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身相许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惫懒 书名:[木乃伊]安苏
    法老……听到这个称呼的时候会对这个人产生怎么样的联想?

    如果是葵里安的话,法老一定会是一个浑充满着金色光辉而且无所不能的高大形象。不过那样的形象安苏就完全联想无能了,她唯一看过的有关古埃及的影片就是《木乃伊》,而为了突出主角,说实话,那打酱油的法老的形象真不怎么样,尽管他才算得上里面份最高的人,哦对了,还有一个魔蝎大帝,不过魔蝎大帝已经不算是人了。时隔几年,安苏对于里面的法老的印象就只剩下一个了——

    一个倒霉催的光头大叔!

    如果说光头一抹顿凭借着其良好的材样貌及其深还让安苏对他YY过一下的,里面的法老就完全是看过就忘的路人甲乙丙了。

    可是,可是,她现在面对着的这个法老为什么长得和光头大叔没有半毛钱关系?!

    一个年轻的男子半靠在椅子上,只在下半围着一块不过膝盖的布,几个侍女正服侍着他吃葡萄,他看着安苏,尾部上挑的眼睛微微眯起,像是盯上了一只有趣的猎物,随中带着邪肆。除去皮肤黑了点,这法老根本就是那种一看就带着些坏的青美少年啊,勾搭涉世未深的纯少女,那是一勾一个准!

    原来她心目中差点都已经定位的老男人——法老塞提一世是长这个样子的?安苏觉得有些晕,脑补果然是要不得的。

    不过,这家伙不是什么好货!

    安苏立马就在心中给面前的人下了定论,她敢保证这个男人正在心中正在打着有关她的坏主意,若是正常况的话安苏要么转就走要么扑上去揍得他什么都没法想。可现在最大的问题是——那个男人,是在这片土地上至高无上的法老,她要敢这么做的话估计立马就完蛋了。再说,他怎么也是她的救命恩人,她怎么着也不能太过分不是?

    “感谢您救了我,尊敬的法老。”学着记忆中安苏娜的礼仪,安苏忍着牙酸说道。

    “不用多礼,那只是一件小事而已。”塞提一世吃着侍女剥好递到了嘴边的葡萄,瞧着安苏行礼,慢吞吞地说道。

    虽然心里不爽,但是安苏还是完美地把礼收了尾,她可不想被这个明显不好相处的塞提一世抓着小辫子说她什么什么的。

    塞提一世吃着葡萄,双手偶尔不规矩地在旁侍女上占些便宜引来一些似真似假的呻、吟声,眼睛却一直没离开安苏上,他的目光很直接,放肆又大胆,看得安苏都要怀疑他是不是准备在自己上看出个窟窿来了。

    再看,再看老娘就把你吃掉!

    安苏很想凶悍地这样吼上一句,可是没份没地位注定了她也就只敢在心里这么想想。

    “真是一个美人呢。”等到安苏COS木头COS地都快睡着了,塞提一世才再开了口——他原本以为这个女人会借着感谢的名义抱上自己的大腿,哪知她除了一开始的一句感谢之外竟然连一句话都没有了,让塞提一世觉得有些挫败。

    要知道,以他英俊的容貌以及法老的地位,别说埃及了,再周边很多个国家中也是很吃香的,可是安苏的态度是什么?避如蛇蝎?

    这让塞提一世觉得不舒服的同时也隐约生起了一些兴趣,真正征服这样一个女人,似乎也是一件颇有兴趣的事

    “谢法老夸奖。”安苏心里一突,有了些不好的预感。她怎么觉得,这像是纨绔子弟想要调戏良家妇女的前兆呢……话说这是什么诡异的想法?

    “这可不是夸奖,若是不美……”塞提一世顿了一下,“你当我会救你么?毕竟,在沙漠中死那么一个两个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我有些好奇,像你这样一个美丽的女人,怎么会一个人流落在沙漠中呢?”

