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拐姐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惫懒 书名:[木乃伊]安苏
    可以说,曼菲士是一个活泼地有多动症的孩子,武技课的时候他会上得兴致勃勃,可是在学习文化课的时候,他就乖乖地在椅子上坐不了三分钟。上课的老师也不敢说他,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要知道,这个埃及唯一的小王子可是将他以前的文化课老师送去喂过狮子的。

    曼菲士从来就是一个暴躁坏脾气根本不会有半点尊重生命的想法的小王子——这是如此地理所当然,他可是金字塔最顶端的人物。值得庆幸的是曼菲士也很聪明,哪怕在文化课上基本没花心思,说起理论知识来也是头头是道,所有人都相信,埃及未来会有一名英明神武的法老王。

    曼菲士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他会成为埃及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法老,他会将埃及的版图扩大,他更会娶自己的姐姐西丝为妻!

    “好的,曼菲士,我等着你以后娶我,我们一同治理埃及。”西丝从来就是对曼菲士有求必应的,而且,这也是她的期盼。

    想到西丝对自己的“求婚”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曼菲士也不顾忌现在还是在课堂上,咧开嘴巴笑了起来。

    正笑着,就瞧见乌纳斯跑到了门口,一脸焦急之色让曼菲士有了不好的预感。

    虽然曼菲士可以无视教课老师,但是其他人还是没那胆子的,哪怕乌纳斯是曼菲士钦点的贴侍卫也一样——皇宫里的人还真看不起乌纳斯,本来只是一个奴隶小子,因为得了曼菲士的青眼就一步登天了。谁都知道,曼菲士成为未来的埃及法老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他的贴侍卫是何等重要又是何等尊贵的一个位置,可那个位置竟然被一个奴隶小子给占了去,让人如何能不羡慕妒恨。

    对于乌纳斯在王宫里受到的明里暗里的欺负,曼菲士也是知道的,不过乌纳斯不让他管,他把那当成了一种历练或者考验。在曼菲士在市集上救了他以后,乌纳斯就已经决定了会对他奉献出自己一辈子的生命,如此,想要一直跟在曼菲士边,他就必须加倍的努力,向所有人证明他有站在曼菲士后的资格!

    “老头你先停一下。”曼菲士直接就道,立马起走了出去,完全不管上面讲课的老师脸上的青黑色。

    曼菲士从来就就能把任妄为这个词表现地淋漓尽致。

    “发生什么事了,乌纳斯?”走出去,曼菲士拉着乌纳斯到一旁问道,因为对自己的高要求,乌纳斯尽管年纪小小但已经很有一些泰山崩于眼前而面不改色的风范,很少见到他这么焦急的模样。

    “曼菲士下,刚刚神那边来人传话说,安苏娜神女把西丝公主带到阿姆谢去了!”乌纳斯焦急慌张不已,还带着恐惧。

    没有一个埃及人不知道阿姆谢代表了什么。

    “阿姆谢?”曼菲士瞪大了眼睛,“那个可恶的女人,她竟然敢带着我姐姐去那——该死的,他们是什么时候出发的?往哪个方向走的?”

    出了底比斯,周围便越来越荒凉了,植物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满眼的黄沙。

    安苏与伊莫顿同骑一匹骆驼,有着伊莫顿在,她感觉不到太阳的炽,清凉地如同处在空调房一样。窝在伊莫顿的怀里,安苏忍不住蹭蹭,果然伊莫顿是居家旅行的必备物品啊。目光看向骑在另一匹骆驼上的克雷萨,恢复到了体的最好况的他还是一个颇为英俊的男人,强壮又沉稳,此时手中拿着长长的审判之矛,威风地像是一个骑士。对于收了这么个人,安苏真觉得自己是大赚了,而把西丝送给她做学生的塞提一世,这一次就肯定是亏大了。

    “你就那么肯定曼菲士王子一定会跟来?”伊莫顿搂着安苏的腰,那盈盈一握的纤腰让他不由产生了些绮念。

    伊莫顿吐出的气息就在耳边,这让安苏不由缩了缩脖子。

    “当然,我很肯定。”安苏回答。

    没错,她这次出来把西丝也给带出来了,至于理由,不是有现成的吗——老师都出来了,你当学生的怎么能不跟上呢?管他是不是歪理,或者强词夺理,总之她成功把西丝带出来了不是吗?

    此时的西丝正端坐在另一匹骆驼上,乖巧又可的模样。尽管年纪还不大,容貌还没完全张开,但是那抹丽色,将来的西丝会是埃及当之无愧的明珠。

    至于伊莫顿说的曼菲士……就像安苏所说的那样,小公主都拐出来了,小王子还会远吗?她可是专门漏了消息让曼菲士守在神的人知道的,以那小子对西丝的在意,现在多半都已经追来了吧?

    想到塞提一世在知道自己家的两只都被她给拐跑后跳脚的模样,安苏就忍不住勾起了嘴角,她可是清楚地记得她手腕上无比□的黄金镯子是塞提一世给她戴上的,如此,她带他儿子闺女去观摩一下魔蝎大帝也是不为过的吧?

