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暴走澄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fat仔狗爷 书名:天痕猎人
    “猎人公会颁布的猎战令?那是什么东西?”

    不知何时起,小鹤已经走到了绘礼跟怀若柔边,开声问道。

    绘礼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说道:“猎战令是猎人公会在城市遭遇降兽潮的时候所颁布的一项特殊法令,是用来奖励那些在保卫城市中奋勇杀敌的猎人们的。这时候每剿灭一只降兽,猎环就会自动根据降兽的实力来奖励一定数量的战功。剿灭得越多实力强大的降兽,那么你得到的战功就会越多,并且这些战功都是即时发放的。其实这个猎战令也就是变相鼓励猎人们去主动剿灭降兽,抵抗降兽潮的侵袭。因此每次遭遇到降兽潮,人们的积极都很高,因为这是刷战功的好机会啊。”

    听罢绘礼的说明,小鹤恍然大悟般点了点头,道:“果然还是聪明伶俐可人的我的绘礼见多识广啊。”

    “你说我是谁的啊?!死矮子!”

    绘礼狠狠地踹了小鹤一脚,之后不经意间看了怀若柔一眼,只见她神色忡忡地盯着不远处那已经不能被称之为擂台的地方,这才想起澄天的事还未解决掉。

    “云老师,动手吧。”

    景凡悠悠开口道。

    由于刚才全城警报的缘故,澄天跟老虎狗云舜一直处于僵持的状态。听着凌佳思通告的时候,澄天也诡异地没有任何动作,彷佛也在聆听着她的说话一般。

    云舜对着景凡点了点头,扬起右手,就要将这个状态下的澄天打晕。

    即使澄天以这个诡异的状态战胜了同辈之中的佼佼者--狱南飞,但他跟云舜之间的修为差距可不是一星半点,按道理说,云舜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够将澄天打晕。

    但事实上,会这么顺利吗?

    澄天空洞的眼神盯着云舜抓住自己的手掌,然后躯诡异地扭曲了一下,一股古怪的震动就这样自他打出去的右拳传递到了云舜的左手手掌中,这股古怪的震动,其轨迹令人无法触摸,一时之间,竟令云舜那如同铁钳子一般锁死澄天右拳的手掌,有了一丝松动!

    就是这丝松动,给澄天创造了一个机会。

    只见他右拳猛地一缩,就从云舜的钳制中松脱了出来,然后周上下的黑气源源不断地冒出,形一闪,竟向着大礼堂的外面暴而出,看其方向,竟然是炎学城的东南方向!

    “不好!”

    景凡跟云舜皆暗叫一声不好,躯微微变幻,便骤然消失在原地,再显露之时,已经出现在澄天面前。

    唰!

    此刻,澄天的速度瞬间暴涨!

    原本这个状态下的他,速度经已远远不是他这个修为的人所能够拥有的,现在速度竟也再次暴涨,令其已经达到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步。

    景凡跟云舜同时伸出大手,想要阻止澄天的逃脱。两人皆不敢动用痕力,因为他们跟澄天之间的修为差距太过巨大,一不小心,可能会失手造成一些无法挽回的后果。

    但澄天前进中的躯扭动得诡异,宛如游鱼一般滑溜,再加上其再次暴增的速度,以及景凡二人有所顾忌的前提下,竟在转瞬之间,就穿越了两人的防线,子已经离开了大礼堂。

    “追!”景凡跟云舜用眼神交流了一下,便向着澄天追去。

    “澄色狼!”怀若柔对着澄天远去的影大喊,但那道影丝毫没有一丝要回头的迹象。不知为何,怀若柔竟在恍惚之间有这么一种感觉,这次若不追上去的话,以后,也许会看不到这道影了。

    “虚老!”怀若柔猛地说道。

    “在。”

    “带我立刻追上他!”怀若柔认真地说道。

    “是,小姐。”

    随即,怀若柔的子瞬间模糊,便自原地消失了。

    “咦?若柔呢?”

    绘礼跟小鹤之前一直看着澄天诡异的出逃,而今绘礼转头一看,却发现怀若柔的影已经消失不见。

    “绘礼!我们也赶紧追吧!”

    小鹤紧张得大喊,还未等绘礼答话,便率先向着澄天离去的方向追去。其他人见状,也纷纷跑出大礼堂,向着炎学城的东南方向追去。反正都是要去那边迎击防守降兽潮的,也好先去凑凑闹。

    凡尘学院的位置在炎学城中是位于东南方向的,因此若真说的话,从凡尘学院到学联所安排的指定迎击防守的位置,距离不算多么的遥远。

    澄天那带着滚滚黑气的影没有一丝停顿,在各式各样中的建筑穿梭,没一会儿便出了凡尘学院,空洞的眼神一直盯着炎学城的东南方向,延伸至两颊才终于停下来的妖艳花纹黑得深邃,令他毫无表的脸庞凭空添了几分邪魅之感。

    照速度来说,景凡跟云舜都是超越澄天的。但奈何两人出手皆心有顾忌,并且澄天的法实属滑溜诡异,还专挑建筑之间的缝隙前进,数次围追堵截下,都被其转瞬穿过。

    一路上,澄天那副诡异的样子引来无数人的注目。一出凡尘学院后,街道上,建筑之间,满是穿着各式学院制服的学员,都摩拳擦掌地向着炎学城的东南方向前进,想来是猎人公会所颁布的猎战令起到了重大作用。

    “靠!那个小子是谁?跑那么快,想刷战功也不用这样子嘛。”

    “咦?看那制服,应该是凡尘学院的啊......”

    “凡尘学院?那个穷鬼学院?”

    “那就没错了。因为他们穷,所以才赶紧先去刷战功啊!要不然等一下都没战功给他刷的了。”

    “不是说凡尘学院的学员,实力都很差的吗?跑那么快去刷战功,小心变成去投胎了啊。”

    一路上,无数人看见澄天诡异的样子,都不议论纷纷。

    听见其他人的各色评价,澄天的表还是毫无变化,依然还是面无表,空洞的眼神没有丝毫改变,直盯着前方不放。

    很快,澄天就已经冲到炎学城的外围,也就是炎学城巨大基座的边缘位置,在他的正前方,已经有了一群穿蓝色带金边制服的学员。

    在基座上举目远眺,已经可以看见不远处尘埃四起,降兽潮正在向这边缓缓近过来。

    

    

    &nnsp;

    

重要声明:小说《天痕猎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