自己的手腕子上了,太有心理影了。

    “跟在我边。”伊莫顿叮嘱了安苏一句,脸色显得有些凝重。

    “嗯。”安苏也是目光一凝,顾不得和伊莫顿在闹小脾气,靠近了他一些,她可是从来没忘,电影里,伊莫顿在进入金字塔后是会失去神力的。不过记得当时电影里说的是,是神灵收回了他的神力,为的是让伊莫顿与欧康纳他们公平决斗还是什么的,可是现在这里哪来的正义英雄?连西丝这个公主和未来的正经法老现在的小命都是和伊莫顿这个反派BOSS绑在一起的!

    “你失去神力了?”反正之前已经各种摊派各种露底,安苏现在也干脆就豁出去了,反正最差大概就是被伊莫顿喂虫子了……总得说,安苏现在对刚才在林子里的事还很怨念,在发泄。不过安苏也没有不顾时宜乱来,起码她没有把这件事嚎地所有人都知道。

    伊莫顿看了她一眼,回答道:“是。”

    安苏敛眸,鬼使神差地小声说了一句:“你小心一点。”

    “嗯,我知道。”声音虽小伊莫顿还是听到了,也是低声回答。虽然安苏的那句话有不够相信他能力的嫌疑,可是,伊莫顿的心却莫名好了起来。

    这可是安苏第一次表达出了对他关心的意思呢。

    金字塔里黑暗幽深,哪怕有着照明的火把也一样是森森的,这也正常,到现在为止貌似没哪个有把自己的陵墓建地宽敞明亮的。

    安苏的心头突突地跳,总有些不好的预感,觉得这次的行动或许不会如想象中的那般顺利。看看伊莫顿,哪怕没了神力他表现地也一样很镇定,那种表很是唬人,让人在不敢异动的同时也会不自觉地安心。

    “唤醒魔蝎大帝,需要祭品。”伊莫顿开口,看着跟在曼菲士和西丝两人后的侍卫,目光中不带任何感

    仿佛早就知道了伊莫顿会如此,侍卫中走出来了一个人,他还很年轻,不过二十岁的样子。从他有些苍白的面色可以看得出他对即将发生事的恐惧,可是他的体没有颤抖,眼神更是坚定非常,他张口,在伊莫顿的注视下镇定地说道:“祭司大人,我自愿成为祭品。”

重要声明:小说《[木乃伊]安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