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寻求答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fat仔狗爷 书名:天痕猎人
    “罢了,老夫毕竟是长辈,也就不跟他这个后辈一般见识了。”

    糟老头故意把“一般见识”加重了语气,似是特意说给澄天听一样,差点没把他给气死。

    当然,澄天完全没有意识到,当初是自己出手在先,把这个被东条等人称作酒空王前辈的糟老头按在了地上,还请他吃了个狗啃屎。

    噗!

    珑葵终于松开了按住澄天的手,使得他一下子直起来,目光不善地看着酒空王。

    “酒空王前辈,晚辈名叫东条,这位则是珑葵,至于那个不知长进的家伙,叫做澄天。刚才多有冒犯,实在万分抱歉。”

    东条恭敬地对着酒空王做了一个致歉礼,动作之标准规范令到澄天也不侧目。这是他第一次看见东条学长这么恭敬地对一个人,这也让他心中的疑惑更重,难道这糟老头,真的是什么大人物?!

    糟老头摆了摆手,倒真有几分高手风范,随即便开口问道。

    “对了,你们几个,找老夫有什么事?”

    东条见他并没有什么要怪责的意思,顿时心中大喜,说道:“酒空王前辈,其实我们只是有些困惑想请您解答,请问您有没有时间呢?”

    糟老头沉吟了一会,似是在思考着什么,然后悠悠说道。

    “好吧,这里不方便说话,到老夫那里再说吧。”

    说罢,糟老头手掌一招,掉在不远处的正方形浮空板便飞回到他脚下,影一闪,便率先向着一个方向飞去。东条见状,也连忙踏上了浮空板,紧紧地跟了上去。至于澄天则是被珑葵一把扯起,也追了上去。

    没过多久,三人便来到了一间足有数十层高的巨大建筑物前,这是一间高级宾馆,从外观上看就已经感受到它的富丽堂皇,金黄色的光辉肆意地绽放出来,差点闪瞎了澄天的眼睛。

    看门的守卫猎人一看见糟老头过来,就露出了十分鄙夷的神色。这也难怪他会如此,毕竟糟老头实在不像是有钱住这种高级地方的人。上的衣衫破破烂烂的,右手还拎着一个丑陋的酒葫芦,一眼看上去还以为是哪里的穷酒鬼。

    但是,当他看到糟老头脚下的怪异正方形浮空板时,顿时对糟老头做出了一个敬礼的动作,还大声喊道。

    “酒空王前辈!”

    糟老头同样摆了摆手,便带着澄天走进了高级宾馆之中,然后一路上到了最高层,用自己的痕力,开启了一扇足有两三人高的大门。

    大门开启之后,澄天便发觉自己的眼睛不够用了。

    这是位于这个高级宾馆,顶层的最高级房,面积足足占据了一整个楼层。各种各样的高级家具以及奢华设施,每一样都比澄天的全副家要贵得多。不仅如此,房的一面是全透明的落地大玻璃,将整个凤林城的景观尽收眼底,简直是名副其实的云端生活!

    “喂!珑葵学姐,这个糟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啊?”

    澄天偷偷地在珑葵耳边说道。

    “什么糟老头?!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酒空王前辈原名为酒刑崖,其所在的战队在多个著名的浮空战赛大战中获得过冠军战队称号,而酒刑崖前辈就是这支战队的核心人物,是它的队长。因此炎天联盟的浮空战赛总会就授予其封王的称号,世称酒空王。炎天联盟当中,几乎没有人是不知道前辈的称号的。”

    珑葵在澄天耳边悄悄回应道,令得澄天浑一颤。

    靠!这糟老头是这么牛叉的人物来吗?

    澄天不吞了吞口水,他现在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对糟老头的行为是多么的不敬,若是传出去的话,也许口水花就能把自己给淹死了。

    酒刑崖随意地请澄天等人坐下,其上的破烂衣衫跟这个豪华房真是格格不入,这种强烈的违和感给了澄天巨大的冲击,他怎么也不能完全相信,这样一个糟老头,会是珑葵学姐口中所说的那个牛哄哄的人物。

    “说吧,找老夫到底有什么事。”

    酒刑崖对着东条问道。

    东条深呼吸一口气,跟珑葵对视了一眼,随即将他们的困惑道了出来。

    澄天尽管已经猜到他们所说的话会是什么,但当真正听到的时候,还是觉得心中激澎湃。

    本来,东条跟珑葵当初离开凡尘学院,离开炎学城的原因,就是为了寻求真正的答案,寻求是否应该要解散凡尘战队的真正答案。

    这个答案已经困惑了他们很久,在没有人愿意加入凡尘战队的况下,光靠他们,是根本支撑不下去的。曾经,凡尘战队也拥有属于他们的荣光,只可惜,这份荣光无法薪火相传下去,到了现在,凡尘战队已然到了破败的边缘。或者说得难听点的,凡尘战队根本就已经完全衰落了。东条他们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有必要,去坚守它的名号。

    “酒空王前辈,请问,我们是否还应该继续坚守下去呢?”

    东条认真地问道。

    就连一直在旁边看戏的澄天,也感受得到,东条话语中的激。那是只有真正着某样东西,才会发出来的灵魂之音。

    酒刑崖没有回答,只是陷入了沉思当中,随即他拿起酒葫芦,咕咚咕咚地往嘴里灌了几大口,随即往下倒了倒,才发现,一葫芦的酒已经被他喝光了。

    这时候还顾着喝酒,果然是个酗酒的糟老头。

    在澄天这样想着的同时,东条跟珑葵却是一脸焦急地等待着。他们有预感,这个被称为酒空王的前辈,将会回答他们的问题。

    “老夫问你们一句——”

    “你们,为什么坚守?”

    呆住了。

    不论是东条,还是珑葵,此刻都呆在了原地。

    酒刑崖淡淡的话语,却是直击他们的内心最深处,从最里面,叩问他们真正的心意。

    只有澄天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在旁边充当了一个观众。

    酒刑崖的嘴角微微上扬,看样子他已经得到了想要的效果。

    “这个问题,你们可以先不用回答,或者说,你们现在,想必也回答不了。”

    酒刑崖不经意间扫了澄天一眼,然后徐徐说道。

    “你们,去组一支战队,参加两个月后的凤林城浮空战赛大战吧。”

    

    

    &nnsp;

    

重要声明:小说《天痕猎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