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判之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惫懒 书名:[木乃伊]安苏
    一直到距离七天之期只剩两天的时候,伊莫顿才严肃认真地对安苏说道:“安苏娜,我们需要审判之矛。”

    “嗯?”安苏睁开眼,眼里一片茫然。得到了超乎想象的神力,安苏沉浸在了莫大的欢喜中,对神力的好奇与跃跃试超越了一切,她几乎都已经忘记自己带死亡之镯了。

    不过也就只是几乎而已。

    事关自己的小命,哪有那么容易就把它变成浮云。

    “审判之矛……”安苏呢喃,这可是对付魔蝎大帝的一大杀器啊,她还以为伊莫顿忘记了呢……万幸他还记得!

    “对,就是审判之矛!”伊莫顿点头,他看着安苏,用力将想要拥她入怀的想法给压了下去。

    安苏本就是美艳的,在她无意间展现出来的风也是格外地惑人,尤其现在安苏获得了神力,在更添了几分尊贵与神秘的同时也与伊莫顿有了一层联系,让本就对安苏心有若思的伊莫顿越发难以控制自己的**,只是,真的还不是时候啊……

    “安苏娜……”拳握紧了又松开,想要拥安苏入怀想要让安苏彻底属于他的**如同潮水一样一波接着一波地冲击着伊莫顿的理智。

    安苏眼波流转,嘴角勾起媚人的笑,踮起脚尖伸手勾住伊莫顿的脖子,轻轻磨蹭着他,正大光明地挑逗着他。

    “叫我做什么呢,伊莫顿?”安苏将气息尽数喷吐在伊莫顿的脖颈间,满意地感觉他瞬间绷紧的肌

    不明白为什么,不过安苏猜得到伊莫顿现在不会动她,如此况……伪少女,不要大意地对你肖想已久的帅哥上下齐手吧!可勾搭可调戏可掐油可不用负责!

    像蛇一样攀附在伊莫顿上,安苏脸上的笑容……让伊莫顿很想把她就地正法。

    “我以为你更想知道有关审判之矛的事,安苏娜。”伊莫顿说道,眸色深沉。那暗哑的嗓音与体滚烫的温度昭示着若是安苏再继续不安分下去,他真会让她提前感受一下属于祭司的火焰。

    其实,哪怕现在就……顶多也是让事变得更加麻烦一些而已,只要他处理得当应该也不会对安苏造成太大的问题……如此,如此……

    思绪流转,伊莫顿在安苏腰间的手逐渐收紧。

    伊莫顿很确定,他想要这个女人,很想很想,不管她究竟是不是安苏娜,他只知道,从见面的第一眼,他就控制不住地想要她。那是,半神的直觉。若非如此,若非安苏是不同的,他伊莫顿又为何会控制自己的**,甚至为她精心谋划?

    安苏咽咽唾沫,乖巧地把在伊莫顿摸索的手给收了回来,腰一扭,就出了他的怀。

    审时度势,她很早就会这个了。

    “什么是审判之矛?”不过该装的傻还是得装的。安苏扑扇着睫毛,模样迷惑又无辜。

    虽然她貌似已经漏底漏地差不多了,但是,伊莫顿毕竟没拆穿不是么?

    所以还是继续装下去吧!再说,她对审判之矛确实不怎么了解,也就估摸着觉得那可能是埃及神话史上的一大神器。

    伊莫顿深深地看着安苏,他知道她是在装傻,却也甘愿如此纵容着她,只道:“它能杀死魔蝎大帝。”

    眨了下眼,安苏问:“它没有在你那里吗?”

    原本安苏以为没有了伊芙她哥,审判之矛被浮云地不知道还窝在哪个旮旯里,但是况显然不是这样,伊莫顿哪怕没有拿到它,也是确切知道它的消息的。也是,穿越回来的伊莫顿怎么可能不把那么大个杀器拿到手?万万不可小看他的掌控啊!

    脸上挂着很损安苏娜形象的傻笑,脑袋里还在胡思乱想着,然后突然想到了一件她忽略已久的事

    这个世界,有塞提一世,有伊莫顿,有被她浮云了的安苏娜……那么,《木乃伊》里作为男女主角的伊芙和欧康纳去哪里了?怎么连一点影子都没有?难道是被蝴蝶掉了?

    这不科学啊……

    “走吧,安苏娜?”伊莫顿道,目光隐晦地看了一眼安苏娜手腕上的死亡之镯——虽然是金色,虽然它能带来阿努比斯的军队,但也同样不是一般地碍眼啊。

    他所珍惜的人,竟然被一只镯子威胁着生命……伊莫顿的目光一凝,拉住了安苏的手,力道微重。

    “额……”安苏愣了下,瞄了眼伊莫顿,明智地把所有异议都吞了下去,点头说:“好。”

    如同小猫一样乖巧。

    伊莫顿目光温和,他喜欢猫——如果那只猫是安苏的话。

    底比斯,古埃及的都城,且不仅在古埃及,在整个非洲范围内,都算得上是最繁华的城市之一。可是,哪怕是在三千年前的古埃及,在它繁华光鲜的背后,也有着其不可避免的如同绿色青苔一般的暗潮湿。

    安苏跟着伊莫顿出了神,没有带一个随从,两人大摇大摆地穿过底比斯最繁华的街道,与无数人擦肩而过,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们。

    “这是神力的一点小运用。”

    伊莫顿这么告诉安苏,语气如同在念教科书,但是却一下子勾起了安苏的兴致,让她的眼睛直发亮。

    看来,在解决完人生安全这件头等大事后,真的要好好和伊莫顿学习下神力的各种巧妙运用了。

    总不能坐拥金山却每天吃稀饭馒头啊!

