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准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惫懒 书名:[木乃伊]安苏
    醒过来的时候,安苏隐隐觉得自己好像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体内部充斥着一股与她无关却又无比契合的力量,而那股力量又被什么给牵引着,或者是被什么给控制着。

    睁开眼,安苏不知道,她现在的眼眸,与伊莫顿的一样,是一种纯粹的黑。不过只一眨眼时间,又恢复了它之前的模样,清透的琥珀色,因为上挑的眼尾带着丝丝妩媚。

    “感觉到了吗,安苏娜?”伊莫顿问道,心底却不由自主地感觉到一些紧张与不安。虽然对这件事他做了充足的准备,而他现在也隐隐感觉到了与安苏之间的联系,可是,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对方可是安苏,若是出了什么事……由不得他不紧张。

    安苏眨了眨眼,有些迷茫:“什么?”

    她看着伊莫顿,惊讶地发现他突然变得好高,她竟然只到他的腰部了——吃激素也不带长这么快的吧!不过体下方传来的坚实冷硬的感觉让安苏很快反应了过来。她现在是躺着的,而且环视四周可以知道她现在是躺在了祭坛上!没有再做出是被当祭品了这样的无聊猜想,回笼的记忆让安苏脸色不断变幻。她最后的记忆,是伊莫顿蛊惑一般地问她,想不想拥有神力……

    “你体里的神力,感觉到了吗?”伊莫顿的目光深邃,他需要从安苏那里知道一个肯定的答案。

    “我……”她能说假话吗……那样她绝对会被伊莫顿进行的再教育的!从祭坛上坐起来,安苏伸伸胳膊,闭眼感受了一下,又睁开,略显迟疑地问道:“这……就是神力吗?可是,该怎么用?”

    伊莫顿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他把安苏抱在怀里,慢慢地说道:“不用担心,安苏娜,我会教你的。”

    事发生地太突然,可是安苏还是忍不住想要微笑。

    她又一次,或者说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就已经在伊莫顿面前露馅了,可是那又怎么样,她内心深处确实对力量充满了渴望,而现在,伊莫顿满足了它!她所需要付出的,就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信仰而已。

    “伊莫顿,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将心底的欢喜毫不掩饰地显露在脸上,安苏好奇宝宝一样地问道。

    “你是神女,总需要有些神力在的。”伊莫顿只微笑着回答。“拥有神力,能够让你轻易得到民众的崇敬与礼赞。”

    “……”这个算是回答吗?她问的是她是怎么获得神力的啊!至于民众的崇敬与礼赞……那应该不是她可以觊觎的吧?

    “好了,不要想太多,安苏娜。今天先回去好好休息一下,我改再教你使用神术。”

    伊莫顿都这样说了安苏还能怎么着?只能点点头

    刚准备离开,余光却看见了一直站在一旁充当背景的僧侣。眸光一闪,这是伊莫顿为她准备的让她试验术法的人么?私以为,伊莫顿不是那种让自己的秘密暴露在无关紧要的人面前的人,所以面前的这个僧侣,几乎已经是变相地被判了死刑。

    “伊莫顿,他……”

    顺着安苏的目光,伊莫顿一愣,一副才想起来的模样:“忘了给你说了,安苏娜,这是我新收的学徒,菲里亚斯。”

    “能成为老师的学生是我的荣幸,是赐予我的无上荣耀。”伊莫顿收学徒的消息并没有对外宣布,所以只到此时菲里亚斯才在安苏面前改了称呼,不再是恭谨有余亲密不足的“伊莫顿大人”。

    在古埃及,老师与学徒的关系仅次于至亲间的血脉联系。可以说,伊莫顿选择了菲里亚斯为学徒,就是选择了他做继承人。

    菲里亚斯聪慧,机敏,而且,基于他对伊莫顿的狂崇拜,他对他无比忠诚。选择学徒,还有比挑选一个智商高的狂信徒更好的吗?

    学徒,原来不是炮灰啊……安苏淡淡地对菲里亚斯点了点头就收回了视线。

    伊莫顿微微勾了下嘴角,对安苏于菲里亚斯的淡漠很满意。

    往外走了两步,安苏突然一个转,上前一步,双手勾住伊莫顿的脖子,脚一垫,轻快地在他脸上落下一吻。

    “谢谢你,伊莫顿。”安苏凑到他耳边说道。让她获得神力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伊莫顿绝对付出了一些代价。而且可能是很大的代价,如此,不管他这么做最终是为了谁,她都应该好好道谢。

    “就这样就想算了吗?”伊莫顿揽住想要抽离开的安苏的腰,她那柔软的体让他眸色变深,气息灼烫。

    “那伊莫顿想要我怎么样呢?”知道伊莫顿现在某些原因无法对她做某些实际的东西,安苏根本有恃无恐,手指划着伊莫顿的膛,大胆地勾引着他。

    说实话,安苏其实根本就不在意与伊莫顿来些关于人体构造的亲密接触,早先就说过,伊莫顿是知道完美的人,安苏一早就肖想过他。

    “安苏……娜……”伊莫顿喘息着,他现在越来越无法控制对安苏的**了,只是这样简单的接触,他就明显感觉到了体的蠢蠢动。

    安苏也感觉到了,那让她忽略了这次伊莫顿在叫她名字时的断句与往常有些不同。

    “呐,我在。”贴在伊莫顿的膛,安苏喃喃。

    谁知道伊莫顿像这样必须得死命克制的时间还有多久,能欺负伊莫顿能占他便宜的时候一定要加紧着来,不然天知道以后还有没有这样的机会。安苏一点都不怀疑,她早晚会被伊莫顿吃掉。至于她是不是只愿意被伊莫顿吃掉这点,安苏选择地选择了忽略。

