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逃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fat仔狗爷 书名:天痕猎人
    “水之波动?特殊水系战技?”

    澄天歪了歪头,这是他第一次看见特殊的水系三阶战技,普通的战技根本不会在前面加上“特殊”二字,而既然这个水系三阶战技称得上为“特殊”,想必一定有其过人之处。

    当然,若是真要评定的话,澄天的往生一指以及寂灭一掌,可以算得上也是特殊战技了。毕竟它们的威力都匪夷所思,简直可以跨阶对抗,并且是用结印这种奇特的方式来施展。

    强烈的好奇心催使澄天将这卷柔软的卷轴完全打开,想要看看这个“特殊”战技到底特殊在哪里。但他却是犹豫了一瞬间,然后狠狠地咬了咬牙,现在可不是在这里学习战技的时候,时间可不容许他继续逗留在这里,说不定一个拖延,蔡骏南就能发现这个废墟下的秘道,可谓是十分危险。

    澄天将柔软的战技卷轴收好,仔细审视了小木屋的每一处角落,确认没有其他东西之后,才略带失望地走了出来。

    砰!

    澄天前脚刚出木屋,便听见一声巨响传来,方向正是他来时的地方,那处跟大湖水系相连接的洞中水体。

    “这么快?!”

    澄天瞬间心神紧绷,精气神高度集中,他已经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蔡骏南,找到了那个洞,终于是跟了过来,来到了这里。

    只见一个穿森绿色衣衫的青年自水中猛地冲出,脚踏一块同样是森绿色的浮空板,底下的两个涡轮正高速转动着,带起了大量的水花。

    蔡骏南神色沉地看了看自己所处的地方,其湿漉漉的头发无力地随意垂了下来,满天的水花就像火上浇油般浇在他上。可以看得出,现在的他,心非常不好。

    自己精心为玩具准备了盛大的舞台,没想到这个玩具竟然不听命令,不单止没有尽高歌,甚至还想要自舞台上逃走!迫于无奈之下,自己只得自毁舞台,打算给这场闹剧划上终止符。但是之后发现这个玩具竟敢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溜走!这是何等的耻辱!如何让自己不生气!

    “玩具……就该有玩具的自觉……”

    蔡骏南用低沉的声音说道,脚踏着浮空板便向着通道的这头飞来。

    没有时间了!

    澄天的脑海中念头百转,他早就在刚才绕着湖泊走了一圈,根本就没找到所谓的出口,如此这般的话,那么出口在哪里就呼之出了。

    “出口……就在这里!”

    澄天不再犹豫,子猛地一跃,在半空之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如游鱼一般跳进了湖水之中。

    跟之前大湖的湖水不同,这里的湖水冰凉刺骨,有淡淡的寒气蕴藏其中,令得澄天不得不暗暗运转痕力,以免自己的手脚被冻僵。

    刚一进入水中,澄天便猛地转,因为他感觉到背后有不明显的水流吸力,待一看时,一个黑溜溜的洞口正隐藏在湖心岛的岛体上。洞口非常狭窄,仅可供一人通过,隐约可见里面的水流十分急促,就像当初澄天自废墟中的洞口来到这里一般,一旦进去里面了,就只得任由水流摆布。

    下一刻,澄天一把钻了进去,强大的水流推力将其如木偶般顺着其后悠长的通道前进。他没敢到处乱动,这里的水流如此湍急,通道又狭窄,若是不小心碰到什么岩石的话,那可能就是手断脚断了。

    蔡骏南自通道中驾驭着浮空板自之前的通道中冲了出来,一眼就看到了这里的湖泊以及小小的湖心岛,神色顿时一变。

    “是依照之前的湖心岛城市……”

    蔡骏南喃喃自语道,神色罕见地出现了挣扎。

    “不过是死人而已!我还怕什么!”

    只见他的神色突然变得狰狞,然后眨眼间飞到了小木屋的上方,对着其就是一拳轰出!

    砰!

    原本已经拥有一定历史的小木屋,在蔡骏南的一拳之下转眼间化为了漫天的木头碎片,飘落在湖面之上,宛如是一幅浑然天成的山水画,泛起了无尽的涟漪。

    将小木屋一拳轰爆后,蔡骏南瞳孔张开,膛急速地起伏着,正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似乎刚刚的那一拳用光了其全的力气一般。

    “不……不就是……一个死人而已吗?我 ……我怕什么!”

    蔡骏南突然仰天咆哮,对着漂浮在湖面上的木头碎片疯狂轰击着,仿佛木头碎片跟他有着什么深仇大恨,不摧毁它们誓不罢休。

    就这样不断轰击着湖面上的木头碎片,蔡骏南的神色无比的疯狂,直到将最后一块碎片打碎,他才终于停下手来,发出如鼓风炉一般的喘气声音。

    “哈,哈,哈,怎么样,死人一个而已,我怕什么?哈,哈,哈。”

    突然蔡骏南的瞳孔陡然一缩,一双鹰目紧紧盯着湖心岛附近的湖面。由于木屋的碎片都被打碎,湖面之上漂浮着许许多多的木屑,其中位于湖心岛附近的木屑,正不停地打着圈圈,仿佛底下有着什么东西吸引住它们。

    “原来逃进那里了……”

    蔡骏南的嘴角微微咧开,露出一个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神,然后其形一闪,如一颗重型炮弹般冲进了湖水之中,将大量带着木屑的水花溅了起来,之后这里又归为一片宁静,变成了与人世间相隔绝的一方净土。

    澄天不知道到底过去了多久,只知道自己的闭气还未到极限,想来时间应该不会过去多久。由于水流湍急,且方向不定,澄天根本分不清到底自己是向上冲的还是向下冲的,完全丧失了方向的概念。

    当然,他马上就知道答案了。

    突然一直推着他前进的水流猛地变得更加湍急,有闪亮的白光在视线当中出现,澄天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下一刻,他感觉到有清风有飘扬,拂过其湿漉漉的子,一阵冰凉的感觉令其打了一个激灵,仿佛觉得自己在空中飞翔一般。

    他缓缓地睁开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上方蔚蓝色的天空,以及如棉花糖般酥软的云朵,而下方,则是空无一物。

    他扭过头来,看到高大的岩壁之中,有个小小的洞口在悬挂着一条长长的银带,那是伴随着巨大轰鸣声的美丽瀑布,落在了下方的深潭中溅起无数的水花。

    而澄天,的确是在半空之中飞翔,准确来说是被水流“喷”出来的。

    “啊啊啊啊啊!!!!”

    澄天撒开嗓子大喊,如断翅的鸟雀般以高速坠落下来。

    

    

    

重要声明:小说《天痕猎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