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难王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惫懒 书名:[木乃伊]安苏
    逛街的确能够让人心愉快,一条街走下来,杂七杂八安苏已经买了不少东西了——其实大部分安苏都不清楚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反正有人付钱有人搬,想买就买了。说到这就不得不提一提,三千年前的侍卫比起三千年后的男人的确是强了那么老大一截,几个侍卫不光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护着安苏不出现啥意外况,抱着一堆东西跟着安苏走了那么久还一点都不显疲态。

    这才是真男人啊!

    安苏在心里感叹,只可惜她是一个真女人,逛了一条街,买东西的兴头过去,她觉得脚好酸。

    “葵里安,这附近有哪里可以歇会的?”不着痕迹地揉揉自己的腿,安苏对精神依旧很好的葵里安问道。

    “前面就有!”葵里安回答道,立马就体贴地开始带路。相比于一开始,葵里安现在的安苏的印象不知道往上增加了多少个百分点,她入宫这么久,第一次逛地这么痛快——所以说这就是女人间由逛街产生出的革命友啊!

    跟着葵里安,不过一会就来到了一栋占地偏多相对闹的街道要安静很多的房子,进出的人多带有几分贵气,再不忌也是满的金子气,这是一个专门给贵族和大商人们歇脚的地,里面有吃有喝有美人,是各种纨绔子弟的最

    这其实也是一个销金窟。

    安苏的到来就如同一滴水浸入湖中,连个泡都没有冒起来。原本以安苏现在的美艳也是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的,可是能来这里的,哪怕是傻子时间长了也学得会简单的审时度势,美人哪里寻不到,踢到铁板的话那就真的哭都哭不出来了。跟着安苏出来的都是皇家侍卫,不是外边那些阿五阿六比得上的,掂量一下自己的斤两,还是大白天没精、虫上脑的男人们都明智地选择了对美人进行远观而不是亵玩。

    其实也是因为在曾经有个小贵族在这里眼睛不长眼地调戏过当时法老最宠的公主最后全家都叫那个凄凄惨惨戚戚让他们引以为戒。

    坐在二楼的隔间里,吃着送上来的新鲜水果,安苏对现在的生活无比满意。

    吃饱喝足,安苏像是猫儿一样舒服趴在窗台上楼下的人来人往。楼下就是闹的街市,买卖吆喝声偶尔都能飘上头来,富贵却又尖刻的商人,卖点小物什持家的女人,南来北往的女人,安苏看得津津有味。

    现在已经是午后了,在埃及,哪怕是在房子里也依旧很,该感谢安苏娜本体素质,安苏倒没有觉得受不了,只是有些昏昏睡。

    “啊。”快睡着的时候,站在边上的葵里安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呼。“曼菲士王子!”

    安苏一下子惊醒了,她现在对曼菲士这之类的名词特别敏感,她眨眨眼,将眼里朦胧的水汽眨掉,张嘴不确定地问:“葵里安,你刚才……说什么?”

    “是曼菲士下!”葵里安并没有看安苏,虽然她现在是安苏的侍女,虽然她对安苏产生了一定程度的革命友,但是那并不足以抵挡法老以及王子在她心中的地位,她站在窗前,眼睛死死地看着下面街道的某一处,里面满是急切,“噢,那真的是曼菲士下,他竟然一个人在街上,连一个侍卫都没有带!”

    安苏抿了抿嘴巴,从椅子上站起来顺着葵里安的视线往下看,果然看见了现在让葵里安着急无比的曼菲士王子。

    那头又长又顺的黑发,那像小牛犊子一样结实的小胳膊小腿,那副嚣张地让人想要一巴掌糊上去的嚣张模样,可不就是现在想一想就让安苏觉得胃疼的曼菲士么。

    安苏喜欢软嫩软嫩的小正太,遂于曼菲士,她敬谢不敏。

    “安苏娜小姐,那是曼菲士下!他一个人,连个侍卫都没有带!”葵里安几乎已经是在尖叫了,她以前就知道曼菲士没事的时候喜欢在外面晃悠,但是她从来不知道曼菲士竟然是一个人在外面晃悠。

    葵里安的心跳都快要停止了,曼菲士可是她埃及尊贵的王子,他出行怎么可以竟然连一个侍卫都没有带,不明他份的混混,知道他份的敌国细!葵里安饱满的脯随着她大口的呼吸不断上下起伏,她看着楼下街道上正叉着腰满脸怒气地说着什么的曼菲士,觉得他就像是被猎人盯上快要被剥皮下锅的小绵羊。

    相比于葵里安的紧张激动,安苏表现地很淡定,她收回自己的视线,淡淡地应了一声:“哦。你已经说了两遍了。”

    “我要去救曼菲士王子,噢,我可怜的曼菲士王子,他现在一定很害怕,那些该死的侍卫,竟然一个都不陪在王子的边,他们全部都应该被扔去喂狮子!”葵里安大口喘着气说道,她现在像是打了鸡血一般激动,看起来像是要去拯救自己心男人的圣斗士。

    安苏的嘴角抽了一下,再瞄了一眼那半点都看不出害怕模样的曼菲士,拉住了葵里安的手腕。

    “葵里安,你不要激动。”

    “我没有激动,我一点都不激动,我只是要去救曼菲士下!”葵里安的眼睛在午后的阳光中熠熠生辉,她的呼吸都已经平缓了下来,唯有脸上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狂。她就像一个女战士一样,若是现在手中有着武器的话,她现在一定会把它高高举过头顶。

    安苏觉得有些头疼,她知道葵里安很崇拜法老,比崇拜神灵更甚,可是这只是一个自愿落单的曼菲士而已啊,他还不是法老啊,至于让她这么激动吗?

