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追随者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惫懒 书名:[木乃伊]安苏
    房子里如同安苏所想象的那样,肮脏狭小还堆满了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而这个狭小空间的气味,也是毫无意外地令人作呕。

    抿了一下嘴唇,安苏毫不犹豫地使用了神术,那样的气味,她不是忍受不了,可是她也没有必要自虐不是?

    视线越过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安苏看向了房间的最里面。

    一个头发杂乱看不清面目的男人躺在门板一样的上,体蜷缩成一团,无意识地颤抖着,偶尔从干裂的嘴唇中还会溢出几丝□,显得很痛苦。

    挑了一下眉,安苏有点无法想象审判之矛竟然会这样一个人手里。她能够判定,若是没什么意外的话,这个男人,活不了三天了。死亡的气息,已经将他整个人笼罩,若是这个世界也流行死神的话,完全可以想象一下全笼罩在黑袍中的死神现在头将大地吓人的镰刀架在男人脖子上的样子。

    说起来,审判之矛被他放在什么地方了?

    打量了一圈,再闭目感应了一下,无果。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感应——好吧,没感应才是正常的,毕竟那东西没有挂上她安苏的名。

    那她该怎么办?刚刚在伊莫顿面前还一副信心十足的模样,难道这还没过五分钟她就得灰溜溜地跑出去求帮助?

    她安苏也是要面子的!

    想了想,安苏挥挥手,凭空的一阵风将挡在安苏面前的东西都卷到了墙角,给她清出了一条路来。安苏抬脚,神态间竟也有了几分伊莫顿巡视领地的模样。

    走到前,将手虚放在男人的头上,安苏眼睛里似乎有金绿色的流光闪过,轻启唇,缓缓开口,吐露的话语是那样地蛊惑:“你想要活下去吗?”

    克雷萨的神志早就已经模糊了,他觉得他都已经感觉到了死神冰冷的手掌掐在了他的脖子上,只是,他不甘心,他不想死,一点叶不想!哪怕贫困,哪怕卑微,哪怕是像狗一样的活着,他也是那样地想要活着!他一直挣扎着,可是,没有药物,食物也已经在他上一次勉强清醒的时候吃光了,该怎么支持下去?

    克雷萨绝望了,他感觉自己的体在不断地下坠,在坠地的时候,就是他生命终结的时候。他的弱小,让他所有的坚持与信念都成了一个笑话。可是,不甘心啊,真的不甘心!有谁能来救救他?哪怕是魔鬼也行,他愿意为之付出灵魂!

    正在这个时候,他听到了一个陌生的声音:“你想要活下去吗?"

    体里突然涌现出了一股力量,克雷萨毫不犹豫地开口回答:“想!我想!”

    “那么,把你的一切都交给我,你的忠诚,以及生命。”声音不再蛊惑,而是变得无比神圣,然后又变得蛊惑起来,"我可以给你你想要的一切,力量,财富,权力。当然,你必须为之付出。"

    "克雷萨,你愿意吗?"

    “我愿意!"克雷萨没有丝毫的犹豫,甚至可以说是迫不及待,“我的忠诚,我的生命,我的一切,都属于您,只要你能让我活下去!”

    现在的克雷萨最想的就是活下去,对于其他的,根本就不敢奢望。或者说是根本就不敢奢望,他下意识地就会嘲讽着对自己说:"瞧啊,克雷萨那小子,虽然是平民,可是子过得连有些奴隶都不如,竟然还想着出人头地做那人上之人,真是痴心妄想!"如此,克雷萨还能怎么样呢,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拼尽一切,让自己过得好一点。

    "那么,如你所愿。"

    "以伊莫顿的名义,我,安苏,与克雷萨订立契约,我助他摆脱死神的纠缠,而他为之付出他的一切,自此成为的追随者。"

    克雷萨不由自主地开口:"我,克雷萨,自愿成为安苏大人最忠实的追随者,直至灵魂湮灭。"

    在克雷萨说完这句话后,立马就有一股大力拽住了他,那是一股颇为狂暴而又强大的力量,瞬间就将他拽离出了那个黑暗的空间。

    仿佛沐浴了圣光,体的生机在恢复,克雷萨清楚地感觉到了这点,除了肚子很饿,他在极短的时间就恢复了健康。

    这是神迹!