    跟着伊莫顿,左拐右拐,只见周围的房子越来越破败,衣着光鲜的人越来越少,明明头顶烈,但周围那种暗腐朽的感觉却越来越浓郁。

    仿佛从坟墓中有什么在拼命挣扎着爬出来一样。

    这里是贫民窟,三千年前的社会最底层。

    在来到这里后,伊莫顿就收起了缠绕在他与安苏上的神力,有无数的目光隐晦或直白地停留在他们上,其中不乏满是恶意的,但伊莫顿走地坦坦,步履平稳姿态高贵,如同他现在正走在塞提一世的行宫花园——这个比喻并不是太好,但安苏想不到什么其它的比喻。她觉得有些不懂,她不明白为什么伊莫顿要带她来这里,哪怕审判之矛就在这里的某个角落。不过,她只是在目光微闪之后就沉寂了下来,什么也没问。对于这样的环境,她也没有丝毫的不自然。

    一直,走到了尽头。

    那里有一所破败的小房子,不,或许不应该用房子这样的词汇来形容它,那根本就是一些石块与一些莫名其妙的堆积物。它是这个贫民窟的标志建筑,也可以充当它的——墓碑。

    寒的气息在周围流串,空气中充斥着腐臭,在这个满是压抑与绝望的环境里,安苏惊讶地感觉到那所房子里竟然还顽强地存在着一股生命的气息!

    那真让人惊讶。

    “审判之矛就在这里?”安苏问,这件神物到底是太会挑地方还是太不会挑地方了?

    伊莫顿点头。

    安苏不由向前走了两步,又停下来转头看着伊莫顿,问道:“你不和我一起进去?”

    “我在这里等你。”得到的是伊莫顿这样的回答。

    真奇怪,很多时候伊莫顿的表现都让安苏以为他是恨不得把她给人道毁灭了,但最后却都会发现他是在真心替她着想,为她好,安苏也因此下意识地对伊莫顿产生了一种信任感,进户一种"伊莫顿在手,天下我有"的感觉。就如现在,有伊莫顿给她掠阵,别说只是贫民窟了,就算是龙潭虎她也敢闯上一闯!

    略微一笑,却端地是自信飞扬:"那你等我好消息!"

    让安苏拿审判之矛,固然是因为那与安苏的小命息息相关,但那又何尝不是伊莫顿对安苏的一个考验?如此,她又如何能让他小看?

    推开那扇形同虚设的木门,一股令人作呕的气息就迎面扑来。

    安苏面色不变,走了进去。

    "伟大的拉神在上,那个女人竟然进了克雷萨的的房子!"

    "噢,难道连克雷萨那个小子也要翻了?"

    "嘿嘿,克雷萨那小子在得上怪病之前可也有几分看头的,说不定这个一看就是贵族的女人和他有过一腿?你们知道,现在的贵族们,都有些奇奇怪怪的好。"

    安苏刚一进去,一直在明里暗里地窥视着他们的贫民窟的人们就讨论开了,碍于两人明显不一般的份,声音也都不大,可是伊莫顿还是听了个清清楚楚,本来还不动声色,那句带着猥琐笑声的话一出,他的眸色却是瞬间冷凝了下来。

    他的安苏娜,怎容得这帮卑之人的亵渎?

    "啊!"

    "怎么回事,库里他"

    "魔鬼,这是魔鬼的力量!"

    一声接一声惊恐的叫声传来,只见刚刚说安苏和那什么克雷萨有一腿的男人已经双眼突出地倒在了地上,他的脸上还带着那种猥琐的笑容,可是他的体却在逐渐干枯,似乎有什么正在源源不断的吸取着他体里的血

    一股恐怖的气息在这个暗的贫民窟巷子里蔓延开来,让人不寒而栗。

    一双双惊恐的眼睛从已经被吸成了干尸的男人上转到了伊莫顿上,贫民窟的人只是贫穷,他们却不是傻子。他们有理由相信,造成面前如此恐怖场景的,就是那个从头到尾背对着他们连动都没有动一下的男人。伊莫顿上所透露出来的气息,让他们心惊恐惧,正是如此,他们才跟了一路却一直不敢对这上几乎写着"肥羊"两个字的人下手。游走在饥饿线上的人,比之衣食无忧的人们,更有着一种野兽一般的直觉。而事实也证明了,他们的直觉是多么地准。而祸从口出的前车之鉴,也让他们清楚地认识到了,面前这个男人,究竟有多么地危险。

    悄声无息地,那些隐在暗处试图混水摸鱼看看能不能捞到点好处的人都离开了。墓碑一样的房子前,仅余伊莫顿一人,阳光打在他的脸上,暴露了他嘴角小小的弧度。

    纵然为半神,可是,为渎神者的他,说是恶魔也没错。

    在他后的暗角落里,那具干枯的尸体,在阳光下化为了飞灰。

    "都清静了呢,安苏娜。"这是他为安苏准备的通向神国的路,旁观者,只需他一个。伊莫顿看向那扇在安苏进去后又被她关上的木门,心里涌起的绪是那样地强烈,他紧张着,不安着,又满怀期待,"我等着你的表现。"

    "我的,安苏娜"

    最后一个娜字,小声地几乎听不到,在出口的瞬间,就消散在了风中。

重要声明:小说《[木乃伊]安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