    严格而言,葵里安去“解救”曼菲士和安苏没有半点关系,可问题是葵里安现在是她的侍女,她这么打着鸡血地担忧那个让她觉得闹心的小孩,安苏觉得很不爽。

    反正基于主角光环,曼菲士是肯定死不了的,安苏巴不得他遭点罪。

    其实,哪怕是死了也和她没关系,或许以后还能省点事,免得被他和那只金头发的小白折腾地脑袋疼。

    安苏的心理暗了,她闪烁了下眼神,却又改变了主意。

    若是以后事件真会按照尼罗河女儿的剧发展的话,那么,曼菲士会成为埃及的法老,骄纵,任,暴躁,各种不好,但是,份至高。

    安苏觉得,虽然她已经决定要好好抱伊莫顿的大腿了,但那也不妨碍她替自己找一个备胎——要是哪天她和伊莫顿闹翻了,也得有个娘家回……呸,是有个地避难才是。

    “安苏娜小姐,你也是我埃及人,看到这样的况,你怎么能一点都不紧张?”葵里安不满地看着安苏,最后目光里甚至已经混杂着一些防备了,那点子经由逛街培养起来的革命友度,哗啦啦地往下降到底了。

    “我没有不紧张。”安苏道,“我只是比较……内敛。而且,葵里安你也只是一个侍女而已,哪怕曼菲士王子真的出了什么事你去了又能有什么作用,能帮地上忙吗?”有大部队不用还自己去单挑那是傻子!

    安苏的嘴角抽了一下,额头上挂起了黑线,感谢葵里安,她突然想起,按照现在的份算的话,她似乎可以说是曼菲士的……后妈?小妈?

    泪流满面地掀桌。

    不等葵里安再说话安苏就朝门口走去,开门,然后招呼守在外边的侍卫一起去“解救落难的可的小王子下”。

    “我只是想当一下女战士……”脸垮了下来,葵里安悻悻地说了一句,然后跟了上去。

    安苏带着人走到事发地的时候,闹还没有结束。

    “我说了,这个奴隶,是我的了,你们竟然敢违背我的话!不想活了吗?”刚停下脚,就听见了曼菲士的大吼声,声音跟他那天吼安苏的一样又大又响,一点都听不出正太的可糯软。

    似乎是觉得因为觉得被打击了,或者是因为发现曼菲士现在还活蹦乱跳地根本不需要她来搭救,葵里安乖乖地站在安苏的背后一声不吭,完全没有化女战士的动力了。

    不管是在哪个世界哪个地方,人类总是闹的,就一小孩咋呼,也一样围了不少的人看闹,指指点点,偶尔还夹杂着一些家里长短以及青菜萝卜什么价的讨论声。想要个奴隶都不成,还被这么多人围着当猴子看,曼菲士气地火冒三丈,一张精致的小脸涨得通红。

    有着侍卫开路,安苏到了人群的最里层,就在曼菲士的对面,不过,曼菲士并没有看见她,依旧在对那个对他根本不屑一顾的奴隶贩子跳着脚大吼。

    看戏看了一会,安苏也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了。不过就是曼菲士满大街瞎晃的时候巧遇了一个落跑的小奴隶,一时英雄主义或者什么其他主义爆发,救了他,然后奴隶贩子找来的时候,干脆大方得用手腕上带着的两个金镯子说买下了。要知道,曼菲士贴带着的东西,那绝对是珍品,别说是买一个,就是买一打奴隶也够了!可是,奴隶商人也不是好惹的,你说买我就要卖啊,就两个镯子而已,补偿私自带走他们的奴隶的精神损失还差不多,想要买奴隶?行,再拿两个镯子来!没镯子?那小奴隶自然是要带走的,你个小孩跟我们倒腾这么久浪费了我们时间和精力就业跟我们走再让你家大人来做补偿赎人吧!

    简单说就是曼菲士想要当英雄结果还一不小心马上就要把自己搭上去了的倒霉事儿。

    安苏看得津津有味,看这个叫嚣地叫着要把她喂狮子的小鬼倒霉她表示很高兴。

    “你们这些混账,收了我的金子竟然敢不给我奴隶,找死吗?竟然还敢打我的主意,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我可是——”

    “小曼,你怎么这么不听话,不是让你不要乱跑吗?怎么我一个走神,你就跑到这里了?”眼看着曼菲士就要因为怒火冲头而自暴份,安苏向前踏出两步凉凉地说道,手里还悠闲地摇着不知从哪儿弄来的扇子。

重要声明:小说《[木乃伊]安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