    安苏还在心里反省自己怎么会产生那样奇怪的想法,塞提一世就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撩起她的一缕头发说着,那意味深长的语气以及那居上位的气势,让安苏心跳不加快了几分。

    吓的。

    着紧的部分来了。安苏微微咬了咬牙,她知道,若是自己的回答不能让塞提一世接受,那不管他是为了什么原因而救了她,她都不会好过。

    没有多加犹豫,安苏还是把安苏娜的世给搬了出来。

    “我是一个小贵族的女儿,因为家道中落而且父亲去世,所以带着家中剩下仆人跟着一队商人队伍前来底比斯寻亲,结果在路上遇到了劫匪,幸亏家中护卫拼命相救,所以我才能侥幸逃脱。而后,若不是伟大的拉神保佑让我遇见了尊敬的法老您,怕是我早已……”面容哀戚,眼角隐现水光,声音带着心有余悸的颤抖,仿佛陷入了自己所说的那绝望而又恐怖的回忆一样。安苏自己都没想到,自己的演戏功力竟然还是这么好,真该鼓掌表扬一下。

    塞提一世一直静静地听着,手里把玩着安苏的头发,嘴角带着几分若有若无的笑意,完全看不出他是信了安苏的话还是没有。除却容貌,塞提一世真的不像只有十九岁。

    “原来是这样啊,那看来美人你还真需要好好感谢一下我呢,你说是不是?”塞提一世笑了,安苏没敢正眼看他,但是只听语气也知道他笑得不怀好意。

    “是,当然。”安苏只能硬着头皮回答。

    面上不显,安苏心中还是忐忑不安的。她照搬的是安苏娜的世——在安苏娜的记忆里,她还真就是这么个况。家道中落,遇险,被救,然后成为法老塞提的宠妃,然后才有机会勾搭上勾搭上伊莫顿的……喂,等等,安苏娜勾搭上的那个法老叫什么名字?

    塞提一世?!

    坑爹啊这是!安苏险些控制不住大叫,彻底惊悚了

    貌似,她面前的这个法老就是叫塞提一世?……话说他叫塞提二世也好啊他为什么要叫塞提一世?古埃及的历史上有没有哪两个法老是叫一个名的啊……面上的哀戚不再是故意装出来的了,安苏真的要泪流满面了。

    塞提一世,安苏娜……她真的不该图方便,花费点脑细胞想些好点的理由不行吗,为什么她要把安苏娜给扯出来了?她这是准备让历史重演吗?

    安苏真心悔改自己的懒惰,只是现在悔改还有用吗?

    她现在真的很想糊自己一脸。

    话说,她能问一下:法老,你有一个大祭司叫伊莫顿吗?

    然后她该祈祷法老回答什么?

    神呐,让她死一死吧,不带这么玩人的!

    塞提一世饶有兴趣地看着安苏的不断变脸,一开始的时候他见她还伪装地很好,如同无数出现在他面前的人一样,可是后来也不知道她是想到了什么,变脸竟然变得和调色板一样迅速。嗯,非常有趣。塞提一世想着,确定了自己把她救回来真是一件很不错的事

    多么能改善心的一个人啊!

    “在想什么呢?美人。”终于放下安苏的头发,塞提一世跃跃试地想要将她抱进怀里,想看看她是不是会像受惊了的兔子一样跳起来。

    由于他法老的份,所有人都忽视了,塞提一世——他才只有十九岁而已,还只是一个,偶尔也会童心未泯的少年。

    他想要看安苏会有什么反应,而后他就毫无顾忌地那么做了。

    他伸手把安苏抱进了怀里。

    “啊。”安苏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呼,她被吓到了,险些就做了面对流氓扰的直接反应,体僵硬,结结巴巴地说道:“我在想,该怎么感谢法老您。”

    安苏突然想到一句很出名的话:多谢公子的救命之恩,小女子无以为报,只能以相许……

    噢,完了,她掉坑里去了!塞提一世挖的坑,而她竟然自主跳进去了——话说现在的况塞提一世根本就不可能让她无视那个坑的吧?

    安苏顿时就觉得自己前途无亮了,她心中那种不好的预感,似乎马上就要变成现实。

    果然,听到她的回答,塞提一世满意地大声说道:“既然如此,那么,就以你自己做谢礼好了!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妃子了!”

    “谢,谢法老。”安苏苦着一张脸,却得强笑。

    正大光明地把安苏娜搂在怀里,塞提一世志得意满,突然又想起了一件事:“对了,美人你叫什么名字?”

    死小孩我能叫你二货吗?!

    话说难道和塞提一世扯了这么半天她居然都忘了做自我介绍吗?

    安苏木着一张脸,心里开始有长相奇特的神兽狂奔。

    “安苏娜,尊敬的法老,我叫安苏娜。”几秒后,安苏的表突然开始放柔,丝丝缕缕的惑就从她那眼角眉梢透了出来,体也变得柔若无骨,双臂缠上塞提一世的脖子,如同最妖娆的美女蛇一般紧紧攀附着他的体。

    我是安苏娜。安苏催眠自己,目光从那敞开的大门一扫,就移开了。

    那里,正有一个人,头顶一颗闪亮亮的光头走进来。

重要声明:小说《[木乃伊]安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