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战后突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fat仔狗爷 书名:天痕猎人
    轰!

    巨大的轰鸣声自擂台之上回响,双方战技碰撞的那一点,发生了巨大的爆炸!

    剧烈的爆风四起,澄天跟狱南飞两人同时感觉到一股巨力传来,两人如同炮弹一般被狠狠地击飞出去。

    爆炸波及的范围足有整个擂台之广,产生的亮光令得在场的所有人都不自觉地闭上了眼睛。巨大的爆炸,令得整个擂台的地面都凹陷下去一大块,已经不能够再使用了。

    轰鸣一直在大礼堂中持续着,良久过后,四散而起的烟尘才渐渐消散,众人才渐渐看清楚擂台之上的状况。

    “那两人呢?”

    “怎么都消失不见了?”

    “不会被爆炸给整个子都炸没了吧?”

    众人在被摧毁的擂台上不断搜寻着两人的影,但放眼看去,场上剩下的还只是瓦砾碎屑,哪见两人的踪影?

    “澄色狼!”怀若柔紧张得大喊,尽管她清晰地感觉到,之前站在擂台上的那个人,也许,根本不能够被称为“澄天”了,但她怎么也还是放不下那道影,不管那道影上缠绕着的是黑气,还是痕力,她就是放不下。

    “放心吧,小姐,两人都没有生命危险。”苍老的声音自暗中传来,令得怀若柔小小地松了一口气。

    嘎啦嘎啦。

    瓦砾碎片落下的声音同时响起,只见两道浑是灰的影自距离擂台外的不远处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噗!

    狱南飞猛地喷出一大口鲜血,气息瞬间萎靡了下来。这是他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被同辈的人打成如此重伤,以往都是他以压倒的实力战胜其他人,没想到今天却被一只只有奠基痕力第十重的蝼蚁修理得那么惨。

    澄天此刻也站了起来,依然浑黑气缠绕,但感觉黑气的数量少了许多,覆盖住其整个额头的黑色妖艳花纹略有黯淡,嘴角处有着一丝鲜红的血迹,想来刚才对轰的那一击,定必也令他受了不轻的伤势。

    但随即,高速自愈的逆天能力便在其体内风风火火地进行中,受到的创伤正以惊人的速度恢复着,原本出现萎靡的气息渐渐地重新强横了起来,就连围绕着他的黑气也再度变得浓郁。

    看见这个状态下的澄天,狱南飞不苦笑一声,他知道,这次自己真的输了。

    以现今自己的这个状态,去与一个拥有近乎不死之的怪物战斗,那纯粹是找死,消耗根本不是同一个数量级的。况且这只怪物几乎是用单纯的**力量与速度,就跟超越了其两个境界的自己打成平手,这可以列入其人生中最不可思议的事件之一了。

    怪物吗?

    想到这里,狱南飞自嘲了自己一句。没想到自己会将对手的评价,从蝼蚁过渡到怪物呢,果真是可笑。

    “我认输了。”

    原本高傲的狱南飞,终于说出了其之前根本无法想象的话语,低下了其高贵的头颅。

    “他......真的,做到了。”

    狱南飞的声音,在小鹤的耳中回响,在他的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那个说自己是废物,说澄天是蝼蚁的实力超绝的高傲家伙,真的是认输了!

    “战斗结束,一年级10班,澄天,胜。”

    裁判老师宣布了战斗结果,这也意味着,澄天已经获得了前五十名的其中一个名额了,有资格参加最后的排名巅峰战!

    绘礼兴奋地冲到怀若柔边,道:“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上台去祝福澄天?!”

    “不......”

    怀若柔喃喃道,一股不好的预感突然在其心头涌现,她似乎感觉到,事不会这么简单就结束的。

    砰!

    澄天的右脚猛地一踏,裹带着浓烈的黑气,如恶魔一般飞速向着狱南飞近。

    “什么?!”

    “对手不是认输了吗?那个小子想干什么?”

    澄天没有任何答话,依然还是双眼空洞,重新焕发光泽的黑色妖艳花纹宛如伸出了漆黑的触手,在其两鬓间渐渐继续延伸下去,似乎是要把澄天的双颊都要覆盖上。

    “不好!”

    老虎狗云舜立即做出了行动,形一闪便出现在了狱南飞的面前,对着澄天怒喝一声:“小子!你想干什么!”

    云舜本就觉得澄天的这个状态非比寻常,因此早就暗暗运转痕力,随时准备上台制止他。

    澄天看见云舜挡在自己面前,滚滚黑气缠绕上了其拳头,面无表地对着云舜就是一拳轰去!

    噗!

    想象中的血腥场面并没有出现,只见云舜的左手张开,紧紧地抓住澄天的拳头,让他没有一丝寸进的机会。

    亲体验过后,云舜才知道澄天现今暴涨的力量有多么的离谱,完全不是他这个修为所该有的力量。并且他的拳头坚硬得宛如金石制造,简直令人无法相信。

    唰!

    一道人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云舜背后,一袭灰色绣金长袍随风而动,正一脸凝重地看着前方浑缠绕着黑气的少年。

    正是凡尘学院的院长,景凡。

    “景院长。”云舜恭敬地说道,但左手却是没有丝毫要松开澄天右拳的打算。

    景凡简单地点了点头,仔细盯着澄天全上下每一个地方,尤其是在其额头上的黑色妖艳花纹停留时间最长。不,现在已经不能简单地说是额头了,花纹已经延伸到其脸颊之上,令到其没有表的面孔透发出一种邪异之感。

    仔细观察过后,景凡似是没有办法地叹了一口气,对云舜说道:“云老师,将他打晕吧。”

    就连景凡,也找不到该如何制止他这个状态的方法,只得出此下策了。

    老虎狗云舜点了点头,眼看着就要出招将澄天强制打晕。

    就在这时,异变突生!

    嗡嗡嗡嗡嗡!

    刺耳的警报声突然自四面八方响起!

    “怎么回事!警报怎么响了?”

    “这个警报声......是炎学城专用的警报声啊!”

    “什么?这不是意味着这是整个炎学城在发出警报?!”

    听闻这刺耳的警报声,所有人都议论纷纷惶惶不安,因为这只有在非常特殊的时候才会响起的全城警报,平时根本不会轻易动用。

    浑缠绕着黑气的澄天似是察觉到了什么,头颅缓缓转动,空洞的眼睛看着大礼堂之外,似是穿越了空间的无数距离,看到了炎学城之外的况。

    此刻,炎学城之外,数之不尽的降兽,正向着炎学城冲击而来。

    

    

    &nnsp;

    

重要声明:小说《天痕猎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