姗姗来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惫懒 书名:[木乃伊]安苏
    伊莫顿难道你真的出离服务区了吗?

    被塞提一世抱到腿上,安苏脸上带着笑,心里却使着劲地吐槽伊莫顿。她上次只不过说了一句“不是安苏娜”就被他给逮着了,这次她正正经经地跟他说救命,他居然愣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难道,知道了她不是正牌的安苏娜,所以伊莫顿已经不关心她爬不爬墙的问题了吗?

    不可能的吧?伊莫顿怎么看都是一个占有十足的货!

    “安苏娜,你似乎不怎么乐意?”抱着安苏,塞提一世调笑着说道,“难道,服侍我就让你这么地不满意?神女大人?”塞提一世嘴里叫着安苏神女大人,可是却是一点尊敬的意思都没有。

    “您想多了,法老大人。”心里还是有点别扭,安苏从善如流地回答着,伸手替塞提一世倒了一杯酒拿到塞提一世的嘴边,“安苏娜让法老久等了,这杯酒就当做是安苏娜对您的赔罪,法老可愿意接受?”

    之所以会迟,还是因为安苏在有那么点爬墙的小心思而加快了脚步没两步后又默默把速度给降了下来。原本以为以伊莫顿的神速,哪怕一时不在服务区等她以蚂蚁爬的速度到达塞提一世的寝宫的时候他差不多也该到了,哪知却还是连伊莫顿的影子都没有瞧见。

    安苏在心里唾弃伊莫顿,更唾弃自己,居然有个半的美男在自己面前都不敢下手。

    “美人敬的酒,哪有不受之礼。”塞提一世笑着说道。就着安苏的手,塞提一世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喝酒的时候,眼尾扫向安苏,明明是英俊的男子,却在那一瞬间多了妩媚的风

    曼菲士虽然脾气暴躁地让人想要骂娘,但是不得不承认他是埃及乃至整个非洲难得的美男子,而作为他的父亲塞提一世其容貌自然也是过关的,七分俊秀三分妩媚,却是比那种比女人还要美的男子更加勾引几分。

    安苏有些不自在地移开了一些视线,她毫无疑问地被勾引到了。

    要知道,不只是对男人,对于女人而言,坐怀不乱也是一件很有难度的事,不管是当“坐”的那个还是“被坐”的那个。

    “怎么,在想什么?”虽然塞提一世的年纪在安苏的眼中算不上大,但是他有过的女人那绝对是可以用“打”来计算的,**的手段,根本就不是安苏可以比拟的。

    只是一些简单的肢体动作……安苏就已经想泪流满面了。

    救命啊,要是她真的把持不住的话伊莫顿一定会杀了她的啊!

    她错了,她不该好奇塞提一世找她到底是为啥事——安苏不相信真的是要她侍寝,而现在,好奇心要杀死猫了啊!安苏自认能力还是不错的,可是她低估塞提一世了,他和她根本就不是一个段数的啊!

    塞提一世与安苏的第一次交锋,因为有伊莫顿,勉强算是平手,而第二次……安苏完败!

    虽然现在安苏被伊莫顿给挂了一个“神女”的名头,可是,在埃及,权力最大的始终是法老塞提一世。安苏所受的待遇,还是得看塞提一世的态度。就像是现在伊莫顿已经将“神女降临埃及”的消息通过各种渠道发了出去,但它却只是街头巷尾所流传的小道消息而已,人们大都半信半疑,想要民众相信,还是得赛提一世发布的官方消息。

    “我没想什么,只是在想……法老找我来,是有什么事而已。”安苏索实话实说,还是不敢正眼看塞提一世,就怕自己不小心就被美色所迷了。

    安苏,你要有节

    安苏给自己打气。

    最重要的是,一定要为自己的小命考虑,要是没死在伊莫顿手中结果却被塞提一世喂了狮子的话,那可真的就太冤了。

    “嗯?”塞提一世挑起眉,好笑地说道,“难道美人你还不知道是什么事吗?我以为你的那些侍女是非常合格的呢,毕竟,她们可是把今天的你,打扮地非常人呢!”