    安苏抬起了头,伊莫顿也就毫不犹豫地噙住了她的唇,辗转厮磨。

    气息混乱,空气中流动着暧昧,体不自觉地摩擦着,眼中的火焰是那么明晰,上升的温度昭示着那些即将爆发而出的东西?

    “老师,您该进行祷告了。”

    伊莫顿的体一震,突来的声音如同当头浇下的冷水,体的度还没消,不过眼神却是恢复了清明。再继续在安苏的唇上流连了一会,在察觉到又有些不受控制了才不舍地放开了她。

    “伊莫顿……”安苏微微喘息着,水润的眼以及红肿的唇清楚地显示出她的动。

    “我还有事,安苏娜,你先回去吧,我改再陪你。”

    “……好。”

    踏着缓慢的步伐离开,厚重的大门在她后关上,安苏只能叹息一声大祭司的自制力果真不是盖的。只是,有些遗憾,她还真很好奇要是伊莫顿真破了色戒会怎么样,到底是什么让他如此忌讳着。心里隐约是有着些猜想的,只是,那样大胆的猜测,让人心惊的同时也只能选择将它深深掩藏。

    神里也是有花园的,而且一点也不比王宫的差,安苏在没什么事的时候就喜欢待在离她住处不远的一个小花园里。

    她并不那么喜欢一个人待在空的房间里。

    “姐姐,原来你在这里啊,可让我好找!”

    安苏正闭目感应着体里多出来的陌生力量,突然就听到了曼非士的声音。

    曼非士还是个小孩子,绝对的正太,可是其声音一点都不显糯软,永远活力十足,像一只小狮子。

    不要误会,曼非士绝对不是来找安苏的,安苏毫不怀疑那个小鬼对她的厌恶程度。他是来找西丝的,自从西丝搬来了神,曼非士不定时地就会来晃悠一趟。不过相比于西丝,曼非士可要闹多了。

    听到曼非士的声音,安苏眼睑动了动,但并没有睁开。

    她是最先来到这里的,西丝其次,至于曼非士……其实可以忽略他。因为安苏所待的地方比较隐秘,西丝和曼非士都没发现她。

    “曼非士,你又跑出去了。”西丝温柔地给曼非士擦着额头上的细汗说道,陈述的语气,微微的责备中带着满满的宠溺。

    “哈哈,整天待在宫里多无聊。”从小就可以看出曼非士追求刺激的好。他有些不耐地甩甩头,拿出个东西,献宝地对西丝说道:“姐姐,我给你带了礼物来,瞧,喜不喜欢?”

    “珍珠?”西丝有些惊叹地说道。

    埃及的黄金很多,但是珍珠却着实是个稀罕货,价钱贵不说还很少见,更别说像是曼非士手里那样的了,颗颗莹润饱满,还串成了项链。

    “对啊,底比斯又来了批商人,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买来的。”因为上没带够金子,被当成捣乱的小鬼乱赶,让曼非士想起来就火大,幸好乌纳斯机灵,不然他就拿不下这串项链了,“只有姐姐才配戴这样的项链!姐姐你喜不喜欢?”

    曼非士仰着下巴说道,语气中满是对其他人的嫌弃和对西丝的喜。在他心里,像这样的好东西,就只有自己最喜欢的姐姐才配拥有,至于西丝究竟喜不喜欢或者适不适合他就不管了。骄傲又尊贵的埃及王子,他从来只会用自己的方式对在意的人好。毫无疑问,虽然曼非士在遇到凯罗尔之后对西丝各种过分,但是在那之前,西丝绝对是他心目中最重要的人,超过塞提一世!

    “我当然喜欢。”西丝肯定地回答,虽然曼非士出去玩的时候几乎每次都会给她带些小礼物回来,但她每次的欢喜之感,却从未因此减少过。曼非士送她的东西,不管是什么,她都有好好珍藏。

    “我就知道!”曼非士一脸骄傲。

    “来,姐姐我给你戴上看看!”

    “嗯,好。”

    “果然,姐姐是最漂亮的!”

    一直偷听墙角的安苏勾勾唇角,看来,这对姐弟的关系真的是很好啊……如此,她记得塞提一世是把西丝交拖给她的,那么,她多少也应该行使一点老师的职责才对,例如,带她去见识一下魔蝎大帝是不是如同传说中的那样勇猛威武……

    公主都到阿姆谢去了,那么王子还会远么?

    安苏轻笑,真期待总压她一头的塞提一世在发现自己的小公主小王子都被拐跑了后会露出怎样的表

重要声明:小说《[木乃伊]安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