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划爬墙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惫懒 书名:[木乃伊]安苏
    古埃及的当权者喜欢高大恢弘的建筑,这似乎是当权者的通病,王宫里那些当做支撑的柱子,绝对都有超过五米高,房间也是很大的,但是却不会显得空旷,各种装饰品将方便装饰地无比奢华。

    “能不华贵吗?”坐在柱子下的石阶上,安苏嘀咕。全都是金子的,不是金的那也是金黄色的,她实在是无法理解为什么被黄沙包围的埃及人还会对于黄金有这么大的

    似乎整个世界的人都很黄金,它从很古老的时候就是贵重物品——这是不是从撤免烘托了地球村这个说法?

    安苏咂咂嘴,好吧,她的思想又拐弯了。

    这几天,安苏的心一直很好,她有一种自发现自己穿越到古埃及后就前所未有的放松,原本微微上挑的勾魂桃花眼总是被她弯成可的月牙形,美得冒泡泡。

    一直以来,安苏最担心的是什么?

    不就是被伊莫顿发现她不是原装货吗?这个伊莫顿是穿回来的,那么以他对安苏娜的熟悉,不管安苏怎么伪装,早晚都会被发现的。到时候,她才是真的完蛋了。

    可现在,安苏都已经半自动地跟伊莫顿露底了,但她缺现在都还活得好好的,这证明了什么?这充分证明,不管她是不是真的安苏娜,伊莫顿都是不会杀她的!至少他暂时还没有这个想法。既然如此,她还有什么可担心的?生命安全有了保障,她完全可以放下心好好享受一下自己的埃及皇妃生活了!

    虽然还有个伊莫顿杵在那儿……那不正好吗?

    这个世界上,只要伊莫顿不想她死,她就完全不用担心!哪怕未来会有个尼罗河女儿也不怕,她和伊莫顿完全不是一个段数的!而且,伊莫顿如此迷人,安苏是一个正常女人,若说她对他没有一点小心思,那是不可能的。既然伊莫顿没有灭了她用她现在的皮去复活真正的安苏娜,那么,她完全可以让伊莫顿适应一下安苏式的安苏娜,说不定伊莫顿就移别恋了呢?

    ……好吧,安苏也就这么想想而已,伊莫顿痴于安苏娜而且重口味,她安苏消受不起。

    ……她顶多就在无聊的时候YY一下而已。

    ……安苏承认,自从上次不甚把伊莫顿的遮羞布给扯下来之后,她就有点没节地控制不住自己对祭司大人的肖想了。

    “安苏娜小姐,你在这儿啊,可让我好找!”葵里安一直就没有普通侍女的谨小慎微,她跑到安苏旁,拽住她的胳膊就把她往屋子里拖。

    “怎么了?葵里安?”她难得想晒晒太阳来着。安苏发现,或许圣甲虫也不是那么讨厌,自从她带着伊莫顿送给她的那个圣甲虫,她就没再觉得过!金子做的圣甲虫简直就是一个作弊器,可以让人冬暖夏凉——就是看它有这个功效,安苏才一直带着它的,哪怕知道带着它就像带了一个监视器也是一样。

    “法老要见你。”葵里安快速地说,拉着安苏进屋后就开始脱她的衣服。

    “……”安苏拉着布料的边缘死活不让葵里安把那本来就显得很危险的衣服给拽掉,同时嘴角也是狂抽——葵里安,你的动作不要那么凶猛好不好,知道的才知道你是准备给我换衣服,不知道的都会以为你是要耍流氓的!

    “安苏娜小姐,你配合一点!”葵里安瞪着眼睛说道。虽然她的力气是要比安苏大点,可是安苏死活不配合脱衣服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安苏往后退一步,躲过葵里安的魔爪:“我为什么要配合?”脱的可是她的衣服!更重要的是,古埃及可没有内衣这种东西,外边的布一扯,她整个就赤**了,她可没有奔的好。

    现在可还是大白天!

    “你不配合我怎么给你换衣服?”葵里安几乎是用吼的了,“安苏娜小姐,平时你怎么样我不管,但是,现在你要去法老那里,你就必须要把自己收拾了一下,我不能让你污了法老的眼!”

    污了法老的眼?!

    安苏觉得自己的胃部都开始一抽一抽地疼了。她长得有这么对不起观众?还污眼?塞提一世那家伙的眼是钛合金的?钛合金的哪里会有这么脆弱?

    你妹!

    “我就这样去见他!”仗着背后有伊莫顿撑腰,安苏对塞提一世还真没多少敬畏之心。说着,安苏把被葵里安扯得松松垮垮的衣服随便扒拉了两下就要往门外走。

    “妮露,缇拉维,你们两个给我进来!”葵里安直接开吼,现在的她,比嚷着要去救落难的曼菲士王子的时候还要像一个女战士。

    两个侍女立马就进来了,其中一个安苏认识,正是那天逛街时一起的两个侍女之一,长相也是中上。看着她,还没走出几步的安苏嘴角又是一抽,虽然貌似是她的侍女,但是实际上似乎她们是葵里安的心腹来着。

    果不其然……

    “把门关上!”葵里安很霸气地吼道,在门被关上之后又继续吼:“过来把安苏娜小姐给我按住,我来给她换衣服!”

