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惫懒 书名:[木乃伊]安苏
    “我可是埃及——”曼非士怒气冲冲,根本没意识到那个“小曼”是叫的自己,不过紧接着他就看向了朝自己走过来的安苏,先是一愣,然后就是一阵尖叫,“你这个女人怎么会在这里?!”

    “你都在这里我能在哪里?要知道,你父亲好不容易才松口让你跟我一起出来,要是你走丢了,你父亲还不得找我麻烦?”安苏煞有介事地说道,除了知根知底的,任谁也看不出她是在睁着眼说瞎话。

    “你这个女人在瞎说些什么?!”曼非士炸毛了,抛下奴隶商人,迈着小短腿蹬蹬地跑到安苏面前,只是碍于那小豆丁一样的高,不仅没气势,反而显得很滑稽。

    俯视着曼非士,安苏很不厚道地笑了。

    “我哪里有瞎说了?小曼?”仗着高的优势,安苏好心地拍了拍曼非士的头。

    手感不错。

    “你——我要杀了你!”曼非士气地眼睛都红了,他什么被人这么对待过?

    “不要再吼了,小曼,要有礼貌。”再拍拍曼非士的头,避免快被气炸了的小鬼扑上来咬她一口,安苏在拍完之后立马绕过他,走向了那个奴隶商人。

    奴隶行业是暴利行业,充足的油水让他长得分外圆滚,眯着一双小眼睛,里面不时闪过贪婪的光芒。

    虽说曼非士声音很大,可毕竟年龄高都不够看,脑满肠肥的奴隶商人根本就没把他放在心上,反而像是逗弄猫仔一样逗弄着他。奴隶商人相信曼非士肯定是有些份的,不然也不会敢那样冲他大呼小叫,可是出门连个侍从都没有,扯皮了许久都没有人来替他出头,奴隶商人相信曼非士哪怕有些份其份也有限,所以才敢如此肆无忌惮地占了曼非士的手镯不说还打着曼非士本人的主意。

    可是,正当他准备下手的时候事却突起了波澜。

    安苏走到了他的面前,漫不经心的模样,脸上还带着些愉悦的笑意。安苏本就是极为美艳的,这么一笑,更是增添了几分别样的光彩。

    “你……”奴隶商人脸上着笑,一双小眼睛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安苏,根本就没有掩饰其□的光芒。

    安苏的心指数瞬间下跌。她本来是准备展示下口才与他认真讲理的,不过现在,她决定用另一种方式来讲理。

    扭过头,安苏看向正在被葵里安嘘寒问暖的曼非士,问道:“小曼,就是他拿了你的金子却不把奴隶交给你?”

    “嗯!乌纳斯已经是我的人了!”正在脑海里想着该怎么弄死安苏的曼非士条件反地回答。

    “呃……”安苏看向被奴隶商人边的人抓住的头发卷卷个子小小的男孩,默了。是她的理解有问题吗?为什么她总觉得曼菲士的那句话有歧义。

    “我明白了。”安苏点头,还是不要脑补去想那些奇怪的东西比较好,转头,看向自己带出来的那些侍卫,说道:“拉姆瑟斯,我想你知道该怎么解决。”

    年轻的侍卫上前一步,哪怕动作恭敬,神态依旧略显轻佻:“当然。”

    “混账,你们要做什么?!你们知道我是谁吗?”看着几个侍卫向自己走来,奴隶商人慌了,尤其是看到自己的人都那么不堪一击几下子就被打倒在地上的时候,他的心里更是瓦凉瓦凉的。

    这看似孤儿寡母一样的两只,是铁板啊!

    棕发的拉姆瑟斯体格健壮,面容俊朗,一笑起来就会显露出些邪气的模样,他慢慢走向肥硕的奴隶商人,道:“我当然不知道你是谁,那根本不重要,我只是听从命令——把你扔到尼罗河里。”

    安苏抽了一下嘴角,她有下过这样的命令吗?不过,把那个敢用隐晦的目光看她的男人扔进尼罗河里……拉姆瑟斯真是一个聪明体贴的侍卫!而且,相信那只坏脾气的小鬼也会很满意这个处理方案。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事件结束,人群散去,安苏说道。有些困了,她准备回去睡午觉。

    “是!”

    没有人有异议,除了曼菲士。

    “谁要跟着你这个女人回去?”曼菲士依旧对安苏怒目相向,一点也没有面对恩人的态度。

    不过安苏也没指望他会有那样的态度就是了。

    安苏俯视他,反问道:“我有让你跟我一起回去?”那眼神那笑容,分明就是在说:小子你自作多了!

    “你这个卑的——”曼菲士毫无意外地炸了,他比火药桶还要容易炸。

    “走了,回去了,葵里安,你也别管他了,就让他呆在这儿等那个胖子从尼罗河里爬出来找他吧。细皮嫩的小鬼,肯定能卖个好价钱。”避免再和曼菲士说下去自己会忍不住不顾他的份把他给人道毁灭了,安苏立马转就走。

    曼菲士现在深深地后悔自己没带着侍卫出门了,不然的话,他一定饶不了安苏,把她喂狮子都不足以让他解气。曼菲士也在惋惜自己不是狮子,不然他一定自个儿扑上去咬死她啊!

    不过最后曼菲士还是跟着安苏一起回了王宫,一个王子当街和人吵架确实有损形象,而且那么长的时间说不定就落入了有心人的眼里。虽然年纪还小,可是曼菲士也不是傻子,他知道虽然这里是底比斯,是他埃及的地盘,可是,难免也会有那么些胆大妄为的人铤而走险。

    居然敢冒犯他忤逆他,他一定不会放过她的!他会让她明白,埃及王子的威严,不容亵渎!