    正想着,后传来了曼菲士的大嗓门。

    “姐姐!”曼菲士大吼,“你们给我停下来,我命令你们!姐姐你不要怕,我马上就来救你!”

    “曼菲士?”西丝一愣,转头不可置信地看着那骑着马向自己这边跑来的人影,又侧头看向安苏,声色具厉地问道:“安苏娜小姐,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曼菲士会跟来?”他不是因应该乖乖地待在底比斯吗?

    “大概是觉得这里风景好吧。”安苏说着谁都不会信的话。、

    马的速度完全不是骆驼可以比拟的,不过片刻,曼菲士就追上了他们。曼菲士毕竟不是一个草包王子,哪怕再担心西丝他也不可能单枪匹马地就跑来,此行他没有带乌纳斯,而是带了一队强体壮武技高强的侍卫,人员比安苏这边可观多了。

    不过,不知道伊莫顿是可以一个单挑一群的吗?人员优势什么的全部都是浮云啊!

    “姐姐你没事吧?”刚一到,曼菲士就凑到了西丝那,拔出了自己的黄金宝剑,嘴里问着西丝,一双眼睛却警惕地看着安苏。

    乌纳斯带着侍卫将安苏等人包围住,侍卫们有些茫然不解,不过还是忠实地执行了曼菲士的命令。他们敬畏伊莫顿,可是他们忠于埃及皇室。

    “我没事,曼菲士,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会来这里?”西丝根本就没闹清楚状况,她不过是没法拒绝安苏所说的一起游学所以跟着出来了,塞提一世也是同意了的,为什么曼菲士会突然出现,还一副杀气腾腾的模样?

    “姐姐我绝对不会同意你跟着他们去阿姆谢的,那太危险了!”曼菲士说。

    “阿姆谢?”西丝睁大眼睛,事完全超出了她的预想。“安苏娜小姐,我需要解释!”

    “解释?”安苏扬了扬眉,表示面对西丝的王女威势根本就毫无压力,她把玩着伊莫顿骨节分明显得很有力气的手,对西丝以及她旁边的曼菲士笑得张扬明媚,“我只是准备偶尔充当一下货真价实的老师而已。”

    两个未成年摆明了不相信她说的话。

    安苏自顾自地说下去:“在处弱势的时候,需要绝对的服从,这就是我第一件要教你们的事。”

    “谁处在弱势?”曼菲士顿时就炸了,“你要弄清楚,现在是你们被我的人包围!”

    安苏歪歪头,不理他。

    “不要闹了,安苏娜。”安苏在说话的同时在他的怀中动啊动地,丰俏的部磨蹭着他,每一下,都挑战着他的意志力。

    “我没有闹啊,我在给他们解惑呢……”安苏扮无辜,反正她不会承认她是故意动啊动的。

    伊莫顿直接用行动表达自己的绪想法,他固定住安苏的头,让她仰头朝向自己,然后,不顾周围有那么多人在,狠狠地吻住了安苏,汹涌又烈,像是要把安苏给拆吃入腹。安苏很快就做出了回应,她已经很习惯伊莫顿的吻了,并且不自觉地沉迷其中。

    一吻完毕,安苏喘嘘嘘面颊潮红。

    “你们……”曼菲士被吓到了,漂亮的眼睛瞪地滚圆,“安苏娜,你可是我父王的妃子,竟敢和大祭司——”

    安苏轻咳了两声,有些心虚,将脸埋在伊莫顿怀中,不敢看任何人。不是因为被人发现自己的“爬墙出轨”,而是,她毕竟不是伊莫顿,做不到被人看了现场版还镇定自若啊,哪怕那只是一个吻……

    不过,挑在这个时候向人宣布他对她的所有权,看来,伊莫顿对此行很有信心啊。

    嗯,如此一来她的心几本就落地了。

    “你现在应该安静,曼菲士王子。”伊莫顿看着曼菲士说道,□根本就不像是在面对一个王子。

    “你竟敢命令我!”曼菲士深深地觉得自己被冒犯了,他挥舞着自己的宝剑,想要发布命令让这个罪人付出代价。

    只是,刚一开口他就被灌入的黄沙呛了满嘴,紧接着天旋地转,他感觉自己被黄沙包围着快速飞向了不知名的方向。手脚都在半空中胡乱挥舞着,宝剑已经不知道被风卷到了哪里,不过他却抓住了一只手。细腻柔滑,和他的差不多大,毫无疑问,那是西丝的手,西丝显然也是分辨出了曼菲士,她也紧紧地拉住了他。

    黄沙满天,根本连眼睛都睁不开,前路危险未来未卜,不过,那只如同在母后才死时紧拉着他让他感觉安心知道自己不是一个人的手,曼菲士觉得,他这一辈子都不会放开。

重要声明:小说《[木乃伊]安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