    安苏抽抽嘴角,这是让她不要再装傻了吗?而且,她连把错给推到侍女上的借口都没有了,不过如此的话……

    “我自然是知道的,只是,有些疑惑罢了。”

    “疑惑?说来听听。”塞提一世摆出了一副会大方解答的样子。

    “呵呵。”安苏轻笑着,眸光流转,坐在塞提一世的腿上,大胆地开始反挑逗他,纤细的手掌更是伸到了他小腹略上的位置来回摩擦,可是塞提一世却平静地没有任何反应,见此,安苏脸上的笑容越发地灿烂了几分。

    塞提一世任由安苏不紧不慢的挑逗,显得很有耐心,不过安苏接下来的话却让她勃然变了脸色。

    “我只是疑惑,法老您应该对葵里安更加有致吧,为什么却不让她来呢?”安苏凑到塞提一世的耳边,胳膊攀着他的脖子,近乎呢喃一样说道。

    “安苏娜!”塞提一世低吼。

    “嗯,我在。”安苏抱着塞提一世的脖子没松手,确保哪怕塞提一世怒火上涌想要对她动粗她也能先一步掐住他的脖子。

    “有些事,最好别有太强的好奇心。”塞提一世的声音压低,生生变得狠起来。他也在克制。安苏相信,若不是她上好歹还有一个神灵的光环,说不定现在已经被暴怒的塞提一世让人给叉出去了。

    所以,赞美伊莫顿!

    “我哪里有什么好奇心?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安苏替自己叫屈——她能说她只是瞎蒙的么?好吧,其实她确实是发现了一点点猫腻。

    她发现,自从她进了这个房间后,塞提一世虽然一直都是在与她说话偶尔还会挑逗一下她什么的,但是,每过不了多久,他就会从安苏的头上瞟过一眼。不要以为他是突然对安苏的头有了,安苏很确定,他看的是那个百合花的头饰,而且,目光……反正比看她的时候要真实温多了。再联想到葵里安对待与塞提一世有关的人事就不同寻常的态度,安苏也就大胆地猜测了一下,她总得先把面前的这关过了再说,而后……

    很明显,她猜对了!

    “你知道些什么?”塞提一世的语气很不善。

    “我什么都不知道啊,只是好奇所以随便问问而已,法老若是不方便完全可以不回答。放心,我不会画个圈圈去诅咒葵里安的。”

    埋在塞提一世的颈间,安苏笑得像只偷腥成功的猫儿,她就说嘛,好歹都挂了个神女的名头,起码那神灵也该多少照顾着点让她的人品好点才是。

    再次感谢伊莫顿吧!

    忍了忍,看塞提一世暂时似乎没有灭了她的打算,安苏松开他的脖子,将圣甲虫拿到了手中,在塞提一世看不到的地方无声地对着它说道:“伊莫顿,你要是再不来的话,我可真的要爬墙了啊……”

    “砰!”安苏刚结束口型,紧闭的房门就砰地一声被人大力推开了。

    安苏有些呆滞地抬起头……

    她刚才那些没有发出声音的话伊莫顿听到了吗听到了吗?

    伊莫顿正逆着光大步走进来,气势汹汹。

    因为逆着光的缘故,他面部的表显得有些暗……安苏没有勇气承认是它本现在就很暗。她可以想象自己现在的模样——整个都趴在塞提一世的上,而且,还亲昵地勾着她的脖子。

    噢上帝,为什么伊莫顿此时的信号会这么强,她才说完他就跑来了!根本就不敢再看伊莫顿,安苏觉得自己现在的形很像是出轨结果被丈夫现场抓包的妻子。

    “伊莫顿,你不要误会,我刚才的意思是你要是再不来救我的话我就得要爬墙逃跑了……”再次无声地对着圣甲虫说道,安苏企图多少挽回一点……话说,她这个说法,伊莫顿会相信的可能有多少?

    安苏想要从塞提一世上爬下来,但是回过神的塞提一世却是一点不配合。

    他紧紧锢着安苏不让他动,抬起头,姿态慵懒但是目光凌厉地看向伊莫顿:“我的大祭司,你失礼了。”

    “请法老见谅。我只是来带回我奥西里斯神的神女大人而已,伟大的奥西里斯神有命令传达给他。”伊莫顿义正言辞地说道,安苏现在已经不敢吐槽他很神棍了。

    “哦?是这样?可是挑的时间还真是不怎么好呢。”塞提一世说道,“我刚才才在和安苏娜讨论有关西丝的教育问题你。安苏娜,你说是不是?”

    西丝?他们刚才讨论的不是葵里安吗?这个莫名的跨度是不是有点大?安苏有些愣,然后愣愣地点完头才反应过来西丝这关名字也和曼菲士一样似曾相识,不过她已经来不及做出反应了。

    “我刚才说到既然安苏娜是奥西里斯神赐给我埃及的神女大人,那么,索西丝跟着安苏娜学习一段时间。安苏娜已经答应了,伊莫顿,你怎么看?”

    喂她什么时候有答应过这种事

    安苏懊恼,以眼神拼命地示意伊莫顿这根本就是塞提一世的一面之词没她的事儿,可惜,伊莫顿根本没看她。

    伊莫顿看着塞提一世,平静地说道:“如此,我没有意见。”

重要声明:小说《[木乃伊]安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