    看着悠悠然根本就没有把他放在眼里的安苏,曼菲士在心里狠狠发誓。

    一直到回了自己住的地安苏都很苦恼,她想和未来的法老搞好关系是没错,可是,曼菲士似乎也太难搞定了点,一点都不像普通小孩一样软软嫩嫩地非常可,暴躁易怒而且根本就不把人命当做一回事,由此可见,他未来哪怕成了法老也一定是一个暴君。

    安苏觉得自己的未来很有点悬,曼菲士的话,别说在未来有必要的时候护着她了,没宰了她就不错了!

    苦恼着,苦恼着,安苏还是趴在上睡着了。

    那直接导致她在入夜后睡不着,只能悲催地躺在上数绵羊。

    “安苏娜。”伊莫顿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安苏睁眼,正好看到了大变活人的最后部分。

    “祭司大人……”安苏虚弱地叫道,难道你来找我真的就不能用更正常一点的方式吗?

    一点忌讳都没有,伊莫顿很熟稔地走到安苏的旁坐下,扑面而来的男气息让让安苏的小心肝扑通扑通乱跳。

    “祭司大人,您深夜来找我有什么事吗?”一定要说没事!没事就赶紧走啊!

    “安苏娜,你与曼菲士王子很熟悉?”伊莫顿问,脸上的表依旧……神圣?

    好吧,其实安苏根本就不怎么敢正眼看伊莫顿,所以都直接在心里给他挂了一个神圣的表

    “嗯?当然没有。只是恰巧遇到过两次而已。”安苏道。

    伊莫顿点头,对这个答案很满意。

    沉默了一会。

    “祭司大人,你深夜来此,还有其他事吗?”没了就赶紧走赶紧走赶紧走……安苏在心里碎碎念着,同时内牛满面,还说要抱伊莫顿的大腿,就她现在把伊莫顿当瘟神的态度,她真的有勇气去抱他的大腿吗?

    “当然有。”伊莫顿看着安苏,伸手附上她的面颊,温柔地抚摸着,慢慢说道:“我想,我似乎是忘记了告诉你一件事。”

    “嗯?”鸡皮疙瘩都要冒起来了,安苏还是做出了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安苏娜,你是我奥西里斯神的神女,同时,更重要的一点你要记住,你是我伊莫顿的女人。”

    瞳孔倏地放大,安苏已经不知道要做什么表了。

    “记住了吗?安苏娜?”伊莫顿脸上的表越发温柔,他伏下,两人的鼻尖不过一指的距离,可以清晰感觉到彼此呼出的气息。“所以,不要对其他的男人亲近,哪怕是曼菲士王子也不行,知道吗?”

    这是什么况是什么况?伊莫顿这是发了吗?!安苏在心里狂叫,体却紧张地动都不敢动一动。好半天,她才咽了口唾沫艰难地说道:“祭司大人,法老已经宣布过了,我是他的妃子。”

    “不用管他。”伊莫顿的语气有些坏。他还是慢了塞提一世一步,他根本就没想到塞提一世竟然才把安苏娜带回来就宣布了这个消息,那根本就不符合原著!

    安苏不知道说什么了。

    她觉得,在自己被一个体格健壮,武力值暴高的人压在下的时候,还是安分一点好,不要说会刺激到他的话。

    “安苏娜,安苏娜……”伊莫顿一遍一遍地叫着这个名字,那显而易见的迷恋,不光没有让安苏开心,反而让她更深地忧虑了。

    她从来没有忘记过,她不是真正的安苏娜。

    “很……”晚了,我想要休息了,祭司大人,你该走了。

    刚张口想要说,伊莫顿的炽烫的嘴唇就印到了她的唇上,其温度,像是要把她给烧起来了一样。

    伊莫顿的吻技超乎想象地好,安苏迷迷糊糊地,更准确地说,是傻愣愣地承受了伊莫顿的吻,被动地回应着,脑子里乱成了浆糊。她不是第一次与人接吻,可是,却是第一次在接吻的时候会连思考的能力都失去。是因为那个吻她的人是伊莫顿的缘故吗?

    在一吻完毕后,安苏深深进行反省……

    她果真有那么害怕伊莫顿吗?

    一个吻,只是一点点甜头,不过伊莫顿还是很满足了。他也发现这个安苏娜与他所知的那个奔放的安苏娜是有些不同的,他不介意慢慢来,他享受一点点征服的乐趣。就像是□最好的奴隶一样,总要花更多的功夫才能得到最好的果实。当然,安苏娜不是那些低的奴隶所能够比拟的,她是他的珍宝。

    “对了,安苏娜,今天有人冒犯了你,是吗?”伊莫顿突然问。

    “啊?”还在反省的安苏没有反应过来,过了一会才想起来伊莫顿说的应该是那个奴隶商人。“我已经惩罚过他了。”

    被丢进尼罗河里,不死也要去掉半条命的,再说还有肯定会秋后算账的曼菲士小鬼头呢。

    “安苏娜,你太仁慈了。”伊莫顿微笑着道。

    他拿出一个干枯的圣甲虫,对着安苏说道:“这是我准备送给他的礼物,任何冒犯你的人都应该受到惩罚。”

    伊莫顿的手一松,干枯的圣甲虫掉到了地上,有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沙子盖住了它,几秒钟后,一只活着的圣甲虫爬出了房间,隐没于夜色。

    “还有,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

    伊莫顿又拿出了一个圣甲虫,它饱满发亮,是由黄金制成的。

    “它很可对吗?安苏娜,你喜欢吗?”

    安苏本来潮红的脸瞬间变得卡白,她猛地跑到墙角,吐了。

重要声明:小说《[木乃伊]安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