    睁眼,与整个贫民窟格格不入的安苏就出现在了克雷萨眼前。

    衣着华丽容貌艳丽段妖娆,她的容貌姿态足以让所有男人蠢蠢动,可是她上那流露出的哪怕嘴角带着几分笑意也如高高在上的神祗的气息,却又是那样地尊贵而又不容亵渎。

    这是一名神祗,克雷萨不由产生了这样的想法,而且,也会是他今后唯一的神。

    “您……”张口,克雷萨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茫然迷惑,他不明白安苏是怎么救的他又为什么要救他。而且,对安苏的感激崇敬以及畏惧在他答应安苏的要求就已经深入了他的骨髓,面对安苏之时的紧张与亢奋之感也让克雷萨有些不知所措。

    心脏加速跳动,克雷萨压抑住自己的激动,哑声叫了一句:"大人。"

    克雷萨有了成为一名追随者的觉悟,可是他还不知道该怎么去做一名合格的追随者。

    感觉到自己与克雷萨的联系以及自己对他的绝对掌控,安苏满意地开口:“记住我的名字,安苏。”

    名字是有魔力的,哪怕克雷萨只是在心里默念默想,也会带给安苏一些好处,凝实的信仰之力。

    “是,大人。”从上起来,克雷萨跪在安苏面前,垂眸颔首,声音坚定,还带着一种菲里亚斯面对伊莫顿时的狂:"克雷萨永远追随于您。”

    或许是因为第一次使用这样的神术没有经验而一不小心用过头了,安苏创造出了一个忠于她的狂信徒。

    想了想,安苏觉得她还是不要告诉克雷萨其实他们都需要信仰伊莫顿好了。虽然,她救治克雷萨所使用的神术,其实根本就是借助了伊莫顿的力量。如果非要说直白一点的话,就是她充当了一回苦力将伊莫顿浩瀚如海的生命力搬了一点给生机快要断绝的克雷萨。

    嘛,反正伊莫顿几乎是不死的,想来也不会在乎那么九牛一毛的。或许他会更在意安苏把他比作牛……

    真正付出的是伊莫顿,不过占便宜的却是安苏。而且安苏想要施展神术也很简单,她只需要确定自己想要做的事然后想着伊莫顿就好——这是伊莫顿在发现安苏在学习使用正统法术咒语方面实在没天赋后告诉她的简便方法。

    想到伊莫顿有可能露出的表,感觉到体内因为克雷萨传来的信仰之力而略有增加的神力,安苏不由想笑,又忍了下来,颇为威严地对克雷萨说道:“那么,你的第一个任务——在明天之前,将审判之矛呈在我面前。”

    推门走出去的时候,安苏还在想,她刚才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对自己新上任的追随者颐指气使的样子,是不是一不小心就霸气侧漏了?

    "我也有追随者了呢,现在,我算不算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奴隶主了?"安苏在心里默念。

    追随者,不过是一个比较好听的称呼而已,可以直接说,克雷萨,已经是安苏的奴隶,他的一切都属于她,受她掌控。那个契约,分明就是一个奴隶契约,施展者占有绝大的好处。

    安苏一点都不觉得自己的行为不光明,她救克雷萨的命,他为之付出一切,公平交易。而且,所有的埃及人都可以说是法老塞提一世的奴隶,那个契约对克雷萨而言,不过就是换了一个需要尊崇的对象而已,有什么关系?而且,安苏也没打算食言,她会给予他金钱、权力、还有力量。从一个贫民窟快要死掉的病痨鬼一越成为人上之人,克雷萨又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安苏清楚地知道,挣扎着生存在社会最底层的人比起普通人来,多了多少倍的求生以及——野心。

    这是一个超级等价的交换。

    最重要的是,如此,不管是属于克雷萨或者只是与他有关的审判之矛,就都挂上她安苏的名了!至于要是审判之矛不属于克雷萨他明天该怎么对安苏交差安苏可就不管了,作为一名上位者,她只需要发布命令就好了。

    掌控十足的安苏相信自己会是一个合格的上位者。

    总之,安苏觉得这件事做得很漂亮。

    "做得很好。"伊莫顿也给予了她肯定,一点也没为自己少掉的那点点生命力生气。

    走到伊莫顿面前,抬头看着他英俊的面庞,听着他肯定的褒奖,安苏不由弯起了眼,美艳中顿时就多了几分俏皮的神色。

    呐,她好像有点把伊莫顿当成家长了呢。

    呐,要不要试试能够感知到她心声的伊莫顿现在有没有在偷听她心里的话?

    主动抱住伊莫顿,将脸埋在他的前,安苏在心里说道:"伊莫顿,我发现自己有点离不开你了呢。"

    伊莫顿不动如山。

    安苏暗叹:好吧,不死祭司果然还是很有节的。

    "好了,我们回去吧。"安苏压抑住心里那点小小的失望的感觉说道,事处理完了,该回自个儿的窝了。想想又加上一句:"回去后让人来把克雷萨也带回神吧。"

    伊莫顿点头,很多时候他都习惯于沉默是金。

    回去的速度要比来的时候快很多,回到神后看着被伊莫顿派去处理克雷萨事的菲里亚斯,安苏还是忍不住有点不放心地问道:"伊莫顿,你确定克雷萨那里有审判之矛?"毕竟那现在对她而言是一项重要物品啊。

    "当然。"伊莫顿肯定地回答,看向安苏的目光带着一股"你竟然怀疑我"的不满。

    安苏连忙否认:"我只是好奇克雷萨为什么会有审判之矛而已。"

    伊莫顿沉默了一下。

    "他是审判之矛的守护者。"

    安苏的眼睛一亮,哟,原来她一不小心拣了一个金元宝!

重要声明:小说《[木乃伊]安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