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酒空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fat仔狗爷 书名:天痕猎人
    澄天从青色闪光中显化出影来,只见他正以全的重量压在糟老头上,双手紧紧地从后钳制住他,让他丝毫不能动弹。

    也许是面部着地的缘故,一时之间糟老头竟然说不出话来,但是其手脚却是不断挣扎,似乎是想要从澄天的钳制中挣脱开来。

    见状如此,澄天的双手略一用力,死死地压制住糟老头。他的心中当然有着许多疑问,且这样对待一个老头也实在是太过了点,但既然东条学长叫自己把他给截下来,也只得照做了啊。

    就在澄天想要就这样将糟老头带回去的时候,顿感糟老头上传来一股难以想象的巨力,一下子将自己给震飞开去。

    尽管力度很大,但澄天却没感觉到自己有什么受伤的地方,看来是对方故意为之,没有伤害自己的打算。

    “你……你……你这混帐小子!!!想对老夫这把老骨头干什么!!!都不懂得尊老幼的吗!!!”

    糟老头愤怒的声音涌进澄天的耳朵当中,震得他脑袋发麻,但他的动作却没有一丝停滞。只见他双脚踏在墙壁之上,体微微弯曲,如压缩蓄力的弹簧一般,红色的痕力缠绕上其躯。然后其双脚伸展,对着墙壁施加了力度,借助反作用力以及破空加速向着糟老头再次冲去。

    “好你个混帐小子!”

    糟老头看见澄天对着自己再次冲来,简直气得头顶都快冒烟了,但当其看见澄天的痕力中那一大块一大块的黑色固化杂质,瞳孔却不自觉地一缩。

    澄天的速度很快,眨眼之间便欺到糟老头前,手臂向前一伸,对准他的肩膀抓去。

    就在澄天将要碰触到糟老头的体之时,糟老头的躯微微变幻,竟然在相距澄天的手掌还有一厘米的时候,堪堪往旁边移动了一下,令得澄天的攻击落空。

    一击未果,澄天却丝毫没有要放弃的意思,脚步微微变幻,施展起破空加速跟糟老头打起了攻防战。

    唰!唰!唰!

    澄天的速度不可谓不快,无论是出臂,还是出脚,甚至是手脚并用,都因为破空加速的缘故,攻速快得非同小可,只看得到残影纷飞,封锁了糟老头的四面八方。

    但是,每一次当澄天将要碰到糟老头的时候,糟老头的影都诡异地向不同方向一移,堪堪避过了澄天的所有攻击,仿佛他已经预先知道了澄天的出招路,简直可以说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

    转瞬之间,澄天已经跟糟老头对上了上百个回合,但他却是越打越心惊,冷汗唰唰地往下直冒。

    这么多的攻防回合当中,他竟然一次也没碰到糟老头的体,甚至可以说是连一根毛都没碰到,这么诡异的事,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糟老头的表一直很平静,但他的目光却是逐渐闪烁,似乎一直在观察着澄天的动作一般。

    突然,糟老头的躯微微一侧,竟是露出了一个明显的破绽,澄天见状,顿时心中大喜,这样的机会不抓住的话就是傻了。

    就在他抓住这个破绽,打算发动雷霆一击的时候,糟老头的脸上却露出了一丝戏谑的笑容。

    “笨蛋。”

    噗!

    一声轻响传出,只见糟老头竟然一个转,腰扭动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角度,穿着破烂裤子的右脚骤然一起,正正地扫中了澄天的腹部位置。

    澄天只觉一股巨力传来,随即便如沙包一样被踢飞到了半空之中。就在他以为自己将要受伤吐血的时候,却是感觉到那股力度竟然在瞬间消散,就像没出现过一般。糟老头竟还是如刚才一样,使用了特别的手段,故意不伤害自己。

    哒。

    澄天稳稳地落到了地面之上,神色凝重地盯着前面不远处的糟老头。

    糟老头则是不知从哪又拿出一个酒葫芦,拔开塞子咕咚咕咚地喝了几大口,擦了擦嘴边沾到的酒水,对着澄天勾了勾手指,做出一个极度挑衅的动作。

    “这个死老头……”

    澄天喃喃道,渐渐有迷蒙的青光在其上散发开来,想要完全催动风之本源纹章,以无与伦比的极速好好教训一下这个酗酒的糟老头。

    “澄天!不要!”

    就在澄天想要化青色闪光冲过去的时候,东条的声音却是从远处传来。澄天扭头一看,便看见东条跟珑葵踏着浮空板飞速向着这边飞过来。

    糟老头也看见东条二人的到来,瞳孔微微一缩,露出一个大有深意的笑容。

    东条迅速地落到地面之上,没有理会旁边的澄天,反而是径直走到糟老头的面前,抱拳恭敬地道:“请问,您是酒空王前辈吗?”

    糟老头不经意间扬了扬头颅,让人产生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但在澄天眼中却变成了一种装的行为。

    “什么酒空王前辈?不就是一个装的糟老头……”

    澄天的“吗”字还没说完,珑葵已经一把捂住了澄天的嘴巴。

    “酒空王前辈对不起!这个家伙年少无知,没见过世面,您大人有大量,千万不要怪责于他!”

    珑葵一边这样说着,一边死命把澄天的头往下按。

    名叫酒空王的糟老头看着澄天露出了一个戏谑的表,随即对着他叫道。

    “好你个混帐小子,见到老夫也不行敬礼,还二话不说就把老夫按在了地上吃了个狗啃屎,老夫游历过那么多城市,什么奇人异士没见识过?就你这混帐小子,是第一个够胆这样对待老夫的。不但如此,老夫不跟你计较,故意留了手没伤害你,你这混帐小子还得寸进尺,对着老夫穷追猛打,老夫还真是开了眼界!”

    “你这死……”

    澄天刚想说话,再次被珑葵死死捂住嘴巴,然后这次他直接被珑葵按到了地面之上,跟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像糟老头一样吃了个狗啃屎。

    “酒空王前辈,澄天真的只是无心之过,您大人有大量,就原谅这个不懂事的小辈吧。”

    东条也帮起了澄天求,其话语之真切,声音之诚恳,令得埋在泥土里的澄天也心生疑惑。

    难道这个糟老头,有什么不得了的来历吗?

    

    

    &nnsp;

    

重要声明:小说《天痕猎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