    在被两人死死控制住行动并被葵里安不甚温柔地换完衣服后,安苏泪流满面,不过是换件衣服而已,用得着这么大阵仗吗?早知道葵里安会用暴力解决,她一定会好好配合地,不过是穿得更清凉一点而已吗,又不会掉块……泪流满面过一次,当葵里安再说要给她重新化妆的时候,安苏格外配合。

    从古至今,化妆最重要的部分都是眼部。

    安苏是不怎么愿意化妆的,不说那些奇奇怪怪的化妆品里都有些什么东西,就说化了妆后就越发不像她自己了这点,就足以让安苏抗拒了。

    本着死猪的心让葵里安打理完,安苏能够想象自己盛装后的模样是如何地安苏娜。葵里安的手艺很好,她充分利用了安苏现在这副皮相的优点,被打理完的安苏妖娆又冷艳,展现女柔美的同时也能充分挑起男人的兴致。

    “就是要这样才对!”围着安苏转了一圈的葵里安满意地点点头,“法老一定会喜欢的。……对了,再把这个带上!”

    葵里安不知道从哪儿又拿出来了一个头饰,是百合花的造型,很是精致漂亮,不过安苏完全没有欣赏的心。她已经言语无能了,每一次只要面对与法老有关的事,葵里安就变得格外地不能理喻。那副着紧的模样,似乎要去见法老的人根本就不是安苏而是她葵里安本人。

    心中一动,安苏还是有气无力地问道:“好了吗?葵里安?”每次见法老之前都把她折腾一次,难道就不怕法老等发火吗?

    “好了,法老一定会对你很满意的。”葵里安灿烂地笑着,那让安苏觉得自己像是一个被心萌动的少女精心装饰后将要送出的礼物。

    那真的不是什么好的感觉。

    安苏一路都有些怏怏的,可是拜葵里安所画的完美妆容所赐,竟然看不出来。她现在美艳动人,是连神灵见了也要动心的美人。

    葵里安并没有跟着她一起,一起的是缇拉维,她是一个合格的侍女,在安苏没有问话的时候坚定地保持着沉默是金的原则。

    “缇拉维,你知道法老为什么要见我吗?”

    安苏本就是随口一问,根本没有指望自己能知道答案——毕竟那是法老的事儿,一个小侍女哪能知道呢?可是,事出乎她的意料了。

    而后她彻底地惊悚了。

    因为缇拉维用羡慕的语气说:“因为法老今晚要安苏娜小姐您侍寝啊!”

    “你,你……说什么?”安苏结结巴巴地问,她是不是耳朵打开的方式不对,她好像听到什么奇怪的话了……

    缇拉维奇怪地看着她,问道:“难道您不知道吗?……法老他是我埃及最尊贵的人,是太阳神的子嗣,安苏娜小姐,您一定要好好服侍法老!

    说到后来,缇拉维已经是一脸的羡慕与梦幻了。看来,中了“法老毒”的远远不只葵里安一个,她太小看这个世界的侍女了……

    “我……”安苏现在脸上的哀怨已经是多完美的妆容都掩盖不了了,她能知道吗?葵里安只说法老要见她但是根本就没说是要她侍寝这种事啊!她要是早知道的话,她一定会早就计划着跑路了啊!

    感谢古埃及的不平等制度,虽然安苏后跟着包括缇拉维在内的一票人,但是他们都与她隔了一段距离。

    安苏小心地将自己用根链子系起来当装饰品挂在腰间的黄金圣甲虫拉了起来,狠掐了自己大腿一把后眼眶红红地对着它说道:“伊莫顿,救命……”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现场并没有发生大风抢人的灵异事件。

    “安苏小姐,请走快一点,法老还等着的。”见安苏一直慢吞吞的,缇拉维已经不满地出声提醒了。

    安苏绝望了。

    混蛋伊莫顿你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信号不良不在服务区啊?你再不脚踏七彩祥云而来你亲的安苏娜的体就要爬墙了啊!

    不过塞提一世其实长得也是不错的,段也不错,估计也是经百战那技巧应该也很不错……

    有权有钱有貌,塞提一世其实也很勾人。

    从某方面来讲,塞提一世比重口味地喜欢各种圣甲虫还很危险的伊莫顿更符合女人的要求。

    安苏默默地想:是伊莫顿的错,是他不来救她的,她一小女子根本就没有拒绝法老的权力,再说她还挂着一个法老宠妃的名头呢,她这绝对不是有预谋的爬墙,她不是自愿的,她是被自愿的!

    她已经默默地把伊莫顿给她说过的“你是我伊莫顿的女人”这句话给选择地遗忘了。

    然后安苏默默地加快了脚步。

重要声明:小说《[木乃伊]安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